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三章 非常隊發威   
  
第三章 非常隊發威

“呵呵呵……”我冷笑著:”呵呵呵呵呵,我不怕、我不怕,呵呵呵。”
“看來王子真的很怕。”丑狼無奈的看著躲在角落,冷笑了半天的我。

“向來都是他把人開膛剖肚,現在報應來了,他當然怕啦。”小龍女無所謂的回應。

“那怎麼辦?這樣子要怎麼上場比賽啊?”羽憐擔心萬分的問著:”難道要棄權嗎?”

“哈哈,別管他就好了,他每次都是這樣,事前怕得要死,但是只要真的開始做了,他永遠都是最猛的那個啦,別擔心、別擔心。”小龍女哈哈大笑的回答。

“是嗎……”

“上場了。”阿狼大哥冷靜的說。

聞言,我站起、轉身、左手撫著我的黑刀:”殺人了。”我淡淡的說。

不知道為什麼,就算事前是多麼的害怕,但是只要走進這個會場,感覺到眾人的目光,我總能立刻平靜下來。雖然我還是想不出肉包加不乖的火鳳凰打贏兩只龍的辦法,不過,反正我也沒想出肉包打贏火鳳凰的辦法,還不是贏了?哇哈哈,這叫吉人自有天相……(是傻人有傻福吧!)

照往例,我第一個跳上擂台,而地獄殺戮隊現在才走出通道,是由一個穿著血紅色魔法師袍的人領軍。

“染血的魔王,冰系魔法師,最喜歡用冰柱把對手串起來,是地獄殺戮隊中第一號恐怖人物。”小龍女這麼解說。

“串起來?這麼說,我頂多是肚子被開個洞而已,還好嘛……嚇死我,我還以為他會把我的腸X拉出來塞到我的嘴里,然後把血淋淋的心髒從我胸膛X出來,接著再敲開腦袋,白軟軟的腦X就噴出來塗滿整個地面……”我松了口氣,什麼最恐怖的隊伍,害我怕得要死。

“王子殿下,拜托您不要再說了。”居臉色慘白的聽著那段XXX。

小龍女邊摀著嘴邊咬牙切齒的對我吼:”你再說下去,我連早餐都要吐出來了……”

“呵呵,不好意思啦,最近看了太多恐怖片……”想起昨晚看的恐怖片,里面的變態殺人狂就是這麼做的啊,我傻笑。

這時,對面的染血的魔王突然用一種陰慘慘的聲音,再加上緩慢的速度說話:”今天,我要把非常隊當成烤肉串,你們將被一個個串起來,然後被我的龍寵慢慢的、活活的燒死,我要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恐怖~~”

我只是淡笑:”開始?”

對方似乎有點被我的隨便態度給激怒了,臉上青筋爆出好幾條。

“有什麼好生氣的呢?”我輕輕笑著:”等我把你的肚X剖開,拉出腸X,然後當成繩子把你綁起來,再切開你的腦X,取出X腦,再用火鳳凰的天堂烈焰烤熟,然後塞進你的嘴X,最後,澆上你的鮮血當佐料後,你再來生氣也不遲啊!”

喔呵呵,就像前天看的電影一樣,我那天跟我弟看完後,我還故意研發了新料理,用X腦一樣白的高級豆腐,加上鮮血一樣紅的新鮮紅豆,做成了紅豆豆腐湯給他吃,我弟生平第一次放棄了他的晚餐……我是不是太壞啦?!誰叫他要在我耳邊念了三天,暗黑邪皇隊已經通過分組預賽了,可以進入決賽這件事。這會增加我的壓力,死老弟知不知道啊?

染血的魔王臉上的青筋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一張白紙般的臉,和微微顫抖的手,他可能是在想象著自己被自己的腸子綁起來,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腦袋被剖開烤熟,塞進自己的嘴X里,最後還被澆上自己的血……(我想你應該不會活到那個時候……)

不過這樣好象有點抄襲電影啊,我思索著,會不會被告侵犯智慧財產權啊?不然就……

“挖出眼睛,塞到屁眼?”不對啊,這是大前天看到的恐怖片里的情節。

“把整個人埋在土里,再從頭底把整張人皮剝下來?”這好象是滿清十大酷刑里的耶!

“斬斷四肢丟到糞坑?”這里哪來的糞坑啊?

“把肉一片片割下來?”這好象叫凌遲喔?

“宮刑?”……好象死不了,根據游戲的設定,那里好象只算是次要害部位吧?

“把刀從屁眼戳進去?”不好,好髒。我的寶貝黑刀怎麼可以弄髒呢!

我歎氣:”唉,想不到要想出一個創新的酷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算了,隨便挑一個來用吧!開始吧,裁判,咦?怎麼沒人啊?。”我左看右看,奇怪了,整個賽場居然只剩下我?

“染血的魔王呢?”我看著空蕩蕩的對面,對手不見了?我轉頭想問隊友們:”小龍女?阿狼大哥?居?大嫂?娃娃?怎麼都不見了?”

這時,廣播器的聲音傳來伴隨著嘔吐聲的報告:”各位……我是主持人小李,由于參賽者王子所講的話實在太過血腥暴力,惡~~導致其他參賽者全部逃離賽場,估計是在廁所……嘔吐。目前距離開賽時間限制還有五分鍾,若地獄殺戮隊沒有半個人能在五分鍾內回到賽場,本場將由還有一個人在場上的非常隊獲勝……惡!”

此時,在廁所。

非常隊員齊聲大喊:”王子你完蛋啦!惡~~”

旁邊的地獄殺戮隊也悲泣:”死都不回去,惡!”

“惡~~~非常隊,勝利。”裁判宣布。

我絞著我的手指,孤獨著站在場上:”人家不是故意的。”

我才剛走下賽場,小龍女就面露凶光的朝我走過來。”王子,你完蛋啦。”

“你讓我連昨天的宵夜都吐出來了呢!”羽憐大嫂恐怖陰影微笑又出現了。

“王子哥哥,娃娃好怕喔~~”怕?可是娃娃,你的表情怎麼跟召喚骨龍出來搶烤肉吃的時候一模一樣啊?

“唉,王子你也知道,我一向都把你當弟弟一樣看待。”

那就不要亂揮你兩公尺長的光耀之杖,還在做熱身運動?阿狼大哥你知不知道,一個戰士被一個祭司物理攻擊致死,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王子殿下……”居一臉的猶豫。

眼見一支匕首、兩根法杖外加一只骷髏手,即將要從我頭上落下了,我只有慘兮兮看向居,悲慘的喊:”居,救我~~”

不忍心的居馬上飛身撲了過來:”不要打王子殿下啊~~”

一陣亂七八糟拳打腳踢,連拖鞋和刀叉都飛過來。

呼~~我安安穩穩的躲在居身下,險險的避過一場浩劫,我感激的看著已經不像個人的居(奇怪,他怎麼沒死啊?看來大哥的治愈術有一半是靠他升級的),心底暗暗發誓,我下次一定少打他兩拳。

“王子,你真是太卑鄙了。”小龍女打得氣喘噓噓。

“怎麼會呢?你們打得很愉快,我也不痛,又能滿足居的被虐待欲,一舉數得,何樂而不為呢?哈哈哈……”我真是冰雪聰明啊,呵呵。

“不知道大會找大哥到底要做什麼?我肚子餓了想吃飯。”

剛剛大會無緣無故廣播要我們的隊長去找大會,說是有事情商量,該不會是我們剛剛的勝利被取消了吧?要重打?不要啦,我都慘遭修理了,還被取消勝利,那我真的要把滿清十大酷刑用在大會人員身上了。

“這麼愛吃,真懷疑你是不是女……”小龍女突然發現自己說錯了話,我也臉色發白的看著大嫂和娃娃。”……人心目中的美男子。”

“……”接得好,小龍女。我松了口氣。

“狼回來了。”羽憐大嫂遠眺著。

“唉,各位,我有個不算太壞的壞消息。”阿狼大哥眉頭皺在一起:”我們還得再打一場。”

“現在?馬上?”可是我餓了……

“正確來說,還有二十分鍾。”

“居……”我們猶豫的看向躺在地上像堆爛泥巴的居。

“我會治好他的,別擔心。”阿狼大哥還補充了一句:”這個傷比王子打得輕多了。”

……我裝做沒聽見。

“妖妖隊,是下一場跟我們比賽的隊伍。還有一點,我們之所以要連打兩場,是因為我們是分組預賽的最後一場比賽了,大會希望能在今天把所有比賽比完。”大哥煩惱的說:”可惡的是,我們沒時間去抓人,查探對手的情況,可是我們剛剛那場比賽卻被對手看得一清二楚。實在是太不利了。”

“速粉不離。”我邊啃著饅頭邊含糊的說。

“這也不一定,幸虧剛剛那場根本沒正式打斗,他們頂多是知道我們的職業而已。”羽憐大嫂欣慰的微笑。

“希望如此……”

會場上,我留下一滴冷汗,艱難的開口問:”對面的,是我們的對手?”

“好象是。”阿狼大哥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不會吧?你說對面的那朵花、那根草、那棵樹、那塊石頭、那堆水,外加一個看不見的東西是我們的對手?”我嘴角抽搐,有沒有那麼誇張啊?

“難怪叫妖妖隊,居然是花妖、草妖、樹妖、岩妖、水妖還有風妖組成的隊伍。這下不妙了,妖族的分類繁複、技能千變萬化,再加上會選妖族的玩家並不多,我們從沒有碰上妖族過,對于他們的了解太淺,這場會是場大硬仗。”小龍女擔心的解說。

“唉!本來想試驗我上一場說的恐怖手段的,現在……”我歎了口氣:”小龍女,你覺得它/她/他/它們有腸子讓我拉嗎?”

“……不知道。”

“不管如何,反正現在只能上了。”我毫不在乎我的對手是誰,只是伸展我的手腳,准備大打一場。

“沒錯,王子說得對,現在讓我們大干一場,吼~~”阿狼大哥狂吼著。

我狂笑著,拔出黑刀,分組預賽最後一戰,開始。

比賽一開始,我馬上想往前沖,照慣例先干掉一、兩個人再說,但是我突然發現腳踝似乎被什麼東西纏住,我整個人撲倒在地上,急忙往我的腳踝看去,草?會場上居然會有草纏住我的腳?我拔刀斬斷那株草,正想爬起來的時候,周邊突然湧出許多的長草……

“呃。”我整個人都被草纏住,動彈不得。

“王子!”非常隊員都嚇了一大跳,阿狼大哥沖上前來,徒手拔著那堆礙事的草。娃娃指揮著骷髏護衛著我們,原本要潛地出去的小龍女這時也沖了回來,拚命用匕首割斷草枝。

我掙紮著,眼角余光看到那個岩妖沖了過來,我”花容”失色,大喊:”別管我,快防禦。”

“骷髏快上去擋住。”娃娃趕忙讓骷髏上去擋住岩妖,但一旁的樹妖用他強橫的樹枝一掃,便是一只骷髏飛出去,雖不至于讓骷髏就此解體,但是也讓它們掙紮半天才爬得起來。

眼見高大嚇人的樹妖沖了過來,羽憐一顆火球馬上飛了過去,讓樹妖退回了妖妖隊里,但是一旁的岩妖卻一拳揮向娃娃,阿狼大哥趕忙一把推開娃娃,自己卻被岩妖的重拳擊中,兩百公分的高壯身體也被這拳打飛了出去。

“狼……”羽憐大嫂驚呼。

“骷髏,快回來保護大家。”娃娃著急的指揮著骷髏擋住岩妖的攻勢。

“居,狂暴術,快用狂暴術。”我狂吼著。

“好!”居馬上對我用出了狂暴術。

我感受到力量的增強,奮力一掙,終于讓右手脫離了草枝:”擒蝙刀勢。”點、劈、挑、刺、旋,我瞬間用各種刀勢砍斷身上的草根,我跳了起來,往岩妖急沖而去……

一道水柱突然在我面前沖過,我楞住,趕忙向後退一步,可惜我背後沒長眼睛,沒看見後面也是一道水柱,而且其水勢比起前面這道,有過之而無不及。

“啊~~”我馬上隨著水流沖了出去,差點就要被沖出擂台了,我把黑刀插進擂台地板,緊緊抓住黑刀,總算沒被沖出去,但是水流過後,我才發現我又被草纏住了啦,煩死了!

我砍掉草,就又被水沖走,好不容易水停了,又被草纏住,這段期間,我擔心的瞄了眼娃娃那邊的情況,幸好娃娃加上羽憐大嫂還能抵擋住岩妖,居拿著古琴用著追魂超音箭干擾對方,阿狼大哥卻一個人在打架?

我猛地想起剛剛的看不見的東西,風妖,是風妖纏上了大哥,糟糕了!小龍女呢?我回頭往對面的妖妖隊看去,果然看見小龍女正偷偷躲在水妖身後,打算暗算他,但是……

“小龍女,快跑。”

回到妖妖隊的樹妖早就在警戒這個會潛地暗殺的盜賊,一看見小龍女出現,粗大的樹枝馬上揮了過去。

“啊……”小龍女閃避不及,被一拳揮個正著,血量大幅下降。她馬上站起,潛回到非常隊,又見阿狼大哥情勢危險,她馬上過去支援。

透明人雖然是難以用肉眼窺見,但是,卻也難瞞過眼聰目明的盜賊,再加上居也射箭支援,風妖被打得節節敗退。

這時,一直沒有動靜的花妖居然念起了治療咒語,花瓣從風妖的頭上輕輕飄落,很明顯,風妖的傷勢好了許多。

“原來花妖是祭司。”阿狼大哥驚訝的說。

樹妖這時也跑過來支援風妖,多了力大無窮的樹妖,小龍女、大哥和居只能和他們打個平手,而娃娃和羽憐也只能擋住岩妖的攻勢,對于皮厚肉粗的岩妖是半點辦法都沒有,而我卻還在跟草妖、水妖糾纏不清中……

這樣下去不行,我在一次掙脫草後,掏出了肉包子。

“媽媽,你在玩水嗎?肉包包也要玩。”肉包子睜著無辜大眼睛,看著被水沖得七葷八素的我。

這次比完賽,我這輩子都不會想玩水,我有點無力的再度被草綁住:”肉包子,等等我被水沖走的時候,你馬上用出那招XXX,帶我飛離水流,知道了嗎?”

“嗯~~好。”

我第N次砍斷草,跳了起來,水流馬上又朝我沖了過來。”肉包子,使出竹蜻蜓。”我大吼。

只見到肉包子的頭上突然長出了一根竹蜻蜓,竹蜻蜓旋轉了起來,慢慢的肉包子浮了起來,而我也用左手緊緊抓住肉包子。

“閃開那道水流,肉包子。”

肉包子馬上往左一閃,避開那道朝我們席卷來的水柱。

我無奈的靠著一顆肉包在空中左閃右避,眼睛打量著情勢,我決定先干掉那兩個會妨礙我的草妖和水妖,否則我根本沒辦法在地面行走。

“肉包子,朝敵人小心前進。”

“什麼是敵人?”

我昏。”朝那邊那幾個人前進。”我舉起黑刀指向妖妖隊。

“好~~媽媽!”肉包子聽話的朝著妖妖隊前進。

“龍‧卷‧斬。”我閃過一道水柱,自己變成一道龍卷朝水妖沖去,那個可惡的水妖馬上被我在肚子開了個洞,我正打算再補一刀送他上西天時,身體又被草纏住,更糟糕的是……

“冰柱。”重傷的水妖邪惡的笑著,手上是近十根的冰柱……

“擒蝙刀勢。”我趕忙砍掉身上一堆草,卻已經來不及閃躲,有五根冰柱還是打到了我,我臉色發白。

嗯!非常痛,最重的傷勢是左大腿被一根冰柱貫穿,其他是深淺不一的傷口,我的血量雖然還有一大半,但是卻被草纏住動不了……嗚!前面又出現N根冰柱了啦!看來妖妖隊快要完成染血的魔王的遺願了││把我變成一根烤肉串。

“就是要死也要拉個墊背的,肉包子,打狗術攻擊。”我奮力將肉包子丟向了水妖。

“呃啊。”我連續被數根冰柱擊中左手、腰側、肩膀,還有一根擦過了我的額頭。

對面的水妖也閃避不及被肉包子擊中,花妖趕緊幫水妖療傷,我躺在地上看著自己剩下一滴滴的血量,想不到我連個墊背的辦不到,可惡!

“王子,走!”小龍女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她拚命的把我往後拉。

草妖見狀,馬上要用草阻止我們逃走,但是一支半透明的箭阻止了他,居憤怒的用漫天的箭雨射向了草妖,逼得他不得不趕緊用草護住自己還有花妖、水妖。

“快到了,王子。”小龍女拚命的想把我拉回阿狼大哥那里,讓他療傷。

阿狼大哥也想抽出身來幫我療傷,但是少了小龍女,又缺了居,阿狼大哥自己光是阻止風妖和樹妖殺了他,都有點困難了,根本抽不出身來幫我療傷。

我眼見情況危急,我拚命張開嘴跟小龍女嘶吼:”去幫大哥,快!他、他一個人撐不住的。”

小龍女看了大哥,又看了看我:”該死的,不幫大哥解決掉那兩個人,根本就救不了王子。”

她一咬牙,丟下了我,跑去幫助阿狼大哥抵抗那兩個人:”你要給我撐住,聽到沒有,王子。”她邊跑邊吼。

我虛弱無奈的點點頭,撐住?這該死的真實度九十九,我的傷勢一直讓我的血量下降,我要拿什麼撐住啊?比賽又不能帶紅藥水……糟糕!意識有點模糊了,我拚命甩著頭。

這時,水妖的傷勢已經治好了,他怒得卷起滔天的水浪,往我卷來,而我卻處于迷迷蒙蒙的意識之中……

“王子……”居、小龍女、丑狼、羽憐還有娃娃絕望的大喊。

“王子……”居奮力一躍,抱住了意識不清的我,隨即我們兩個人都被水流沖了出去,居拚命用身體護住我,但是我體內所剩不多的血液,還是把水流染成了紅色。

突然,我清醒過來,心里很明白,我離死只差一滴滴了。

“居,要加油喔!”

居驚駭的看著我。”王子……不,你不能死。”

我微微笑著,身影漸漸模糊,最後化為星光點點,在居的悲傷臉色中,我變成一道白光飛逝。

“王子。”居握緊了原本抱住王子的手,拚命捶著地,聲音有點哽咽。

“王子。”小龍女白著一張臉。

“怎麼會…”羽憐摀著嘴,眼泛淚光。

“吼~~王子!”丑狼悲嚎著。

“嗚哇、嗚嗚,王子哥哥。”娃娃嚎啕大哭。

“媽媽、媽媽在哪里?嗚嗚嗚……”肉包子的兩道超級水龍頭重現江湖。

會場上,氣氛有點凝結住了,悲傷的感覺開始在所有人之間蔓延,連妖妖隊都有些不知所措,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正當妖妖隊終于打算展開行動的時候,怒火卻以居為中心燒開了……

“火凰,我以主人的身分命令你,燃燒吧!將膽敢傷害我的摯愛、不知死活的人全都送入地獄的火海。”居布滿複仇血絲的雙眼,連不愛聽話的火凰,都知道現在不是不聽話的時候。它長啼一聲,飛上天空後,開始對妖妖隊噴吐著高熱火焰,草妖原本要築起防護罩,但是草怎擋得住火?水妖趕緊接手,用水幕擋住了致命的火焰。

草妖見情勢不對,立刻想對居使出草縛術,居的腳下出現了許多長草……

“地裂術。”羽憐蹲在地上,右手觸碰著地面,地面馬上往草妖裂開一道大縫。

草妖腳底一空,險些摔下大縫之中,幸虧旁邊的樹妖趕緊抓住了他,但是羽憐微微笑著,再度念完咒語,又是一道地裂術往草妖和樹妖沖去……

“你用這招害死了王子,你以為我會讓你再害死居?不可能!”羽憐輕輕吐出這幾句話。

“黑暗地獄的焰火啊,燃燒上強大的死靈生物骨龍吧!化身為地獄焰火之龍,降臨人世為你的主人摧毀一切擋在面前、傲慢無禮的生物!”娃娃倔強的臉上充滿著怒氣,連無敵恐怖的黑焰骨龍都不能打消她幫王子複仇的心。

于是,妖妖隊的空中敵人,除了使用神聖火焰的火鳳凰外,又多了一只吐著邪惡焰火的骨龍,無疑是對妖妖隊的危險處境雪上加霜……啊不,是火上加油。

風妖和岩妖見情勢不對,立刻往非常隊沖了過來,打算趕緊解決這危險的三個人,小龍女一個快步擋在風妖的面前。

“有人說,跟風比快是愚蠢的行為,我,現在要證明,跟我比快才是最愚蠢的行為。”小龍女陰慘慘的說完這些話,手上的兩把匕首飛快的翻、劈、斬、刺,逼得風妖節節敗退。

丑狼揮著光耀之杖,跟岩妖一個勁兒杠上了。論力量和體質,丑狼當然是比不上渾身岩石的岩妖,但是丑狼哼的一聲,心底咕噥著,連三歲小孩都知道該怎麼打敗岩石,不就讓冷熱交替就好了嗎?

“居,讓火凰對這只岩妖噴火!”丑狼用隊伍頻道密著居,而居也立刻照辦。

“你以為火對我有效嗎?”岩妖被火焰噴著,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丑狼冷冷一笑,加上水呢?好,看我用水把你分崩離析……水,找羽憐?不對啊,羽憐只有火跟地屬性魔法,娃娃不可能,居也沒有,小龍女是盜賊,糟糕!沒水……丑狼在原地楞住,這下子該怎麼辦?難不成跟水妖說,喂!借我點水殺岩妖嗎?

“嗚嗚~~媽媽!”肉包子在一旁狂哭,會場地面已呈現稍微淹水的狀況。

丑狼的丑臉上展開一個難看的笑容,想不到啊,王子你就是死了,都沒忘記留下這麼有用的”遺孤”,丑狼一把撈起肉包子,打起了商量:”肉包子,對面的那顆石頭他害死了你媽媽,你要不要報仇?”

“嗚~~什麼是報仇?”肉包子張著無辜大眼。

丑狼抓了抓頭毛:”反正,你到對面石頭身上去哭,你媽媽就會很高興喔!”丑狼盡量用著哄小孩的語氣。

“那媽媽會回來嗎?肉包包想媽媽。”

“呃……會吧!”

“好!”肉包子小臉上充滿堅決,蹦蹦跳跳的往岩妖跳去。

丑狼捏了把冷汗,心想幸好包子沒有腦袋……

岩妖先是楞楞的看著一個包子往他跳來,隨後跳上了他的肩膀,兩道水柱就噴了出來,岩妖仿佛聽見自己的身體裂開的聲音,他大驚失色,拚命想抓住肉包子:”你干什麼,走開!”

可惜,肉包子身體嬌小,相當靈活,一會兒跳到頭上,一會兒又在肩頭、手臂等,兩道水龍頭很盡責的開始擊潰岩妖的身體。

情勢開始逆轉……

剛才,我從重生點走了出來,過了一段死亡的嘔心感,然後有點楞在原地。

“現在,我要干嘛?”我喃喃自語著,然後突然想起。

“對了!我應該去看比賽才對。”

為了怕趕不及看到比賽,我沖沖抓了包瓜子,買一盤炒飯,又帶了罐可口可樂,就趕去會場看比賽,正好看到居抓狂那幕,然後我找個位子坐了下來,看著隊友因為我被殺了而瘋狂。

“哇~~早知道居這樣就能控制火凰,那我干脆就自殺好了,不就有烤肉吃了嗎?”

“好可怕的火焰骨龍……”

“羽憐大嫂真猛……”

我不斷贊歎著,而我瘋狂的隊友們很盡責的在瘋狂,在我吃完炒飯的時候,場上已經是一片水深火熱、天崩地裂……

水深。

“哇哇哇哇嗚嗚嗚嗚哇嗚~~媽媽沒有回來,媽媽~~”肉包子的兩道水龍頭已經發展成兩道雄偉的瀑布,繼水淹餐廳包廂後,肉包子又再度創下了水淹比賽會場的紀錄。

火熱。

“火凰,快,把那堆可惡的妖都燒光,哈哈哈~~”居已經呈現半狂狀態,而火凰也燒上了癮,除了非常隊站立的小小范圍外,隨時都會有數十道火焰到處亂噴。

天崩。

“碰”的滔天巨響,娃娃的恐怖地獄火焰骨龍”又”撞上了會場旁邊的柱子,人頭大到整尊人大的石塊到處亂飛,連觀眾席上的觀眾都慘遭飛石擊中,我閃!呼~~差點打到我,至于禍主娃娃則偏著頭無辜的站在一旁。

地裂。

在羽憐大嫂的恐怖地裂術施展第十一次的時候,賽場已經裂成了六塊大小不均的石板,還有往更多塊數發展的傾向。

總而言之,現在的狀況是飛石與白光齊飛,火焰共洪水一色,好!好一個人間煉獄啊!我周圍的觀眾早就奔逃一空,裁判死命抱住還沒被骨龍KO的一根柱子,主持人小李的廣播詞讓聽到的人會以為世界末日來臨,而妖妖隊……我實在搞不清楚到底妖妖隊還有沒有妖存活?應該是有吧?不然比賽應該就結束了。

最後,還有一點理智的阿狼大哥終于停手了,他環顧四周,狂吼著:”夠了,夠了。大家停手吧!我們已經幫王子報仇了,我相信王子在天之靈也會安息的。”

聽到老公的吼聲,羽憐大嫂終于也停手了,她看著狼籍的現場,嗚咽的說:”王子,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王子哥哥……嗚!”娃娃的眼淚又湧了出來。

“王子,我終于替你報仇了。”居泛著淚光,對天狂吼著:”王子,你聽到了嗎?我們終于替你報仇了……”

我吞下嘴里的瓜子肉,喝了口可樂,眼前閃過了一道火焰。

“我聽到了啦。”不過居你喊的方向錯了,我不在上面,在你的左手邊啦。

場上的阿狼大哥抬頭看著柱子上的裁判,開口問道:”裁判,你還不快點判我們贏了?難道還要我們繼續破壞嗎?你知道的,我的隊友耐性可不太好。”

聞言,裁判差點就哭了出來,趕忙解釋:”可是妖妖隊還有人存活,比賽規定,必須對方全體死亡,或者投降才能判定輸贏……”

“投降、投降!”阿狼阿哥還來不及開口說話,一個尖叫的聲音從某堆石塊下傳出。

阿狼大哥走了過去,搬開石塊,只見到一朵剩一個花瓣的花慘兮兮的躺在底下。

裁判如獲大赦:”非常隊勝利、非常隊勝利,順利晉級決賽。”

我高興的跑下會場,跟隊友們擁抱在一起,太好了,晉級啦!

日後,我聽到一個有關我的奇怪傳言,有人說,我死了比活著更恐怖!這是什麼意思呢?我跟肉包子一樣不解的張著無辜雙眼。


上篇:第一章 大賽,開始-第二章 食物無敵    下篇:第四章 孽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