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四卷 第七十七章 天有不測風云   
  
第四卷 第七十七章 天有不測風云

我落地還沒站穩妖貓已經再次起跳了,尚在空中的我已經避不開了.閃不開只好硬接了!雙臂在面前交叉護住身體,魔龍套裝的手臂部分裝備眾多,同時也是最堅固的地方,手臂外側還掛著盾牌,擋一下攻擊應該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果然,腰貓直接撞上外側的盾牌,撞擊力被盾牌後面的彈簧連接機構吸收了大半,但是盡管如此我還是被撞飛了出去.

在空中直接變身成狼人形態,腳上頭下的飛行中我一伸手撐了一下地面,倒飛變成了後滾翻,幾個跟頭之後我成功的站在了地面上,但是雙腳還是在地上拉出一條一米多長的土溝來.這個家伙不但速度快,力量也不小,我這樣卸力還被撞的飛了這麼遠!

保持著狼人形態,我慢慢向妖貓靠近.因為需要捕捉它,所以我不敢召喚妖仆或者魔寵幫忙,他們都不大好掌握,一不小心很容易把妖貓打掛掉!

當我們接近到只有幾米的距離之後妖貓突然揮爪拍了過來,雙手在前面一架,一股巨力壓的我手臂差點骨折.借著妖貓揮擊的力量我再次後躍拉開距離.眼前的家伙明顯力量比我的,和他硬耗可不是好辦法.

舉起一只手對准妖貓,手指一動,弩箭電射而去,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普通的箭只居然在飛行中發出嗡嗡的響聲變成了響箭!妖貓果然也不是一般的BOSS腦袋一低,本來威勢巨大的羽箭竟然被輕松的閃掉了!

被羽箭激怒的妖貓突然跳了起來,在我身前五步有一塊巨石,妖貓准卻的落在巨石上一借力沖了下來.我向側面一個滾翻讓開妖貓的撲擊,但是妖貓敏捷的轉身又是一口咬了上來.老是跑來跑去也不是辦法,我迅速的跳了起來抽出騎槍."魔龍穿心刺!"本人最強必殺出手效果就是不一樣,妖貓被我正面命中,立即翻滾著摔向一邊.

把騎槍往邊上一扔,剛才一招魔龍穿心刺已經把槍頭打了出去,現在也沒時間收了直接扔掉.利用幻影的瞬移能力,連續幾個轉移到達妖貓旁邊,此時的妖貓剛剛從地上爬起來正在找尋我的身影.我突然出現在它的側面,一擊右勾拳把妖貓整個打飛出去.趁它還沒落地,我再次沖了上去,刃爪出鞘,連續三次爪擊在妖貓的身上開了9道血口子.

疼痛讓它變的無比狂怒,身體還飛在空中的妖貓就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姿勢.剛一落地再次躥出,我連續兩擊得手之後本打算繼續追擊,沒想到妖貓這麼快開始反擊,一個不留神,我一圈打進了妖貓嘴里.

這家伙立刻閉嘴想咬我,我也不傻,左手拖住它的上頜,右手就勢往下砸,妖貓的大嘴被我硬撐了開來.可惜的是貓類有個特點,那就是爪子比較靈活,嘴被封住的妖貓立刻揮爪攻擊還掛在它嘴邊的我.

我現在的狀況就是整個人卡在妖貓嘴里,雙手拖著它的上下頜,但是妖貓的雙爪已經從兩邊合攏過來,再不想辦法我就要被它給拍扁了!情急之下收腹提腿,對著妖貓的獠牙就是一腳,巨大的後坐力讓我成功的脫出了妖貓的嘴巴,幾乎就在我飛開的同時兩只貓爪飛到,險險的讓過了這對要命的凶器!

歐陽在一邊看的著急."老大,要不要幫忙啊?"

"不用!我就不信還擺不平一只貓!"我現在也是脾氣上來了,非要單槍匹馬干掉它不可!

其實妖貓的能力也不是很出重,主要是它的速度實在太快,我不管怎麼攻擊都比它慢一步!要是妖貓不亂蹦亂跳,而是和我硬拼,我有把握10分鍾之內放倒它!

我剛說完大話妖貓再次沖了上來,我一個翻身閃開妖貓的攻擊,向身後的地面一蹬我翻上了妖貓的背部.用左臂抱住妖貓的脖子固定自己,我掄起右臂對著它腦袋就是一圈.突然的疼痛讓妖貓一個踉蹌栽了出去.我可不敢停下來,對著它的腦袋連續的攻擊打的它滿地亂蹦試圖把我從它背上甩下來.我只是收緊手臂繼續不停的打.

連續的打了不下三百拳,妖貓終于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它現在累的是再也走不動了.我對它連續使用了好幾次捕捉,清脆的系統提示聲音終于響了起來.妖貓周身發出白色的光芒然後收縮成一個光球,光球飛到我的面前被我雙手接住,白光消失後我手上出現了一枚白色的寵物蛋.

"歐陽!接著."把魔寵蛋拋了過去,歐陽嚇的縱身一躍接住了魔寵蛋卻把自己摔了個狗啃泥.

"老大,你小心點啊,這可是魔寵蛋,值錢之呢!"說著他已經爬了起來並把蛋遞到我面前.

"干什麼?"

"給你啊!"歐陽傻忽忽的說.

我拿出那枚進化珠."這東西我留下,妖貓是給你的,你都快500級了連個魔寵都沒有太不象話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要你的東西!而且小日本的貓我覺得惡心!"

"我……"我上去給他一個暴栗."我說你純潔好還是迂腐好呢?什麼叫小日本的東西不要?這又不是小日本施舍給你的,是我搶來的有什麼不能要的?雖然日本人很惡心,但是你也不能把所有日本東西都認為是壞的.小日本有先進的東西我們要學,將來用從他們那學的東西對付他們.小日本有厲害的東西我們要拿,"我把蛋塞回歐陽的手里."拿了他們的魔寵回去咬他們,那才叫過癮!"

"我還是不能要!"歐陽又把蛋推了回來."你的東西我不能隨便拿!"

"什麼你的我的,煩不煩啊?你不要我就把它砸了煎荷包蛋吃,反正我魔寵數早就滿了,留著也是浪費!"我開始滿地找石頭准備砸蛋.

"好好好!我要還不行嗎!"歐陽看我滿地找石頭真准備砸蛋的樣子嚇的趕緊收下.

"這還差不多."我扔掉手里石頭.

"哎呦!"石頭飛進草叢之後居然傳出了慘叫聲,用手指頭想也知道是砸到人了,而這里是日本,那麼一定是砸到日本人了!也就是說我們被發現了!"誰啊!"一個甜甜的女聲伴隨著一個人影從草叢里飛了出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暴露身份,更不想把事情鬧大.今天的目標是去阻截松本正賀他們的搜寶行動,要是和面前的日本小姑娘糾纏上耽誤了正事就不好了.

歐陽迅速的貼到我耳朵上道:"她在這蹲了這麼久我們剛才一直用的中文,她一定都聽到了,我們要不要……?"歐陽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喂,這是游戲不是現實.殺了她頂多兩分鍾她就回複活法師殿複活了,你以為是現實世界可以殺人滅口啊!"我推開歐陽,一邊打量眼前的女孩一邊小聲嘀咕:"剛才找個大些的石頭就好了,說不定就直接砸死了!"她一身軟布衣服分不清是什麼職業,服裝樣式很奇特,有些象墩皇壁畫上那種仙女的衣服.雖然搞不清是什麼職業,但是看樣子應該是法師類的職業,近戰職業除了盜賊和刺客很少有布衣的.清秀的五官分布整齊,碎談不上絕色卻也有些淡雅的氣質.

"你們是中國人?"她突然用怪嗆怪調的中文問我們,而且她的樣子顯示她很激動.

"你不是日本人?"我試探性的問她.自打上次為了報複南京事件我們把本洲島炸掉一塊之後小日本中很少有學中文的了,眼前的小姑娘頂多十五六的樣子,她會中文的確很少見.

小姑娘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最後焦急的用中文解釋:"我家是援助工!"

"援助工?什麼叫援助工啊?"這看來還是個專業名詞呢!

...............................................................................................................

小姑娘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日本不是侵略過中國嗎?"

"恩!"

"那時候日本人抓了很多中國勞工運回了日本.後來二戰結束了,這些勞工有些被送回了中國.但是日本人為了掩飾自己掠奪勞工的不人道行為就燒毀了大量的勞工資料,以至于很多勞工沒有記錄沒辦法回國.無奈之下這些勞工在日本定居了下來,這些定居的中國勞工家庭就被稱為援助工.日本人的意思是說這些人是援助日本建設的自願者,其實他們都是被抓來的中國勞工.日本人歧視我們根本不把我們當人,我們這些人都是自己組建村莊,盡量不和日本人打交道."

"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種情況?"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日本還有著這樣的一批人."現在不是都開放了嗎?你們可以回中國啊!"

"我們這些援助工家庭的人都很窮,回國是要很多錢的!那相當于移民,不是出門旅游,並不是說過去了就可以的!"

"你們怎麼不找中國使館幫忙?"歐陽插進來問道.

我立刻把他推開."你都不看新聞的啊?中國早就沒有駐日使館了笨蛋!上次南京事件之後使館降成了代辦,後來大陸武力收回台灣,小日本插手搗亂,結果代辦都沒了.現在中國和日本都是用大炮在外交!"

"這樣啊?我這人從不看新聞什麼都不知道.對了,我聽說好多公司還在和日本做生意,關系都這樣了怎麼還在做啊?"

這個東西我是很清楚的,龍緣至盡為止還是和日本保持著超高的貿易量,但是貨物都是從新加坡轉運的."你個傻蛋,商業只追求利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到最後還和蘇聯保持著一定量的貿易的,政治是政治家們的游戲,別看兩個國家打的你死我活,商業還是照常在進行的."

"老大,你懂的好多哦!你不是學經濟的吧?好崇拜你哦!"

"去!肉麻!"我轉身對那個女孩道:"你叫什麼?"

"趙盼!"

"我不是問你真名,我是想知道你游戲里叫什麼?"

"就叫趙盼,我游戲里用的是真名!"

"我叫紫日,這是歐陽非也,你可以叫他歐陽.我叫你小盼可以嗎?"

"可以."

"你今天為什麼跟蹤我們?"

"我不是跟蹤你們,我是昨天剛好在這里下線.上線以後我就看到你們兩個在那里對話,我聽你們用的是中文我很好奇,所以我就躲起來偷聽了!"

"你想回國嗎?"我突然想到一個很好的主意,收留這個丫頭對我們用處很大,雖然有點利用她的感覺,但是反正對她沒什麼壞處!

"想!我們全村都想回去!日本人經常欺負我們,同樣的工作我們拿的錢只有日本人的四分之一!最近中國和日本的關系又開始惡化,周圍的日本人也對我們越來越凶!"

"那好,我們現在需要你幫助,如果你完成的好,我可以想辦法把你和你的家人弄回國."以龍緣的影響力搞幾個合法身份還不是小意思,到時候再搞個電視訪談幫那些政府部門吹吹,他們還不把嘴笑歪了!

"好的,什麼事情我都干!"小盼咬牙答應仿佛准備賣身一樣.

"你別那麼激動啊!我只是要你當翻譯兼職導游.我們是中國玩家,上了日本島以後地圖系統全都不顯示了,有你在我們可以知道自己的坐標.而且我們不會日語,用系統翻譯很容易被發現,要是你可以給我們當翻譯就方便多了,遇到小日本,所有的對話都由你負責,我們兩個裝酷不說話,這樣就沒人聽出來了!"

"行!"小盼笑著答應了,估計剛才她以為我們要跟她那個做條件了.雖然是中國人但是在日本生活久了,思想受影響還是滿嚴重的!多虧他們是單獨一個村子,要不然估計已經被同化了!

帶上小盼我們三個人開始往富士山的山腰移動,這里的怪物等級都很高,我們必須小心謹慎的隱藏好自己才能保證安全,我可不想被怪物和松本正賀兩頭堵.

富士山很大,歐陽又不知道具體位置,所以我們只好找了個比較開闊的地區觀察著山腳的動靜.松本既然召集了全日本的高手,那麼人數一定不少,我想這麼大群人上山應該很容易發現才對.

等人實在是一件最讓人生氣的事情,你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來,甚至不知道到底來不來,無聊的我們開始聊起天來.當然,內容主要是關于小盼的.

她選的種族是人類,職業居然是控物師.根據她說的內容我感覺她的職業就象超能力者,她可以隨意指揮周圍的物體移動.當然了,不是沒有限制的.以她現在的能力可以同時操縱一百塊石頭飛起來攻擊.雖然數量大,但是攻擊力非常差.要是單獨對某一樣東西進行控制的話她大約可以和一個比自己低幾級的戰士拼力量.根據她自己的說法她這個職業相當的中庸,沒有任何的優點,但是也沒什麼嚴重缺點.控物師和戰斗牧師一樣可以直接參加肉搏戰,他們的物理攻擊力也很可觀,同時他們還可以使用幾種自我加持的法術,雖然效果很差,但是勉強也可以和一般的職業拼個平手.

我們正聊著,山下突然出現異動了.一大群小日本突然從山下的森林邊緣走了出來,看人數大約有二三百人.這群人沒有往山上來,而是原地坐下休息起來看樣子也是在等人.他們分出了幾個小隊在附近開始清理山腳的小怪.

"看那邊!"我指著森林的邊緣另一個地方.

歐陽和小盼一起看了過去,小盼先認了出來."是黑龍會!"

"主角終于出來了!"

兩幫人在山腳下彙合,我清楚的看到先來的一群人里出來了一個一身道士袍的家伙.雖然這家伙穿著中國的道袍,但是我不認為他是中國的道士,那黃色的道袍看起來倒是很像陰陽師,但又不太一樣,搞不清楚具體是什麼職業.這個古怪打扮的道士走出來和松本正賀握手,然後兩個人開始說著什麼,旁邊還站著那個叫田中正太的陰陽師.

我指著那個怪服裝的人問小盼:"他是什麼人?"

"哪個?"

"和黑龍會的那個會長松本正賀說話的人."

............................................................................................................

"你說那個啊!"小盼仿佛很了解的道:"這人叫池田力男,是稻川會的會長.一會要是打起來你們千萬不要讓他碰到你們."

"為什麼?"

"因為他的特長就是融合!只要誰和他直接接觸,他就可以鑽進對方的身體.然後他就可以操縱這個人的身體,被操縱的人攻擊力按照原來的能力算.比如你是戰士,他操縱了你以後就相當于是你在戰斗,他可以用你會的所有技能."

"那這個期間要是被操縱者遭到攻擊,傷害怎麼算?"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又沒被操縱過!"

"他這是什麼職業啊?這種變態技能都會?"歐陽問道.

"好象叫什麼懾魂法師!"小盼想了一會才想起來.

"什麼?懾魂法師?"我吃了一驚,不是因為我知道懾魂法師有多麼厲害,而是因為我的兩個主要職業中的馴獸師就已經轉職成懾魂法師了."他和我一個職業?"

"不是吧?"小盼驚訝的看著我."懾魂法師可是法師類職業,你這一身怎麼看也不象法師該穿的吧?"

"老大,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你什麼職業,原來你是法師啊!"歐陽突然一頓道:"不對啊!你和妖貓打的時候沒見你出魔法啊!再說了,看你這一身怎麼著也不是法師裝備啊!"

"我是雙職業,一個龍鳳騎士一個懾魂法師,可是我怎麼沒有和別人融合的技能?"

"可能要等一定等級以後才會有,這個池田力男也是最近才突然出現的."

我面色凝重的道:"這個人必須重點注意,如果他真的是懾魂法師那就麻煩了,懾魂法師最厲害的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是什麼?"兩個人一起問道.

"是魔寵!"我召喚出飛鏢放在肩膀上."懾魂法師其實就是高級馴獸師,希望這個池田力男沒多少魔寵,要是和我一樣就麻煩了!"

歐陽道:"老大,我好象看你召喚過好多次魔寵,而且每次都不一樣,你到底有多少魔寵啊?"

"10個!從六百到一千級的都有."

"你有這麼這麼多魔寵?"小盼說話聲音都不對了."你真是有錢人,這麼多魔寵都買的起!要是我,就算有擁有量我也買不起啊!"

"誰說我是買的啊?我的輔助職業就是飼養員,我自己抓的!"

"你真是神人啊!"小盼豎起大拇指."沒見過你這麼厲害的,希望下面那家伙不要和你一樣!"

我看著山腳下的池田力男道:"我倒希望他和我一樣,那就說明我以後也可以擁有融合能力了!注意,又有新人到了!"

山腳下的叢林里再次走出一隊人,這次出來的所有人都是一身白色忍者服.還沒等我問小盼就先說了出來."這些是本島最知名的忍者部隊——霧忍.他們的暗器和匿蹤工夫都是一流的."

"不知道和我的回旋鏢哪個厲害!"

"不能小看他們,這些人都是出了名的不怕死,每次戰斗都是不死不休,所以在這里沒人敢惹他們."

"那邊又有人到了!"歐陽指著另一個方向.

我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過去,果然一群人正從叢林邊緣走了出來."這些是日本武士吧?"

"對,這些是正統的日本武士.歐洲的戰士和騎士講究絕對的力量,比如你這種.中國的戰士則是講究技巧,他們總是在尋找力量和敏捷的最佳搭配方案.日本的武士講究的是氣勢,他們重視的就是和敵人作戰必須先氣勢上勝過對方.說白了他們就是不怕死的往前沖,絕對的一群蠻牛!所有日本就數他們最好對付!"

"氣勢取勝是嗎?好象還是中國的東西,小日本受中國文化影響太嚴重,除了色情文化他們本民族的東西少的可憐."

歐陽立刻點頭道:"那當然,這麼點大地方能搞出什麼來."

正說著一滴水突然落在我的頭盔上發出很微弱的一點聲音,但是我還是聽見了.我打開面罩看向天空,正好又一滴水滴在了我的臉上."怎麼搞的?下雨了?"

歐陽也伸出一只手接著天上落下的水滴."奇怪了,進游戲幾個月了第一次遇到下雨!"

小盼也奇怪的看著天空."以前從來沒下過雨啊!"

我們正說著雨開始突然變大了,一滴滴的水珠從天而降,雨點越來越密集,而且水滴大小也在增加中.耳邊突然響起系統提示:"所有玩家注意,本系統第一次啟動天氣模擬系統,以後《零》的世界中將出現各種天氣狀況,具體天氣會對不同玩家的戰斗造成一定影響,具體效果請大家自行摸索.系統將在所有城市和村莊設立天氣預報員NPC,大家只要交納一定數量的貨幣就可以知道未來一段時間內的天氣,但是天氣預報員的報道不會100%准確,實際天氣有可能會和預報有一點點區別,但是大部分時間預報將會是准確的.謝謝各位玩家的支持."

"天哪!現在怎麼辦啊?"歐陽苦著臉問我.

我看著面前瀑布一樣的超級暴雨無奈的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跟蹤恐怕是不大可能完成了!"眼前的暴雨使得能見度不足5米,再遠點就什麼都看不見了.現在想跟蹤他們除非我能隱形跟上去,但是這種雨幕下就算隱形,身上的水也會很好的勾勒出我的外形!

"我們要不要先下去看看,說不定他們也取消了行動呢!這種天氣估計沒人能正常發揮的!"

肩膀上的飛鏢已經徹底變成水耗子了,大雨實在是太誇張了.我一回頭看到歐陽正對著我這邊眼睛發直,順著他的目光我看到了我另一邊的小盼.她的一身絲制仙女裝已經完全被水浸透,真死的面料貼在身上已經完全成了透明的!歐陽就是看到了這一幕所以才會眼睛發直.小盼對于這個情況還一無所知,她還在努力的想看清楚山下的人群.

我趕緊打開自己的空間腕輪,開始翻找.上次干掉三千多小日本的裝備都在我的腕輪里,隨便挑了一套盔甲出來遞給小盼.她還在伸頭張望沒有看見我遞過去的盔甲,我用盔甲碰碰她.她轉過來看著遞到身前的盔甲不知道我什麼意思."你給我盔甲干什麼?我是控物師,屬于法師類職業,穿這種盔甲類的東西屬性不會生效的!"

我指指她身上."這東西起碼可以當雨衣用!"

她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幾乎等于全裸了,趕緊把盔甲搶過去往身上套.我剛才端著盔甲時間太長,里面裝了好多水,她往頭上一套整個倒了自己一頭水.

"該死的天氣!阿嚏!"小盼居然打了個噴嚏."這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會打噴嚏?"

"可能那個天氣系統還帶有疾病系統,人物現在會生病了?"歐陽猜測道.

我打開客服熱線想問問情況,但是熱線現在明顯過熱,我根本打不進去,老是提示占線!看來大家對天氣的突變還是意見很大的!"客服被打爆了!"

"我們現在怎麼……阿嚏!怎麼辦?"小盼問道.

"向山下移動,先看看小日本的動向再決定."我說著已經率先從藏身的岩石後面走了出來,他們兩個立即跟了上來.還沒走多遠雨突然停了,我們三個就這麼站在空曠的山腰無遮無攔的.我趕緊就地握倒,歐陽和小盼也立即握倒.下面的小日本似乎沒有注意到我們,他們都在奇怪的看著天空.幸好我們距離山腳還有段距離!

我們三個小心的爬到一塊比較大的岩石後藏身.剛到位置系統提示又響了起來."天氣系統首次運行,正在測試各類天氣效果,請大家做好准備或者下線一段時間,如果您想欣賞美麗的自然奇觀也可以留下繼續欣賞,我們建議大家回到城市里欣賞美景,城市里不會出現過于惡劣的天氣情況,相對比較安全.謝謝您的合作!"

聲音剛結束就見一個比乒乓球還要大的冰球掉在了我的面前,我撿起來看了看."好象是冰雹!"

"這麼大?"歐陽搶過去看了看.

我趕緊收回飛鏢,淋點雨沒什麼,被這麼大的冰雹砸到就不是開玩笑的了!我們三個趕緊緊貼岩石,還好這個岩石上面伸出來一截可以勉強擋住我們的半個身子.剛躲好就聽見轟隆隆的聲音傳來,一大片巨大的冰雹從天而降.

我們三個躲的快還算好,下面的那幫小日本肯定要倒大黴了.我還是決定看一看,從手鐲里翻出幾塊小日本爆出來的盾牌落在一起,然後把我的龍盾墊在最下面,就這麼走出來到岩石邊緣.我剛一伸頭就感覺身上猛的一沉,我迅速變身狼人形態才勉強站住身體.冰雹的沖擊力太巨大了!

借助星瞳的威力我還是可以勉強穿透密集的冰雹看到下面小日本的情況的.現在除了戰士和武士職業的日本玩家,其余的人都在抱頭鼠竄.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被砸的最慘,他們兩個一個是忍者,一個人陰陽師.忍者腦袋上只有塊布,陰陽師就更是什麼都沒有了.雨點般的冰雹砸的他們兩個一頭包.下面的下日本聚集地里閃出一片藍光,很多小日本都展開了回城卷軸或者就地下線了,這麼密集的冰雹連戰士都有點頂不住了.

松本正賀不知從哪搞到個盾牌頂在頭上,那面盾牌的表面已經被雜的象雨後的沙灘一樣了,到處都是坑!田中正太也找了個戰士的盔甲頂在腦袋上到處亂跑,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其他的法師和祭祀之類的職業也被打的很慘,地上還有幾個法師類職業的人躺著任憑冰雹砸著沒有任何動靜,估計他們不是掛了就是暈了,看來這個冰雹還真是威力強勁啊!

看到小日本被砸的樣子我突然想起來要是在碧凌號上裝上巨型投石機,把碎石都這樣投出來,估計威力不比冰雹差,回去有機會要實驗著做一台.看了一會下面的小日本已經都跑光了,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都下線了,其余的小日本也跑的七七八八了.我自己也趕緊退回岩石下面,我用來頂盾牌的雙手都已經震麻了,要不是我墊了這麼多層盾牌估計早頂不住了!

進來之後我恢複人類形態把盾牌放了下來,最上層的盾牌幾乎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了,下面的盾牌中前三層都有不同程度的變形,多虧沒直接頂著自己的龍盾出去,砸壞了多可惜!

小盼對我道:"你是獸人嗎?"

"我不是,我是天魔族!"

"那你怎麼會變狼人?"

"我被狼人咬過!"

"哦!誒,冰雹停了!"

我一看冰雹果然結束了,地面上已經堆起了半尺多厚的冰雹了.這個天氣測試還真是有夠嚇人的!

上篇:第四卷 第七十六章 妖貓    下篇:第四卷 第七十八章 挑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