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四章 冷狐的恐怖特訓   
  
第四章 冷狐的恐怖特訓

“謝謝你,王子,謝謝你讓我了解愛的感覺。”

我猛然醒過來,卻發現滿臉都是淚水,腦袋里不斷回蕩著這句話……生命主宰……

自從那天見到生命主宰後,我們也和晴天他們碰了面,陽光和劍心果然已經回來了,這也證明了那天的事情絕對不是我睡昏頭的結果,而是真的!生命主宰真的來跟我道別了。

小龍女聽到龍典原來是得了絕症,而且要和生命主宰融合才有辦法繼續活下去的消息後,整個人也呈現六神無主,拿不定主意的狀態。

別做任何事,就讓他們融合,應該是最好的辦法了,所有人這麼告訴我,可是我卻忘不了,忘不了生命主宰那只因為我的幾句話就滿足的笑容。

犧牲生命主宰……真的是最好的辦法了嗎?如果生命主宰是個真正的人類的話,或許大家就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了……但是對我來說,他,是個真正的人類;就如同對晴天來說,陽光絕對不是個NPC。

“老姐!你又睡過頭了,我的早餐啦。”揚名一腳踹開大門,卻愣在當場,半響都說不出話來:“姐……就算沒睡飽,也不會用哭成這樣吧?頂多我幫你跟居說,你賴床所以不想去上課啊,量他也不敢把你當掉……”

靠!我馬上用十足力氣把枕頭丟過去,很滿意地聽到揚名慘叫一聲,我撇了撇嘴:“我是在感傷,感傷懂不懂啊?”

“感傷什麼啊?”揚名索性懶洋洋地賴在地上不起來了。

我有點猶豫地問了揚名:‘你覺得……生命主宰真的應該被犧牲掉嗎?’

“沒有人是應該被犧牲掉的!”揚名再認真不過的說。

“但是不犧牲生命主宰,就得犧牲龍典。”我的眼神直直地射向揚名:“而你知道龍典對小龍女來說,是很重要的親人,要是龍典死了,小龍女一定會非常傷心的。”

“我知道!”揚名歎了口氣:“但是沒有人是應該被犧牲的。龍典死了,我未來的老婆小龍女會傷心;生命主宰死了,我老姊會悔恨一輩子。”

揚名誇張的抱頭苦惱:“真糟糕啊!親情和愛情還真難抉擇。”

什麼跟什麼啊?這關親情和愛情什麼關系了……我老弟瞎掰的功力真是與日俱增,我忍不住扔給揚名一個超級大白眼。

“姐,我想,你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好好想想。”揚名突然抬起頭來說。

“一個禮拜?”我不解,為什麼是一個禮拜呢?

揚名淡淡的陳述:“政府答應了龍典的要求,交付了他要的人才和器具,根據估計,做出一具生化身體可能只要兩個禮拜,融合計畫應該就是在那之後開工吧。”

“我要去救他!”我猛然站起。

聽到這,揚名差點趴回地面,他摸了摸鼻子:“你決定的還真快,之前明明猶豫了那麼久。”

“之前是之前,現在時間緊迫,沒時間猶豫了啦!”我急喊。

“就算是這樣好啦,你也救不了他吧,連政府都拿龍典沒辦法,你又有什麼辦法?”揚名涼涼的打擊我的信心。

“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去救他,不然我肯w會悔恨終生!”我十分肯定,我絕對不能在這邊瞎等,否則我將來肯定會被一種叫做良心給弄得終生不安。

揚名卻大笑起來:“果然是我老姊啊,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去救他。”

“跟我來吧。”揚名又露出神秘的笑容,害我滿頭霧水猜不著他到底想干嘛?又要我跟他去哪里?

“不過!”揚名旋轉著手中的服空機車鑰匙:“這次由我開車。”

雖然不知道揚名在打什麼主意,我還是爬上了機車的後座,卻越來越迷惑了:“我們要去哪?不用去上課嗎?”

“居幫我們請了公假。”揚名頭也沒回的回答。

什麼?請了公假?我皺著眉頭,而且揚名現在在騎的這條路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了,我上次就是在這條路一路狂飆到傳送站,然後到小龍女她的公司去的,難不成我們現在要過去第二生命的總公司?

過了沒多久,事實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揚名騎進了傳送站,一路騎到第二生命的總公司去,在停好車後,揚名啥也不解釋,只是默默地帶我進公司,然後九彎十八拐的來到一個鋼鐵大門前。

揚名這時做出了個請的手勢,要我進去。

我滿頭霧水,但是還是把手放上門把,一個使勁,用力的推開大門……

“啊,總算來了,我還以為你轉了性,決定做個聽話的小女人呢。”小龍女穿著全套的輕甲裝備,笑吟吟地看著我。

不只是小龍女,還有其他人……

我目瞪口呆地點著名:“阿狼大哥、羽憐大嫂、娃娃、居和邪靈、南宮罪、鳳凰、晴天、還有冷狐?”

“你怎麼老是喜歡把我和這家伙放在一起說啊?”居不滿地咕咕念著,而邪靈對居則是露出不屑的神情。

“大家……都在這里做什麼?”滿滿的問號充斥在我腦袋里,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大家在這邊開第二生命同樂會啊?

“等你來啊。”大家默契十足的回應。

“等我?”這回答更讓我迷惑了,我敢保證我現在的眼睛絕對和肉包包說:“媽媽,肉包包不懂”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們連大腦都不用,只要用脊椎骨中的一節骨頭想想就知道,你這家伙怎麼可能就這樣把生命主宰犧牲掉。”小龍女露出我早就看透你了的表情。

“要是放著老姊你不管,可真不知道會出什麼差錯,還不如我們先做好萬全的准備,這樣一來,反而成功率更大。”揚名也輕松的笑著。

“可是……大家明明說不去管比較好。”我有點心虛的回答,大家怎麼都這麼了解我啊?連我自己前幾天都還在猶豫該不該去,大家已經知道我絕對會去了。

“是呀,不去管或許會出現最好的結果,只有生命主宰會犧牲……但是我卻明白知道,事情絕沒有這麼簡單。”小龍女的眼神堅定不移:“龍典他只是還沒想通,他想陪在我和爸爸的身邊,卻忘記了一旦他和生命主宰融合,他就是不死的,我們兩個人的壽命卻頂多只有兩百年。”

小龍女停了一下,悠悠地說:“到時候他該怎麼去面對永無止盡的生命和孤獨?”

“其實不用等到那麼久遠。”揚名淡淡的說:“犧牲別人換來的生命是絕對不會快樂的,而龍典已經犧牲了數千人了,他早已踏上永遠得不到快樂的不歸路。”

“所以,我們大家才會在這里。”阿狼大哥爽朗的笑聲打破了沉悶陰暗的氣氛:“為了的就是解救生命主宰,還有龍典!”

我終于明白了一切,原來大家雖然當時說那是最好的結果,但是事實上,卻和我一樣的懷疑,那真的是最好的嗎?

而現在,在伙伴的支持之下,我終于可以毫無顧忌的喊:不是的,那絕對不是最好的結果!

“大家……都願意去救生命主宰,去阻止龍典嗎?”我露出微笑。

“所有在這里的人都願意。”小龍女輕輕笑著:“他們可是比你還早想通呢。”

但是,小龍女又換上了嚴肅的面容:“可是這次行動的危險性很高,很可能會遇見比上次看到的,更強的機器人,所以能夠去救主宰的,只有通過測試的人。”

小龍女走向一台巨大的機器,形狀像個鳥籠,有圓形的基座,和透明的外殼包覆住,看起來似乎很像我在電動游樂場會看到的虛擬格斗游戲的機台,只是比游樂場的大上很多很多。

“這是軍方訓練軍人戰斗能力的戰斗摹擬機,在里面戰斗絕對和外面一模一樣,當然痛覺程度是可以自行調整的,但是大家要有所覺悟,我絕對是條百分之百的痛覺。”小龍女毫不留情的說。

“大家要在兩個禮拜內熟悉我們上次使用的所有裝備,必且用它們在摹擬機里戰斗,只有程度達到B的人,才被允許參加這次行動。”小龍女嚴厲地說:“如果沒有達到B以上,就算是王子你,我也不准你去。”

眾人都露出了勢在必得的神情,我更不用說了,絕對不允許自己失敗!

“大伙努力點吧。”小龍女輕輕歎了口氣:“B程度可不是普通人可以達到的,但是我老爸堅持,沒有在B以上的人,他是不會放我們離開這房間的。”



……我張大了嘴往摹擬機看過去,我很肯定這聲音是從摹擬機里發出來的,是誰?居然有A的程度,而且還沒經過訓練……

“冷狐?”小龍女駭然的看著機器里的人影,更恐怖的是,冷狐除了手上拿著一把類似拆信刀大小的小刀以外,什麼裝備都沒有穿!

“A…怎麼可能,就算是我也只有B,A是軍方特別人員才有的程度……”最明白這種機器的警察,南宮罪尤其驚訝。

原來,最恐怖的恐怖份子是個穿高中制服的學生!

冷狐轉過身來用眼神巡回眾人,而我們看見他冷冷的眼神,已經開始懷疑冷狐的臉不知道有沒有出現在十大通緝要犯的名單上?

“這兩個禮拜,由我來訓練你們。”冷狐還是不多話,但是這短短幾個字卻讓我們有一種心髒緊縮一下的感覺。

而事實證明,這家伙也許不在十大通緝要犯的名單里,但是他的冷血絕對和十大通緝要犯有得拼。

“每天四點起床,繞著房間跑五十圈,女人跑三十圈。”

什麼?房間跑五十圈?這房間可不是我的臥室耶,基本上,這根本不叫做房間,這里可是個訓練場,而且以第二生命的財力,大家覺得這訓練場有多大?絕對不比學校的操場來得小!

大家的臉色都有點慘白,現代人缺乏運動,跑五十圈簡直是沒想過的事情。

冷狐冷冷的撇了我一眼:“王子另外,你要跑五十圈。”

這意思難道是說,我不算是女人嗎?我突然有種想掐死眼前這男人的沖動。

“接著穿上裝備,進行各種戰斗訓練,接著是兩兩進行對打。”說到這,冷狐不知道為什麼又冷冷的撇了我一眼:“你的對象是我。”

我突然覺得是不是我是劍心的主人,這點不小心惹火了冷狐?

接下來的日子,我只覺得我背上的汗水沒有停止流過,要是訓練場里有放床的話,我肯定一頭栽下,然後睡個一個禮拜不醒。

每天早上的五十圈就夠人受得了,跑到後來,我的雙腿根本就不聽使喚,每每想要不顧一切的停下來,大喊我不玩啦的時候,眼前總是會出現生命主宰的笑容和那句該死的謝謝。

“如果,跑步就能救他的話,跑上一百圈,甚至是一千圈都值得。”我就靠著這句話跑完了第一天的五十圈。

跑完,我的臉色已經是慘白,慘白到連居和邪靈都皺緊眉頭,看他們倆的神情就知道一定非常想叫我放棄別跑,但是又知道我不會放棄。

不過我深深覺得居的臉色比我還可怕,我喘完氣後忍不住跟居說:“居,要是真的不行,你就別勉強了,看你的臉色好糟糕啊!”

居卻露出了有點虛弱的微笑:“王子的臉色也不好看,你為什麼不放棄呢?”

“因為要救生命主宰……”我突然明白了,我是為了救生命主宰,而居卻是為了我,這種堅持是誰都打不動的。

邪靈卻不發一語,很明顯,他的體力非常好,搞不好跑步對他來說,根本是每天的運動,只是五十圈稍微多了點。

我拍了拍居的背,鼓勵鼓勵他,既然知道他不會放棄,那我也不需要對他冷張臉,逼他放棄了,從以前就知道,別說我的冷臉了,就算我對他拳打腿踢都不可能逼退他。

我走過卓哥哥的身邊,雖然卓哥哥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我就是知道,他不高興了,而且是非常不高興,我忍不住開口對他說:“卓哥哥,加油喔!”

卓哥哥先是一愣,然後點頭對我笑了笑。

這下,我總算放心了,高興的哼著歌,邊穿上小龍女精心准備的裝備。

“老姊,你這樣不好喔!”早就穿好裝備的揚名懶洋洋地斜倚在牆邊:“別同時給兩個男人希望,不然後果可是會很糟糕的。”

“我是不想傷害他們倆人而已。”我忍不住有點心虛。

“記得我說過的話吧?想要兩全其美的話,很可能是造成全盤皆輸的場面。”揚名語氣深長地說。

最近揚名好像特別會講人話啊?我有點悶悶的回答:“我知道了,不管如何,這次回來後,我一定會給他們兩個一個答案的。”

揚名卻突然搭上我的肩:“老姊,收了居吧!”

我一愣:“你覺得居比較好嗎?”

“是呀。”揚名握緊拳頭,激動地說:“雖然我也很喜歡卓大哥,但是要是閔居文教授是我姊夫的話,那就可以確保我大學一定會畢業了,為了我的畢業證書,為了靠這張畢業證書找工作,有了工作我才能跟小龍女結婚,結完婚我才能傳宗接代,風家才有後啊,老姊!”

這家伙……

啪!一只力量手套狠狠地撞上我弟的寶貝,我老弟的小弟弟,然後揚名一邊慘嚎著,邊被小龍女拖走,小龍女還極盡諷刺之能事:“這下好啦,你不用傳宗接代了,所以就讓王子自己慢慢選吧!”

“還有力氣說話啊?”冷狐突然露出我們從沒見過的笑容,但是,從那刻起,誰也不想見到這笑容,尤其是在之後,他對我們做出慘無人道的對待……

“各自選好劍或槍當武器。”冷狐指揮著:“選劍的去對測試機練習揮劍五千次,力道在一百五以上的才算數;選槍的去靶邊練習射擊,至少要射中靶心五百次。”

說完,眾人都各自去選了武器,而冷狐又瞥了我一眼:“過來!”

嗚嗚嗚,怎麼這樣啦,我要控訴冷狐對我有差別待遇!

“這把是你的武器。”冷狐丟給我一把光能劍……不,這把武器和其他的光能劍不一樣,微微彎曲的刀身……刀身?是刀!而且是和我的黑刀一模一樣的刀!(當然,它是白光,而不可能是黑的。)

我拿起這把光能刀,感覺特別的順手,和我的好伙伴─黑刀,是一模一樣的感覺。

“我知道你善用刀。”冷狐簡單的吐出這句。

“謝謝!”我發自我內心的說謝謝,其實冷狐並不像他外表那麼冷酷嘛,反而非常的細心呢。

“去練習揮刀!”冷狐簡單的下達指令,但是停頓了一下又說:“王子,你很有潛力,從第二生命就可以看出來,那是款真實到你不敢相信的游戲,也是我會去玩的原因。”

“魔法和技能或許不可能,但是戰斗技巧的話,你在游戲作得到,在外面就可以作得到。”冷狐說完這破天荒長的話後,又恢複沉默寡言,靜靜地去監督每個人的練習。

“謝謝你,冷狐,真的謝謝你。”我低聲說道,徹底明白冷狐冷酷的外表底下,真的非常的溫柔而且細心。

“混蛋冷狐、死冷狐、你沒血沒淚,沒心沒肝……呼、呼。”我邊在心底暗罵邊喘著氣,該死的冷狐,居然這樣對我們。

終于明白,‘揮刀五千次,每下力道超過一百五十’,當它是個名詞的時候,聽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但是當它變成動詞的時候,就是件要人命的事情,尤其是當這個動作的動作者是自己的時候,真的是讓人……手腳發軟、背脊刺痛、連筷子都舉不起來,就是我目前的處境。

“眼睛直視前方,把背挺直,軟趴趴的揮劍,你以為龍典是放幾只狗來阻擋你們嗎?”冷狐毫不留情面的把竹劍狠狠敲向我有一點點彎曲的背脊,當場痛得我齜牙裂嘴的。

我趕緊把背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視,口中揮劍的吆喝聲不斷,冷狐才微微頷首,又走去監督其他人。

好不容易揮完五千次,我累得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感覺時間才過一下下,我都還沒休息夠的時候,冷狐那冰冷冷的聲音又響起了:“休息夠了吧!起來,來跟我對打。”

可以對打了!這句話一進入我大腦的語言區,我馬上的跳了起來,眼睛忍不住對冷狐發出閃閃光亮,不管是在游戲里,跟第三高手冷狐對打,或者是在現實世界和軍方摹擬機A程度的對手對打,這兩個念頭都同樣讓我興奮。

冷狐泛起了幾不可見的笑容:“果然是個好斗份子。”

我看著對面的冷狐,他仍然沒有穿裝備,手上也還是拿著宛如拆信刀的小刀,但是我的每根豎起來的寒毛都在告訴我,這家伙准備來真的了!

我舉起手里的刀,起手式和我在游戲里一模一樣,單手握刀,平舉起刀到和身體呈三十度角,這是個最好應變的姿勢。

冷狐的眼神閃過一絲激賞,但是卻沒有因此而留情,他沖過來的速度快到嚇死人,瞬間居然已經到我面前,我只來得及狼狽的閃身,勉強躲過這一擊,但是冷狐早就把小刀轉了個方向,讓我自己把咽喉往小刀撞上去,我趕緊ㄧ扭頭,讓小刀僅僅是擦過,但是冷狐居然把刀輕輕一推,小刀就直接架在我脖子上了。

我敗了,而且是連慘敗都說不上的敗!

冷狐緩緩地收回刀,淡淡地說:“回原位,再來一次。”

我心頭不甘心的氣一起,瞬間回到原位,再度和冷狐開打……但是結果和剛剛,完全沒兩樣,我沒有還手的余地,甚至連躲都躲不過。

“再來一次,這次善用你的裝備。”冷狐淡淡地說。

“我有善用我的裝備了啊!”我有點委屈的回應,要是沒用裝備,憑我一個沒受過訓練的女生怎麼可能和眼前不知道是殺手還是恐怖份子的冷狐對打。

冷狐卻哼了一聲:“你根本不了解你身上的裝備有什麼能力。”

“今天就打到這,王子。今天你讓我太失望!”冷狐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冷狐的話重重地擊在我心頭,我到底哪里做錯了?我明明就很努力的配合冷狐的一切訓練了,想到委屈,我的眼淚都在眼框打轉了。

“王子,別哭。”居馬上跑了過來,然後轉頭對遠處的冷狐抱怨:“冷狐

你也太嚴格了吧?王子她只是個女孩子耶,而且這才是訓練的第一天而已。”

“你別再訓練了,小藍!”卓哥哥心疼的神情一覽無遺:“我們會幫你把生命主宰救回來的。”

我馬上跳了起來大喊:“不行!我絕對不會放棄的。”

大伙都被我的高分貝給嚇了一跳,只有冷狐淡淡地說了一句:“總算有點像王子了。”

我愣了愣,冷狐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覺得我不像王子?可是我明明就是王子……

我馬上沖到冷狐面前,雙手成大字行張開,擋住了他的去路,但是冷狐卻只是揚一揚眉,就打算從我旁邊繞過去。

“等一等啦,冷狐。”我趕緊開口說:“你剛剛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懷疑我不是王子?”

冷狐又是一個冷冷的眼神撇過來:“你哪點像王子了?至少我從沒見過王子掉淚的,也從來沒見過王子用過那麼鱉腳的打斗技巧。”

“這是現實世界啊,又不是游戲!”我不禁反駁道,哪有人拿游戲里的戰斗技巧和現實比的啦!

“哼,王子居然會被這句話給禁箍住了嗎?”冷狐冷冷的嘲諷著。

我被……這句話給禁錮了?難道,我在不自覺之中,覺得現實世界絕對不可能做到那些事,所以我就真的做不到了?

我摸了摸身上的裝備,拼命回想著我在第二生命里的一切戰斗過程……

第一場戰斗,我再記得不過了,我從怕狼怕得要死,到把他們當魚剖著玩,那時我學會了,尋找弱點,使用最簡單有效的攻擊方式。

更記起了,第一次和玩家的戰斗,是和暗黑邪皇隊,而且我的對手還是邪靈,刀劍相劈砍殺的快意讓我倆打得不亦樂乎。

我閉上眼,所有戰斗的畫面不斷閃過我的心中,不知不覺中,我做起了我最愛的活動,舞刀!

各種橫劈直砍的動作一一被我做出,動作流暢而剛柔並濟,而我的身體也慢慢地輕盈起來,我是敏捷型的戰士,我的速度應該很快,很輕盈,閃過攻擊對我來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我幾個箭步踏上旁邊的牆壁,利用速度一路踏上去,最後一個扭身,安然落到地面,而且和冷狐面對面,距離不到半步!

“王子!”冷狐又露出那種幾不可見的微笑(雖然後來我發現,那是‘危’笑而不是微笑!):“明天開始,除了跑步以外,你只要跟我對招就好。”

“別等到明天,現在就接招吧,冷狐!”我笑得自信無比,胸中也充滿著豪氣。

“沒問題。”冷狐閃過一絲興奮的眼神。

瞬間我後退了一步,而在後退的同時,光能刀也朝冷狐橫劈過去,冷狐采取圍燕救趙的策略,沒有去擋我的光能刀,而是舉起他的小刀往我刺來,在致命的瞬間,我倆都各退了一步,閃開對方的攻擊。

“好!”冷狐低喝一聲,主動采取攻勢,以他的速度瞬間就到了我眼前。

我早在冷狐動作的同時,把光能刀平舉在胸前,唯一善用刀身的長度,來保持我和他之間的距離,我的刀攻擊范圍畢竟比他的大,只要和冷狐保持一定的距離,才是確保不落敗的原則。

冷狐快要進入我的攻擊范圍時,他突然保持一個奇怪的姿勢,持刀的手做出了……擲刀的動作,我猛地發現,該不會……

“你已經死了,王子。”冷狐陳穩地說:“如果這是實戰的話。”

聽到這話,果然……我氣餒得解除了戰斗的姿勢,不過輸了就是輸了,我還是大方的承認:“嗯,我輸了,不過沒關系,我還有很多天的時間可以打敗你。”

冷狐的眼睛透露出激賞,但他口中卻只是淡淡地說:“吃晚飯時間早已經過了,去吃飯,然後自己去熟悉如何使用這套裝備。”

說完,冷狐的眼神從我身上離開,他用眼神巡視著眾人後說:“其他人,晚飯過後我會糾正你們的戰斗技巧。”說完,冷狐盡自走到門口處,隨手拿起一個送進來的便當,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小龍女忍不住開口問我:“王子,你們剛剛明明就還沒有交手,為什麼就說你輸了?”

我理所當然地回答:“你沒看見冷狐的動作嗎?他手里那把可是飛刀耶,要是他真的射過來,我相信以冷狐的能力,我肯定是一刀斃命。”

“哇靠,飛刀?”揚名雖然沒有羽扇,但還是做出一副翩翩俠士的模樣,裝模作樣的朝遠處的冷狐拱手作揖:“難不成兄台乃小李飛刀之後人?失敬、失敬。”

“楚留香,你最好趕快想想你的戰斗錯誤是啥,不然等等就有一場楚留香慘遭小李飛刀修理的好戲可以看了。”小龍女冷冷的嘲諷著。

可惜,晚餐過後,楚留香還是慘遭小李飛刀修理,而且還是特慘的那種修理。

上篇:第三章 全世界的危機    下篇:第五章 出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