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七卷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   
  
第七卷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

"請問下可以使用你們這里的傳送陣嗎?"

"傳送陣是盈利項目,當然對外開放."帶隊的騎士用騎槍向前一指."就在那邊,向前走就可以了.但是千萬不要進入城堡范圍,否則我們就要動用武力了."

"謝謝,我們不會進去的."幾個騎士不再理睬我們掉頭跑掉了,而我們則朝著傳送陣走了過去.

這個地方的傳送陣還真是夠奇怪的,造型像個鍾樓,站在門口就可以看見里面正在旋轉的傳送陣.我和玫瑰走進去之後里面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們,不過我不打算理睬他們,反正一會就不在這里了.

和玫瑰一起站到傳送陣上之後,交了錢,選擇傳送目標後確認.光線一閃,我和玫瑰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但是這里完全不象傳送陣.按說傳送陣的功能就是把人從一個陣送到另外一個陣,但是這里明顯不是傳送陣嗎!

玫瑰左右看了看."我們這是傳到哪里來啦?"

我看看周圍,昏暗的光線中勉強可以辨認周圍的景物.這明顯是個房間,面積在20平米左右,三面牆壁和房頂以及地面都是相同的條磚砌的,唯一不同的一面是由大量縱橫交錯的黑色長棍組成的柵欄.

伸手摸了摸地面,非常潮濕,好象還有不少青苔,再摸摸牆壁好象也是一樣.走到那面不同的牆壁邊上,伸手想摸一下黑色柵欄的材質.我的手剛一接觸柵欄,整面牆壁都亮個起來.藍色的電光在這一整面牆壁上閃爍,不過我的手卻並沒有抽回來,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電擊.魔龍套裝對中低級別電擊免疫,只有高級強力電擊魔法才會有效果.接觸柵欄後終于確認了它的材質,這些黑色的都是金屬,而且相當結實.綜合以上信息很容易回答玫瑰的問題.

"我們好象在一個牢房里!"

"怎麼傳送到牢房里來了?不會是傳送失敗吧?你剛才給錢的時候有沒有看是什麼級別的傳送陣啊?"

"好象是E級的."

"那十有八九是出錯了."

"怎麼這麼倒黴啊!"我走到柵欄旁邊向外面看了看,漆黑的走廊里連一點光線都沒有,不過我是可以夜視的,黑暗不是問題.

左右確認了半天,走廊里一個人影都沒有!本來打算喊一聲試試,玫瑰到是明白我的心思提前阻止我."別出聲,誰知道這里是玩家行會的地牢還是怪物的地牢啊!我們悄悄出去就行了."

我點點頭,手上的腕刃滑了出來.剛要砍又被玫瑰攔住了."小聲點,你一砍還不被聽見."

"說的也是."從左臂上龍頭裝飾的嘴里拿出了紅色的永.把永硠雃角@把長柄短口的鋼絞剪,對著柵欄中間剪斷鋼筋.輕手輕腳的把剪下來的部分拽了下來放在一邊,拉著玫瑰鑽出柵欄.

走廊兩邊都很長,而且全都有拐彎,搞不清哪邊是出口!我放出飛鏢讓他向左邊跑,去看看是不是出口.飛鏢速度很快,而且體積小不容易被發現.很快他就跑了回來.他跑的那邊是一個向下的樓梯,下面是水牢.那就是說那邊絕對不會是出口的,另外一邊才是出口.

玫瑰在這漆黑的通道里幾乎是盲人,我牽著她小心的向前走.忽然好象聽到了什麼聲音,仔細聽似乎是金屬靴撞擊石板的聲音,這是穿著盔甲的人走路的聲音.我趕緊捂住玫瑰的嘴,把她摟進懷里.披風一抖將我們兩個一起遮蓋起來,並在她耳邊小聲道:"別出聲,有人來了."蹲在牆角靜觀其變.

不一會兩個拿著火把的士兵出現在通道的那一頭,火把照亮了兩個士兵的臉.誇張的牛頭和豬頭顯示這是兩個獸族士兵,而且是NPC,玩家是很少選擇獸族的,更別說還是個豬頭人了,選牛頭還可以理解,選豬頭的決不會是玩家.牛頭一邊走還一邊道:"我明明聽到有聲音."

豬頭道:"這地牢又沒有囚犯哪來的聲音!"

牛頭不服氣的道:"我打賭,絕對是有聲音.要是一會發現不了任何東西我就把早上爆出來的真藍之眼給你,要是有東西,你要把你的坐騎借給我用一個月."

"行!我就不信,空房間難道鬧鬼!"

我在一旁聽的莫名其妙,這兩個家伙剛才的對話顯示這兩個似乎是玩家,NPC是不會說爆裝備這個詞的.難道真的有玩家選擇種族為豬頭人?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走近我們,他們用火把一間牢房一間牢房的檢查著.我和玫瑰現在並不在剛才出來的牢房門口,而是已經向入口移動了三四間牢房的距離.兩個衛兵毫無察覺的從我們旁邊走過,那個豬頭人回頭向我們這里看了一眼,嚇了我們一跳,不過他並沒有走回來,只是看了一眼又繼續向前檢查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牛頭人忽然驚叫起來,豬頭人也立刻跑了過去.他們兩個發現了我剪開的鐵柵欄.

"這好象是從里面用利器弄開的."

"可是我們一直在入口,沒有人出去啊!人一定還在地牢里"

豬頭人聽了牛頭人的話立刻回頭看向我們這邊,一揚手把自己的長槍扔了過來.這家伙剛才那一眼肯定是感覺到了我們,但是當時沒有在意.現在他肯定我們藏身在這里所以把長槍投擲了過來.

我不想暴露自己,一甩手把永琤竣F出去.紅色的球形永琲蔣絳略W長槍,兩個武器都飛向一邊.但是長槍是槍頭粉碎斷成兩段掉在地上,永瓻o是撞上牆壁立刻彈向對面.這次永琲蔣絳略W豬頭人的腦袋把它當場砸的腦漿迸裂.旁邊的牛頭人還想抵抗,但是永琣b牆壁上一借力彈到了他身後.他剛轉身,永琱S彈了回來.紅色的永琣b通道里簡直是如虎添翼,不斷在牆壁上來回撞擊,速度也越來越快.被撞擊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個深深的裂痕.

當速度足夠之後永琣A次發動攻擊向牛頭人撞了過去,牛頭人把手里一米多高的巨型塔牌豎了起來阻擋攻擊.但是永琣僥阞熙t度太快,盾牌已經沒有用了.當的一聲響,盾牌上一個和永琱@般大的窟窿,牛頭人身體筆直的向後倒了下去.

永琣b地上幾個彈跳像是慶祝勝利,我伸出一只手,永睌蛝黤蛝谷b我的掌心.將它重新固定在左臂上的龍嘴里,現在離對方複活還有一分三十秒,要趁這個時間快跑.

就這麼批著披風保持隱形狀態繼續向前,一路沖到走廊盡頭.轉過彎道就是一段斜向上的台階,看來出口就在上面.一邊小心盡量不要發出聲音一邊向階梯上面移動,好在樓梯不是很長,我們很快就到了盡頭,一道大門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讓玫瑰站著別動,自己站到門後.一二三把那扇木頭門連門框一起踹了下來,但是讓我沖出來卻發現周圍什麼都沒有!地牢的出口是一個房間,總共就幾平方而已.房間里除了一張桌子和三把椅子什麼都沒有,此時這里空空蕩蕩根本沒有人!忽然感覺腳下有什麼東西在蠕動,退開半步才發現一個人被壓在了門板下面.我說怎麼沒有人呢!

...........................................

一腳踢飛木門,下面出現的是一個仰面躺著的羊頭人,看樣子他剛才正打算開門進入地道,結果被我一腳踹趴下了!趁那家伙還在地上呻吟,上去一腳踢暈了他.下面被干掉的兩個人再有30秒就可以複活了,必須要快.好在嘈雜的聲音讓我知道這是城市的街道附近,外面不遠應該就是大街了.我們本來就不是囚犯,只是傳錯了地方.只要到了街上就沒有事了,反正沒有人見到我們的真面目.

打開大門就是一個小院子,里面根本沒有人.抱起玫瑰沖出房間,順著聲音跳過院牆,本以為外面是大街,混入人群就安全了.結果外面雖然確實是大街,但是想要混進去確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滿街走的都是長著奇怪動物腦袋的生物,這是個獸人聚集地,根本就沒有人類.我抱著玫瑰站在那里簡直就像狼群中的白羊那麼刺眼.真是失算,早知道事先伸頭看一下就好了!

"異族?"離我最近的一個虎頭人看著我說道.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傻站著好象也不是辦法.低頭問了下懷里的玫瑰."我們怎麼辦?"

"跑是個辦法!"

我立刻環視周圍的建築,全都是木結構,沒有四層以上的,看來都很簡陋.猛的張開翅膀並蹲身想要飛起來,結果一聲尖銳刺耳的叫聲突然從空中沖了下來.我一把把玫瑰扔上了房頂."在上面等我."

天空中沖下的是一個長著鷹頭的家伙,我起飛的姿勢被壓制住了.而且剛才抱著玫瑰不好控制方向,現在好多了.活動下四肢,立即獸化,身體猛的增高到近三米,利爪和獠牙都伸了出來,再配上盔甲,氣勢完全不輸這些獸人.

對方明顯一愣."別緊張,我們不是要對你怎麼樣.我們都不是瑞士人,你不用擔心我們排擠外國人!"

"啊?"這個消息奇怪.這麼大一群人居然沒有一個瑞士人,而且還是在瑞士境內!"那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獸聯的玩家,大家都是論壇上混熟的,約好了來這里建立了一個行會一起發展.我們都是獸人愛好者,進游戲的時候都選的獸人.不過很多玩家喜歡以貌取人,獸人玩家老是受排擠,所以我們在這里獨立成立一個組織."

"哦!誤會一場!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你隨時可以離開,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留下來談談."

"那你等我先把我老婆接下來."一轉身用閃電般的速度在地面上一蹬,整個人躥上房頂,抱著玫瑰又跳了下來,放玫瑰下地才對他道:"你有什麼事情可以說了."

"是這樣的.我們想問下你的這個變身能力……?"

"這個啊!我是被狼人咬過之後就有了獸化成狼人的能力."

"那你的翅膀呢?"

"我本來就是天魔族,天生就有翅膀的."

"這麼說是混血種族了?"

"是的."

"那沒有事情了,你們可以走了."鷹頭人不再阻攔我們.

我也不和他客氣,拉著玫瑰轉身就走.當我們離開後那個虎頭人走到鷹頭人旁邊道:"你怎麼不多問問啊?說不定那小子隱瞞了不告訴我們呢?"

"他說的應該是實話,你看他一開始一直保持著類人形,直到准備戰斗才獸化,說明他原本不是獸人族.真可惜!要是我們也可以像他那樣變身就好了,我們這些獸人外形太顯眼了,想偵察都不行!"

一個狼人走了過來道:"要是能拉剛才那個人入會就好了,反正情報收集任務又不需要全體出動."

"對啊!可惜他已經走了!"

虎頭人拍拍鷹頭人指著前方."他好象又回來了!"

我剛剛離開這個小村子才想起來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所以又跑了回來.看到那個鷹頭人還站在那里我趕緊跑過去."不好意思,我剛剛忘記問了.這是什麼地方啊?我是使用傳送陣被傳錯了地方,結果給扔到這里來了!請問一下這個傲斯卡的大地母神殿該怎麼走啊?"

"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想先問個問題."

"你說."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加入我們行會,我們很需要像你這樣的人."

我指指自己左胸口的水晶徽章,然後又指了指領口的魔法六芒星標志.

"不好意思啊!我太激動沒有注意."鷹頭人繼續道:"你們從那邊出村,然後一直向前,遇到岔道只管右轉,當你們看到一個被白霧籠罩的森林時,那就是傲斯卡森林了.至于大地母神殿,我只知道在森林里,具體位置我不知道.以前曾經進入過一次,但是被怪物掛回來了,並沒有看見神殿!"

"那謝謝了."我轉身拉上玫瑰離開了這個村子.

我們走後虎頭人問鷹頭人."他剛剛給你看什麼的?為什麼不收他了?"

"你沒有看他指的東西?"

"被你擋住了,我怎麼看的見!他給你看了什麼?"

"他的身上掛著行會徽章,而是是會長專用的水晶鑲彩色寶石的徽章.而且他的盔甲護領上有神之護印,說明他正被某位高位神保佑著.他明顯不是瑞士人,而有神之護印的人就是神權騎士,必須經常回去面見所屬神.像他這樣的人我們用什麼拉攏?"

"難怪你不再勸他了!真可惜!"

另外一邊我和玫瑰已經離開村子很遠了,換上坐騎向森林奔跑.傳送陣雖然發生偏差,但是好象偏的不遠,起碼我們很快就看到了傲斯卡森林.這個龐大的森林簡直像一條線一樣延伸了出去,龐大的面積讓人看的頭暈!林子里彌漫的白色霧氣明顯有毒,因為周圍根本沒有觀賞性的動物.按說游戲里有很多用來營造真實環境的各種NPC,像城市里的自由NPC,海里的小魚,林子里的小昆蟲,草原上的小動物.這些東西普遍都沒有攻擊力,純粹就是為了制造氣氛的.但是他們有時候也能顯示一些信息,比如現在就可以告訴我這里的白霧有巨毒.

幸好我們的盔甲都有抗毒的面罩,拉下來就安全了.坐騎是不能用了,我的魔寵們雖然都有一定的毒素抵抗能力,但是長時間暴露在毒素中也不是什麼好事,還是等需要的時候再召喚比較好.從天上飛也是極不科學的方法,這種級別的神殿鐵定有幻境保護,到時候飛過了都不知道!

從下面徒步進入森林,我們兩個人都提心吊膽.當初鑒定所會長的叮囑以及這里玩家的敘述都表明森林里危險重重,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喪掛掉.

隨著我們的深入,天色逐漸黑了下來.玫瑰沒有夜間視力,我把星瞳下給了她,反正沒有星瞳我也可以夜視.就這麼前進了近一個小時,我們的膽子越來越大,這個森林里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真不知道那些人都是怎麼掛回去的.難道是迷路餓死在里面的?

走著走著,忽然感覺到一股外力入侵.我猛的把玫瑰按倒在地,一個白色的風刃擦著我們的背飛了過去.我跳起來一抖翅膀,無數銀色和彩色的羽毛落了下來化為鋼鐵銀蜂和血蝴蝶.這兩個都是用毒的高手,本身都不怕毒素,而且他們數量龐大,犧牲一兩個不在乎.

兩種召喚生物帶著嗡嗡的風聲向四面八方分散開進行地毯式搜索,我就不信這樣還找不到敵人.

"還想跑!"兩只鋼鐵銀蜂被擊落的同時我就感覺到了敵人的位置,一指方向,背後兩個半月立刻旋轉著飛了出去.喀嚓兩聲,兩棵大樹的上半部分被削掉了.斷裂的樹叉之間還有個白色的影子,雖然白色在白霧中隱蔽性很好,但是下墜的樹叉中白色就太顯眼了.兩個飛偏的半月立刻掉頭又繞了回來,但是白色身影卻靈巧的從樹叉上蹦了出去.

趁他還在空中,我一甩手龍筋索纏上了他的身體,猛的向後一帶把他拉了回來.兩個半月也立刻跟了上去准備來一次致命攻擊,但是白色生物卻靈活的在空中一翻身,半月又飛過了,但是那飛濺出的血花表明半月還是傷到他了.

我身上忽然亮起白光,是玫瑰給我加的敏銳術,她看我速度不夠幫我強化了一下.

"小心!"玫瑰忽然叫道.

手上的永琤艅閬b我面前變成一面紅色的牆壁.一排暗器打在牆壁上叮叮當當的一陣亂響,但是沒有一個成功,全都被彈到了一邊.永硠雂う漪瑑P防禦能力明顯比水銀好,剛才的暗器就像命中坦克的子彈一樣,一點效果都沒有.

收回永,那個白影居然利用這一會工夫解掉了龍筋索轉身想跑,但是他犯了個嚴重的錯誤.他把我的小可愛們給忘記了,幾十只鋼鐵銀蜂立刻讓他明白了忽視它們的後果.一大團銀色的鋼鐵銀蜂在那個白影身上連續蟄了不下一千針,這個白色的身影像個麻袋一樣撲通一聲摔在地面上再也沒有動彈.

"別過去,他在裝死."玫瑰提醒我."他的靈魂沒有出來."

複活法師的特點就是可以看見死者的靈魂,這個生物就算不是人起碼應該有靈魂,靈魂不離體就說明沒有死.我一揮手,更多的鋼鐵銀蜂圍了上去一通猛蟄.下面那個白影猛的跳起來向密林深處逃竄,但是血蝴蝶們已經在前面准備好口袋等他鑽了.

白影剛脫離攻擊,發現周圍的鋼鐵銀蜂不是被甩掉而是主動撤退.他似乎意識到問題,可惜太晚了.一個嬌小的小女孩扇著美麗的翅膀手持弓箭從樹後閃了出來.她用優美的童音喊道:"攻擊!"

一陣整齊的弓弦震動聲,一大片小小的箭矢飛了過來,雨點般的箭襲立刻把他給覆蓋在內.白影幾乎瞬間變成了一只刺猬,小小的箭雖然攻擊力不強,卻數量龐大,而且這些箭真正的殺傷力在于箭上的巨毒.白影走了兩步一頭栽倒在地,這次是真的死透了.

上篇:第七卷 第二十二章 深入瑞士    下篇: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妖精的禮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