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CS亂世巨星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三十四章 那一槍的傳奇   
  
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三十四章 那一槍的傳奇

(老邊:日更一萬,絕不食言)第二百三十四章那一*的傳奇MDK和PpY驚世決戰的結果傳遍全國,PpY這個名字一夜之間家喻戶曉,聞名全國.

夜風的故事也從此開始在人們口中廣為流傳,這時候的輿論界,已把PpY|YX這個ID捧為英雄,所有媒體都一致認為,PpY之所以能夠產生那種視死如歸的憤怒力量一直殺到總決賽,全是葉翔的激勵而達到的效果.

不過在所有的報紙雜志中,議論得最多的還是林一,人們紛紛猜測著MDK放棄冠軍的原因.

有人認為是林一本就和沈昆是朋友,他事先就知道葉翔的故事,他不忍心贏PpY,讓出冠軍是他對朋友的尊重,也是對死者的悼念,但他作為MDK的天王,他也不能讓MDK失敗,他必須捍衛MDK這個神話標志.

也有人認為林一在最終時刻感覺到自己敗給了仇天,他若領獎就會問心有愧,畢竟,仇天這一戰實在太過耀眼,太過光芒四射,別說國內,放眼全世界,仇天的水平都是超一流的,所以人們都期待著中國雙雄在國際賽場上的表演.

但最讓人接受的一種說法便是《中國電競》資深評論員的發言:無論林一是出于什麼原因而放棄冠軍,他都是獨一無二的林一,因為他這種胸襟和氣度是其他人根本達不到的,林一的存在是CPL的魅力,仇天的存在是CPL的輝煌.

這一戰,林一和仇天,MDK和PpY都更添許多神秘的傳奇色彩,盡管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原因,但所有的中國人都表達了對這兩支隊伍的尊敬和喜愛.

8月10日這一天,一個爆炸性的消息終于傳來:中國科華地產集團斥巨資一億三千萬人民幣建立電子競技俱樂部——"快樂神州"俱樂部,麾下CS項目主力戰隊——2007年CPL中國賽區總決賽亞軍PpY戰隊,同時合作單位有科華神州分公司負責傳媒,神州美麗嘉年華和神州英雄網城,中國神州C城大學,中國電競部,中國CSCPLWCGESWC組委會.

快樂神州一躍而成與孤膽*手相同規模的超豪華俱樂部,與此同時,快樂神州的俱樂部負責人卓羽在8月10宣布:快樂神州吸收來自武漢的鏗鏘玫瑰New4MM戰隊為麾下主力戰隊,同時轉會而來的還有來自上海的SLK,Star,RXD等國內二線三線戰隊.

快樂神州俱樂部的產生在國內CS界掀起了軒然大波,電競名嘴張鐵嘴和王百絲作客新浪網分析:快樂神州和孤膽*手本就是一家人,因為背後所支持的兩家大財團分別是卓羽的科華地產和林靜于美琪的美琪集團,事實上這些高層之間的關系本就是一家人,林一是卓家的女婿,林靜又是林一的姐姐,仇天和鍾瓊又有直系的血緣關系,而于美琪的妹妹于美亞的老公又是在PpY效力的狙擊王江航,所以從經濟基礎上看,兩家俱樂部不存在沖突.

但是快樂神州的產生意味著CS新時代的來臨,因為從快樂神州的各方面動作來看,快樂神州的運作路線主要是培養潛力型的新秀選手成為巨星,而孤膽*手卻走的卻是吸納成名的超級巨星的路線,雖然快樂神州在國際上沒有影響力,但是國內卻由此結束了MDK長達三年的一支獨秀局面,迎來了雙雄爭霸的形勢.

張鐵嘴堅定的支持PpY在即將到來的夏威夷世界總決賽上打出好成績,王百絲卻一如既往的高呼MDK天下無敵掃平國際賽場.

正當兩大名嘴爭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讓人們更吃驚的消息傳來:MDK和PpY同時11日向CPL國際組委會上報了最終的參賽隊員名單,MDK的隊員名單是:MDK|Dog苟小第(隊長),MDK|4S石順,MDK|Crystal沙曼,MDK|Kim金揚,MDK|Dancer古月,MDK|Ray金天秀,MDK|Queen妮可(替補)!由于金天秀擁有中韓兩國國籍,而妮可卻是瑞典國籍,妮可上報為替補隊員,當然,不少人都知道,這替補基本上不太可能上場了,只是上去裝裝樣子湊湊人數而已.

而PpY的隊員名單是:PpY|SK沈昆(隊長),PpY|Rain江航,PpY|RNM馬峰,PpY|Fly龍天翔,PpY|Mei宋一梅!PpY根本連替補都不報上一個.

這兩隊人馬幾乎是原班不變,不過最大的變化就是沒有了林一,梁風,仇天這三個傳奇人物.

人們紛紛陷入了驚訝和猜測中,這三人仿佛消失,根本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此刻夜晚已來臨.

成都市錦里東路,林一獨自一人安靜的在河堤邊行走著,沿途欣賞著這迷人的河畔夜色.

許久,卓云一行人紛紛從後面追上來.

林一轉過身,笑道:"都回來啦?"

卓云笑道:"怎樣?我大哥他們來了沒有?"

林一笑道:"他們今天是來不了了,你大哥的律師上午到達成都,讓他回上海去接收仇家的財產,他們和你姐下午就返回了上海!"

"噢!"卓云不甘心的應了一聲.

林一道:"沈昆他們PpY的人也來不了了!"

卓云道:"哦?"

林一道:"我聽阿梅說,沈昆帶著獎杯去葉翔的老家祭拜葉翔了,馬峰回神州有事,龍天翔的師傅袁理還有小年燕子他們剛從法國回來看他,他們有得聊了!PpY的參賽隊員到時候直接從上海起飛!"

梁風笑道:"那看來咱們MDK這次不能和他們一道同行去美國了,不過也好,再過兩天,我也准備回封山了,家里的活還等著我呢!"

林一道:"風哥怎麼不再多呆兩天呢?"

梁風還未答話,4S卻搶先跳了出來,指著林一的鼻子就不滿的嚷開了:"你小子還好意思讓風哥留下,風哥都上來一個多月了,你也不請風哥好好的大吃大喝一頓,前天還棄權了,你,你夠意思?"

林一不禁笑了:"石頭,我看是你小子想大吃大喝吧,怎麼把風哥給推出來了!"

眾人一陣大笑,4S不好意思的紅著臉道:"隨便你們怎麼說,好歹我們這次也把仇天他們打贏了,你居然棄權,棄權也就算了,不過你好歹也該請石頭大爺好好吃一頓吧!"

沙曼立即擰了一下4S的耳朵:"你現在一天就知道吃了!"

"哎喲!"4S立即假裝蹲下,眾人又是一陣轟笑.

林一笑了笑,道:"我們這次並沒有打贏他們!"

4S道:"哎呀,你這句話都這兩天都說了好多次了,你又不解釋下原因!Demo我們也都看啦,不就是仇天*法強了嘛,有什麼了不起!"

林一看著4S道:"那你想不想聽聽原因?"

卓云遲疑著,道:"你這兩天想明白了?"

林一點點頭,道:"是的!"

妮可立即感興趣道:"林一,快講來聽聽,是不是他們不想過多的拼盡全力?"

金天秀也追問道:"是不是他們放棄了仇天為中心的打法就造成了失敗呢?"

沙曼道:"是啊,隊長,聊聊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林一輕輕的笑了笑:"都不是!"他接著又長長了歎了口氣,轉過身,看著夜空中的那彎明月,喃喃道:"這個原因,說起來話就長了!"

苟小第道:"沒事,老大,快說說你的看法,我們都聽著的呢!"

林一靜靜的說道:"一個星期前,我和仇天曾單獨討論過,*法的五種境界!"

金天秀道:"奪命五*?"

"恩,就是他創出來的奪命五*!"林一道:"這奪命五*其實就是用*的五種境界,也就是我們通常所指的,從一個新手成長為大師的五個階段!"

卓云道:"哪五個?"

林一道:"新手上路,初窺門徑,漸入佳境,駕輕就熟,出類拔萃,就用阿曼的話來說,就是熟悉階段,熟練階段,精通階段,晉階階段,研究階段,自成階段,大師階段,神的階段,這奪命五*其實也就是一個過程,它不僅僅是射殺敵人的一種表現,大家應該知道,每個人的能力都是不同的,是有差異的!"

眾人都認真的點點頭.

林一歎了口氣,道:"仇天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也許不是那種很有天賦的選手,但他這三年來硬是憑著自己的苦練和研究想到了*學里的高深境界,或者說,他是依靠著自己那口氣來強行做到的,前段時間他告訴我,這奪命五*之上,其實還存在著一種境界,那就是奪命第六*!"

妮可搔了搔頭:"我到現在還是沒有弄明白,這奪命第六*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林一笑道:"這奪命第六*其實就是一種情緒,初學CS的人,都是因為新奇和興奮而接觸的,這就是情緒,不過光有情緒並不夠,對所有的選手而言,CS需要一種轉變,一種從情緒型轉為技術型轉變,這種轉變就是進階為高手的境界,當我們把技術結合著自己的能力,把這兩者練到了最佳結合點的時候,于是就產生了今天MDK的八個人!"

古月點點頭:"很正確,咱們八個人的確是各有特色!"

林一繼續道:"*法到了第五層境界後其實有一個瓶頸,當這個瓶頸一旦突破,就能練成奪命第六*!"

金天秀遲疑道:"這是個什麼樣的瓶頸!"

林一道:"這就是一種從技術型又轉為情緒型的轉變,是一種本能的回歸,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就是這樣的境界!"

眾人都似有所悟的點著頭,只有金天秀和妮可這兩個對中文不精通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對望著.

看見她倆茫然的表情,林一笑道:"就是*中貫注了我常說的精氣神在里面!"

兩人趕緊點頭.

林一道:"其實這個奪命第六*,在PpY對陣GR之前就已經有了!"

"啊?"眾人全都吃了一驚,"這怎麼可能?"

林一點點頭,道:"是的,這之前就已經出現過,只是我們當時都沒看出來而已?"

4S立即道:"是哪場比賽?"

林一道:"就是PpY對陣Gameni的那場比賽!"

古月遲疑道:"你是說我的那兩個徒弟林敏和燕樂琪嗎?"

林一道:"不錯,這林敏的*法看上去就像是劍氣,當時打得PpY幾乎就抬不起頭,這事實上就是奪命第六*,她是一種情緒在里面支撐,據我所知,林敏和TNT的隊長還有過一段恩怨,也許就是這段恩怨,導致她產生了這種極其類似仇天的仇殺*法!"

古月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知道林敏和楊洋的感情悲劇,他了解那種痛苦,所以他很能知道那種*法的來由!

林一道:"那場比賽不僅是林敏,而且連PpY的龍天翔都出現了這種情況!"

眾人更加吃驚的看著林一.

林一道:"你們記不記得,當時是Aztec上,龍天翔最後完成了四個1V5,一共22個Frag,整個賽場上就流動著一種歡暢的氣氛,我們這些場外的人都感覺得出來,龍天翔帶動了整個PpY運轉,也扭轉了PpY的被動局面,最後他的這種歡暢情緒還讓江航和葉翔完成了一個高難度的配合,最終把PpY送進了前8強."

沙曼道:"我明白啦,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那種來了狀態,打出了狀態,打順了手的感覺!"

林一道:"對,就是這種說法,PpY隊員的友誼催化了他們的情緒,激發了龍天翔的戰斗力,這就是技術型返璞歸真,最後變為了情緒型,這種綜合的情緒型絕對比單純的技術型和單純的情緒型要厲害好幾倍,這也是為什麼當初PpY能夠翻盤的根本原因!"

妮可道:"可是我就不明白了,那龍天翔看上去*法並不怎麼厲害呀,既然能夠翻盤Gameni,那為什麼到了後面就看不到表現了呢?"

林一道:"你這個問題問對了,因為比賽到了8強賽,4強賽,半決賽,決賽,PpY所面臨的對手一個比一個強,而龍天翔這樣的選手終究是技術型沒有練到爐火純青的程度,他的情緒型轉化盡管有著威力,但還並不是能夠抗衡極其強大的對手,就包括PpY馬峰的拼死氣勢和沙鷹後來在對陣New4的時候也是這種情況!"

"三年前,我們MDK和OPK決賽,仇天無疑是一個技術型練到了登峰造極的選手,單憑*法,我都得承認,他可以進入全世界前五名之內,幾乎沒有人可以正面拼*掛掉他的!他的技術型一旦轉化為情緒型,就會練成真正不可匹敵的奪命第六*出來!因為他的基礎是最紮實深厚的!"

一直沒有說話的梁風此刻忽然開口:"阿仔,你說的這種情緒型是不是一個人的內心呢?"

林一道:"是的,是內心情緒,但是這些情緒是一個人的經曆所導致的,我們常常可以聽到這樣的說法,這支隊伍是多麼的強大,他們的不服輸精神,他們的執著,他們的頑強,他們的意志很堅定,但是這些東西並不是憑空而來的呀,有太多太多的隊伍,他們的CS道路走得並不順利,吃了很多很多的苦,有著很多很多令人感歎的故事,這些經曆直接讓他們產生了各種各樣的情緒,當然,你可以說,一個受外界影響而發揮的選手也許不是一個優秀的選手,那麼我可以說,一個完全不受外界影響而發揮的選手永遠也不會成為一個優秀的選手,所以太多的選手都覺得,CS就是CS,哪關這些這些那些什麼什麼樣的事?"

卓云感歎道:"所以太多的選手永遠也無法擁有我們MDK和他們PpY的成就!"

林一點點頭,道:"所以說這奪命第六*,其實每個選手都應該會,每支隊伍里都應該有,有團結,有友情,有悲傷,有痛苦,有開心,有歡樂,有愛有恨,有情有義……這不就是每個人的人生嗎?CS不就是一種人生嗎?"

聽到這句話,每個人注視林一的目光中都帶著敬佩的神色,只有林一,才能想得如此透徹.

林一繼續道:"仇天把自己一生獻于CS,窮盡精力來研究此中奧秘,已把其中的一種情緒發揮到了極致,我們且不去議論他這仇殺*法是好是壞,單論他這執著一生的精神,他就無愧于*神這個稱呼,所以侯老先生為什麼才會在頒獎儀式上那麼尊重他,才會說出那麼一番豪言壯語來,而這,又豈是我林一所能及,也許這場比賽他們是輸了,但是他們的精神卻遠遠的戰勝了我們,至少我林一這一次,是真正的敗給了仇天!"

金天秀和妮可敬佩的看著林一,心中不禁暗暗贊歎:"你林一的胸襟,難道不是天下第一嗎?誰還能有你這麼高的高度呢?一個高手是甯可死也不願意承認敗的,但是你這種勇氣,誰人能及?"

卓云的眼圈微微有些紅,低頭喃喃道:"大哥他身世淒慘,一生經曆風風雨雨,不過現在總算好了,他的大仇得報,願望也已達到,交了PpY這麼多的真心朋友,我想他應該沒多久就會回到我們身邊了!"

梁風也看著地面,無奈的歎了口氣:"PpY的人,仇天,葉翔,沈昆都是好漢子,真英雄,也許我們以前都不應該那麼看仇天的!"

林一道:"是的,仇天他總是冷漠無情,我也總是這麼認為,其實那不過是他醉心于C學,他就怕自己產生了感情,要知道,一個*神要成名就不能有感情,尤其是像他那樣的情況,光子和藍藍都在身邊,他必須在CS和她們之間作出選擇,但他還是選擇了CS,我想他的內心,無疑是很痛苦的,但他從來也不肯表現出來,他是個真愛CS的人,只是可惜他的*學風格走的是仇殺這條路線!"

聽到這里,4S臉上有點掛不住了,他喃喃道:"他媽的,原來我錯怪了他,唉,我他媽的真該死啊,早知道就該在決賽上讓他們贏了!"

沙曼瞪著他,道:"你就知道瞎說!"

林一忽然道:"其實不是我們讓他們贏,而是他們最終讓我們贏了!"

"啊?"眾人這次才是真正的吃驚了,"為什麼?"

林一道一字字道:"因為,我前面說的,全錯了,全部是錯誤的謬論!"

"啊?"這一次,眾人的眼睛全都瞪得奇大無比.

林一歎息著,道:"決賽之前,我一直都覺得我已經研究透徹了仇天的這種奪命第六*思維,事實上,我錯得厲害,這奪命第六*根本就不是最強的,還有比它更強的*!"

古月顫聲道:"還有?"

林一無奈的點點頭.

古月滿臉都是不信的神色:"哪一種?"

林一道:"奪命第七*!"

這時,所有人就像看怪物一樣把林一看著.

林一道:"這奪命第七*遠遠的凌駕于前面的六*之上,可以說,奪命第七*,已經是C學里的最高境界了,在目前的CS世界里,還沒有人可以戰勝這一*,因為全世界的高手都還沒有人能達到這種境界,但是……"

林一頓了頓,把頭轉向遠處的河面:"PpY卻有兩個人達到了,一個是仇天,另一個就是沈昆!"

妮可盯著林一,帶著不信的口氣問道:"那麼這奪命第七*又是怎麼回事呢?"

林一道:"這奪命第七*,你讓我解釋,我還真是無法准確的給你們解釋得出來,我可以這樣問你們一個問題,請問,*是用來干什麼的?"

4S搶先跳出來道:"你這不廢話嗎?*就是用來打翻那些兔崽子們的!"

金天秀道:"*是用來為勝利服務的!"

古月沉思著,道:"不對,*是保護自己,有效的打擊敵人的!"

沙曼道:"*始終是用來殺敵的!"

梁風笑道:"*就是*,別把它想得太過神秘!"

聽著眾人各自的答案,林一笑了:"你們心中的*,還是圍繞著殺敵,離不開'殺’的范疇!"

苟小第道:"老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們對*的理解還存在問題?"

林一點點頭:"*的關鍵根本就不是*,而是*起到的作用,我們跳出了這個思維范疇就可以明白奪命第七*,跳不出來則永遠是*奴,事實上,*除了殺敵外,它還可以救人,它可以釋放情緒,可以緩解壓力,可以拆雷,可以包抄,可以完成戰術,它甚至還可以殺死自己來達到重生的作用,總之在CS里,*可以完成任何事情,你可以想象的,它都有可能完成,它無所不能,而不是你們僅僅理解為的'殺人和被殺’,當然,這只是一種思維模式,你們只要明白了這一點,就不難理解奪命第七*的真正精髓了!"

林一道:"其實在決賽之前,仇天和沈昆都還不知道這奪命第七*的秘密,他們也是在這場比賽中發現並領悟的,不管他們是怎麼想到的,但他們就是理解了,所以,這也是我今天想告訴你們的,這奪命第七*,它有無數種變化,可以說海納百川,包羅萬象,如果不是這場比賽,我還真的想不到這世上真有人能練成了這種*法!"

眾人都靜靜的聽著.

林一看了看卓云,喃喃道:"以前,我和陸月馨分手之後,老實說,我心里一直很暴躁,有時候打CS,手也會不由自主的發抖,這手一抖,就會完成類似作弊器一樣的Frag出來,有點像我們常說的靈光一閃,神來一筆,連自己都很意外的一*來,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情緒型的顛峰境界,那種情況,是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比如仇天,他的仇殺無極限,只要一遇上敵人,一遇上緊急情況,我相信,他的手都在抖,那是心中有情緒,情緒引發自然,*自發的發動反擊,*,好象就有了屬于自己的生命,當*的主人的內心是什麼樣的時候,那麼這把*就會擁有什麼樣的生命!"

梁風悚然動容,道:"還真有這種事!"

林一道:"是的,確實有,很多東西本來就是解釋不了的,但它確實存在,你們以後當然可以去問仇天,他不會否認的,而且我可以說,有些人,他的*就是惡魔,有寫人,他的*就是天使!"說到這里,林一看了看沙曼,道:"為什麼阿曼會被外界評價為聖戰天使,你那把AWP會被人稱為大天使之劍,就縱觀MDK所有的比賽,你的狙擊*都起著一種挽救全隊的守衛作用,而不是主動的去殺人飆血,這就是*殺人之外的一種境界!"

"仇天的*本是殺人機器,但最後一局,他忽然意識到第七*的真正意義,他在那一刻想到的不是殺人,而是止殺,也許是這種想法,也許是他追求更高的*學境界,也許是為了勝利,但不管他是為了什麼,他這惡魔之*可以一瞬間在中門秒殺了我,但是他竟然以自己的那口氣和精神硬生生的把*轉了過來,一口氣秒殺了阿秀,可可,石頭和風哥,這個鏡頭,我相信你們都應該看到了吧?"

妮可搶著道:"我知道,我看了Demo,我還是用1/16的速度看的,我簡直都不敢相信他竟然瞬間秒殺了我們四個人,他是人嗎?"

林一歎息著,臉上露出了虔誠的神色:"他的魔*,就像是他自己感染的一種病毒,這三年來,他無時無刻不想打倒我,這病毒已經侵入了他的體內,侵入了他的心髒,他就像一個病入膏肓的人無藥可救的人,他知道這病毒最終會把他自己給逼瘋,會把他自己給毀了,不過為了打倒我他毫不在意,但是最後一刻,他忽然意識到這不是*學最高境界,他用盡全力要挽救沈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原因不重要,他本來可以殺了我完成他的願望,但他還是選擇了A字型秒殺,這第七*的威力,已是我不敢想象的了,或者說,他挽救了他自己,更准確的說,是他戰勝了自己!"

林一的目光里第一次露出了崇拜的神色:"我相信他被我穿死的那一刻,他解脫了,也看穿了勝負,他是最後的贏家!"

眾人這才長長的吐了口氣,原來那最後一局的對決,竟然是這樣一個如此驚心如此慘烈的故事,這故事雖然悲慘可怕,可是仇天那一刻儼然如神一般的存在,讓每個MDK的人都肅然起敬!

卓云的眼圈又紅了,她和仇天身體里都流著相同的血液,她太了解卓家人的驕傲,但仇天甯可為了很多很多另外的人類真情而放棄這種驕傲,他無愧為一個最偉大的"殺手".

林一繼續道:"我們可以這樣假設,如果仇天秒殺了我,那麼接下來他立即就會被大家亂*打死,PpY到最後剩下一個沈昆,而我們MDK剩下四個人絞殺他,以他當時的情況,絕無可能1V4,若是那樣,我們才是真正的贏了!但後面的情況是沈昆一下子就有了無數種存活的可能與我周旋,我那時候就應該想到,沈昆才是真正把第七*練到了登峰造極地步的唯一一個人!"

梁風道:"不錯,最後一個半場,他居然一把USP打滿全場!"

林一道:"這第七*也分好幾層境界,仇天是很普通的一種,沈昆才是最高境界,其實沈昆是個全能,他一直隱藏著,就是為了最後的出手,他的全能就體現在很多很多的方面,專業上來看,*法,意識,走位,身法等等,舉個例子,他的跳爆,這永遠都是個秘,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百發百中的,但事實上從他拿著USP那一刻開始,他就體現著平凡無奇,大巧不工,無所不能的境界,境界雖然有很多種,但*一旦開火,所發揮出來的結果就只得那麼一種,假如我們每個人都會奪命第七*,那麼,石頭是'猛’,阿秀是'准’,King是'穩’,可可是'巧’,Dancer是'奇’,風哥是'勇’,江航是'快’,小狗子是'雜’,我是'穿’,仇天是'救人’……"

金揚道:"那,那沈昆呢,沈昆是什麼?"

林一的目光掃過每個人,一字字道:"是死!"

"死?"眾人都不解的問出這句話來.

林一道:"他的奪命第七*,概括了我們這些人的所有類型,而且還包括他自己的終極類型——死,那種死不是我們通常所說的人死,而是終結,一種終結前面所有變化的一*,這一*,我可以這樣說,它接近虛空,任何情況下,他都可以致命,前提是1V1!"

眾人駭然道:"這不是聽神話故事吧?"

林一道:"他是個天才,而且領悟了技術型情緒型所有精粹的選手,他的經曆,他怎麼做到,我們不知道,也沒必要去知道,最後那一刻,我還是中了他的招,被他騙過,當時換出沙鷹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我絕對沒有他動作快,而且我還看見他的*口在顫抖!"

林一的臉上又露出了那種恐懼的神色來,他顫聲道:"那種顫抖就是*的生命,*自發的顫抖,是一種不斷變化著的*法的前奏,無論我怎麼躲怎麼快怎麼准怎麼穩怎麼跑怎麼跳,那種顫抖所產生的無數變化都可以把我徹底鎖死,沒有人可以躲開那種終結一切生機的*法,他那一*如果發出,就是毀滅的一*!"

眾人的臉色都變了,都聽出了林一這口中的凶險.

這是多麼恐怖的*法,多麼駭人聽聞的*學,4S忍不住道:"可是最後一*,他還是沒有你快!"

林一轉過頭,臉上帶著一種嚴肅而悲傷的表情:"他不是沒有我快,而是他不願意發出,他拼盡全力的按著*,不讓這一*發出來!"

"為什麼?"眾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林一緩緩道:"他這*法已經走火入魔,已經入了魔道,這是一種不但可以毀滅對手的一*,而且也是可以毀滅自己的一*!"

梁風道:"為什麼?"

林一歎了口氣:"我後來請他上台發言就是想聽他講原因,他講了夜風的故事,我想當葉翔離開他們的時候,他的心里一開始就充滿了仇恨,因為是輿論和人們殺死了葉翔,他仇恨人類,于是就有了這一*的醞釀和產生,但是後來我想,他一定痛恨自己,他的心里充滿了內疚和自責,他為什麼不能挽救葉翔的生命,他恨的不僅是人,而且還包括自己,這就是心魔,在PpY和GR的比賽上,沈昆的*就出現過這種'死"的跡象,就像一顆種子在他心里發芽生根,最後到了和我對決的時候,他這'死’就已經開花結果了!"

梁風瞠目結舌道:"這不是連他自己也給毀了?他這樣子拿了冠軍有什麼意思?"

林一點點頭:"但他是個善良的人,他上台發言的時候,我才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葉翔雖然永遠的離開了他們,但是葉翔是為了讓他們走得更遠,他的在天之靈是希望他能更好的活下去,做回他自己,而不是走火入魔,所以最後那一*,他的本真戰勝了心魔,他拼死按住USP不讓它發出來,他這麼做,是為了葉翔,同時他也挽救了自己!"

4S這才長長的歎了口氣:"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唉,他們了不起,他們才是第一名!"

林一歎息著,道:"所以我才作出了棄權的決定,如果我們這樣拿了冠軍,我內心不安,就當我們是慰問夜風這位英雄的在天之靈吧!這場比賽,其實已讓我明白,沒有什麼人是能夠真正永遠的天下第一的,這天下第一完全是個虛名,要想第一,就得學會體會真正的失敗;也沒有什麼高手是可以不敗的,事實上我還是失敗了,因為仇天也好,沈昆也罷,他們都在最後一刻戰勝了自己,我的職業生涯已經這麼多年了,他們兩個人是我見過唯一能戰勝自己的人,這一戰之後,他們經曆了最大的一次考驗,這CS世界里,已經沒有什麼人能再是他們的對手了!"

"不過呢?真正的無敵高手,還會在乎什麼虛名嗎?仇天也想通了這一點,所以PpY遞交的世界總決賽的名單上根本就沒有他的名字,他最終還是贏了!你們大家,都應該好好的向PpY學習,學習怎樣在絕境中依靠自己成長!"

說到這里,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深思之色.

卓云欣慰的看著林一:"其實你也贏了,你到現在也總算明白了虛名給你的困擾,你和大哥,終究是不分高低,要不你們最後在台上也不會有感動幾億人的那一幕!"

林一感激的看著卓云,卓云始終是明白他的心:"所以我也不打算參加這次世界總決賽了,MDK如果失利也好!"

林一又看了看苟小第:"小狗子!"

苟小第抬起了頭:"老大!"

林一道:"將來的路,你們要記住沈昆那句話——永遠的勇敢的走下去!"

苟小第立即挺直了胸膛:"是!"

古月沉吟著,道:"馬上要去夏威夷了,按你這種說法,PpY現在豈非無敵了?不管是我們還是別人,都無法戰勝他們?"

林一點點頭:"可以這麼理解,但是……"

"但是什麼呢?"眾人也都抬起了頭.

他抬起頭,仰望著天際,默默道:"也許還有個人能和他們抗衡!"

"誰?"古月立即追問.

林一的目光里閃著光芒:"我的那個老朋友,那個北美的天才!也許只有他了!"

"3D|Miller?"古月的眼睛也閃出了光彩.

4S拊掌道:"就是他!"

梁風笑道:"大家也不要灰心,既然仇天現在退隱江湖,不參加世界總決賽,PpY的實力就會下降大半,他們也並不是想象中那麼可怕!"

林一又露出了他那高深莫測的笑容:"只怕未必!"

梁風道:"哦?"

林一喃喃道:"仇天他也是個江湖人,竟然生在這江湖,就無法真正離開這江湖,人就是江湖,他離開與否,這又怎麼能說得清楚呢?"

上篇: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三十三章 海闊天空    下篇: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三十五章 如果沒有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