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七章 永琲熄У   
  
第七章 永琲熄У

“你們還是來了,枉費主宰一而再、再而三的為你們求情。”這個聲音熟悉得不得了,正是龍典那冰冷中帶著嘲諷的聲音。

我轉頭看去,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龍典不再是一頭白發,而恢複成黑發的模樣,他悠閑地穿著白色罩袍,而那張俊美到不行的臉蛋讓他看起來簡直像是個落入凡間的天使……

如果我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的話,我或許會這麼想,但是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眼前的是謀殺了幾千人、威脅全世界,甚至連自己創造出來,深深為他著想的孩子都不放過的惡魔!

他殺了生命主宰,我握緊了拳頭,我……還是沒來得及救回主宰。

“生命主宰已經……死了嗎?”我用沙啞的聲音問,不行,我絕對不能哭!

龍典卻毫不在意的隨口說:“他從來也沒活過,哪來的死?”

“他活過!沒有人會比你更明白的了,你知道他不只是智能電腦而已。”聽到這話,看到他的態度,我真的火大了,主宰就是為了這種人而犧牲的嗎?

“他當然是智能電腦,永遠都是。”龍典的表情也變了,毫無笑容,冰冷無情。

“你!”我一口氣悶在心底,要是不宣泄出去,我甚至覺得我會因此而吐血,舉起光能刀,我毫不猶疑地往他沖了過去,幾個箭步後,光能刀已經直接朝龍典劈了下去。

我知道不可以,我知道這樣是殺人,但是……他殺了生命主宰就不算殺人嗎?

“王子!”小龍女發出了驚呼聲。

劈是劈下去了,但是我的手卻沒有感覺到阻礙,我沒有砍到任何東西!這是殘影,我馬上急退,同時全身警戒起來,龍典在哪邊?

冷狐馬上喝道:“十一點鍾方向!”

我看向冷狐所指的方向,龍典還是帶著淡淡的微笑,但那雙眼卻帶著瘋狂,他右手舉了起來,居然直接迎向我的光能刀……我來不及收刀,光能刀被他緊緊抓在手里,沒錯,他居然直接把能夠燒融一切的光能武器給抓在手中!

我不禁露出了駭然的神色,光能刀傷不了他,那我該怎麼辦?

但是,一個影子射向龍典的手,龍典沒多重視它,既然光能刀都傷不了他,他又需要擔心什麼?

但是,龍典的手上流出了殷紅的鮮血……不,那應該不是鮮血,因為龍典早已不是人,應該只是模仿鮮血造出來的,而那殷紅的鮮血流出來的地方,正穩穩地插著一把飛刀,冷狐的飛刀。

龍典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愕然,他的眼神更加的瘋狂,聲音有不可抑制的怒氣:“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傷我?連光能武器都傷不了我,我的皮膚應當是最堅韌的人造皮……除非,你們這些老家伙騙我!”龍典的眼珠慢慢轉向了眾多的頂尖人才。

“不會的,我們不敢騙你的。”一開始說話的醫生顫顫的說:“我們不敢拿全世界來賭的,你的皮膚是根據你的要求,用的是最好、最堅韌的人造皮,你剛剛不也擋下了光能武器,那是最好的證明。”

龍典懷疑地看了他們一眼,大概是覺得這些畏縮的老頭應該沒那個膽騙他,他慢慢把眼睛轉向了射出飛刀的人,冷狐。

“這是什麼武器?”龍典絲毫不感覺痛楚的拔下飛刀,既驚恐又好奇的質問。

“一種特別的武器,全世界只有我有。”冷狐淡淡地說。

龍典輕輕笑著:“哈哈,以後就不會有人有了。”

龍典居然做了個瘋狂的舉動,他把飛刀插進了自己的肚子里,整把飛刀就這麼進入了龍典的身體里,做完這舉動,龍典攤了攤雙手:“抱歉,你的飛刀要永遠住在我的肚子里了。”

“你簡直是個瘋子!”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龍典笑得更狂妄了,那笑聲甚至令我的寒毛直立,眼前的龍典到底還是不是個正常的人類?為什麼他比之前更沒有人味了?如果說之前他是冰冷無情,現在卻是……一種說不出的令人惡心的感覺。

“典……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小龍女終于忍不住捂著臉哭泣起來。

龍典終于停下那恐怖的笑聲,他的眼里一閃而逝的,是心憐?那種眼神我再熟悉不過了,居也常常有那樣的神情。

“這與你無關。”龍典又恢複成那副一切都無所謂的模樣:“水涵,你走吧,看著以前的情分上,我放過你。”

小龍女渾身一震,不敢相信的抬頭問:“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龍典沒說話,卻露出了殘酷的微笑。

“你要殺光所有在場的人?”小龍女的眼中掉下兩行淚水,然後站到所有人的前方,大張雙臂:“不准,我不准你動任何人。”

龍典的微笑更動人了,他一動,瞬間出現在小龍女的眼前,讓小龍女嚇了一跳,但是一把光能劍卻在此時劈向龍典,龍典毫不在意的抓住,看向來人,卻是個大男孩,一個頗為俊俏的大男孩,不巧正是我那偶爾會認真的老弟,風.揚.名,現在正是他難得出現的認真時刻。

“不准傷害她,不管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雖然劍被抓住,揚名仍然無所畏懼的直盯著龍典。

“你……”龍典眯起了眼。

“沒有擔當的男人,不配當她的男人。”揚名露出了無敵欠扁的笑容,要是在平常,我一定會忍不住把他拖去阿魯巴。(注:一種慘無人道的刑罰,專門針對男性的小XX施虐,常常會對男人的心理和生理都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但是現在,我真是佩服我老弟,不管他到底是有男子氣概,還是純粹神經太大條。

龍典的笑容再度消失,他那瘋狂的眼神讓人知道,他就要下殺手了,揚名也豎起十二萬分的警戒,雖然可能一點用都沒有…

龍典毫無花悄的招式,只是一掌直接轟向揚名,揚名用光能劍抵擋龍典的攻擊,但是光能劍在龍典的力量之下,壞.了!

“揚名!”我驚吼著,但是卻趕不及,一切就像慢動作一邊演出。

龍典的掌避無可避,眼見揚名就得喪命在龍典的手下,小龍女卻整個人撲向揚名,用背迎向龍典的掌,龍典在吃驚之下卻還是來不及收回,只有硬是往旁邊稍微偏了偏……這掌打在小龍女的肩頭!

小龍女當場口中噴血,鮮紅的血液全都噴在我弟的臉上和胸口,我老弟瞪大了眼,任由血液流進他的眼里,他抱住小龍女下滑的身體,用沙啞的聲音顫顫的叫:“小龍女?小…龍女?”最後他的聲音哽咽了起來:“小龍女!”

“放開!”這聲音不是從別人口里傳出,卻是阿狼大哥,他著急的想拉開揚名緊抱著小龍女的手臂:“無情放手,我要看小龍女的傷勢。”

我這時也沖到他們身邊,我用力扯開揚名的手,一邊嘶吼著:“不想小龍女死的話,就快點放手!”

揚名一聽,馬上放開了雙手,讓阿狼大哥接過小龍女,阿狼大哥仔細檢查著小龍女的傷勢時,小龍女卻張開了眼睛,虛弱地說:“無情,你沒事吧?對、不起,把你拖下水了。”

“笨、笨蛋!”揚名卻怒吼著:“把我拖下水又怎樣,就算我這輩子都要陪你泡在水里,我都不會後悔!”

小龍女忍不住笑了起來,卻反而被血給弄得咳嗽連連。

“狼哥,小龍女的傷勢怎麼樣了?”揚名幾乎要哭出來。

“鎖骨和上臂骨斷了,我需要一間手術室,馬上!”阿狼大哥毫不猶豫地轉身找了剛剛畏縮的醫生:“你們剛幫龍典進行手術,一定有最完善的手術室,快帶我去。”

“有是有,可是沒有血液可以進行輸血。”醫生皺緊眉頭。

“我是O型血,什麼血液都可以接受我的血吧?”揚名急急地說。

阿狼大哥點點頭,馬上低下身子把小龍女受傷的肩膀固定好,和揚名一起把小龍女搬往手術室。

我也想跟著去,但是冷狐卻突然伸手擋住我的路,我不解的看向他,冷狐卻往別的方向看去……我順著他的眼神看去,龍典,眼里帶著深深痛苦的龍典。

“受傷的野獸比任何東西都危險。”冷狐的語氣深重,眼里帶著濃濃的擔憂。

“我……什麼都沒有了。”龍典留下兩行淚水,對天狂吼著:“我什麼都沒有了啊!”

龍典喊完,拚命喘著氣,但是卻又突然停止喘氣,他又狂笑著:“喘氣?我在喘什麼?我根本不用呼吸啊,哈哈哈,居然會喘氣?”

龍典……是不是發瘋了啊?怎麼怪怪的?但是我也感受到冷狐說的話,面前的是一只受傷的野獸,心受傷的野獸……瘋狂又有超強的破壞力。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可以活得好好的?”龍典瘋狂的看著我們:“你們這些沒受過苦的幸福孩子,為什麼要死的人不是你們,是我!我努力了好多年,好多年的幸福就這樣沒了……叫我怎麼能甘心!”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擅自剝奪其他人的生命!”我重重的說。

“是嗎?既然我的生命都可以隨便被剝奪了,我為什麼不可以剝奪其他人的生命。”龍典微微笑著,帶著惡意的笑,帶著血味的笑。

他要動手了!我的心頭一顫,旁邊的冷狐突然在我腰帶間塞進一個東西,而且快速的低語:“我有三把飛刀,但是我的腳受傷了,王子你必須要和我合作,制伏龍典。”

我點點頭,我無論如何都得幫忙,不然我背後這堆人可能全都會沒命。

“邪靈,你協助我們,光能槍雖然不能讓他受傷,可是可以阻礙他的行動。”冷狐的嘴唇幾乎沒怎麼張開,只是喃喃唸過。

“知道了。”邪靈低語過。

深呼吸,好!我大喊出聲:“龍典,你的對手是我!”

冷狐強烈的一震:“王子你……”

我笑了笑:“不能讓傷者硬扛啊!”

我還是舉起了光能劍,打算在龍典最松懈的時候,再用飛刀一舉得勝,就算……會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不能讓龍典傷害我背後的任何人。

“你想跟我挑戰?女人。”龍典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對女人二字更是充滿了鄙夷。

“沒錯,我就是要和你挑戰。”我平順了心情,這會是我最困難的一戰,也是決不能輸的一戰,為的是要保護大家!

龍典的眼神一緊,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就攻了過來,武器同樣是那雙傷了小龍女的掌,而從揚名的教訓看來,決不能和龍典硬拼,我幾步滑離原地,讓龍典撲了個空,但是龍典的反射神經之強,簡直不是人類的程度……呃,本來就不是人類吼。

龍典根本就沒有停頓,身體直接轉了九十度,再度沖向我,我也再度閃開了龍典的一雙肉掌,但是一陣風突然襲向我的肚腹之間……該死,我居然忘記了龍典也有腿,但是閃無可閃,我只好打算硬扛下這踢腿……

幾聲槍響響起,而龍典的動作也頓了頓,我馬上明白了是邪靈在牽制龍典,而我的眼角也瞄到冷狐那雙眼睛,一個正在等待最佳時機獵捕獵物的眼神。

為冷狐制造最佳時機!我打定了這個主意,抽出腰帶間的飛刀,我故意朝龍典亮了亮刀,很滿意的看到龍典變了臉色。

我緊握著刀,故意挑釁龍典:“龍典,來賭上一把吧,賭這最後一擊,是你死還是我亡。”

龍典的眼神閃過一絲憤怒。

我施展出我最快的速度,往龍典沖過去,只希望龍典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時候,冷狐能夠掌握到最好的時機偷襲。

“小藍,別……”卓哥哥突然發出警告。

但是我怎能停下來,龍典也已經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要拚下去!這個念頭閃過我的心頭,瞬間我和龍典已經要交鋒……

龍典卻突然消失,我硬生生揮了個空!

但是一個悶哼聲傳來,龍典居然跑去攻擊冷狐,而這時冷狐的身影也慢慢滑落到地面,我驚駭地想沖過去:“冷狐!”

“別過去!”卓哥哥死命抓住我,並且不斷開槍阻止龍典對倒臥地面的冷狐下最後的殺手。

但是對于光能槍,龍典很明顯根本不看在眼里,他舉起了原本在冷狐手里的飛刀,往冷狐的頭刺了下去……

“喝!”南宮罪突然從上方跳到龍典的身上,他手中的也是一把光能槍,但是不同的是,他的光能槍的槍口直接從後背貼著龍典的心口,碰的一聲,罪毫不猶疑地開槍。

這槍會有效嗎?龍典頓了頓,鮮紅的血液從被槍擊的地方緩緩流出,成功了?

“呃!”南宮罪露出遺憾的眼神,非常懊惱,貼在心口的這槍還是沒能使龍典失去行動能力。

冷狐的飛刀被龍典整支插入南宮罪的胸膛,若不是罪在緊要時刻往旁邊閃了閃,恐怕,這飛刀早就刺在他心口上,不過現在的情況也只比刺在心口上好上那麼一點。

罪被飛刀刺入肩頭,刀尖還透過了他的肩,把他釘在牆壁上,罪的臉色蒼白到嚇人,臉上不斷滴下冷汗,但就算面孔痛到扭曲了,罪還是死命不發出任何哀嚎聲。

“罪!”我嚇得臉色也發白了,天啊,冷狐才剛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現在罪又被釘在牆上……

龍典冷冷地掃過我和卓哥哥一眼,卻走向了那二十多個縮在角落的教授、醫生、科學家等等……他一掌打飛了白胡子老頭,也就是卓哥哥的教授後,手上突然多了一具通訊器,龍典冷冷地笑著:“想聯絡外界來救你們嗎?”

“我就讓你們如願。”龍典打了個響指。

我們都沒忘記,龍典除了有著強橫到變態的身體,還可以縱衡網絡,他的一個響指該不會……是代表某顆核子飛彈的發射吧?想到這,我們的面色都難看到極點。

“這房間有四架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的監視器,從這刻開始,這里的影像將傳到全世界的電台,所有頻道都只能看到這里。”龍典笑得燦爛:“高興嗎?你們的死相可以被全世界看見呢。”

這個死變態,我擔憂的看著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冷狐和牆壁上的罪,他們都需要盡快就醫,不能再拖了。

“卓哥哥,我們要去救他們兩個。”我堅決地說。

“我去救,你別過去。”邪靈毫不猶疑地回答。

“不行,卓哥哥,太危險了。”我堅決反對。

“小藍……”

龍典冷冷地說:“何必爭呢?我過去不就好了?”說完,龍典的身影真的往我們沖過來,我馬上舉起手中唯一能劃破龍典皮膚的飛刀……

“龍典!”居的聲音卻如響雷般響起。

龍典突然扭頭一看,旁邊巨大的飛船已經啟動了,而居正站在飛船的駕駛艙,透明的駕駛艙玻璃上突然出現兩個人影,陽光和劍心。

“生命主宰!”陽光憂心地喊。

是不是我看走了眼,當聽到生命主宰四個字時,龍典竟然晃了晃?

“別再亂來了,龍典。”劍心語氣冷得讓人心寒:“否則就算你和生命主宰是同一人,我也不會因此放過你。”

“喔?那你想怎麼對付我呢?”龍典冷著張臉。

“拿飛船撞爛你的生化身體,雖然你可以回到網絡世界,但是我和陽光會一起把你困在第二生命里,最後放幾個毀滅性的病毒進去。”劍心平靜無波的陳述他的打算。

龍典的臉色很明顯變了,他惡狠狠地說:“你以為你們兩個就可以逃過病毒嗎?”

“逃不過。”劍心直接了當的說。

聽到劍心那毫不在乎的聲音,龍典的呼吸終于急促了起來……看來他又忘記他其實不用呼吸的。

龍典靜靜站著,似乎在思索什麼。

我則擔憂的看了看地上的冷狐和臉色越來越蒼白的南宮罪,急忙喊著:“劍心,快讓他做決定,不然冷狐和罪就要死了。”

劍心微微皺眉,正想開口催促龍典的時候,龍典卻瞬間動了,那速度之快,讓我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龍典已經一手掐住我的咽喉,另一手卻一掌打飛了卓哥哥。

這時,呼吸困難的我拚命用雙手抓撕著龍典的手,但是連光能武器都傷不了的皮膚很明顯是不可能怕我的指甲的,原本起了畏懼之心的龍典,現在卻好整以暇的看向劍心:“來吧,撞爛我的身體啊!”

劍心卻沉默不語了。

糟糕,劍心一定沒辦法連我一起撞爛,這下子該怎麼辦?在我缺氧的腦袋里,突然響起了龍典的體內其實還有生命主宰,雖然生命主宰主動放棄了意識,但是有沒有可能,他其實還是有意識的?不然剛剛生命主宰四個字怎麼能引起他的反應?

“生、生命主宰…”我拚命擠出這句話。

龍典又震了震,但是這輕微的震動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只是龍典反射性的又把我掐得更緊,要命,我開始感覺到我快要窒息了。

“住手,不准傷害王子!”原本在飛船上的居不顧一切沖了過來。

連卓哥哥都可以一掌打飛,龍典當然不把居看在眼里,他微微一抬腿就把居給踢個老遠,口中吐血不斷。

大概是看到我的臉色已經泛青,居死命地爬回來:“住手,你快掐死他了,王子要是死了,你就沒人可以威脅劍心了。”

龍典皺了皺眉,放松了一點手勁,他不耐煩的對劍心吼道:“滾出去,你們兩個和飛船全都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就折斷這女人的頸子。”

“生命主宰,我是為了你的那句謝謝來的。”我咬著牙吐出這句話。

龍典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加強了手勁,但是馬上又放松了,龍典的臉色大變,他終于發現不對勁了,但是這也證實了我的看法,生命主宰還沒有完全消失。

“主宰你記得我嗎?我是王子啊……”

“王子……”龍典的臉上閃過一絲眷戀,一個不留神,他居然放開了我。

龍典的臉出現了不敢置信的表情,隨即又要把我抓回去……我此刻已經撿起了鋼材掉落地面的飛刀,但是卻不是要刺進龍典的身體里,我有另一個打算。

我一把削去自己的頭發,只留下和王子的頭發一樣的長度,我輕輕地靠近龍典,但是嘴里卻是喊著生命主宰的名:“生命主宰,你記得嗎?你說謝謝我讓你了解愛的感覺。”

龍典的臉上閃過很多種表情,有駭然、有溫柔、有些悔恨……

“生命主宰,你也看見你父親做出的事,別再縱容他了。”我有點激動的喊著。

“王子……”龍典低垂著頭。

成功了嗎?我又走近,希望能看清生命主宰到底回來了沒有……

龍典,亦或是生命主宰對我伸出了手,是生命主宰?我慢慢看著他抬起頭來,眼里充滿了狡詐……而那只手正往我的心口戳來……

我終于明白我弟被小龍女保護時的心情,我的前方正站著居,而他的胸口正穿出一只殘酷的手。

“居,別死。”我的腦袋首先是一片空白,卻慢慢地被居流出的血給染成了紅色,不!居不能死,此刻,我突然完全明白了,我決不能失去居,決不能!

居的臉上卻露出欣慰和抱歉的表情,在倒下之前說了一句幾不可聞的話:“幸好你沒事…”

周圍都是鮮紅的血,有小龍女的、冷狐的、南宮罪的、邪靈的,還有居的……我的伙伴都倒下了,大家都倒下了。

我的淚水在流,可是我卻感覺到一股恐怖的空白心境,我舉起了手中冷狐的飛刀,淡淡地說了一句:“龍典,你說你什麼都沒有了,真巧,我剛剛也是什麼都沒有了。”

我的眼神直射向龍典,而龍典居然有點心虛的看向別處,我冷靜的開口:“來吧,做個了結。”

龍典也露出了要終結一切的表情,在那一瞬間,我采取了主動的攻擊,原本害怕,怕死、怕痛的感覺都沒有了,只除了一件事,打倒眼前奪去我一切的人!

我瞬間出現在龍典面前,速度幾乎和龍典不相上下,當然我付出的代價是全身上下的肌肉全都在跟我抗議,但是身體再難受,也比不上眼見伙伴一個個倒下來得痛。

我的飛刀快速的在空中和龍典的雙掌交鋒,速度既然和龍典不相上下,龍典拿掌來擋能夠傷他的飛刀,當然是占不了好處,過沒多久,他的手掌上已經血跡斑斑了。

龍典顯然發覺這樣下去不行,他的眼再度閃著狡猾的神色,可惜我猜不透,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去猜,光是保持著和龍典相同的速度,就已經超越我的極限了,連身上的輕甲都在玆嘎作響,我真擔心輕甲撐不到我打敗龍典的時候。

我還在想怎樣速戰速決,龍典原本一直閃躲著飛刀的手居然主動迎向我手中的飛刀,我還來不及想龍典到底想干什麼的時候,我手里的飛刀已經卡在龍典的手掌中,而龍典的另一只手則是打向我的肚腹,深知這一掌要是打實的話,我很可能從此爬不起來,我只好放開飛刀,順著龍典的掌勢後退,才順利化解掉龍典絕大部分的恐怖怪力。

但是這掌的余力也夠我受的了,我幾乎慘白著張臉在感受肚子里翻天覆地的痛苦。

沒有了飛刀,我只好把光能刀撿起來用,雖然早就知道沒用,但是我還是習慣性的拿刀,而龍典把手掌上的飛刀拔了出來,扭曲成一個螺旋形後丟掉,慢慢朝我逼近。

我微微顫抖著,腳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卻踢到了東西,我的眼角一瞥,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冷狐……

“我有三把飛刀。”

這句話突然跳進我腦海,三把!我順了順心情,不要命似的沖向龍典,而龍典見我拿的是光能刀,臉上就出現了不屑的笑容。

我作勢砍了龍典數刀,而龍典都輕松用手擋掉光能刀,但我的目標不是用光能刀打倒龍典,我是要……我在龍典的戒心大失的時候,光能刀猛然刺進他胸腹間的舊傷……那邊的傷口馬上迸裂開來。

“你!”龍典一怒之下,一掌狠狠往我背拍下,而這掌打實了,我的血直接從口中如噴泉般噴出……

我跪倒在地,就在龍典的面前,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以為我在對他下跪呢。

“王子啊,你還是輸了呀。”龍典殘酷地笑著:“接下來,我就讓你死得痛苦點吧,算是報答你讓主宰反抗我的回禮。”

失血過多,我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了,但是就差最後一步了,我把光能刀往自己大腿上劃了一刀,新的痛苦讓我精神一振,我毫不猶豫把右手刺進龍典肚腹間的傷口。

“哼,你不會以為你的手傷得我吧?”龍典笑了笑,但是又想起什麼的說:“你可別以為我有髒器可以讓你傷啊,我的髒器都只是個樣子而已,根本沒有用處。”

我的手順利在龍典的肚腹間摸到一個硬物,拔出來的瞬間,我立刻站起,用盡我全身的力氣拿著冷狐的飛刀砍向龍典的脖子……

咚!我的面前剩下一具沒有頭的軀體,而我在瞬間馬上又把飛刀刺進落地的腦袋里,把那顆腦袋給砍了個稀巴爛,這樣到底有沒有辦法殺死龍典……應該不行,我跌坐在地,他可以回網絡世界……

“龍典……死了。”劍心卻開口說了這句匪夷所思的話。

我沒力氣開口,只好轉頭看向劍心,進行默默無語的問答。

“我們兩個一直在監控著,他沒有回網絡世界。”劍心只是陳述他所知道的事。

“唉,畢竟他還是人類吧,當他看到自己的人頭落地的時候,直覺的就認為自己已經死了,意識也就消失不見了。”陽光歎著氣。

“快……救其他……人……”我拚命喘著氣,頭腦昏眩而後終于被一片黑暗壟罩。

我們這行人完全忘記的是,龍典原本要讓全世界看見我們的死相,結果卻適得其反,全世界都看見了那個威脅者已經死了,而且是被一個眾所皆知的人物給殺死的,第二生命里,無垠城不敗的城主││血腥精靈王子!

雖然王子全身壟罩在輕甲之中,後來也沒有人找到王子本人,但是王子拯救了全世界的傳說卻一直都存在……成了世界上,永琲熄У﹛I

上篇:第六章 騙局    下篇:第八章 後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