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七章 戰爭開始   
  
第七章 戰爭開始

“羽憐,還差很多錢嗎?”丑狼心疼的看著眉頭皺了好幾天的老婆。
“很多,很多。”羽憐緊皺著眉,忙著和浴冰鳳凰討論財政收支表,兩人的臉色都是十分難看。

“不行,要是不多開發點收入,絕對撐不下去的。”浴冰鳳凰啪的一聲丟下文件,揉著太陽穴苦惱的說。

“但是,都已經把能派出去賺錢的人都派出去了,再過兩個禮拜,官方保護就要收回了,那時,在外賺錢的劍無罪團一定要回來保護無垠城,到時候,財政會更困難。”羽憐也是煩憂的說。

“那時,城不就會有玩家來消費了嗎?”丑狼問著。

“不,城才剛開始運作,絕對會是赤字,光是店鋪里的店員們、維持治安的治安隊,軍團也還太少人,所以一定要繼續增加人員,而這些費用就夠驚人了,更別說,城還要繼續蓋下去呢,現在不到十萬左右的水晶幣,絕對不夠用的。”鳳凰分析著。

丑狼偏著頭想了想:”居的設計圖好象畫得差不多了,把他派去日月星三城賣唱吧?”

“嗯嗯。”羽憐認真的記下增加財政的方法之ㄧ。

“小龍女,你騙了多少錢回來了?”丑狼問著,在一旁閑晃的小龍女。

“我騙的十幾萬水晶幣早就用掉了。”小龍女白了丑狼一眼:”我現在都已經被通緝了,日月星城都差不多知道我的長相和手段,騙不到了啦。”

“真是可惜……”

“如果王子在的話,應該可以跟居一起去賣唱。”小龍女挑了挑眉:”他的歌喉可好了呢,再加上那張臉,一定可以賺進大筆鈔票。”

“王子唱歌很好聽嗎?”鳳凰陶醉的想象畫面中……

“那就等王子回來再把他送去賣唱好了,依王子的能力,認真接任務、賺錢、再加上賣一些小寶物,應該差不多也該可以回來了吧!”羽憐盤算著。

“問題是,那家伙會認真賺錢嗎?”小龍女不甚認同的說。

……這又是另外一個大問題了!

“不好了。”南宮罪緩緩的走進來,面色沉重。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震撼的開場白啊,我們都知道狀況不好。”小龍女白了南宮罪一眼。

南宮罪沒理會小龍女,只是略帶怒氣的述說:”梵在召兵買馬,等待官方保護一消失就要進攻無垠城。”

“梵?”鳳凰聽到舊情人,皺了皺眉,心底五味雜陳。

“真是雪上加霜。”羽憐大嫂面色不善:”又得再多養點兵了。”

“王子還沒有回來嗎?”南宮罪平靜的問。

“呃,這個……”非常隊的眾人都支支吾吾。

南宮罪轉向浴冰鳳凰,溫言卻堅定的說:”鳳凰,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非常隊員說。”

鳳凰雖不情願,但是也知道分寸,喔的一聲,便乖乖走了出去。

南宮罪眼見鳳凰關上房門後,轉身面對非常隊的人。”說吧,王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房內一片安靜……

“我知道王子這個人雖然實力堅強,重情重義,但是卻很迷糊,有點傻,而且還是個路癡。”南宮罪非常平靜的說。

“早說嘛∼∼”眾人都松了一口氣。

“原來你知道王子真正是個什麼德性,不早說,害我們緊張個半死。”小龍女拍著胸,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王子到底在哪?”南宮罪不厭其煩的又問了一遍。

“在東方大陸。”沒了顧慮,丑狼直言不諱。

南宮罪眉一皺,不解的問:”在那做什麼?”

“路癡加上喝酒的結果。”小龍女臉色陰暗。

“……”即使是知道王子真面目的南宮罪也不禁呆楞了一會,接著問:”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小龍女老老實實的說。

“你們對王子好象有點不重視。”南宮罪云淡風輕的說,但是語氣很明顯帶點不滿。

“不是不重視,只是不想這麼早就禁錮他。”小龍女淡淡的說。

南宮罪帶著不解的眼神。

“你以後會明白的。”羽憐笑著。

居一腳踏進了房里,開頭就是一句:”不好了。”

數道白眼馬上射了過去,小龍女懶洋洋的開口。”又是什麼不好了?”

“邪靈說,王子可能要晚點回來了。”居一臉的悲憤。

“那家伙在干什麼?”小龍女臉上暴出青筋。

隨後走進來的邪靈緊皺著眉:”他不肯說,不過似乎很重要的樣子,他說他會盡快趕回來的。”`”盡快回來?人家都快打到城下,他這個城主還在東大陸逛大街?”小龍女猛地站起:”不行,邪靈,你告訴他,不管他在干嘛,一定要在三天內搭上船,不然人家攻城,城主卻不在,這仗要怎麼打啊。”

“我會告訴他的。”邪靈點了點頭後,又絕不妥,補上一句:”至于他怎麼做,就不是我能預測的了。”

“那家伙會做的事,連他自己都無法預測了,何況是你。”小龍女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頭疼的說:”只希望他能在梵攻城前回來,畢竟王子還是無垠城的向心力。”

我呵呵的笑著,想不到地圖碎片這麼容易收集,只不過回答了菜市場里的北預言者的幾個問題,還有跟賭場里的東預言者賭個比大小,三片碎片就輕而易舉的到手,這個任務很簡單嘛!

“為什麼有人可以把二十種不同的菜和十種不同的魚肉分得清清楚楚?還寫得出名字?”云悶悶的說,他看那堆魚肉長得根本一模一樣,連吃起來的味道都沒差多少啊?

“為什麼有人可以玩比大小連贏十次?”晶滴下冷汗,這已經不是狗屎運可以形容的了。

“劍心,這個地圖好難拼喔,你自己拼起來再給晶看看。”我手忙腳亂了一會,還是搞不清楚這三片到底是要怎麼湊起來,所幸丟給劍心解決。

在晶和云這邊……

這個人居然拼不起來三片的地圖……晶和云腦中一片空白,這落差會不會太大了點?

劍心抓過了地圖,先丟在桌上,正准備動手拼的時候……

“哇,劍心你拼好了喔,真快。”我看著桌上已經完美組合在一起的地圖,趕忙招呼晶來看:”晶妳快看看這是哪。”

“……”劍心看著已經拼好的地圖,皺了皺眉,還是無語。

“我大概知道在哪邊了。”晶若有所思。

“那太好了,我們快出發吧。”我皺了皺眉,聽卓哥哥說,我好象只剩三天可以完成任務帶走陽光,不得不趕快了。

“好高。”我站在山腳下看著高聳入云,看不到峰頂的湛藍山,心里總有種不祥的感覺,但是爬山對于我和劍心的身手來說,應該不是件難事啊?對吧……

我轉向晶和云:”你們倆不是戰士,要爬這座山恐怕有點困難,你們就在這邊紮個營等我和劍心好了。”

“好的,大哥。”晶和云都點了點頭。

“劍心,我們走吧。”我看劍心跟我點了頭,我猛地拔腿就要准備爬上這座山,但是……我突然轉過頭去對著云說:”喂,把肉包子還給我。”

云一臉的驚訝加失望加沮喪加不舍,他含淚把肉包子遞給了我:”肉包包,你要快點回來喔,不然我會很無聊的。”

“肉包包會快點回來的,不要哭哭喔,云云。”肉包子大眼里也充滿了淚水。

空氣中充滿著離情依依的哀傷,一人一包就這麼哀怨的對望著,仿佛一對被迫分離的情侶,時不時還丟給我一個求饒的眼神,似乎是在懇求我這個狠心拆散情侶的無情無淚沒心沒肝的凶手,大發慈悲放過他們……去你的!我狠狠給了云一個暴栗。

“走了,肉包子。”我暴著兩根青筋轉身就走。

“好嗚,媽媽。”肉包子蹦蹦跳跳的跟了過來,眼中充滿開心,只留下哀怨的云在後面不斷散發怨婦光線。

“好,爬山啦。”望著高聳入云的湛藍山,我看見的不是云霧繚繞,而是非常隊員們的臉孔。

“還有多久?”南宮罪平靜的問著空空和小龍女。

“半天內一定會打過來。”空空氣憤的說。

小龍女帶著陰暗的臉色分析:”梵帶來的人大概有七百個上下,戰士占了三分之二,其余的幾乎都是魔法師和祭司,戰力很高,不好對付。”

南宮罪仔細的想著己方的戰斗力,大約有兩百個戰士,五十個弓箭手,五十個魔法師,二十個祭司,二十個盜賊……嗯,如果對手不是他最痛恨的梵的話,他可能會直接投降吧。

南宮罪幾不可聞的歎了口氣,怎麼也要為王子守住無垠城,更何況此城也投入了劍無罪冒險團的無數心血啊。”白鳥,你來主持會議吧。”南宮罪說。

白鳥麗人也是略皺著眉,情況確實不怎麼好,但是所謂守城容易,攻城難,只要計策妥當,她相信要攻下無垠城絕不是件容易的事。

“各組回報狀況。”

“我已經把東西南三門全部都和城牆融在一起了,絕對打不開。梵除了北門以外,就只有爬上城牆才能進入無垠城了,但城牆上也擺好了滾燙的熱油,只怕梵的人手多到我們的油不夠用而已。”邊說,居的眉頭深鎖:”門才剛築好的……唉,這仗打完,光是重新開啟三門和重新建造的費用就非常驚人了。”

晴天一反平常的任性形象,她的臉上掛著黑框眼鏡,右手拿著一堆長到拖地的資料,左手居然是個算盤,她精打細算的分析:”幸虧,我們下足本錢在建城上,城牆的堅韌度十足,五百人的攻擊要讓我們的城牆倒下……約略估計要一個月十五天三個鍾頭四十六分鍾,但是以游戲來說,我想沒有人可以用睡夢游戲機睡上一個月不出事的,至于城門的堅韌度也十分完美,就算被魔法攻擊,至少也可以撐上個幾天。”

羽憐歎了口氣,撫著太陽穴頭疼的說:”唉∼∼三道城門的錢要從哪邊來啊!唉,鳳凰你們報告吧,我要去喝杯茶鎮定鎮定。”

鳳凰趕緊開口:”由于我們弓箭手嚴重不足,所以每名戰士都配備了中等級的鋼弓和箭枝,雖然威力遠不如弓箭手,但是以力量來補足,應該可以站在城牆上以弓殺傷敵人……雖然增加了財政負擔。”鳳凰說到這,自己也不禁暈眩兩下。

“補給品方面呢?”白鳥麗人仔細的問著,不管財政狀況如何,補給品是一定要有的,如果連補給品都不足的話,要如何以少勝多。

“都依照軍事組開出來的單子采購了。”剛接到那像是老太婆裹腳布,又臭又長的補給品采購單時,鳳凰差點沒和羽憐抱在一起痛哭,但是迫于現實(事實上是迫于白鳥的淫威),也只有硬逼小龍女再去多釣點凱子……

“魔法師的狀況怎麼樣了?”

玫瑰溫柔而堅定的說:”我已經告知魔法師們,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撐起保護罩,防止梵的魔法師團破壞城門,但是我想魔法師的數量或許有些不足,相對起梵的魔法師來說,但是我敢保證我們的魔法師都是訓練最好的。”

白鳥強硬的說:”把藍水當白開水喝也要撐住。”

玫瑰和鳳凰都歎了口氣,但是還是回答了:”是。”

“外交部,有援軍嗎?”雖然不抱多少希望,白鳥麗人還是問了。

風無情羽扇一搖,搖頭歎氣:”援軍哪是這麼容易邀到的,無垠城目前是沒半點油水可撈,會有多少人肯來當援軍啊?”

小龍女青筋暴露:”混蛋,我被財政組抓去做苦工的時候,你這家伙都在外交部混嗎?連個援軍都找不到。”

風無情冷冷的回應:”做苦工?是做狐狸精吧!”

“你!”小龍女眼看就要掐上風無情的脖子,只是被丑狼抓住後領,沒辦法如願勒死他。

風無情原本冷冷的神色一變,輕輕笑了起來。”援軍是沒多少啦,只有找到一百二十個戰士、三十個魔法師和十個祭司而已啦!”可惜老姊死都不肯答應來幫忙,不然肯定又多個姊夫可以幫忙,真是沒義氣的姊姊,幫守個城都不肯。

小龍女的嘴馬上變成了O字型,她顫抖的手指比著風無情。”你、你哪找來那麼多人?”

風無情摸了摸鼻子,老老實實承認:”我爸媽也在玩游戲,而且我媽是個作家,她召集了她的忠實讀者來助陣。”

“偷懶的家伙。”小龍女不屑的答。

“你……”

“陷阱的事弄得怎麼樣了?”沒理會斗嘴的兩人,白鳥轉向盜賊空空詢問。

空空點了點頭:”我之前就已經召集盜賊們,在無垠城周圍埋下了無數的陷阱,只留下幾個小通道。哼,梵那個小白臉要是敢靠近無垠城,我保證他不是被炸上天就是活活埋掉。”

“接著,是最重要的軍事組了。”白鳥轉向南宮罪、邪靈、斷劍和丑狼四人。

“劍無罪早在來到無垠城後,就拚命的增強實力了,雖然後來加入的成員們的默契和實力比不上原本的劍無罪成員,不過在這一個月也大有展進,平均等級在五十級左右,算是很不錯的平均等級。”南宮罪盡責報告著。

丑狼侃侃而談:”我把無情的額外人手先布置在北門,以防門被攻破時,這一百人能夠先撐到其他人來支援,其余人守在城牆上以弓箭和魔法為主力作遠距離攻擊,阻止敵人前進,至于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還有約五十個挑選出來的高手負責守護中央塔。”

斷劍望了眼勒苟拉斯,後者對他點了點頭:”我和勒笱拉斯已經讓戰士們都學會初級的弓箭術,雖然准度和力道無論如何比不上弓箭手,但是至少彎弓射箭是沒有問題的。”

“我已經按照默契和配合度等等因素,把所有人都分成了小組,相信對于近身戰斗有很大的幫助。”邪靈認真的報告自己的進度。

見所有小組都報告完畢,白鳥也開口說明這次戰斗的方式:”首先,我要先說,戰斗期間,無垠城的重生點必須關閉,否則敵人若死亡也有可能會重生到重生點,對我們非常危險,雖然關掉重生點,我們的人也回不來,但是這是必須要的舉動,大家了解嗎?”

所有人點了點頭。

白鳥繼續說明著:”還有一點大家要記住,我們是守城方,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守住這個城池,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守住中央塔的無垠城寶石,一旦無垠城寶石碎了,無垠城將不再屬于我們,這個嚴重性相信大家都知道,所以,拚死也要守住寶石。”(注)

(注:玩家的城內都會有一座中央塔,塔內是城之寶石,平時中央塔無法開啟,但是在攻城戰期間,則可用以武力強行開啟,城之寶石一旦被打碎,城將由打碎寶石的人繼承,原城主將喪失此城。)

“拚死守護寶石。”所有人都低聲吼著。

最後,白鳥終于忍不住的提出一個疑問,雖然罪一直要她不要過問。

“城主會回來嗎?”

所有人看向了非常隊員,而非常隊則是整齊的看向邪靈,邪靈只有回答了一句:”我不知道。”

白鳥的聲音里帶著強壓的不滿:”城主一整個月都沒露過面也就罷了,但是在有人攻城時,居然不在場。這點怎麼都說不過去吧?”

“王子會回來的,一定會。”小龍女堅定的看著白鳥。

白鳥也直視著小龍女:”希望如此。”

希望如此……眼神堅定不移,但是小龍女背後留了滿身冷汗,上天保佑王子那家伙別再路癡了吧!

“這大概有一千人吧。”縱使是冷靜又無所懼的白鳥麗人也不禁臉色蒼白。眼前這驚人的數目,整齊的陣仗,精良的盔甲和武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巨大的攻城圓木車,還有將近十具用來登上城牆的木梯車……我的天,刺激可以再大一點,那她大概會直接跳下城牆。

所有人臉色都不是太好看,唯有南宮罪淡淡說了一句:”撐住吧,我不想讓王子失望。”

邪靈挑了挑眉。”我絕不會讓她露出失望的眼神。”

“失望的表情,王子不適合。”居冰冷的說。

南宮罪走到最顯眼的地方,他猛地抽出劍,冷冽的劍聲平靜了所有人激動的心情,南宮罪用眼神巡視了一周後,用渾厚的聲音吼著:”為了我們的無垠城,誓死戰斗。”

“誓死戰斗~”戰士們跟著狂喊。

南宮罪看向遙遠的也正遠望著他的梵,喃喃自語道:”來吧,梵,就做個了結吧。”

“弓箭隊拿好箭枝,在牆洞後面聽候命令,准備射出第一波箭枝。”率領著弓箭隊的勒笱拉斯。

“戰士組把油鍋放好位置後,先用弓箭攻擊,一但有人爬上城牆,馬上用熱油攻擊,另外,保護好弓箭手和魔法師。”邪靈冷靜而迅速的下好命令。

“魔法師們撐起保護罩!”羽憐等魔法師們馬上在城中站定好位置,合力施展出足以罩住無垠城的保護罩。

戰爭一觸即發!

“王子,我會把你從無垠城主的位置拉下來。”梵還是那漠溫和的微笑,只有熟識他的人才能理解他眼中那抹陰冷和仇恨的火花。

“所有人准備進攻,讓無垠城成為我們的。”梵仿佛天將神兵的身影,領導著千人進發無垠城。

“快、快,用熱油阻止他們爬上來。”邪靈狂奔狂吼著:”羽憐,快點讓魔法師幫忙破壞登牆梯。”

羽憐急忙回道:”好,鳳凰你在防護罩這邊指揮,第一小組的魔法師和明皇都跟我走。”

“該死的,人數差太多了。”想不到梵居然有那麼多拆除陷阱的高手,陷阱簡直是白放了,南宮罪不禁暗罵。看著像是密密麻麻的螞蟻般攀牆的敵人,他只能強壓住心里的慌張,沉穩的要大家穩住之外,自己也是拚命彎弓射箭,只希望能多射下一些敵人……偶爾抬頭遠望,仿佛能看見沒有絲毫動作的梵臉上,有一抹城已是囊中物的笑容。

“罪,城門快破了。”丑狼強穩住心頭慌張的說。

“什麼!”南宮罪不禁驚呼出聲:”魔法師沒有清除城門前的敵人嗎?”

“有啊,或許是對方的魔法師數量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城門怎麼會這麼快毀壞,也許是居和晴天預估錯誤吧?”丑狼皺緊眉頭:”總之,現在該調點人手去守城門。”

“但是城牆上的人要抵禦那些爬上來的人,就已經有點捉襟見肘了,調不出人手去守門了。”南宮罪心慌意亂,難道要把守在中央塔的人調來嗎?不行,中央塔太重要,人絕不能再少了,但是城門要是破了,那後果也是不堪設想。

眼見南宮罪臉色越來越沉重,丑狼也能理解,畢竟他也想不出個可解的辦法,來問罪也是期待有奇跡出現,讓他能想出個辦法來。

“罪……有辦法嗎?”

“……”南宮罪仰天長望,不禁歎口氣:”如果能夠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或雙倍的資金,無垠城的軍事不會是這副德性。”

聞言,丑狼只是抓了抓頭毛:”希望王子那家伙能夠及時回來。”

南宮罪苦笑了笑:”就算王子回來也只是多了個人,又有什麼差別呢?”

“不知道。”丑狼搔了搔臉:”但是…王子本身就是奇跡的代名詞。”

南宮罪不解的皺眉,以疑惑的眼神看向丑狼。

丑狼笑了笑:”你不也是因為王子的奇跡事跡才會來到無垠城的。”

南宮罪笑著搖了搖頭:”唉,這次可沒辦法靠奇跡了。”

邪靈從旁走了過來,在周圍慌亂忙碌的戰火中顯得異常沉靜:”油用光了,城牆守不住,城門也快不行了,我建議直接回守中央塔。”

邪靈和丑狼都直接用詢問的眼神盯著南宮罪。

南宮罪心一橫:”所有人員物資都回守中央塔!”

接到命令,各小組都帶些不甘心的回守中央塔,這時,分組訓練的好處就顯露出來了,只見小組員間默契一流,弓箭手和魔法師在殿後的戰士掩護之下,還能一邊攻擊敵人一邊後退,竟然也除去不少敵人,而各小組也盡到互相掩護的功能,不斷支援陷入困境的小組,就在這般且戰且退的狀況下,無垠城的戰士們退到了中央塔的前方廣場,和前來搶奪無垠城的敵人陷入了殊死戰。

“弓箭手射擊。”南宮罪已經不知道說出第幾次的集體射擊指令,天上的白光簡直像放煙火,但是人還是殺不完,一千人?恐怕不止吧,他心中沉重的想。

“你還是投降吧,南宮罪,或許我會考慮給你個小職位做做。”梵的臉上掛著寬怒的笑容。

“哼!”南宮罪只是冷笑一聲,梵雖然人數遠勝于無垠城,但是他畢竟是攻城方,光是那堆滾蕩的油就不知道讓他耗去多少人了,再加上自己的劍無罪里都是訓練多時的團戰高手,情勢未必不利于己,想到此,南宮罪的心情一振。

“敬酒不吃吃罰酒。”梵冷冷的說:”殺!”

南宮罪心頭疑問剛起,就猛然被撲倒在地,同時肩頭上一涼,痛楚隨即傳來,他回頭一看,撲倒他的正是小龍女,而白鳥正不可思議的看著慌亂的鳳凰,鳳凰的眼神幾乎不敢和梵接觸。

“唉,鳳凰你……”南宮罪歎了口氣。

“鳳凰,你在干什麼?”白鳥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家的妹子,鳳凰居然想殺南宮罪?而且很明顯是聽了梵的指令,她不是已經移情別戀到王子身上了嗎?

“我……”眼見南宮罪沒死,鳳凰自己也是慌亂,但是看向梵後,她心一橫,又是一道魔法要往南宮罪投下。

“你把我當死人嗎?”小龍女不慌不忙的一腳踢倒鳳凰,再從從容容的踩住她。

南宮罪半聲不吭的站起,心中是無限的冰寒。鳳凰,他真誠以待的干妹子,不管她犯了多少次的過錯,他都原諒她、縱容她、只擔心她會愧疚、會傷心……想不到,最後的結果還是如此。

“罪……”白鳥愧疚的看著心灰意冷的南宮罪,還有快把臉埋在地面的妹妹,她只有再三歎氣,這妹妹非得為了愛情犧牲一切不可嗎?居然還當了間諜。

“城門是你動了手腳吧?”雖是問句,但居的語氣卻是十分肯定,他的計算不可能會出錯的,如果不是動了手腳,城門絕對不會那麼早毀壞。

聞言,在眾人恍然大悟的心痛眼神下,鳳凰的臉埋得更低了。

大伙都辛辛苦苦的為了守住城而奮斗,但是居然出了個間諜,而且還是這樣親近的人,無垠城這方的人陷入了低潮,在梵趁機猛攻之下,無垠城似乎岌岌可危了,塔邊圍住的己方開始出現缺口,南宮罪一行人更是心懷愧疚,氣氛低迷……

一反常態,梵沖上前當先鋒,低迷的無垠城眾人居然讓敵人直沖到南宮罪面前。”南宮罪,你還是敗了。”梵輕輕的說著,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

南宮罪灰暗的雙眼看向梵,帶著沙啞的聲音開口:”不管你想怎麼報複我都行,只要你放過鳳凰吧!”

梵狂笑起來:”放過鳳凰?哈哈哈,她可不希望我放過她呢,至于你,南宮罪,我絕對會……”

“哇∼∼下面的人讓開啊!”一聲淒慘的大喊居然從天空傳來,這聲音似乎很熟悉?

蹦!

靠,早知道就不要隨便站起來了,果然坐飛機就是坐飛機,千萬不要沒事”站”飛機,坐飛毯也是一樣!我欲哭無淚的覺得全身都要散掉了……我仰望天空,坐在飛毯上的眾人,劍心和陽光正好整以暇的在喝茶,晶和云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墜機……不,是墜毯的我。

喔,順便說明一下,飛毯這種阿拉伯的特產,當然是那位阿拉伯王子,陽光,所擁有的寶貝了,也多虧了那張飛毯,我才能這麼快趕回無垠城。

我全身抽痛之下,緩緩的站起來,看到無垠城的眾人都在看著我,我緩緩的說:”呼∼∼幸好地面是軟的,差點摔死。”

所有人的眼光一呆,然後突然集中在我腳下,我疑惑了半天,也往腳下看去……呃,原來是壓死賣肉粽的,這個賣肉粽的背影還挺熟悉的?我抓住那位肉粽兄的頭發,提起來一看,梵?我搔了搔頭,原來是他啊,呼∼∼我的良心終于安了點,這種人壓死一個算一個。

“王子!”梵邊吐血邊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又是你!”我搶先說出:”這個台詞我聽膩了,換一個吧。”

“別這麼瞪我嘛,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老是害到你,可能八字不合吧?”我偏著頭想,我好象老是克到梵喔?可能是因為他叫”飯”吧,天生就得被我煮?

“對了,你在無垠城干嘛?觀光喔?城這麼快就開放啦?”我疑惑的問。

“……”眾人持續無言中。

小龍女白眼一翻,氣急敗壞的大吼:”他是來攻城的啦。”

“笨蛋城主終于找到路回來啦。”一向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明皇也在一旁涼涼的喊。

“喔!”我眼神一沉,敢來攻打我們的城?好大的膽子!我當場一拳揮出去,把梵打倒在地,看見他似乎想伸手到包裹里拿水喝,我眉一挑,用腳踩住他的手背。

“你卑鄙,有種來單挑。”梵眼見自己很可能命要不保了,趕忙大吼著。

我泛起血腥的微笑,輕輕的開口:”單挑?沒問題,等我把你的同黨先清一清。”

我看著梵的人手,突然想起了卓哥哥打來的電話里說,小龍女要我回來的時候記得要裝出血腥精靈的模樣……唉!有點不願意,不過小龍女說的話有反駁的余地嗎?我認命……拔出黑刀後輕輕舔過刀鋒,還不忘給個微笑:”這麼多人可以殺,真好!”

我滿意的看見敵人有的瞪大了眼,有的吞了吞口水……喂,那邊那個,有那個必要尿褲子嗎?我有那麼恐怖嗎?我可是雙十年華、標致可人、嬌俏……

“王子,無垠城這邊的氣氛不太好,你先搞定一下。”小龍女突然用密語打斷了我的自戀,她難得用如此嚴肅的語氣說話,看來事情不小。

“為什麼不好?”

“鳳凰喜歡上你是假的,目的是在無垠城當間諜,她破壞了城門,還差點殺了南宮罪。”小龍女語氣沉重:”王子,你行的話,把梵打得慘一點,看看鳳凰會不會回心轉意真的喜歡上你。”

我滴下一滴冷汗,鳳凰……你的桃花運跟我差不多”好”啊,不是愛上個欠殺的花花公子,不然就得愛上我這個人妖?但是如前,小龍女的話沒有反駁的余地。

我看向南宮罪,他果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讓我看了非常不順眼。然後,我先用腳跟踹廢了梵的兩只手以免他偷偷喝水,不管眾人驚愕的眼神,我走到南宮罪的身前就是一拳揮過去,毫無防備的南宮罪被我揍倒在地,他楞楞的看著我。

我眉一挑:”你妹的事我會搞定,你就先跟我殺殺人泄泄恨吧!”

南宮罪站起來苦笑了笑,感情這事王子又有什麼辦法呢?但是,先殺梵的人來泄恨,他倒是樂意的很:”嗯。”

“上面的喝完茶沒?還不下來?開打啦!”我懶洋洋的說。

飛毯慢慢的飄了下來,陽光、晶和云都退入了後方,身為戰士的劍心、我、罪、斷劍,還有邪靈都並肩站著,我微笑著吐出:”Game start!”

外篇 永誓跟隨

“這次,大哥應該會後悔了吧?”綠晶苦澀笑著。

“我們暗示過大哥的。”云非帶點反駁的語氣。

“是呀,我們暗示過,可是他卻仍選擇了相信我們……”綠晶突然對著懸崖大叫一聲:”大哥,你為什麼這麼笨?”

云非也忍不住對著腳下的漆黑斥罵出聲:”笨透了,一點都不知道,從一開始的被骷髏追殺就是安排好的,我們早就看見你在那邊打怪好幾天了,看見你實力好,想要你帶我們升級,才故意引了火焰骷髏追殺我們,你怎麼會不知道?怎麼會想不到,只會用三昧真火的晶是不可能去打同屬性的火焰骷髏。”

“我明明就跟中華樓的老板有仇,怎麼可能還會故意去那邊吃飯?不用腦袋想都知道,我就是要你幫我解決皇威那混蛋。”晶神色陰狠。

“明明知道這個發帶任務從沒有人完成過,甚至沒有人生還過,但是看見那一萬水晶幣的賞金,我們還是把你引來送死,想拚看看那機會。而你卻連打聽任務內容都沒有,就這樣跟我們來?”云非露出鄙視的神情。

“你都看見那鬼王的實力了,卻沒有懷疑我們,居然就這樣把發帶交給云?甚至走到斷崖邊?云都抓著你的腳踝了,你卻還露出不解的神情。”晶哈哈大笑著:”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天真、這麼蠢的人?”

兩人吼完,缺氧似的胸膛起伏不斷,仿佛喊出了所有悶在心中的憂悶,兩人的表情竟是那麼的一致,一致的空白迷惘。

過了許久,晶淡淡的開口:”走吧,中央大陸還在等我們,別忘了,小藍也在那邊。”

“嗯。”云最後看了一眼懸崖,心里複雜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感受。

“買好票了,等船的時候,隨便吃點吧。”綠晶還是一臉冷漠。

“嗯。”云非皺著眉:”這麼快就走?對東方大陸,我總有點舍不得。”

“別傻了。”綠晶低喊一聲:”別忘記了,大哥一定會回來白虎城的,我們別在等船這段短時間遇見他,就該謝天謝地了,你還想繼續待下去?”

云非靜下來不語,只是隨著晶走進一間不起眼的飯館。

“老板,兩盤炒面,一盤青菜,再來個魚湯。”云看著菜單,照例幫不重視食物的晶一起點菜。

“好的,客倌,馬上來。”小二裝扮的NPC馬上笑臉迎人的去吩咐廚房。

云非突然想起似的,趕忙喊著:”對了,忘了紅油炒手,小二,還要一盤……”喊到一半,云非變了臉色。

“還要一盤什麼?”小二盡責的走回來問。

綠晶望著沉默下來的云非,只是漠然的開口說:”一盤炒肉絲。”

“好的,馬上來。”

云非一直沉默到菜上了以後,舉筷挾菜,卻發現自己什麼都吃不下,肚子里沉得像是塞了塊石頭,心里更是充滿著莫名的情緒,終于他歎了口氣,放下筷子看向一口、一口吃著炒面的綠晶:”晶,我不喜歡這樣。”

“你以為我喜歡嗎?”綠晶也放下了筷子,臉上表情僵硬的說:”更何況,這個計畫不是從頭到尾都是你策劃的嗎?”

“但是,我沒想到所有的計畫居然會用在同一個對象上,我以為,沒有人會幫我們第二次的。”云非泄氣般的說:”為什麼世上會有這麼一個傻到極點的大哥呢?”

“他就是自己太傻才被我們騙,也好,這次給他個大教訓,讓他下次不會再受騙。”綠晶淡淡的說,說完,再度舉筷夾菜塞住嘴巴,表明不願再多談。

云非也只得歎口氣,他看向飯館外,似乎很期待某人能夠突然闖進來。

門口真的出現了人影,云非的臉上充滿了驚訝,又帶點擔心,大哥這次到底會不會原諒他們?希望大哥會傻到繼續原諒他們,他暗自期望著。

“總算找到你們兩個奸夫淫婦,這次,可沒有那個穿斗篷的家伙來搗亂了吧!”人影從門口走了過來,皇威狠毒的聲音也讓云非和綠晶知道來者何人。

“皇威。”綠晶臉色大變。

“對,就是我,你最親愛的老公啊,晶晶小寶貝。”皇威一臉淫笑的看著綠晶。

眼見死黨被占口頭便宜,云非豈可忍受下去:”皇威,你不要以為我們還是吳下阿蒙,我們現在可沒那麼好欺負了。”

“一個結界師還想怎麼對抗我的小弟們?”皇威冷冷的看著云非:”居然笨到選擇結界師這種廢物職業。”

“你說什麼!”云非怒極,他最痛恨別人不把結界師當作一回事,這些人哪里知道結界師對守城有多大的好處,他只是一直遇不到伯樂來賞識他而已。

“我說你這個廢物,他媽的離我老婆遠點。”皇威拔出閃閃發光的黃金刀,毫不留情的往云非砍下。

“云!”綠晶一把推開云非,黃金刀無情地插入晶的身體,晶悶哼一聲,不甘心的看著皇威,然後變成白光飛走。

“晶……”云非看著白光,狂喊著。

“媽的,砍錯人。”皇威一臉陰狠的看著云非:”臭小子,我知道你們想逃,也知道你們買了船票,但是我警告你,你想走就自己一個人給我滾,綠晶是絕對走不出東方大陸,走不出我的手掌心。”

“哼,船票是永久有效的,搭不上這班船,我們還可以搭下班。”云非冷冷的看著皇威。”我就不相信你有那個能耐改變第二生命的游戲規則。”

皇威反而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是沒辦法改變規則,但是我能安排人手二十四小時在港口堵你們,見一次殺一次,我看你們有多少級讓我的人殺。”

云的臉色發白:”你……”

“小子,警告你別想帶著綠晶逃,也別想再靠近綠晶,不然有你好看的。”皇威轉身跟後面的小弟吩咐:”給我狠狠的揍這個小子,快死的時候就補個血繼續打,別讓他用死逃走,打到他永遠不敢靠近綠晶。”

“皇威,我告訴你,我一定會帶晶到中央大陸,一定!”云非怒吼,可惜,面對著幾個戰士,結界師卻是束手無策的……

“該死!”古云非狼狽的逃下線,一下線就發現電話響個不停。

云非按下通話鍵,綠晶著急的臉馬上從螢幕出現:”云,你沒事吧?怎麼一直沒飛回來?”

“還說呢,皇威那王八蛋把我被扁成豬頭,還安排祭司補血不讓我死,後來我受不了,才下線的。”云非不禁摸了摸臉,剛剛在游戲里這張臉早就被揍到七腫八歪了。

綠晶白著張臉:”你干嘛不早點下線,還讓他扁你,你、你笨蛋嗎?”

“不甘心嘛!”云非訕訕然說。

“不管皇威了,我看我們明天上線後,馬上到港口搭船出港,不然要是真的遇到大哥的話,下場恐怕也不會多好。”綠晶擔憂的說。

“皇威說要派人二十四小時堵在港口。”云非歎了口氣。

“什麼?”綠晶的臉色更加慘白。

“現在該怎麼辦?”云非憂心忡忡。

綠晶深吸一口氣,平靜下來:”過幾天再去看看,皇威總不能永遠派人等在那。”

“希望如此。”但是他總覺得,那個皇威對晶的狂熱好象還蠻深的。

“皇威,你到底想怎麼樣?”綠晶滿臉忿憤,這個人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居然真的在港口守了這麼多天。

“我要你當我的老婆啊。”皇威嘻皮笑臉的回答。

“別作夢了。”云非怒吼:”像你這種痞子,晶根本看不上眼,你省省吧。”

皇威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用一臉看到大便的表情看著云非:”你這小子真的是欠打,還跟我的晶走在一起。大伙給我上,狠狠的打。”

“皇威,你住手!”綠晶大驚失色。

“要我住手可以,當我的老婆,綠晶。”皇威露出陰冷的表情:”千萬不要再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晶,我已經用軟的手段用太久了。”

“晶,別答應他。”云非被幾個人架住,眼見又要被狠毆一頓,但是他還是阻止著晶。

眼見云非被架住,綠晶的臉上終于露出猶豫,她一臉含淚欲泣的模樣,楚楚可憐。

“為什麼你要這樣逼我,愛情這種事豈是能強逼的?”

皇威臉色一僵:”我說可以就可以,跟我有什麼不好,我供你吃、供你穿,給你大把的錢花,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綠晶滿臉的淒苦,淚珠兒終于滾滾而下:”給我大把的錢花,難道這就是愛嗎?這不是我要的。”

此時,港口的人潮漸漸多了起來,看熱鬧的人也多,見到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被逼婚逼到姍然淚下,許多人都出聲斥責起來,更有看不過去的人開始摩拳擦掌,眼見氣氛開始有些失控了。

皇威臉色一沉,轉身向人群叫囂:”媽的,你們吵個屁,再吵,我他媽的連你們一起砍了。”

聞言,人群嘩然,許多人更是怒吼著:”媽的,搶婚還這麼屌。”、”砍我?看老子先砍了你們。”、”太過分了,怎麼可以這樣逼一個女孩子!”、”好可憐喔,那女孩都哭了。”

面對眾怒,皇威非但不低頭,還更加囂張:”媽的,仗著人多是吧!不要以為我皇威只有這麼點人,等我叫幾十個人來把你們全收拾了,看你們還叫啥。”

“地頭蛇皇威?”人群中有人驚呼,只要是在白虎城待過的人,大致上都聽過白虎城的惡霸皇威,帶著八個小弟仗勢欺人、喜歡用錢壓人、看不爽就砍飛玩家、只要看見美女就調戲,皇威多得是數不清的惡行,但是,畢竟為了錢,肯為皇威做事的人還是多如牛毛,仗著那堆戰士,至今沒人敢對皇威如何。

弄清眼前的惡霸原來是皇威,早就准備出手的眾人反倒猶豫起來,畢竟皇威在白虎城的淫威還是深植在他們心中,誰都不想搞到自己在白虎城待不下去……

云非和綠晶原本期待眾人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沒想到一句地頭蛇皇威就嚇倒了眾人,兩人的臉色又沉了下去。

“果然,只有大哥那個傻瓜會做路見不平這種傻事。”云非嘲弄的笑了笑,隨後又落寞下去,看來他和晶離去中央大陸看小藍的時候,還很遠、很遠。

“……”綠晶的眼淚早就停了,面對不敢上前的眾人,她只有無奈的歎氣,看來她和云恐怕要在第二生命絕跡一段時間了。

皇威滿意的看著安靜下來的眾人,轉向云非和綠晶:”綠晶,你到底當不當我老婆?我告訴你,我已經在各個重生點都布下人手,你要是說不,我絕對把這小子砍回一級。”

云非和綠晶的臉色都是慘白,綠晶微張著嘴,但就是說不出話語……

“她要是會嫁給你,我就吞了我的刀。”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云和晶心中一跳,大哥?

云狂喜的看向聲音的來源,這時,此人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那是,一個戴面具的白發精靈。云激動的驚呼:”精靈?大哥是精靈沒錯。大哥,是你嗎?”

精靈微微一笑:”不是我,還有哪個精靈會在東大陸閑晃?”只有他這個”迷路技能”可能有一百級的精靈才會在這邊亂晃……

“大哥……”晶的臉色無比的複雜。

精靈看向了皇威,輕輕的開口,風輕云淡的聲音份外有一種風雨欲來的威脅。”皇威是嗎?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

“你……”皇威氣惱,但是卻又忘不了上次此人給他的震撼,他就是知道云非和綠晶已經沒和這個人走在一起,才來堵他們兩人,想不到還是遇上了這個他絕不想惹的凶神惡煞。

“媽的,你不要以為我會真的怕你,上次是你偷襲老子,這次沒那麼簡單,大伙給我上,砍死他的人重重有賞。”面對眾人,皇威豈肯輸了面子,更何況上次是這個精靈突然偷襲,讓他先掛了才贏的,這次他可是有了心理准備,當然這個仇非報不可。

“劍心,開打了喔。”精靈帶著淡淡微笑,跟身旁的看來像新手的紅發戰士說,紅發戰士只是冷著張臉,點了個頭。

兩道飛快的人影沖向了皇威一行人……

“大哥……”云非心里震驚,想不到大哥又是什麼都不說就幫他們,為什麼大哥對他們這麼的好,甚至在他和晶親手把大哥推下斷崖、搶走發帶,打算潛逃之後,大哥還是義無反顧的幫他們,這個大哥真的好傻,雖然這麼想,云的心中卻是充滿著暖暖的感動。

“晶,我們和大哥一起去中央大陸好不好?”云平靜的問著晶,但那語氣像是在敘述一件事實:”到中央大陸見過小藍之後,我想跟著大哥,不想再去找教授和王子了。”

“嗯。”看著兩道和皇威交手的人影,晶還不遲疑的回答,她也知道,不跟著這樣的大哥的人,才是真正的傻瓜。

精靈和紅發戰士將八名大漢和皇威都砍得干乾淨淨,精靈仰天長笑著,那狂傲的模樣震驚周圍的人群。

“大哥,我們跟定你了。”云非和綠晶閃著堅定的眼神,嘴邊是無盡的笑意。




上篇:第六章 暗黑魔神    下篇:第一章 無垠不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