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CS亂世巨星正文 第三十章 往事如夢(中)   
  
正文 第三十章 往事如夢(中)

第三十章 往事如夢(中)

全身顫抖著,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顫抖得這樣厲害.

因為仇靜已被放了下來,仇忠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疼不疼?"仇忠那雙冰冷的眼里掠過一絲憐惜的神色.

仇靜沒有說話,只是眼淚不停的湧出,劇烈的痛楚差不多都快讓她昏厥過去了.

但是她還是忍著劇痛勉強的站立著,把胸膛挺得筆直.

仇忠忽然笑了.

仇家的孩子,身體里流著的是永遠也不會屈服的血液.

剛才那一刻,他就害怕仇靜忍受不住而告訴仇浪,仇天其實就是與自己在一起的.

但她並沒有說出口,因為她是仇忠的女兒.

仇忠的女兒,亦如父親一樣堅貞,不屈,對仇家一片赤膽忠心.

不過,仇忠的笑容很快就僵直在臉上了,因為他聽見了自己女兒的下一句話:"爸爸,我好痛,你就告訴二舅舅堂哥的下落吧,我,我,我好痛!"

仇忠的心沉了下去.

仇忠凝視著自己千辛萬苦帶大的女兒,他忽然發現自己做錯了一件事,這十六年來,他一直期望女兒能無憂無慮安康一生,但自己卻忘了教她怎麼做人.

更可怕是他還發現,自己不該讓她來到這個世上,即使讓她來到這個美麗的世界,她也不該出生在仇家.

凡是仇家的人,每個人身上都承載著各自的宿命,注定著悲淒的結局,這仿佛是個魔咒,沒有任何人能解得開!

"爸爸,堂哥在哪里?你告訴二舅舅吧,我們快走吧!"仇靜淚眼汪汪的看著仇忠,那種無辜的眼神令仇忠的心碎了,令仇天的心也碎了.

仇忠心碎是因為他感到這一切所有的罪孽都在他自己身上.

仇天心碎卻是因為他是人,他看不下去,他幾乎就忍不住想沖出去了.

仇忠抱起仇靜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的臉上流露出一種巨大的決心與難言的悲壯,他抬起頭,仰望著漫天的烏云,像一個即將赴死的英烈喃喃的說道:"仁哥,兄弟我已經跟了你二十七年了,這二十七年來,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如果讓我再選一次,我還是一樣會跟著你,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也沒有做過對不起仇家的事,這次也不例外,仁哥,仇忠今天不能再為仇家出力了,希望仁哥你和鳳姐的在天之靈能保佑阿天,將來阿天長大**,一定會為我們仇家一雪前恥,討回公道!"

這句話令所有在場的人都為之一愣,誰也不知道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可它卻隱隱中帶一一種生離死別的苦楚與豪邁.

那些令人熱血沸騰的故事,往往是用生與死來證明的.

那一刻,仇忠忽然從腰間抽出了一把閃著耀眼光芒的匕首,寒光在冷風中發出了尖銳恐怖的破空之聲,令天地大海都為之失色.

"噗嗤"一聲!

匕首閃電般的刺進了心髒,心髒噴出的鮮血在天空中形成一片淒美的血霧,一縷魂魄好似從血霧中升起,飄向陰沉的蒼穹.

蒼穹已被震撼,更加陰沉!

"撲通"一聲!

仇忠面無表情的松開手,仇靜的尸體就倒在了草叢中,胸口還突突的冒著鮮血.

可她的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里面充滿了惶恐,驚疑,恐懼,她仿佛死都不敢相信,這致命的一刀,竟是自己父親刺來的.

她仿佛還就到死去,也沒來得及呼喊一聲,因為這一刀來得實在太快太突然了.

沒有人能理解仇忠為什麼要殺死自己的寶貝女兒,所有人全被震撼.

仇忠把刀送進自己女兒心髒的時候,他的眼睛甚至連眨都沒有眨一下,他的眼睛仍然冰冷,平靜而可怕.

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此刻絕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仇天的行蹤,就包括他自己都不能.

"你……"仇浪忍不住後退了幾步,他忽然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不再是案板上的魚肉,而是一個他永遠不能打倒的殺人魔鬼.

仇忠轉過身,緩緩道:"我來告訴你阿天的下落!"

仇浪半信半疑的看著他,一臉的驚恐.

仇忠一字字道:"只有一種人能知道阿天的下落!"

"哪種?"仇浪忍不住問道.

"死人!"

那個"人"字剛一出口,所有人的眼前又出現了剛才那種震懾人心的刀鋒光芒,那是死亡的光芒.

"噗嗤!"

大風停止了,海浪聲消失了,草叢安靜了,天地萬物突然消失不見.

仇天血紅的雙眼快要爆裂,快要噴出血來,他的手指深深的嵌進泥土里,已嵌出血來.

自殺,這種自我了斷的方式在這個世界上可能讓很多人為之不屑,可是它在特定的時候也會讓人們萬世敬仰.

刀鋒冰冷,血光中又激起一片血霧.

這一次,匕首沒有刺進心髒,而是插在人的咽喉上,插在仇忠自己的咽喉上.

"撲通!"仇忠的尸體倒在了他自己的女兒身旁,他的眼睛也睜得大大的,只不過那雙快突出來的眼珠子卻死死的把仇浪瞪著.

他那一臉剛烈不屈的表情似在告訴仇浪:你若是再敢追查下去,老子以後做鬼也會天天晚上化惡夢詛咒你,讓你生生世世不得安甯.

仇浪忍不住雙腿發軟,一陣反胃,當場嘔吐起來.

他多看一眼仇忠,他就感覺好象是死神盯上自己了,

"走,走,快走!"仇浪招呼眾人,"回碼頭,回碼頭去攔截那小子!"

隨著人影散去,海邊很快就恢複了平靜與蕭索,剩下那些海浪的聲音在低低的吟唱,就像是一首來自遙遠天國的安樂曲,在為死不瞑目的亡魂超度.

* * *

天終于亮了,冷風也終于停了.

崇明島上一個無人的荒野中卻多了兩堆新塚.

仇天含著熱淚跪在仇忠父女的墓前,一遍又一遍的磕著頭,頭早已被他磕破.

無數的鮮血與淚水在墓前流下,可是鮮血再熱,眼淚再多,也無法換回仇忠父女的性命.

最後一刻,仇忠親手結束了自己和女兒的生命.

這是他為仇家做的最後一件事,也是最殘忍的一件事,但他不會後悔,因為他已完成了自己當年對仇笑仁的承諾:我這一輩子都會保護仇家的,不會讓任何人來對付阿天的!

"告訴我,誰能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這是為什麼?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仇天仰天狂吼,淚水在他臉上肆意流淌,與鮮血交融為一體,就像四周的海水在咆哮一樣.

他的聲音就像是在怒問世間情為何物?也像是在痛斥蒼天人間為何如此諸多陰沉黑暗而沒有半分的美好?

為了什麼?這一切是什麼?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

也許只是為了一個承諾,一個哪怕流盡身體里最後一滴血也要去完成的承諾.

也許只是為了一種信念,一種"女為悅己者容,士為知己者死"的信念.

也許只是為了一種精神,一種讓凡夫俗子永遠驚悚不已的清潔精神.

這種承諾,這種信念,這種精神,它不偉大,也不崇高,也許在旁人的眼中,它不足掛齒微不足道,它簡直就是愚昧之極的懦夫行為,可是,它卻永遠為心未死,血未冷的人永生不滅,千古流傳.

仇忠父女的死亡已足夠讓仇天銘記一生,已足夠讓仇天明白,這個世界不是他想象中那樣冷漠無情,這個世界還有真愛,為了我們愛的人和愛我們的人,我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活下去.

仇天看著墓碑,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一滴一滴的從他桀驁孤獨的臉龐上灑落.

他沒有這麼痛哭過,即使是陸月馨背棄他,父母親永別,他都沒有如此痛哭.

哭,不意味著脆弱;哭,不代表著淪落;哭是為了人間的真情,哭是為了明天的希望.

錚錚男兒的哭泣,是為了我們一定要在明天活下去的勇氣,是為了告訴我們一個道理,抬起頭走過去,前天是一片天.

在丁晨的催促下,跪了一整天的仇天終于在暮色來臨的時候登了上漁船,漁船在海面的迷霧中穿梭,淒清中,好象有悲涼的歌聲在島上回蕩:

浪子三唱,只唱英雄

浪子無根,英雄無淚

浪子三唱,不唱悲歌

紅塵中,悲傷事,已太多

浪子為君歌一曲,勸君切莫把淚流

人間若有不平事,縱酒揮刀斬人頭

流不盡的英雄淚,殺不完的仇人頭

走不盡的天涯路,喝不完的斷腸酒

……

……

夜上海的輝煌美景漸漸明了開來.

仇天靜靜的走出二號碼頭,隨手招了一輛出租車向徐家彙方向駛去.

他已事先打過電話,江航,張一勉,蔡地衣將在徐家彙的一家咖啡廳與他會面.

坐在車上看著一路飛馳而過的夜景,仇天忽然就覺得很累,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累意,他發現這些年,從他開始奮斗CS的時候到現在,他失去的東西遠遠大于得到的,他失去了很多,可以說失去了一切,現在他唯一還剩下的就是這幾個朋友了.

這幾個曾一直為一個目標奮斗著的朋友現在成了他唯一的希望,也只有他們現在才能幫他.

但是,仇天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星巴克咖啡廳里坐著的等他的人竟然只有張一勉一個.

"Rain他們呢?"仇天不解的問道.

張一勉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示意他坐下.

仇天忽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張一勉緩緩道:"阿天,你知不知道這兩個月里發生了些什麼事?"

仇天看著他沒有說話.

張一勉道:"仇董事現在重建了你們家的產業,張,江,蔡三家現在在生意上有很大的往來!"

張一勉輕描淡寫的只說了一句,這一句已足夠讓仇天明白各自的態度.

仇天冷冷道:"所以Rain和地衣就沒有來?"

張一勉搖搖頭:"Rain和亞亞聽說要被伯父安排到新加坡秘密結婚,這兩天根本不允許他們兩人出門,地衣也被他父親關起來了!"

仇天忽然笑了:"不錯,現在的仇天不過是只喪家犬,不是當初的仇家大少爺,沒有誰會傻到要去幫一只落水狗!"

張一勉看著仇天自嘲的聲音,臉上露出了為難的表情,他歎息著:"阿天,我相信你完全能明白我們的處境與立場,我們不是不願意幫你,而是我們有心無力!"

仇天淡淡道:"是的,我明白!"

張一勉道:"你那親戚實在太過厲害,你最好出去避一段時間後回來再作打算!"

仇天注視著張一勉沒有說話,他沉默了幾分鍾後忽然站起身就向外面走.

張一勉立即道:"阿天,去哪兒?"

仇天冷冷道:"去該去的地方!"

張一勉追了上去,把一張印有比利時銀行標志的卡塞到仇天手里:"上面有20萬,不夠的時候就打電話給我,我能幫你的也只有這麼多."

仇天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把卡塞回張一勉手中,然後信步走出了咖啡廳的大門.

其實現在的他已經身無分文了,只不過在他看來,再多的錢也無法挽回他曾認真對待過的友誼.

友情對他這樣的人來說,要麼就虛無縹緲,要麼就用生死去證明.

金錢,往往容易把友情褻瀆.

現在友情不再,仇天也就無所謂金錢.

因為他也注定要流浪,像林一曾經那樣的流浪,也許他要付出的代價可能比林一都還要沉重,還要慘痛.

因為,那些萬眾膜拜的王者,他們往往不是與生俱來的,他需要經曆無數的艱難坎坷與千錘百煉才能成為一個擁有至高境界的真正絕代高手.

只是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那些難言的痛苦和莫名的寂寞,這世上有幾人能夠忍受呢?

縱然能夠忍受,可是痛苦和寂寞的路途,何處又才是盡頭呢?

* * *

時間匆匆而過,一年的光陰很快就過去了.

在CS的江湖里,OPK | K的名字徹底被人們遺忘了,因為CS的世界因為那一年MDK的神奇奪冠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MDK主宰了一切,中國成為了頭號電競大國,後起之秀在全國各地如雨後春筍般的冒了出來,CS的世界在高速發展,在前進.

有誰還能想起當年的曠世決戰?有誰還記得曆史里那個高傲的K?有誰還能想起昨天的戰場?有誰能想起回憶里的金戈鐵馬?

也許所有人都已經把仇天遺忘.

但是,有一個人並沒有忘記過他,他就是仇天真正的還活著的朋友——林一!

"你是說阿天嗎,去年的時候就走了,不知去哪兒了?"崇明島漁村的村民們告訴林一.

這是林一第五次來到崇明島了,不過他每次都是希望而來,失望而去.

他在履行著自己當初許給仇天的諾言,一定把冠軍獎杯帶回來給他看看,圓他父親的心願.

可是,林一每次帶著CPL,WCG,ESWC等大大小小的獎杯來到這里,他都沒有找到仇天.

"我也一直在找天哥,真的不知道他去哪兒了?"江航如是說.

林一怏怏不樂.

"老公,大哥他可能也像你一樣,想明白了,覺得自由才是他追逐的目標."卓云安慰林一,也是在安慰自己.

"不會的,他終有一天會回來的,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林一望著遙遠的星空堅定的說道,"他是仇天,他不是別人,別人可以離開CS,但他絕對不會離開,CS在他就在,CS亡他就跟著亡,我了解他!"

卓云不說話了,林一對仇天的了解程度已遠勝于她對自己親大哥的理解.

其實他們一家人都盼望著能找到仇天,仇天始終是他們的親人,可是仇天音訊全無.

只不過,林一等人萬萬沒有想到,這時候的仇天已經流落到了中國重慶.

這一年的光陰里,仇天幾乎也過著林一曾經那樣的生活,流離街頭,淪落天涯,過著社會底層人的日子.

人情冷暖看過,酸甜苦辣嘗過,江湖路上我身不由己.

是是非非拋開,恩恩怨怨不再,自由自在我浪跡天涯.

只是有時候你越想避開的東西你越是避不開,該來的始終會來,該走的也始終會走.

繼陸月馨,山田光子之後,仇天終于還是在無意間與甯夕藍邂逅了.

上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往事如夢(上)    下篇:正文 第三十一章 往事如夢(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