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一章 大賽,開始-第二章 食物無敵   
  
第一章 大賽,開始-第二章 食物無敵

我戴著大家送的血腥冠冕,心中是滿滿的感動,我一定要跟大家一起創造屬于我們的傳說。我閉上眼睛沉靜下來,再緩緩的睜開眼,臉上充滿著自信與認真。我對非常隊的大家笑了笑,接著開始踏入創造傳說的第一步,踏入我們的表演舞台,比賽的會場。
會場上,主持人大聲介紹著:”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小李。我們首先來看看,這一場比賽是哪兩隊將要出場戰斗呢!首先,西邊出場的是完美公主隊,完美公主隊,由精靈族的完美公主領導五名隊員,隊員職業有精靈魔法師、獸族戰士、人族戰士、精靈弓箭手、人族弓箭手,還有天使族祭司。”

我走在我們非常隊的最前頭,聽到我們的對手已經出場的聲音,滿場皆是歡呼聲,難道完美公主隊如此有名?看來我真是孤陋寡聞了,聽都沒聽過。

不過不要緊,我們非常隊一定會打敗他們,聞名全第二生命。

大會主持人拿著麥克風,大聲介紹下一組入場的隊伍:”現在東邊入場的是非常隊。非常隊有著非常奇特的隊伍組合,精靈戰士、精靈族盜賊、獸族祭司、天使族死靈法師、魔族吟游詩人,還有人族魔法師。”

頓時場上出現一大堆竊竊私語:”好奇怪的隊伍””非常隊?怪隊名!”……諸如此類的評語。

“這一隊若不是個極差的隊伍,就是個極佳的隊伍。”完美公主隊的智囊,天使族祭司喃喃自語道。

“不管它是個什麼樣的隊伍,你們都會為我贏得勝利的,對吧?”有著豔麗外貌的完美公主嗲聲的跟隊友,也就是她的追求者們撒著嬌,其余五名男性馬上點頭如搗蒜。

我在大家的一片竊竊私語聲中,緩緩步入比賽會場,一如往常,我所到之處都會一片鴉雀無聲,長相原本就很有殺傷力的我,如今再配上為我魅力加分的額冠,殺傷力馬上從百分百上升到百分之兩百。

我無視于所有人的目光(唉!被看了這麼久,早就習慣成自然了),眼神直直射向我們今日的對手││完美公主隊。我原本還以為會是六個美眉組成的隊伍,沒想到居然是一個美眉再加上五個男人。

我心里總覺得,那個長相還差小龍女一、兩分的美女好象是帶著她的後宮來參賽的,好羨慕……啊!不是。

羨慕歸羨慕,我和其他五個人都各自站定位,擺好小龍女訓練我們三天的POSE,我更是乖乖的聽小龍女的指示,不再裝王子優雅姿態了。戰斗時,要的是一副瀟灑自傲的獨孤求敗樣,這樣才能打擊對手的自信心……雖然我深深的覺得男人們可能只會被我的帥惹火,導致他們戰斗力升高而已。

“怎麼會這麼帥……”完美公主癡迷的望著我的臉,而其余的五人則是用恨不得吃我的肉、剝我的皮外加拿骨頭來熬湯的眼神瞪著我。

“王子、小龍女,他們有兩名弓箭手,兩名戰士,陷入長戰的話恐怕對我們不利,我有個計畫,你們聽著……”阿狼大哥仔仔細細的對我們解說他的計畫。

聽完阿狼大哥的指示,我們非常隊自信滿滿的走上擂台,我嘴角還掛著淡淡邪魅的笑(還是小龍女教我的,小龍女,我血腥精靈的稱號一定都是因為你……),我看向完美公主隊,淡淡的開口:”開始?”

高大的獸族戰士馬上揮舞著他那把大斧。可惜,他身高矮了阿狼大哥一截,反而還沒有大哥魁梧有氣勢。

人族戰士也走上前來,他冷冷的開口說了話:”沒問題,開始吧!”

站在一旁的裁判見我們已經准備好了,旗幟一揮,比賽開始。

比賽慣例,一向是雙方祭司先為隊友加防護,加完才是真正的開始,但是我和小龍女卻一反常態,敏捷度極高的我們在裁判喊開始後,馬上沖了出去,在對方戰士還沒反應過來以前,我的身影已經閃過了他們,首先沖向了那兩個弓箭手,接著,手一掏,抓出了肉包子,用整把刀將它用力揮出。

“肉包子,雙殺。”肉包子馬上飛向那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弓箭手,不停來回的撞擊。

弓箭手血量少,這一下足夠他們受的了,我揮出肉包子時,同時也拔出了黑刀,緊跟在肉包子後,我沖向了血量應當較多的人族弓箭手。

“五大絕招之一,龍卷斬。”我將刀高舉過頭,雙腳一蹬,飛身旋轉平行于地面,往人族弓箭手的肚腹刺去。

速度之快,讓以敏捷著稱的弓箭手竟然閃躲不及,雖然沒有完全命中,但是龍卷斬此招,即使沒有正面刺中,光是周圍氣流就足以傷人的,倒楣的人族弓箭手馬上被我卷斷了左手,我著地,後一招反手連擊,就把他送去重生點重新做人。

另一方面,敏捷度高到神出鬼沒的小龍女,在大家的目光都被我吸引的同時,早就潛伏到精靈弓箭手的背後,兩手都拿著匕首的她,一刀抵住精靈的喉嚨,狠狠地割了他一刀,命中要害。但是小龍女的力量過低,無法直接殺死精靈弓箭手,眼見對方的祭司已經念起治療咒語了,小龍女卻殘酷的一笑,另一只匕首其實早就抵在精靈的後心窩了,這時才猛的一刺,讓祭司眼睜睜看著弓箭手掛點。

完美公主隊的戰士,在此時,卻被娃娃超恐怖的地獄融炎鎧化骷髏給擋住了,又被居的笙歌迷惑術降低敏捷度,連骷髏都快把他們KO了,哪有空幫忙其他人!

原本還在欣賞我臉蛋的完美公主,一看情況不對勁,馬上發動中型魔法擊毀了娃娃的一只骷髏,但是,我和小龍女已經解決掉弓箭手了,我沖向戰士,支援娃娃的骷髏,小龍女則是用她參考東瀛忍術發明出來的技能遁地法(此技得來不易,因為在小龍女失敗後,我們全隊就得展開地毯式搜尋,把小龍女從地底挖出來),偷偷潛伏到魔法師完美公主身後……

“公主,小心!”祭司猛地把即將被小龍女割喉的完美公主推開。

小龍女見狀,馬上轉移目標,兩把致命的匕首朝祭司揮了過去,祭司蒼白著臉拚命幫自己補血,一邊喊著戰士過來幫忙。

戰士?我冷哼了一聲,這個敏捷尚可的人族都幾乎打不到我了,更別提那個腦袋長肌肉、行動學烏龜的獸族戰士了,他們嘴里是拚命罵著祭司怎麼不補血,哪有空閑去救人啊!

其實,當兩名有威脅性的弓箭手飛走的時候,這個隊伍的命運就注定了。想到這,我嘴邊又浮起邪笑,嚇得對方的戰士以為我又要用那招龍卷斬了。

我冷笑,然後,用出了……十連擊,干掉了那個人族戰士。

開玩笑,龍卷斬是不能常用的,不然我會轉昏頭的,知不知道啊?

接下來,就這樣,小龍女和居牽制著祭司和魔法師,我和骷髏們輕輕松松的把剩下的獸人戰士送上免費飛機時,祭司也宣告完蛋。

我們六個人一齊走向縮在一角的魔法師完美公主,我走在最前方,冷冷的微笑說:”投降?”

完美公主抬起頭來,看著我的臉,她臉上害怕的表情頓時消失,換上了一張嬌媚無比的臉,還嗲著對我撒嬌:”投降、投降,人家輸給你了啦,那人家就做你的女朋友,好嗎?”

我冷冷的看著這個沒有小龍女豔麗,沒有娃娃可愛,沒有羽憐大嫂嫻靜美的女人,心里一陣倒胃。這時,她居然像軟體動物一樣倒在我身上,聞著那香到令人惡心的香水味……我可是個女人,不需要學男人憐香惜玉,對吧!

我緩緩拿起黑刀,微笑著戳進眼前女人的身體,心想:誰叫你長得比女人的我好看呢?還帶著五個小帥哥,分明是逼我因妒生恨!憤而殺人嘛!

滿意的看著完美公主帶著不甘心的眼神飛走後,我輕甩黑刀,想甩去上面那惡心的血漬,甩著甩著,卻突然發現全場都安安靜靜的,並且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小龍女,我怎麼了嗎?”我表面平靜,私底下卻心驚膽顫的密著小龍女。

“……大概是因為,你剛剛滿身是血,微笑著戳死一個美女,還毫不在意的甩去血漬的舉動,實在太帥、太酷、太血腥!所以大家都愣住了吧!”小龍女無奈地說。

我只是被忌妒沖昏了頭嘛,我委屈地想。

“非常隊,勝利。”終于清醒過來的裁判,說出了這遲來的一語。

布滿鮮血的賽場上,只見我渾身散發著寒氣,冰冷無比的眼神,手起刀落,斬掉最後一個敵人,我聽見觀眾的歡呼聲,卻用我冰冷無情的眼神巡視全場,直到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我滿意的露出血腥的邪笑,領著非常隊的隊友們,在裁判的勝利聲中走出賽場。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這也不是我願意的,自從不知道哪一次比賽後,賽場外總會充滿著我的仰慕者,本來這也只是我的問題,但是有一次我走在隊伍的最後面,然後,擠在賽場門口的仰慕者為了追我,就把走在我前面的隊友們,當地毯給踩了,于是這就變成了全隊的問題。

然後,小龍女就提出了血腥計畫,以五票贊成一票反對的情況下,我就被迫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恐怖角色,以便于讓那些仰慕者不敢越雷池一步。`很不幸的,計畫出乎意料的成功,那些仰慕我的美眉雖然還是仰慕我,但是已經不敢踏入我的半徑十公尺以內……畢竟我可是無情砍掉了美眉完美公主的狠角色啊,誰都知道我不懂憐香惜玉四個字怎麼寫。

我走在隊伍的最前方(現在沒有人敢走在我前面了),一貫的冷漠表情在我臉上,習慣性用左手撫著掛在我腰間的黑刀,仿佛隨時准備拔刀殺人。但我心中正在想的是:唉!肚子好餓,餐廳怎麼還沒到?

“王子。”一個欣喜的聲音自我不遠處傳來。

誰?我微皺著眉頭,想不到現在還有美眉敢當眾叫我的名字,我不悅的視線看了過去,周圍的美眉都在暗暗竊喜,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叫住王子?

“王子?你怎麼了?”一看見我那冰冷無情的視線,玫瑰露出了吃驚的表情,淚水差點就掉了下來。

玫瑰?一看到那熟悉的面孔,我的臉就軟化下來了,好久沒看見她了。

“好久不見了,玫瑰,還有玫瑰小隊的各位。”我淡淡一笑,看向小強、勒苟拉斯、補血專用,還有上次僅一瞥而過的斷劍。

“王子,此處不宜多留,邀他們去吃飯再慢慢聊吧!”小龍女眼見周圍美眉已經起了騷動,再繼續下去,恐怕非常隊和玫瑰小隊全員都會有生命危險,趕緊密我閃人。

“一起吃飯吧?玫瑰,去那家老餐廳見,要來唷。”我也開始感覺到周圍的威脅了,趕緊密了玫瑰後,走人!

一到餐廳,要了二樓包廂後,我的臉馬上垮了下來,我一邊按摩我的臉部,一邊跟玫瑰道著歉:”真是不好意思,玫瑰,剛剛在外面對你那麼冷漠,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我把來龍去脈都跟玫瑰小隊說了清楚,以免下次遇到時,又造成誤會,我可不想失去這麼好的朋友。

“哈哈哈,想不到長太帥也是煩惱一堆。”小強聽完後,馬上哈哈大笑糗我。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我搔著臉咕噥著,小強又大力的拍了拍我的背,大伙都笑了起來。

除了一直低著頭的晴天以外,所有人都聊得非常愉快,我和斷劍聊得尤其高興,斷劍和我說,非常隊的每場比賽他都有看,對于我使出的奇招怪式很有興趣,因為他自己也常把武俠中看過的招式拿來實際應用……看來,我也不是唯一的怪人嘛!所以我們兩個便高興的聊起我的九頭龍閃、龍卷斬和他的太極劍、獨孤九劍。

“王子、小龍女,晴天她對于上次的事,一直感到很抱歉……”玫瑰擔心的看了看一直低著頭不語的晴天。

“那個啊,我早就忘記了,你不用記在心上,晴天。”我轉頭看向小龍女:”妳也不怪她吧?小龍女。”

“上次的什麼事?”小龍女滿臉不解。

你的記性也太差了吧……我冒著冷汗!

“總之,我和小龍女都不在意啦!”我看到晴天的肩膀突然一顫一顫的,糟糕!她哭了,嗚,我又做錯什麼嗎?

“對不起……”晴天撲向我,在我懷里痛哭了起來,我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

唉!有個妹妹的感覺真不錯,比我那死老弟可愛多了,現在他整天在我耳邊炫耀暗黑邪皇隊已經打贏X場比賽了,要不是他是我風家唯一的香火,怕對不起風家列祖列宗,不然我一定拿菜刀把他做成叉燒包。

“不要緊,乖喔,不哭喔。”我好聲好氣的安慰著晴天。

晴天哽咽著,抬起她的臉蛋,用一雙無比可憐的淚眼望著我:”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吧!”我為什麼會有強烈不祥的預感啊?伴隨著玫瑰小隊其余人等看好戲的視線,這種預感更強烈了……

“我可不可以當小的?我可以認小龍女當大姐喔!”晴天一臉的渴望,爆出驚人一語。

非常隊隊員非常有志一同的把剛喝進嘴里的飲料噴光,然後開始邊偷瞄我邊悶笑……

更震驚的是……

“我也是。”我的好姐妹,玫瑰,居然也拉住我的衣角,眼神無比堅定的看著我。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當有兩個美女跟你說她們願意做你的妾,可是你卻是個女的……這種情形該怎麼辦啊?

至少我想不出答案,只有可憐兮兮的看向正在悶笑的小龍女,然後她們也一齊望向了小龍女。

小龍女嗆了口飲料,連忙撇清關系:”我跟王子只是姊弟情誼而已,我是為了要嚇走那一堆美眉,所以才假裝成他的老婆的,這整件事都跟我沒有關系,你們不要看我。”

可惡的小龍女!我在心底咒罵這個沒義氣的”姐姊”,現在我要用什麼理由來打發她們啊?

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居突然一把把我抓了過去,緊緊把我抱住,他寒冰般的眼神比我實行血腥計畫時的模樣更嚇人,他緩慢的語氣令人毛骨聳然:”王子,是我的。”

所有人都被他的舉動嚇到,連我也有點被他嚇到了,但不是因為被抱住(這種事常有),而是他比我還冷的語氣,好難跟居平常那軟聲軟語又嘻皮笑臉的模樣聯想在一起,害我心頭小鹿亂撞好幾下,吼~~我要殺了這個死同性戀。我正要動手時……

“唉!其實,他們兩個就是這種關系!”小龍女突然語出驚人,玫瑰小隊全都楞楞的看著我和居。

“玫瑰妹妹、晴天妹妹,其實我對王子也是有一份情愫在的(姐妹情愫),可是,無奈啊!王子他、他喜歡的不是女人,是‧男‧人!(她也沒說謊……)勸你們還是不要執迷不悟了,另尋真愛吧!”小龍女邊說還不時用哀怨的眼神看向我。

“王子,別否認喔,不然你可真的要接受這兩個美眉了!”小龍女用隊伍頻道警告著我。

我仰天長歎啊~~兩個選擇!一條是接受同性戀的男人,另一條是我變成同性戀去接受女人?是誰說天無絕人之路的?我現在就走上絕路了呀!

接受到強烈震驚的玫瑰小隊,人人都吃驚到嘴吞三顆鹵蛋的模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剛剛一直坐在我旁邊的斷劍好象往旁邊移了兩三個位置?

我嘴角抽搐、臉爆青筋,但是我忍~~住不想開口承認,只好低下頭裝做一副默認的樣子。

玫瑰和晴天首先是楞住,後來摀著嘴一副欲泣的模樣,最後看見我低頭默認,終于受不了刺激,雙雙離座,悲泣奪門而出……

“呃!我看我們得先去追回隊友了,改、改天再聊啊!”接著,玫瑰小隊其余人等逃得跟飛一樣快,轉眼已經看不見人影。

包廂中,我們隊友安靜的目送玫瑰小隊飛奔而去……

沉靜了幾分鍾,阿狼大哥冷靜的開口:”來看看我們下一場的對手吧!據資料說,此隊的實力很可能遠不是我們前七場的敵手比得上的。還有,王子你不可以讓居降級,他快死的時候叫我補個治愈術,你再繼續打啊!”

“放心,死已經不足以讓我息怒了。”我揪住居的領口,嘴里露出抽搐的微笑。

兩個小時後……

“我們已經打贏七場,再三場就確定可以脫離分組比賽,正式進入決賽,可是現在的對手相信大家也有感覺,是越來越強大,所以我們必須步步為營,正確的了解對手,才能達到百戰百勝。”阿狼大哥攤開手中的小冊子:”這是我剛剛買來的《冒險者大會萬隊解析冊》,我們來看看下一隊的資料。”

隊名:鳳凰隊

參賽隊員:六名(廢話)

下面呢?下面沒有了……

阿狼大哥咳、咳了兩聲:”很好,我們的對手就是鳳凰隊。大家了解了沒有?”

最後,羽憐大嫂揪著老公的毛,警告他不准再亂買東西。

“鳳凰隊!會不會又是一堆美眉組的隊?”我擔心的問,我已經快得美眉恐懼症了。

小龍女聳了聳肩:”我幫你去問問!”然後她潛地出去,一把抓住了某路人……

我一貫的領著非常隊走入通道,准備踏上比賽會場。

現在非常隊的聲勢非比從前,我們這奇怪的隊員組合,怪異的隊名,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打斗方法和招式,已經在第二生命有一定的知名度,再加上有名的美男子血腥精靈的名氣,我們非常隊的聲望更是水漲船高。

聽!這歡呼聲可真是大聲,他們都喊著:”鳳凰隊加油!””打倒非常隊…””非常隊算什麼!鳳凰萬歲……”

……我停下腳步,有點火大。

現在是怎麼樣?根據我以往七場比賽,每一提到我們隊,就算不呼喊非常隊隊名,也至少會喊我的名字和外號,現在居然一聲都沒聽見?藐視人也要有個限度吧!

“沒辦法,這里是日城,是鳳凰隊的地盤。”小龍女懶懶的說:”而且聽說鳳凰隊是由六個美男子組成的。”

“六個美男子?”我有點興奮的問,有帥哥可以看耶。

聞言,居一臉受傷的看著我:”我也是美男子啊!”

“王子哥哥喜歡美男子嗎?跟娃娃一樣耶,娃娃也喜歡美男子唷!”娃娃一臉高興的說,但是其他人滿臉疑惑的模樣,糟糕了……

“我才沒有喜歡美男子呢,我只是想到可以痛扁他們就高興,快走吧,哈哈哈。”我干笑著澄清,馬上轉頭繼續往前走。

呼~~好險,差點就漏餡了。

但是我走太快,沒聽到後面的隊友在討論……

“想不到小龍女說的是真的。”

“王子有這種興趣,居也有,真是天下美眉的損失……”

“那他為什麼喜歡扁居呢?”

“你沒聽到他剛剛說要扁那六個美男子就興奮嗎?可能王子有虐待傾向吧!”

“打是情、罵是愛?”

居:”那我要讓王子多打我……”

“可以!不准掉級就好。”全隊說。

小龍女一邊聽一邊滴冷汗一邊念著:”這跟我沒有關系,這跟我沒有關系。”

要踏出通道了,我調整自己臉上的肌肉,把神情變得冷漠,然後准備看帥哥……啊!是准備要上場比賽了。

我剛要踏出通道,眼睛就先看向那六個所謂美男子,一看過去,六個搔首弄姿的男人映入我眼簾,惡!我的胃……

好吧!老實說是長得還不錯,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不然呢?),但是在我的標准中,除了我自己、我老弟和居外,我還沒贊歎過別人的帥,他們充其量不過是長得可以看罷了。

眼前居然六個人都穿著全套白色裝備加披風在那邊擺各種POSE?還各叼朵紅玫瑰在嘴里!順帶一提,他們只有兩種職業,精靈和神族。

當下,我就決定教訓這六個不自量力的男人,讓他們看看讓我失望的後果是什麼!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美男子!喔呵呵呵~~

“居,到我旁邊來!”我說出了這句讓居欣喜若狂的話:”讓對面的花癡男見識一下,真正的美男子。”

冷漠表情?OK!

額冠?OK!

發型?OK!

衣服?OK!

OK!哇哈哈,完美無缺,我經過三秒鍾的思考,決定采用平常的冷漠壞壞美男子政策,俗話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我看向居,不錯不錯,在我的威脅之下,(奇怪,我威脅要“打他”沒用,威脅“不打他”才有用……被虐狂?)他也是擺出了冷漠壞壞美男子模樣,我覺得他比我還有天分!真帥……

啊!我甩甩頭把兩眼愛心甩掉,恢複我的冷漠形象。

“走了,居。”我瀟灑十足的邁步向前走。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小李,左邊出場的是鳳凰隊,有四名精靈戰士,一名神族祭司,一名神族魔法師,是個戰力十足的隊伍,以往沒有任何隊伍抵擋得住他們的攻勢。”小李激動萬分的報導:“六名美男子讓會場的美眉們都瘋狂啦,聽聽這歡呼聲,看來地主隊果然擁有不少的支持者啊!”

“右邊入場的是……”小李翻了翻資料,心驚了一下,非常隊?記得那里面好像有……

我和居踏出了通道,進入了會場,隨即走上擂台,而現場的歡呼聲越變越小聲,最後終于是一片鴉雀無聲。

觀眾的目光從鳳凰隊移開,全部集中到我和居的身上,居以毫不在意的輕挑目光激怒對手,而我則微偏著頭,以挑釁萬分的姿態對鳳凰隊淡淡邪笑著。

“非常隊,擁有精靈戰士、精靈盜賊、獸人祭司、天使死靈法師、魔族吟游詩人,還有人族魔法師,以奇特的隊伍組合和花樣百出的戰斗方法稱霸至今。”身為主持人的小李很明白知道觀眾們更想知道的是……“非常隊中唯一的戰士,王子,以冷血無情的戰斗方法博得了血腥精靈的稱號,當然更有人稱其為超美型王子,再加上同樣難得的美男子,居里亞斯特斯,其邪魅俊美也是赫赫有名,在非常隊的根據地,星城,此兩人號稱非常美男子…

…不管怎麼樣,今天的美眉有眼福了。”

“現在是在報導選美比賽嗎?”小龍女喃喃自語著。

“哎呀!如果真的是選美就好啦,那就不用費力打了,搞不好直接就冠軍了。”羽憐大嫂信心十足的說。

我和小龍女用懷疑的眼神朝羽憐大嫂看去,大嫂的異常審美觀治好了?

羽憐愛慕萬分的看向老公丑狼:“有狼在,一定會贏的。”

……沒治好。

“大哥,他們有四個戰士,要怎麼打啊?這次的戰略呢?”我表面上繼續擺著冷漠的表情,私底下趕緊偷偷問阿狼大哥。

我覺得對面的四個戰士的俊臉已經難看到有點扭曲了,有極大可能性會在裁判喊開始後,直接沖過來把我生吞活剝,我可沒興趣當生人片。

“嗯……有點棘手。這個隊伍全是戰士,打怪或許沒那麼有效率,但是對這個比賽倒還蠻有利的,最好的辦法是你和娃娃拖住他們,讓羽憐使用大型魔法一次解決。”阿狼大哥沉思了一會:“小龍女,那個魔法師就交給你暗殺了,居幫忙支援兩邊。”

“拖住四名戰士?”我乾笑著,外加無辜可憐的目光:“大哥,你會不會太高估我了?就算是超人,一集里也只對付一個敵人啊!”

阿狼大哥冷靜的說:“可惜你不是超人,所以你要對付四個人。記住!死都要拖住他們,但是能不要降級就盡量別降級。”

嗚!好無情,我哭,虐待戰士啦……

哭歸哭,我還是認命的拔出黑刀,拿出肉包子,思索著哪一招在這種情況下有用,啊!突然想起來,肉包子的某一招好像挺適合這種情況的。

“哈哈,你在比賽會場拿出顆包子做什麼?該不會,要吃包子才有力氣吧?也是,多吃點啊,看你沒幾兩肉,風吹吹就飛嚕!”站在最前方的精靈戰士不屑的看著我手中的肉包子。

“那顆肉包子還長眼睛呢,該不會是寵物吧?包子寵物?哈哈哈哈……”對面的精靈戰士們笑成一團。

“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寵物!”後面的天使祭司說完,他頭上立刻冒出了一團火?

“火鳳凰?”阿狼大哥一看,驚喊出聲。

“好漂亮喔!”娃娃驚歎著。

“糟糕了,情況對我們非常不利。”不愧是阿狼大哥,在震驚完後,馬上恢複冷靜分析:

“羽憐是火魔法師,拿火鳳凰沒輒,娃娃的死靈生物還剛好被克,最好的辦法是寵物對寵物……”

此話一出,我們看向在我手中嗚嗚亂叫的肉包子,再抬頭看看在空中威風翱翔的火鳳凰。

“情況非常不利。”我說。

“比賽開始。”裁判喊。

什麼?這麼快就開始了?我還沒想出一顆肉包怎麼打贏一只鳳凰的辦法……算了,我看我一輩子都想不出來。

“肉包子,機關槍肉餡攻擊。”我左手拿肉包子,不斷朝四名戰士掃射,雖然肉餡攻擊力不高,但是被打到還是很痛的,再加上……

“天啊,這是什麼,好黏好惡心啊!”

果然,對方發出哀號,哼哼~~這就是肉包子半生不熟還會滴血的肉餡攻擊,其惡心程度不是沒下過廚的人能忍受的。

“火鳳凰,擋住那顆包子的攻擊。”祭司趕忙指揮鳳凰前來支援。

火鳳凰噴出了一陣火焰擋住了肉包子的肉餡……一陣香味傳來,原本半生不熟的包子肉居然被烤熟了?

我捏了其中一塊,略帶懷疑的吃了下去後,震驚!太好吃啦~~天啊,怎麼讓我吃到這麼好吃的烤肉?我怕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啊?

“不可思議,如果有一只火鳳凰再加上我的肉包子,那我們以後都不用愁沒肉吃了。”我冷笑著,心中打定主意,舉起黑刀挑釁地指向對面的祭司:“喂,火鳳凰的主人,來打個賭吧,賭哪一隊會贏!”

鳳凰隊先是一楞,然後全員哈哈大笑。

祭司好不容易止住笑,他不屑的開口:“你以為你會贏嗎?用肉包打贏鳳凰?”

我沒回答他,只是挑釁的一笑。

果然,沒有一個男人能忍受我這種美男子的挑釁,對面的祭司火大的對我說:“好。賭什麼?”

“賭你的火鳳凰,鳳凰隊輸了就得把你的鳳凰給我們,要是非常隊輸了,我自殺降級到一級。”

祭司獰笑著:“沒問題!你等著重練吧。”

“王子,你會不會太沖動啦?”小龍女擔心的用隊伍頻道問我。

我沒回答,只是把烤熟的包子肉往每個隊友各丟一個,大家愣愣的看著手中的烤肉,不解的看著我,而小龍女有點遲疑的往嘴里塞……

我看小龍女吞下包子肉,失神了幾秒……

“啊~~太好吃啦,天啊,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烤肉,鮮嫩多汁的包子肉餡再加上火鳳凰的瞬間火焰高溫烤成,那恰到好處的熟度和彈牙的嚼勁,果然不是一般的肉和一般的爐火做得出來的極品烤肉,真是太感動了~~王子你死到負一百級都要把火鳳凰搶過來,聽到沒有。”小龍女大吼著。

“吼~~叫我踢死他們都行,火鳳凰是我們的了。”阿狼大哥嚎叫著。

“可以省好多伙食費呢!”羽憐大嫂嫻靜的微笑著,但是在她臉上的陰影卻比阿狼大哥的嚎叫還令人毛骨聳然。

“地獄深處的死靈生物骨龍唷,放棄你的沉眠,回應死靈法師娃娃的呼喚,出來幫娃娃搶烤肉吃吧!”吞掉烤肉後,娃娃居然、居然把她死都不肯再召喚的恐怖死靈生物,骨龍,給召喚出來了。

“王子想要的東西,我都會幫他得到手,不擇手段!”居又散發出冰寒之氣。

非常隊六名隊員都露出了恐怖的微笑,嘴里喃喃自語著我要吃烤肉、火鳳凰是我們的……

“他、他們的氣勢怎麼變了?”祭司臉色發白的看著對面六只餓狼。

“沒、沒問題的,就算有一只骨龍也不要緊,火鳳凰是死靈生物的天敵。”戰士有點害怕的跟隊友打著氣。

“居,狂暴!娃娃,骨龍來。”我喊著。

“是,狂暴樂歌。”居邊彈邊對我和小龍女使出狂暴樂歌,讓我們的力量和敏捷度上升到百分之一百五十,時間限制十分鍾。

“骨龍,上。”娃娃絲毫看不出有害怕的模樣,她冷靜的指揮著死靈生物。

我跳上骨龍,往對面的精靈戰士低飛沖去。這時,火鳳凰也在他們的指揮之下往我們沖來,眼見就要對撞了,我冷哼一聲。不要以為我的肉包子真的只會吐肉,或許它是打不贏火鳳凰,但是……嘿嘿!“纏”住它倒是簡單。

“肉包子,使出QQ面團,捆綁火鳳凰。”我把手中的肉包子往火鳳凰丟去,它立刻像揉面團般瞬間拉長,捆住了火鳳凰的翅膀,鳳凰悲泣一聲,掉下地面拚命掙紮。

前方已無阻礙,我和骨龍即將撞上四名臉色發白的精靈戰士,但是這時,對方的魔法師已經做好了防護罩,我和骨龍冷不防撞上了防護罩,受到不小的傷害。我忍住撞擊的疼痛,馬上要娃娃讓骨龍往上飛,飛越防護罩,打算攻擊對方時,魔法師卻不斷發射小型魔法來阻礙我,我和骨龍在天空飛上飛下、東閃西閃,時不時還要注意對方四名精靈戰士,讓他們不敢踏出魔法師的防護罩。

在糾纏了幾分鍾後……

“呃!”神族魔法師不敢置信的看著突出自己胸前的刀刃,隨後變成一道白光飛走,在他背後的小龍女則是嘿嘿冷笑兩聲,在前方的戰士發覺之前,又施展遁地術回到非常隊。

眼見大勢已定。“哈哈哈哈哈……”我在骨龍的身上狂笑著,那既狂又傲的模樣讓不少美眉受不了直接昏倒。

“……流星雨。”羽憐大嫂微笑著念出最後一句咒語,數十顆火流星立刻從天空擊下,數十聲火流星墬地的乒乒砰砰聲不斷,最後四道白光飛走,只剩第一個嘲笑我的肉包子的那個戰士還倒在原地。

照慣例,我氣勢萬分的跳下骨龍,冷血無情的望著對手,然後把黑刀斬進他無力掙紮的身體,把他送回去重新做精靈。

“非常隊,勝利!”裁判喊出了我聽過七次的話語。

然後,我走去收回我天下無敵的肉包子。

《系統提示:肉包子升級:等級四十。肉包子學會新技能:烤焦的肉包子》

我們順利接收到了重新變回寵物蛋的火鳳凰(寵物要換主人,必須重新回複成蛋的模樣,重新認主,而且等于死亡一次,降級一級,忠誠度降為50/100),然後開始討論該把這只火鳳凰給誰。

“我和娃娃先踢出名單,我已經有寵物了,娃娃已經能召喚出很多死靈生物了,不需要這顆寵物蛋。”我想了想後說。

“嗯,我也不需要,我相信我不需要寵物來保護。”阿狼大哥邊伸展他的傲人肌肉邊說。

“我也不用,狼會保護我的。”羽憐大嫂和阿狼大哥深情對望著……

“我不要,我不能養寵物……”我回想小龍女的寵物血淚史。

也好,以免小龍女又創下養死不死火鳳凰的新紀錄,為她的血淚史又添一筆壯舉。

“那就只剩下……居?”

“我嗎?好呀,那我就可以跟王子殿下一起烤肉了!”居滿臉的憧憬。

“是跟肉包包一起烤肉唷!”

非常隊笑了半天。

“王子你也真是的,偶爾也要獎勵一下居嘛!跟他一起烤烤肉有什麼關系呢?”阿狼大哥拍著我的背。

“啊?那句話不是我說的啊!”我疑惑,我確定我沒說話啊?

“那個聲音那麼可愛,是娃娃說的吧?”小龍女猜想著。

“嗚?”娃娃抬起小臉,嘴里塞滿了食物,根本說不出話來。

到底是……

“在這里!媽媽。”

媽媽?我感覺到手中的肉包子正在掙紮……

不會吧!長眼睛的肉包子已經夠誇張了,會說話的肉包子!我緩慢的低頭朝手里的肉包子

看去,只見它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如往常的看著我。

“媽媽。”肉包子的小嘴巴突然張開說出了這句話,我愣住……媽媽?叫我?

非常隊的隊員現在也發現了這件跟外星人入侵、周星馳演悲劇、張惠妹跳脫衣舞一樣不可思議的事,所有人都死盯著會說話的肉包子看。

“大家不要盯著肉包子看嘛,肉包包會害羞……”說完,肉包子的“臉頰”上浮現了兩個圓形的紅暈。

……女的?不對,母的肉包?

“你為什麼叫我媽媽?”難道,我的真實性別居然會被一顆肉包發現?有可能,我的肉包子基本悟性可是十呢!

“媽媽就是媽媽……”肉包子低下“頭”,一臉的無辜可憐,還摩擦著我的手心撒嬌。

好可愛!但是,嗚……我都還沒結婚就得當媽媽了喔!而且小孩還是一顆肉包……不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

“小龍女,第二生命的寵物有性別設定嗎?”我冷靜的問。

“有……而且有兩只的話還可以生小孩呢!雖然機率頗低。”小龍女盯著肉包,腦袋快速思考中。

“但是肉包……”小龍女懷疑的觀察著肉包子,而我很配合的把肉包子翻來覆去,試圖找出一絲絲可以辨別性別的跡象。

“用問的比較快吧?”羽憐大嫂提出建議。

“肉包子。”找了半天,除了白白軟軟的包子外皮外,什麼都沒看到,我只好再度冷靜的問:“你是公的還是母的?”

肉包子睜著它疑惑的雙眼,不解的問:“媽媽,什麼是公的母的?肉包包不懂。”

一定是母的,我們想。

“我是覺得她為什麼會說話這點,比性別問題更重要一點。”這時,阿狼大哥沉重的說。

“因為她四十級了。”小龍女突然想起:“第二生命的寵物等級到一定程度後,就會開始智能化,四十級就會開口說話了,然後智能化程度會隨著等級不斷提升。”

“原來如此,那寵物會說話算是正常的了?”我恍然大悟。

“嗯。”小龍女不好意思的乾笑著:“我剛剛忘記了。”

我的女兒,啊不,是寵物會說話了耶!我高興的東捏捏西捏捏肉包子,捏著捏著……

“痛痛,肉包包痛痛!”肉包子叫了起來,然後它的水汪汪大眼真的給它水汪汪了,一滴、兩滴,超~~大滴的眼淚從肉包子的眼睛掉了出來,最後形成了兩道狂噴的水柱:“嗚、嗚哇嗚……嗚……”

“啊~~肉包子哭了,怎麼辦?”我手足無措看著手里狂哭的肉包子,要怎麼安慰一個肉包啊?

“好像水龍頭。”小龍女看著地上越來越有淹水的趨勢。

“太好了,以後連水都可以不用帶了呢!”羽憐大嫂高興的微笑著。

過了十分鍾……

“王子,我要先警告你,我不會游泳!”小龍女欲哭無淚的望著已經淹到腰際的水。

我捧著手里的兩道水龍頭,整個人呈現恍惚的傻笑……

“逃吧!這個餐廳這麼高級,我們把他們的包廂淹了,賠償費一定不少。”阿狼大哥倒是不太擔心淹水的樣子。也是,反正以他的身高,他一定是最後淹到的人。

“聲望值又下降了。”

利用開門時,水流沖出去所造成的騷動,我們終于順利逃脫,但是免不了聲望值再度下降。

羽憐大嫂看著隊伍聲望值,臉上掛著恐怖的陰影微笑法,她轉頭看向我:“王子,好好照顧你的肉包女兒,別再讓她闖禍了唷!”

“是。”嗚嗚嗚,大嫂恐怖的陰影溫柔微笑法真是太嚇人了,我好怕。

我怒目看向我的肉包子女兒,一把將她抓起,我要好好揍揍她的屁屁。

我一掌正要揮下去,肉包子卻用最天真無辜的疑惑大眼看著我:“媽媽?”

嗚,這叫我要怎麼打啊?

小龍女拍了拍我的背:“算了啦,打一顆肉包有什麼意義呢?不如叫她多吐點肉出來讓我們吃吧!”

“也是。居,你趕快把火鳳凰孵出來吧。”我邊流口水邊催促著居。

“嗯。”居咬破手指,把血滴到火鳳凰蛋上,我們都瞪大了眼等待火鳳凰的出現。

過了不久,熟悉的火鳳凰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非常隊全員感動的互擁,有烤肉吃了……

火鳳凰:

等級:四十一技能:天堂烈焰忠誠度:50/100就是那招天堂烈焰,就是那招天堂烈焰,就是那招把烤肉瞬間烤熟的不可思議招式,我趕緊把肉包子拿出來,小龍女馬上拿出一張摺疊桌,羽憐大嫂急忙排好盤子筷子,阿狼大哥則是拿著大鍋子戰戰兢兢的深怕漏接一塊肉,娃娃……已經在位子上並且圍好餐巾准備開動。

“居。”我眼神堅定的示意居:“來吧!”

“是。”居看向在天空翱翔的火凰。

“肉包子,機關槍包子肉攻擊。”

“火鳳凰,天堂烈焰。”

我和居同時喊出。

安靜無聲……想像中的香噴噴烤肉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媽媽,那個是居耶,媽媽要打居喔?”肉包子轉頭擔心地看著我,我……

“哼哼,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可以使喚神獸不死火鳳凰?”又是一個陌生卻高傲的聲音從天空傳來。

但是,我們這次一點都不驚訝,只是抬頭望向天空。

“火鳳凰四十一級了。”小龍女僵硬的說:“而且忠誠度太低,所以不太聽話。”她補充。

“真糟糕,那我們的烤肉怎麼辦?”我沉重的望著不聽話的火鳳凰。

“小孩子,就是要打才會乖。”羽憐大嫂微笑著。

“打火鳳凰會燙到手的……”我想打又怕受傷害啊!

最後,在那只火鳳凰死不聽話的狀況下,非常隊只好悲淒的回到城里去買肉包吃,我們在饑餓又不能毆打火鳳凰的情況下,只好全體扁了居一頓,命令他用最快速度把火鳳凰的忠誠度升高,不過在居連連被火燙傷的哀嚎聲中,我們了解到要吃烤肉的日子還長遠著呢!

嗚~~肚子好餓喔。

阿狼大哥有氣沒力的嘶吼:“大家聽好了,雖然我們很饑餓,但是下一場比賽還是要打的,再堅持兩場,我們就可以進入決賽了。”

~“下一場的對手是地獄殺戮隊。”阿狼大哥突然嚴肅了起來:“根據小龍女抓來的路人乙表示,此隊實力堅強,手段殘酷,每一場比賽打完,賽場上必定血流成河,觀眾席上必定有人受不了血腥場面而昏倒,恐怕會是個強敵。”

有沒有這麼恐怖啊?我皺著眉問:“隊員組合呢?”

“全是人類。祭司、魔法師、戰士、死靈法師、盜賊、吟游詩人。”

我大為吃驚:“職業和我們一模一樣?”

“還有兩只龍寵。”阿狼大哥歎了口氣。

我想想,我們有一顆肉包再加上一只不聽話的火鳳凰……“這下子真的棘手了,我會不會被他們開膛剖肚啊?”我擔心的問。

“這個非常有可能。”阿狼大哥沉重的說。

好恐怖喔!我哭……

此時,路人乙正在跟朋友甲說話。

“你知道嗎?我剛剛被非常隊抓去了。”路人乙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真的嗎?天啊,你居然被那個恐怖的非常隊抓走了?”朋友甲說。

“是呀,他們要我跟他們說地獄殺戮隊的狀況,我說完後,他們還一副很擔心的模樣呢!”

“擔心?地獄殺戮隊雖然可怕,但是也比不上恐怖異常的非常隊啊,那個邪笑著把人分尸的美男子,真是讓人晚上都會做惡夢。”

“還有那個老是像幽靈一樣出現在別人身後的美女,每次暗殺完都會冷笑耶!”

“那只恐怖的骨龍,還有冒著黑色火焰的骷髏啊……”

“還有那個像座巨塔似的狼人,加上那個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卻用流星雨把對手殲滅的魔法師。”

“非常隊實在太恐怖啦~~”路人乙和朋友甲不約而同大喊。

地獄殺戮隊中……

“大家聽說我們這次的敵人沒有?”公認的隊長,魔法師││染血的魔王,此時臉色沉重。

“聽說了……”

“我們地獄殺戮隊怎麼可以讓別人比我們更恐怖?”染血的魔王火大的說:“我們曾經立誓要成為小孩一聽到我們的名字就哭的角色,大人晚上害怕的惡夢,第二生命中的魔王,現在居然讓那個非常隊成為我們的惡夢?太可笑了,我們要用最恐怖、最暴力的方式打倒他們,讓我們成為他們的惡夢~~”

“成為惡夢~~”

氣勢萬分的喊完,某隊員突然打了個哆嗦:“可是非常隊還真的很恐怖耶!”


上篇:第七章 血腥冠冕    下篇:第三章 非常隊發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