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CS亂世巨星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零七章 夢回故里   
  
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零七章 夢回故里

第二百零七章夢回故里渝湘交界處,山青水秀,景色宜人.

再往東大約一百公里是一個偏僻的不知名苗族小寨,這里已經靠近重慶市秀山縣,差不多屬于西部地區最偏僻的少數民族地區之一.

葉翔的故鄉就在這里,誰也想不到如此荒涼如此落後的地方竟會誕生一位名震天下的巨星,可是他剛一誕生便永遠的離開.

孟宵雨背著背包,看著這四下美麗的山丘.

山澗有一道瀑布在夕陽下奔騰,遠處的棧道下是一條奔騰不息的大河,壯觀的流向遠方,流向夢的盡頭.

經過一天多時間的長途跋涉和四下打聽,沈昆,王艾,孟宵雨,梁意婕終于到達這里.

夜風之墓!

用大理石做成的墓碑上,就刻著這麼簡簡單單的四個字.

因為無論用多少字,都無法刻畫出他那充滿傳奇和悲傷的一生,這位絕代俠盜,已經長埋于此,他的身軀終于回到了他故鄉的土地里,他的靈魂也只有在這里才能得以安息.

墓碑前躺著沈昆他們從來時路上摘下的白色野花,象征葉翔那崇高而神聖的操守.

沈昆就在碑前長跪不起,他蕭索的內心亦如這無人的世界,深深的懷念著已經離開的人,無論多少時光的流逝,縱然滄海桑田,也無法沖淡他對葉翔那真摯的感情.

人類始終有情,所以希望才永在人間.

"該走了!昆仔!"王艾看了看表,時間已是傍晚六點.

沈昆點點頭,站起身對著墓碑恭恭敬敬的鞠躬:"翔哥,我先走了,等我拿了冠軍獎杯後再回來看你,你放心,我一定能完成你的願望,你要多多保重!"

山澗小道上,沈昆一步三回頭的邁著步子.

看著漸漸蕭索的黃昏,沈昆長長的歎了口氣,將來的路,只有他一個人走下去了.

不過不要緊,他現已經學會勇敢,學會堅強.

他笑了笑,背起了背包.

這個苗家小寨地理海拔偏高,此間雖才八月,但初秋已經來臨.

夕陽雖已消失,但滿山的楓葉還是很豔麗.

晚風中充滿了干燥木葉的清香和遠山傳來的陣陣芬芳氣息.

沈昆四人的心中都湧起了一種多年未曾有過的閑適與恬靜,這里雖不是世外桃源,但卻能讓人感覺到大自然的甯靜.

遠離了都市中的繁華浮躁,遠離了賽場上的戰火紛飛,這里讓人的心靈得以撫慰,安甯.

這里是不是也可以讓人得以新生?

夾道的楓林中,有一條小小的石徑.

老人就帶著他們穿過楓林,來到了寨上的老屋中.這是葉翔家曾經的近鄰.

"我剛剛有個小娃的時候,葉翔還是個小子呢?"老人坐在火鋪上,笑呵呵的對沈昆說道.

沈昆看著老人往火鋪中央添著柴火,出神道:"我在想,翔哥小的時候,一定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老人抬起頭,放下了火鉗,歎了口氣:"葉翔是個好孩子!"

沈昆道:"大叔知道?"

"我不但知道,而且我是看著他們一家人在這里住下的!"老人笑了笑,又低頭輕輕的撥弄著火石,"葉翔和葉風兩兄弟從小都有一身好本事,都是這寨上的老一輩人從小就教給他們的!"

"我記得八幾年的時候,那時候我們這里還不像今天這樣到處種植煙草,每年的冬天,都要依靠四川省財政撥下來的糧票來供應每家每戶的口糧!"老人歎了口氣,"葉家有一年就沒有拿到這糧票!"

沈昆道:"為什麼?"

老人的口氣里充滿了唏噓:"葉家人本就是外來的,他們沒有戶籍地,所以這糧票也發不到他們手上!"

孟宵雨忍不住道:"那翔哥他們一家人一個冬天不是要忍凍挨餓嗎?這里海拔這麼高,這才八月份都這麼冷了!"說著,她都不禁縮了縮脖子,往火鋪中央上靠.

老人點點頭,歎息道:"葉家那年就是家里沒什麼收成又得不到救濟,這兩兄弟的母親就死了,據說是常年餓著餓出了毛病,那個冬天就默默的死了!"

這是老人第一次歎息,也只不過是一聲無可奈何的歎息而已.

他並沒有太多的悲傷,人為何必要為過去已久的事而悲傷?

沈昆的眼睛立即紅了,為什麼他每次聽說的總是那些悲慘的事呢?

老人道:"見葉家死了人,這寨上的人家家戶戶都給葉家送去了糧食,正是有這些糧食,他們一家人又活了過來!"

王艾和梁意婕這才歎了口氣.

老人道:"其實我們這寨上的苗民都很熱心,這葉家人更是公認最熱心的人,盡管有時候有些事對他們並不公平,不過老葉和兩個兒子都很熱情,他們對國家和政府都很忠誠!"

王艾歎了口氣,聽到這些話她更唏噓了.

老人繼續道:"其實我也知道葉風和葉翔兩兄弟的事!"

沈昆驚訝了:"大叔,你也知道?"

老人笑了:"幾年前,葉翔每過一段時間都會回來看我一次!"

王艾忍不住道:"他為什麼回來?"

老人道:"他只不過是想回來過兩天好日子!"

眾人驚訝了:"好日子?"

這里四處荒蕪,也許過慣了都市繁華生活的人會認為這里滿山的楓葉是旅游勝地,但要在這沒燈沒火的地方長年累月的生活著,這有幾個人會認為這是好日子?

看見這些年輕人的表情,老人又笑了:"你們是葉翔的朋友,但你們可能不夠了解他!"

沈昆更驚奇了.

老人道:"因為他活得很辛苦,只有回到這里,他的內心才能安靜下來!"

王艾道:"這倒是,這里很甯靜,不會讓人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

老人道:"我在這里生活了五十多年了,沒怎麼出去過,最遠的一次也就是到過重慶,那都是解放前重慶大轟炸的時候從那里逃到這兒來的!"

梁意婕道:"現在重慶已經大變樣了,大叔,難道你不想再出去看看嗎?"

老人笑著搖頭:"不想!"

梁意婕道:"為什麼?"

老人道:"因為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只是人的命不一樣!"

沈昆道:"哦?"

"所以,葉翔死了,我也不是太難受!"老人平靜的說道:"他雖死得很突然,但這就是他的命運!"

看著老人那豁達的神態,沈昆忽然懂了,那是因為葉翔的生命有價值,他的生命太過輝煌太過燦爛,所以才會太局促太短暫!

就好比流星,一瞬間的光芒破空,留下了太多的驚美,而這老人豈非就像是蠟燭,一點一點的默默過完自己這一生.

老人道:"命是不同的,價值就在于你能不能始終保持著你自己,所以你們本是什麼命,就應該順著這條路走完!葉翔就是走完了這一生,雖然他的一生很短暫!"

這一刻,沈昆恍然大悟.

他終于理解了葉翔為什麼那麼偏愛他了,因為那個時候他才到沈昆,什麼都不懂,什麼都太傻,他的純真和快樂感染了葉翔,葉翔希望他能把這份純真保持下去.

他如果無法保持,那是因為他遇上了仇天,抑或說是擁有了太多複雜的經曆,他和梁意婕以及他和燕樂琪,他如果永遠能保持這樣堅持走完,那麼他這一生也算有了價值.

命運如此,其實*道也是如此.

開始是一個只會扔雷的**雀,他其實就是在享受CS的快樂,漸漸的,他的風格變了,*變得凌厲起來,狠毒起來,有時候像砍刀,有時候像毒蛇,直到和GR比賽完,他的精神狀況已經出現了所謂的奪命第六*,出現了那種自發的反擊,那是這個時候因為葉翔的離開他的負面情緒上升到了極限,以至于後來賽場上兩次出現那第六*的時候,他都無法控制,那兩*也釋放出情和死的精華境界.

其實歸根到底,是他還不懂得現在這個道理.

梁意婕似還不明白,道:"大叔,你真在這里一個人生活了五十多年嗎?"

老人輕輕笑了笑:"我只不過是個平凡人的而已!"

沈昆注視著老人的目光里終于有了豁然開朗的神色,老人這"平凡"又是從多少不平凡生命里磨練出來的.

這世上,有誰能真正的做到"平凡"?這江湖,有誰能把*回歸到"平凡"的境界中去?

沈昆沒有再說話,他已知道自己的心結問題出在哪里了.

老人淡淡道:"寨上天氣冷,你們還是早點休息吧!"

***翌晨.

滿山的紅葉在霧氣中若隱若現.

沈昆四人走在氤氳的山間小道上.

朝陽還未露出來,他們又走到了山澗那道瀑布半山腰.

"小雨!"沈昆忽然停下了腳步,出神的看著瀑布.

"怎麼啦?"孟宵雨走了過來.

沈昆從孟宵雨手中接過背包,拿出了葉翔生前常使用的鼠標和自己慣用的鼠標.

瞧了瞧這兩款有些發黃發舊的鼠標,沈昆又一陣無言的沉默.

睹物思人,難免傷情.

許久,他忽然一揚手,把兩只鼠標都拋入了瀑布中,隨著瀑布的激流而沉入了潭底.

于是,這永琩I寂的山澗,從此便多了兩個絕世高手的印記.

"你這是?"孟宵雨三人都吃驚了.

沈昆深吸了一口氣,縱聲向山澗長嘯,嘯聲在楓林中穿梭回蕩,久久揮散不去.

朝陽慢慢的升了起來,沈昆喃喃道:"神會來的,終究會來的,我們回去吧!"

孟宵雨忍不住道:"什麼神?"

沈昆笑了笑,道:"我現在已經明白了,我給你們說的最厲害的那種*法!"

王艾遲疑道:"仇天傳給你的那什麼五*的?"

沈昆道:"是的,這鼠標沉下去,我現在已經不再想比賽,但將來我一定可以操控這最神秘的*法打敗MDK!"

梁意婕道:"為什麼?"

沈昆悠悠道:"這就是林一所謂的無人,無*,無我的境界!"

孟宵雨三人面面相窺.

沈昆道:"天哥說那不是最強的,那是因為它缺了還三種元素,一是平凡,二是自然,三是無忘的境界,這六種因素聚齊,那麼真正的第六*就來了!"

王艾道:"不懂你在說什麼,咱們還是快些上路吧,天黑前應該能到龍壇鎮!"

沈昆點點頭:"好!"

他站直了身軀,迎著陽光舒展著雙臂.

陽光火紅而溫暖.

傳說中,鳳凰接受了陽光的洗禮,便會獲得重生.

楓林的紅色,慢慢的消失,那麼真的"神",是不是已經來了呢?

上篇: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零六章 夜論兵戈    下篇:16kxs.com【會員上傳】 第二百零八章 為情而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