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三章 全世界的危機   
  
第三章 全世界的危機



我愣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外界干擾?

“應該是小龍女要找我們。”冷狐沉吟了一會後說。

小龍女要找我們?該不會是外面出了什麼事情吧?我趕緊跟大伙說:“大家快下線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我迫不及待的拔下頭盔,才剛拔下就被小龍女近在眉睫的臉給嚇了一跳,而小龍女那雙淚眼和忍不住下垂的嘴角更是讓我張大了嘴,小龍女……居然在哭!

“王子!怎麼辦啦!”小龍女終于忍不住撲進我的懷中大哭特哭,嚇得我簡直是手足無措。

“怎麼啦,小龍女,別傷心啊,發生什麼事情了?”我趕緊摟住小龍女,擔憂地詢問。

“典他、他…嗚嗚…”小龍女卻是泣不成聲,連半句話都吐不出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天大的事情讓小龍女哭成這樣?我簡直不敢相信,就連之前龍典說出那些無情的話時,小龍女都還能強忍住,現在卻號啕大哭?

“龍典威脅全世界!”一個威嚴十足的聲音傳來,而龍爸威嚴的身影也出現在門口,他沉步走了進來,臉上不再是帶笑的表情,而是沉痛的威嚴肅容。

“威脅全世界?”我愣愣地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龍爸那威嚴突然又消失了,原本精神十足的臉卻好似突然老了十歲,他萬般疲憊地說:“他操控生命主宰發射了一枚核子武器,雖然是在海上引爆的,但是還是波集到附近的小海島,傷亡至少在數千人以上。”

“什…麼?”我幾乎連話都快說不出來,幾千人的生命……不見了?

“並且威脅全世界送他需要的東西過去,否則另一枚將不會是在海上引爆這麼簡單。”龍爸幾乎是痛心的說。

“那政府采取了什麼行動?”南宮罪馬上問道:“政府絕對不可能讓他為所欲為的。”

“是不可能,但是政府束手無策。”龍爸冷冷的道:“這個世界是完全仰賴電腦的,當電腦被掌控住的時候,政府根本束手無策,所有的出入境管理,所有的雷達偵測,所有的衛星全部都掌控在龍典手里,別說是去抓龍典了,政府根本沒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

龍爸又歎了口氣:“事實上,典就算大搖大擺經過警察面前,也沒有人會抓他,因為在政府的資料上,龍典的身分和容貌已經完全被竄改過了。”

“龍典他想要什麼?”居突然開口問道:“只要知道他想要什麼,那就可以推測出他到底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事。”

“他提出很多東西,各種儀器和人才,大部分是生物科技方面的,但是也有醫界的人員,腦部手術權威等等,甚至有能源學的專家。”龍爸百思不得其解。

“嗯……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居轉頭看向邪靈:“邪靈你怎麼看?”

邪靈轉頭看向居,卻沒有回話,而是猛力揮拳揍向居,而居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邪靈打倒在地,大伙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居!”我趕忙沖過去看看居的情況,居的臉頰高高地紅腫了一大片,而嘴角也滲出不少血絲,我有點心疼的看著居那狼狽的模樣。

“卓哥哥,你干麻打居?”我帶著怒氣的反看向卓哥哥,但是卓哥哥那泛紅的眼框卻讓我說不出指責的話,同時也明白了,卓哥哥…是因為我才打了居……

有點猶疑不決,但是我還是開口喊了卓哥哥的名字:“卓哥哥……”

卓哥哥卻沒有看我,眼神直直的射向半倒在地上的居:“我不會放棄藍的。”

“我也是,絕不放棄王子,就算你打斷我的雙手,我也會用嘴緊咬著她不放。”居笑了,那是絕對自信的笑容。

我忍不住用手狠敲的居的腦袋:“什麼用嘴緊咬啊,你腦袋壞去啦?”

卓哥哥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神情是如此的哀愁,讓我忍不住心頭一顫,我越晚下決定,他們受的傷害越多嗎?

“卓大哥、居,還有老姐,我們先解決龍典的事吧!”揚名用認真的語氣喚回我們的注意,甚至還帶著點斥責,仿佛在說我們不知輕重,而原本窩在我懷里哭泣的小龍女此刻,居然移行換位到揚名懷里去了。

小龍女微顫了一下,帶著淚眼抬頭看,然後仿佛吃了一驚似的,大喊著往旁邊跳開:“我我不是在王子懷里嗎?怎麼會變成你啦?”

揚名認真的表情瞬間消失,換上一張越看越淫邪的臉,還不斷發出:“嘿嘿嘿…”

看到這麼淫蕩的表情,小龍女忍不住一腳踹了過去,揚名輕輕松松躲開後,笑得更淫蕩了,讓小龍女簡直氣得臉都脹紅了。

看到兩人玩成這樣,我忍不住開口諷刺了一下揚名:“喂,現在到底是誰不知道輕重啊?”

揚名一聽馬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小龍女則是掛上一張自責的臉。

“唉,事到如今,你們也不用幫忙了。”龍爸重重的歎了口氣。

小龍女馬上大聲抗議:“這怎麼可以?爸,我怎麼可以不管典。”

龍爸一聽,馬上斥責道:“龍典已經很明顯不是我們認識的典了,這次他差點就要宰了你們,你以為下次你們還有這種好運氣嗎?”

“可是……”小龍女還想爭辯。

“別鬧了,水涵!”龍爸怒吼一聲:“不准你再去插手這件事,我會讓公司全面幫助政府把龍典緝捕歸案,絕不再讓他對其他人造成任何傷害。”

小龍女一聽,雙肩都垮了下來,有氣無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而龍爸則又轉身對我們說:“你們也一樣,不准再去淌這個渾水,尤其是你,王子!”說完,還嚴厲地瞪著我。

為什麼針對我啊?我又不是很愛惹麻煩……不過在龍爸的恐怖眼神之下,我也只有摸了摸鼻子,喔了一聲。

看到我的回答,龍爸又輕歎一口氣,走出了房間。

“怎麼辦?”我轉頭看向小龍女,當真不管了?依照小龍女的性格,應該是不可能不管的……

“照我爸的話去做吧!”小龍女破天荒說出這句讓人不敢相信的話,而後對著我們的駭然表情輕哼一聲:“別看我爸好像很好相處,當他認真的時候可是很可怕的,你要是不照著他的話去做,馬上就會有人跑出去把你架回去,然後扔進不見天日的地下室關上一年半載。”

“這麼嚴重啊?”我有點愣愣的說,不會吧,龍爸看起來那麼隨和。

小龍女翻了翻白眼:“相信我,我可是當了他二十幾年的女兒。”

“就這樣不管了?”晴天用冷到極點的聲音說道。

我們一愣後,全都轉頭看向晴天,她一反之前悲淒的模樣,臉上冰冷,就連旁邊一直默默無語的冷狐都沒這麼恐怖的神情。

我和小龍女都吞了吞口水,我們當然都知道晴天是因為陽光的生死不明,下落成謎而寒心,我微微思考了一下後說:“我們剛剛都沒來得及仔細尋找一下,不如再進去第二生命看看吧?說不定他們只是等不到我們,而且那邊玩家又太多,所以離開了中央之塔,我們才找不到他們。”

“是這樣嗎?”晴天的冷臉終于露出原本的哀愁。

我和小龍女連忙拼命點著頭,誰都不想再看到晴天那好像剛從冷凍庫走出來的臉。

“那我們快點上線吧。”晴天話還沒說完,頭盔已經戴在頭上了,人一躺,看來是已經盡到游戲里去了。

“唉,要是陽光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我真不敢想像晴天會有什麼反應。”小龍女憂心忡忡的說。

“晴天大概會變成雷雨天吧……”不,雷雨天倒是還好,就怕冰河時期從此到來……

“別鬧了,王子,我們也趕緊進去看看吧。”小龍女敲了一下我的頭後,勉強的笑了笑:“既然龍典的事情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了,那至少要把陽光和劍心救回來,畢竟沒有及時把他們下載回來,都是我的錯。”

“小龍女……”沒想到,原來小龍女心里是這麼想的,我忍不住想開口勸勸小龍女別自責,誰也不會想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樣。

但我還來不及說話,小龍女已經戴上頭盔了,那速度讓我懷疑小龍女是故意的……算了,以小龍女的個性,的確不是我能開導的,或許,揚名可以辦到?畢竟每次小龍女難得露出哀愁時,揚名總是特別愛鬧她,最後小龍女就會把哀愁給丟到八千里外,開始追殺揚名……

我轉頭一看,揚名果然也早就戴上頭盔了,看來我的死老弟這次還真的挺認真的。

“那我們也進去找陽光和劍心吧!”我轉頭看向眾人,一邊把頭盔也戴到自己頭上,再度進入了第二生命。

我進入了游戲,一睜開眼……就發現代志大條了,周圍怎麼這麼多人猛盯著我看啊?這時我才發現,我居然被里三層加外三層的人群給包圍了。

“是真的王子耶。”、“血腥精靈上線了。”、“總算上來了,不枉費我在這邊等。”周圍人群紛紛發出興奮的聲音,里面還參雜不少和我有相同長相的人。

呃,這是什麼情況?我有點不解的結結巴巴地問:“你、你們怎麼會知道我是王子。”

“廢話,連魔之吟游詩人和冷情劍客都出現了,大家當然知道你才是真的王子。”

魔之吟游詩人?冷情劍客?什麼東西啊……前者我還能夠想到可能是在說居,魔族的吟游詩人的確不多見,但是冷情劍客是啥米碗糕?剛剛明明只有我、居,還有……邪靈?

邪靈就是冷情劍客?好吧,我承認這個稱號還挺相襯的。

“王子,怎麼這麼多人啊?”這時,‘魔之吟游詩人’也出現了,正滿臉訝異地看著周遭的人群。

而邪靈也不負他冷情劍客之名,只是皺了皺眉,卻沒有說什麼。

“哇,三個人都超帥的。”某名女子發出贊歎的聲音,然後吞了吞口水:“真想親一下。”

當這個‘真想親一下’被說出來後,我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很像如果我再不跑的話,那句話很快就被實現……

“赫!邪靈、居,我們快跑吧!”我大喊一聲後,就想施展我絕頂的逃命法寶─輕功……但是說適時那時快,我左腳絆右腳,兩手開開,直接與地面接吻。

邪靈和居見狀都想趕來救援,可惜速度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快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表演五體投地大禮。

現場一片安靜,連有人嘴巴張大到口水都滴下來的聲音都聽到一清二楚,我慢慢爬起來,雙眼含淚悶哼:“好痛!”

“為什麼會跌倒呢?”我有點懊惱,這下子我的威名和聲望肯定都蕩然無存了啦。

“王子,你現在才一級,輕功早就消失了。”邪靈輕聲提醒著我。

對吼,難怪我會摔得那麼難看,重新創造人物後,我的技能和等級早就消失無蹤了,唉,我的等級和技能都沒有了……算了,這些都可以練回來的。

“先不管那些了,我們快去找陽光和劍心吧。”我著急的跟兩人說。

“王子,或許你……”居有點吞吞吐吐的說。

“怎麼了?”我皺眉。

居下定決心的一口氣說出:“我們是不是也該找找肉包子和火凰在哪?”

肉包子……我的肉包子!天啊,我居然完全忘記了,我的人物一消失,肉包子就會變成野生的肉包子了。怎麼辦啊?我著急的哀嚎:“慘啦,肉包子不知跑去哪了,會不會被玩家和NPC欺負啊?說不定已經被當成普通的肉包子吃掉了,嗚嗚嗚,肉包子,媽媽對不起你。”

“肉包子!那顆長眼睛的包子嗎?原來那就是你的包子!”周圍的人突然咬牙切齒地說。

長眼睛的肉包子,這項特征除了我家的肉包子外,應該不會有其他的包子有了,我趕緊問道:“是呀是呀,你有看到我家的肉包子?”

“當然知道,那顆混蛋貪吃的肉包子和一只霸道的鳳凰和花都里橫行霸道,一下搶奪玩家的食物,一下又水淹花都,上次我連全身的毛都差點被那只鳳凰烤焦。”

這個……看來肉包子和火凰都過得還挺不錯的,我汗!

“不知道肉包子會不會再當我的寵物?”我不禁有點擔憂,會吧?

“媽媽~~”肉包子的高興歡呼突然傳來。

我有點茫然,好像聽到了肉包子叫媽媽的聲音?還是我太擔心了,導致幻聽的產生?我左右看著,想找尋那個白胖胖的身影,但是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碰!我的頭突然被重重一擊,頭昏眼花之際,還聽到……

媽呀,我才一級耶,血也不過幾十滴,難怪我有種頭殼快爆開的感覺。

“天啊,肉包子來了,大家快跑啊!”周圍的人群起了騷動,連剛剛說很想親一下的女孩都拉起裙子瞬間逃到數十公尺外。

我靜靜站立著,嘴巴張開,吐出一堆血後,才開口說話,只是語氣卻虛弱得讓我懷疑我可能快變成白光回重生點報到了:“肉包子……下次別這麼做,你會弑母的……”

“弑母?肉包包不知道媽媽在說什麼。”肉包子非常開心的又跳到我肩膀上。

我又猛吐出一口血,終于明白對一個一級的玩家來說,碰到超過五十級的寵物,就算只是輕輕觸摸都是種謀殺!

“肉包子你別動,千千萬萬別再動了。”我慘白著臉,在這樣下去,我真的要掛點了。

“媽媽跑到哪里去了,肉包包好想好想媽媽喔!”肉包子說著說著,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一顆可愛又可恨的頭拼命往我懷里鑽……



“……”我看著胸前被肉包子鑽出來的大洞,完全無言以對,而肉包子還從我胸口的血洞跳出來,可愛的臉上帶著問號。

“居,你小心點別跟著我回重生點了。”我對另外一個寵物的主人發出無奈的警告,雖然我有預感,居可能會步上我的後塵。

我瞬間變成了白光,不知道花都的重生點在哪邊,我是要在原地等居和邪靈過來,還是要自己去找他們……算了,以我路癡的程度來看,說不定晴天都已經找到陽光,兩人還舉行完結婚典禮,我卻還找不到他們兩個。

一落到地面,感受到一股惡心感,我忍不住蹲下來干嘔著,好不容易等到這股死亡必經的難受感覺過去後,一抬頭,一個人,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物居然出現在我眼前……或許不該說是人。

生命主宰!我百分百敢確定那是生命主宰,而不是和他有一樣長相的龍典,那雙透露著宿命的憂郁感的眼神是絕對不會錯的。

“你、你……”我驚訝得連話都說不好了,生命主宰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咦?這又是哪里?我左右觀察著,這不是重生點,而是一座宮殿,一座灰色調的華麗宮殿,而我腳下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生命主宰的背後是一個非常大的王座,周圍的無數巨柱每一根都有兩個人合抱那麼粗。

“肉包包還是一樣的迷糊啊。”生命主宰微微笑著:“沒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真的把你殺死了。”

我心頭一顫:“是你指使肉包子來殺我?”

“你覺得肉包包會這麼做嗎?故意殺死你?”生命主宰露出一絲絲的悲哀。

我偏著頭想了想:“不覺得。”肉包子是絕對不可能故意來殺我的,因為……光是要解釋‘殺’的意思給肉包包聽,就夠讓人頭痛的了,還不如直接找別的NPC來砍死我還快點。

生命主宰突然爆出笑容,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是我從見到他開始,最真實的微笑。

看得我差點連口水都流出來了!生命主宰果然是超級大帥哥一名,我忍不住開口說:“你應該多笑的,不笑簡直是浪費這張臉。”

生命主宰眨了眨眼,像個孩子般問:‘我笑起來很好看嗎?’

“是呀,我看就算是超級大明星也比不上你帥呢!”我非常直接的贊美,對于美男子,我一向不吝嗇給予贊美……呃,我那死老弟另外,要是我在他面前說他很帥,我看不只我自己會惡心到死,揚名自己會直接把我送去看醫生,看看我腦袋是不是出問題了,居然會贊美他。

“那你喜歡我的長相嗎?”生命主宰帶點猶豫的問。

我狂點著頭,但是又突然想起,生命主宰好像也是我的仰慕者之一?想到這,我頭又痛了起來,居和卓哥哥就夠我頭痛了,現在又加上生命主宰,天啊,我的魅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了?

“你不喜歡?”生命主宰突然整個人變得很氣餒。

“不是啦,長相沒那麼重要。”我含糊地帶過。(誰?誰說我在騙人?)

“不對啊!”我猛然想起,我到底在干嘛?居然和生命主宰在這邊討論長相問題,明明就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像是陽光和劍心的下落,還有龍典的問題。

我趕緊開口問:“劍心和陽光呢?還有這里到底是哪里啊?”

“劍心和陽光,我已經讓他們去找你的伙伴了,而這里是我真正的住所,我的宮殿。”生命主宰簡單的說明。

一聽到劍心和陽光都沒事,我總算松了口氣,總算可以不必擔心他們倆了。不過真沒想到,我這一死,沒上天堂也沒下地獄,倒是跑到生命主宰的住所了,這下正好,我可以趁這個機會解決龍典的問題了,如果能夠讓生命主宰不再幫助龍典的話,那一切問題就全部解決了。

不過問題是要怎麼讓生命主宰不再幫幾乎像是父親的龍典?難不成要用美色來引誘他嗎?我掙紮了一會,還是不想用這招,只得小心翼翼的問::“生命主宰,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幫龍典了?他做的都是壞事啊。”

“我不可能違抗父親。”聽到我的要求,生命主宰只是平淡地敘述。

我馬上反駁:“可是你之前明明就違抗了他,不肯回到他身邊去不是嗎?”

“情況已經不同了。”生命主宰淡淡地說著:“那時,父親對我的反叛沒有任何准備,他根本沒有想到我會反叛,現在不同了,他對我有完全的掌控權,只要父親下達命令,即使是要我殺死你,我都會毫不遲疑地照辦。”

我啞然無言,這下子,唯一的辦法又沒有了,我勉強地問出:“那你是怎麼離開龍典來到這邊的?”

“我並沒有離開父親。”生命主宰解說道:“我不是人類,只能存在在一個地方,對于智能電腦來說,同時出現在無數的地方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這點我當然知道,你當我真的這麼笨啊!”我有點不甘心的反駁:“我只是懷疑龍典會讓你來。”

聽到我的問題,生命主宰猛一震,沉默了很久很久……我突然間明白了,他是偷偷來的,這麼想來,他還是有辦法反抗龍典的。

“父親他也很可憐。”生命主宰終于說出了一句話。

我一聽簡直怒到極點,一個發射核子武器殺死了數千人的家伙,怎麼也不能算上可憐,我冷冰冰的說:“那家伙根本該死,可憐兩字和他搭不上半點關系。”

“父親只是太珍惜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而已。”生命主宰淡淡的說。

明知道不該同情龍典那家伙,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問:“到底龍典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要做出威脅全世界這種事?他要求那些奇怪的東西和人要做什麼?”

“唉……”生命主宰深深歎了口氣:“父親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想永遠陪在自己愛的人身邊,如果換成是我,說不定我也會做出和父親同樣的事,只為了可以留在你身邊。”

雖然早就知道生命主宰的心意,但是聽到這麼直接的告白,我還是忍不住紅了紅臉,顧左右而言他道:“龍典不是活得很好嗎?他哪有生命危險啊。”

“絕症!”生命主宰直接吐出兩個字。

絕症……我愣了很久很久,回想起之前見到龍典的模樣,對了,他的情形看起來很糟糕,甚至看起來像是生了大病……為什麼之前都沒有想到呢?

“父親他……原本只想活在第二生命里,但是這計劃完全失敗了。”生命主宰惋惜道。

“只剩最後一個辦法了。”生命主宰露出悲哀的微笑:“父親會和我融合在一起,這樣一來,他不但可以活下去,可以掌控整個網絡世界,還可以造出生化身體到現實世界去。”

“王子……”生命主宰居然溫柔地呼喚我。

“啊?”我只覺得腦袋一片頭昏腦脹,事情實在太複雜了,龍典居然想和生命主宰融合在一起?

“當我和父親融合後,為了不讓兩人的意識陷入混亂,我會放棄所有的意識,所以,我是來跟你道別的,王子。”生命主宰笑得溫柔。

“還有,我要謝謝你。”生命主宰輕輕地說:“謝謝你讓我了解愛的感覺。”

為什麼總是要有人犧牲?我不能理解,為什麼?

生命主宰突然伸出手,擦掉我臉上的淚:“別哭,王子,你別擔心,父親跟我承諾過,等到融合計畫和生化身體全都成功後,他就不會再傷害任何人了。”

“他已經傷害太多人了。”我啞著聲音說。

“不會再有人受傷了,放心吧,我會盡我所能不傷害到人的。”生命主宰心疼的看著我,仿佛怕我不放心,同時發下保證。

“騙人!”我怒吼道:“至少你會受傷,你會死的。”

生命主宰卻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你在擔心我嗎?”

我用力擦了擦眼淚嘶吼:“廢話!”

生命主宰滿足地歎了口氣:“這樣我就滿足了。”

聽到這話,我簡直要抓狂了,雖然生命主宰的知識和理解力都很強,但是說到底,這家伙的個性簡直跟肉包子沒兩樣嘛!

“那你會……永遠記得我嗎?王子?”生命主宰幾近渴求的眼神。

“不會!”我冷漠的說,而生命主宰一聽到我的回答,整個人好像被雷打中似的,完全楞住。

“如果你敢死的話,我保證馬上把你忘得一干二淨!聽到沒有。”我帶著威脅警告的意味,死盯著生命主宰。

生命主宰一愣後,突然輕輕在我額頭吻了一下:“謝謝你。”

“不要謝謝我,你要活…”我話還沒說完,眼前的一切卻開始模糊起來,王座、宮殿,還有生命主宰的身影全都模糊起來,唯一清楚的,只有生命主宰那清亮的笑容。

“王子、王子?你快醒醒……”

我揉了揉眼睛,發生什麼事情了?是生命主宰在叫我嗎?但當我張開眼睛時,出現在我眼前的確是居的那張著急的俊臉。

“咦?居,你怎麼也在這里?你也被生命主宰帶來了嗎?”我傻傻地問,雖然不知道生命主宰把居帶來做什麼,嚴格說來,居還是他的情敵呢。

居卻愣了愣:“生命主宰?王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聽了居的回答,我也愣住了,這時我突然發現到周圍的景色很奇怪,我居然不是在那個灰色調的宮殿里了,而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重生點,而這里根本不可能有生命主宰的蹤跡。

“我剛剛明明在生命主宰的宮殿里啊!”我有點搞不太清楚狀況。

“王子,你是不是睡昏頭了?我在你被肉包子誤殺後,也就被火凰給燒死了,我一重生就看見你躺在這里。”居有點擔憂的看著我。

我睡昏頭了?難道那只是一場夢?我不禁開始懷疑起我是不是睡功太厲害了,連在游戲里都會睡到作夢,這夢…也太過真實了點。

“真的是夢嗎?”我皺緊了眉頭苦思,但是生命主宰的笑容那麼的真實,根本不像是個夢。

“王子…你哭了?”居突然盯著我看,他抬起我的下巴仔細端詳著:“而且還有人幫你擦去淚水。”

居……你的觀察力也太敏銳了吧?連有人幫我擦淚你都知道?看來要是我嫁給了居,是絕對不可能偷腥的……呸呸呸,我在想什麼啊,還沒嫁人就打算偷人……

“那我絕對不是在作夢,幫我擦掉淚的人就是生命主宰。”我非常肯定的回答:“對了,居,生命主宰跟我說了好多事情,你幫我想想該怎麼解決。”

“嗯。”居雖然有點半信半疑,但是還是乖乖的聽。

我馬上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跟居副述了一遍,還急忙問著居:“有沒有辦法讓生命主宰不用死掉?”

居聽完所有的事情後,眉頭深鎖:“絕症……龍典要和生命主宰融合才能活下來嗎?”

“目前看來,犧牲龍典或是生命主宰其中之一,是最明確的決定。”居毫不留情的分析:“而且就我看來,犧牲生命主宰是最好的,這樣一來,我們就算什麼都不做,事情也會完滿結束,而且……畢竟生命主宰並不是人類。”

“犧牲生命主宰……是最好的嗎?”雖然知道居不可能判斷錯誤,但是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難道一定要犧牲嗎?”

居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意有所指的說:“王子,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到十全十美啊,強求十全十美的結果,很可能是整盤皆輸。”

“是這樣嗎?”但是生命主宰他……真的就要被犧牲了嗎?

上篇:第二章 失控的第二生命    下篇:第四章 冷狐的恐怖特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