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五章 宿敵   
  
第五章 宿敵

我劈、我砍、我N連斬,我拚命地對怪物發泄心中的不滿,什麼嘛!不但小龍女陷害我,連阿狼大哥都不支持我,還有娃娃,居然說什麼人多才好玩,死居爛居臭居,一天到晚用惡心的眼神看我,我的背都快被你燒出一個洞了,我狠狠地回頭瞪了死同性戀一眼。
看我回頭瞪他,居竟然高興的跟我揮手,還……還給我一個飛吻,我閃!趕忙扭頭繼續打怪,以免自己接到不明飛吻。

“唉!尊貴美麗的王子殿下真是害羞啊。”我聽到他這麼說。

我可以想象居看著前方正找怪發泄的我,俊臉上透著迷戀的神色。

應該不是害羞吧!其他隊友想。

打完小龍女引的最後一只怪後,我和她在阿狼大哥的密語下,回到隊友的身邊,靜靜地聽阿狼大哥的指示。

“我想,以我們的隊伍組合,四十一級祭司、四十級戰士、三十九級盜賊、三十七級死靈法師,還有四十級吟游詩人,我們應該可以到更高等的練級地了。”阿狼大哥分析著:”我認為,怒龍山谷應該蠻適合我們的,里面有小型的各屬性龍和高等魔獸,經驗值相當多、掉寶率也高,對我們隊伍的實力提升有很大的幫助,再加上冒險者公會里有收集龍皮、龍骨、龍筋的任務,可提高聲望值、得到獎金,還有額外的經驗,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阿狼大哥面色沉重。

“是什麼?”我們各自吞了吞口水,緊張地問。

“聽說龍鞭效果很好……”

“阿狼大哥?”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向穩重的阿狼大哥會說出這種話。

“可以賣一個金幣一個。”

“走吧!殺龍了。”我氣勢萬分的揮著刀,眼神是$。

接下來,我們決定先到冒險者公會登記冒險隊,並接下一系列有關龍的任務,這時,我們就遇到了一個大問題。

“我覺得隊名叫龍戰隊好,比較有氣勢。”阿狼大哥的意見。

“不好啦,太粗俗了,叫野豔玫瑰隊。”小龍女沉浸在野豔玫瑰的幻想中。

娃娃興奮地大叫:”叫美少女戰隊。”

我突然想到阿狼大哥自稱是美少女戰隊的場面。

“叫尊貴王子隊……”我右拳一伸,准准的讓體弱的吟游詩人倒地,頭上冒星星。

“那野狼傳說隊呢?”阿狼大哥皺了皺眉。

“香草迷戀隊啦!”小龍女不甘示弱。

“愛與正義的小隊~~~”娃娃大吵大鬧著。

“虎豹隊……”

“百合隊……”

“可愛娃娃隊……”

看著眼前三人的爭吵,我搔了搔臉,咕噥著:”我看最適合我們隊的隊名,只有個怪字了。”

這時,爭吵中的三個人突然齊齊地把頭轉過來,盯著我異口同聲的說:”你剛剛說什麼?”

我流下一滴冷汗:”我……”

最後,我們的小隊名終于決定好了,”非常隊”,一個說怪不怪的名字,它的念法不是非常‧隊,而是非‧常隊。

到了怒龍山谷,我們觀察了一下,確定小型龍的速度,在居的輔助之下,仍然比小龍女要來得慢後,就照著我們往常的方法開始扁怪。

“肉包子,香味散發。”真是愛死這個技能了,它不知省去了多少找怪的時間,目前有效范圍是兩百五十公尺。

過了一會兒,大地突然震動了起來,前方煙塵彌漫,好似有什麼東西急奔而來……然後出現了一個十分怪異的景象,幾十頭三米多高的龍著迷的圍著一顆肉包子,奇怪,我怎麼沒聽說過龍這麼愛吃肉包子?

我瞪大了眼:”小、小龍女,你行嗎?好象……有點多!”

小龍女楞楞的吞了吞口水,哈哈笑,死撐著:”放心啦,賭上天下第一盜賊的名譽,一定行的。”

天下第一盜賊?用別人的名譽發誓有用嗎?

“娃娃,招火焰盔甲骷髏(娃娃的骷髏又升級嚕!)居,放笙歌迷惑術,還有追魂超音箭要隨時預備好,以防萬一,有空的話,就用你的群音亂舞幫忙王子攻擊。王子……拿好你的刀,還有刀鞘給我。”阿狼大哥一邊指揮著,一邊幫小龍女和我加上全套法術。

萬事具備。

“小心點,小龍女。”我們以壯士一去兮不複返的眼神送著小龍女,風瀟瀟兮……

只見小龍女輕巧巧的走到一頭龍的屁屁後面,然後以一種視死如歸的動作,狠狠地給龍的屁屁戳了一下,順帶澄清,小龍女之所以戳PP是因為她太矮,只戳到龍的屁屁,跟喜好無關。然後小龍女以她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在狂奔。

“哇,跑的跟飛一樣快。”我贊歎,實在太快了,阿狼大哥把肉包子撿回來時,因為距離太遠,已經打擊不到了。

“追魂超音箭。”居用古琴一連射出兩箭,引回了兩只龍,然後又繼續彈他的笙歌迷惑術。

我和火焰盔甲骷髏們走上前,各自擋住一只龍,我邊打邊觀察龍的弱點,雖然一時還沒發現,但龍這種生物,雖然攻擊強、防禦強,速度不算弱,它的缺點就在于……手太短,它很少能用手攻擊到我,我只需要注意它的尾巴以及沖撞,就可以慢慢消耗它的血量,偶而被扁到幾下也有大哥在,不怕。

而另外一邊的火焰盔甲骷髏就讓娃娃比較辛苦了,火焰盔甲骷髏畢竟沒有智力,閃躲方面當然遠遜于我,常常被龍擊中。但幸虧它是死靈法師的四級召喚物,防禦血量都多,攻擊也強,靠著娃娃的黑暗治愈術倒也撐的下來。再加上阿狼大哥打擊的肉包子雙殺,也能耗掉龍不少血量,好吧!居也常常用群音亂舞幫我攻擊,算他還有點用……

終于,我面前的龍緩緩的倒下,我狂喜,龍鞭一個一金幣,哇哈哈哈!趁著居還沒把另外一只龍引回來前,我好奇的想看看龍鞭是不是長的跟金幣的形狀一樣!……沒有!沒有!怎麼沒有龍鞭?我的一金幣啊,你在哪里?

“阿狼大哥,怎麼沒有龍鞭?你說有的……”我可憐兮兮的對阿狼大哥說。

“王子,你這麼……”想吃嗎?真是的,也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嘛!丑狼上前為龍驗明正身。

“王子,這頭是母的,所以沒有。”阿狼大哥拍著我的背:”別擔心,等等打到一定給你。”

也是,看王子這麼瘦弱,應該要先給他補一捕,男人那方面的問題可不能亂來的,嗯,給王子來個龍鞭全席好了。我知道丑狼開始想菜單了,炒龍鞭、龍鞭酒、龍鞭湯……

“真的嗎?太好了。”我的一金幣,呵呵呵,我要去吃飲茶,我開心的想。

“尊貴的王子殿下,救命啊~~”居開始到處亂跑,屁屁後面還跟著他剛剛用超魂追音箭引回來的怪。雖然我很想不管他,但是……唉!我還是提著我的黑刀上前擋下那只怪。

經過我們非‧常隊的努力,原本幾十頭的龍終于被我們清光。不愧是龍,經驗值果然超多,等級最高的阿狼大哥升了一級多,等級最低的娃娃則干脆升了兩級,但是……

“呼……呼呼呼。”小龍女非常不淑女的成大字型躺在地上,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拚命喘氣。

我也好不到哪去,累、真是有夠累,連續打了幾十頭龍,我的右手臂已經酸到舉不起來,腿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而阿狼大哥也打棒球打到快趴下,娃娃則是念黑暗治愈術的咒語念到嘴巴是一級干旱,至于居,他的手指已經成某種角度僵硬,看來他今晚吃飯要用狗啃式了。

非‧常隊的成員就這麼躺在地上,連把地上的龍分尸,取出龍皮龍筋龍骨的力氣都沒有,但是,我的龍鞭啊,我的金幣,我努力的爬、爬、爬到某一頭死龍的身邊,嗚!怎麼又是母的啦!我哀泣,我的飲茶~~

“尊貴的王子殿下這麼喜歡龍鞭嗎?”居心憐的看著我:”來,讓居為你服務吧!”說完,他跑到某頭龍的旁邊,開始做起了幫龍淨身的工作。

居……我第一次感到這麼感謝他,第一次他開口說話讓我不想扁他。然後我眼睜睜看著居好象割下了什麼東西,迅速的拿出鍋子生火,把那個東東丟進了鍋子,放調味料……

“居,你在干什麼?”我顫顫的問。

“美麗的王子殿下,麻煩再等一下,龍鞭湯就快煮好了喔!”居一邊回答我,一邊試著湯的咸度夠不夠。

我哩咧,一個人在怒到極點的時候,潛能是無限的,我用從來沒有過的超快速度奔到居旁邊,飛踢把他踹開,捧著那鍋龍鞭湯,我的手在發抖:”我的、我的一金幣啊~~我的飲茶啊~~”我哀嚎著。

我踩、我踩,我把居當作踏墊狂踩,時不時再加上我的爆裂拳。

“哈哈哈~~呼、呼,哈哈。”小龍女一邊喘氣一邊狂笑。王子?吃龍鞭湯?哈哈哈哈哈哈!

原來王子不是想吃啊!阿狼大哥終于明白,幸好居當了替死鬼,不然要是他煮了龍鞭全席……

“什麼是龍鞭?龍有拿鞭子嗎?”娃娃不解的說:”居哥哥會不會死掉啊?”她擔憂地看著被我狂扁的居。

“不會的,放心吧,我會幫他加治愈術的。”阿狼大哥安慰著娃娃。

但是或許死了,飛回重生點,對居可能好一點……

過了好一會,我終于扁累了後,我指使著居把所有的龍通通給淨身,看著一條條的東東,害羞?那些在我眼前,都是金幣的形狀和飲茶的香味,有什麼好害羞的,哇哈哈~~

“你們,站住。”一個霸道的女聲傳來。

我心頭一驚。該不會又是什麼,此路是我栽……留下帥哥來的女強盜吧!我看了看居,把他賣給強盜吧!

居雖然臉上還是充滿對我的迷戀,我卻看到他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奇怪,天氣變冷了嗎?他看了看天……

我轉頭看去,一個人類美眉帥勁十足的站在離我們不遠處,她背後還站著四個職業種族不同的玩家,很明顯是個隊伍。

強盜集團?不會吧!

懷著深深的戒心,我冷冷的看著那個帥氣,充滿英氣的美眉,打定主意要嚇跑她。不然,至少要讓她不想搶我,把居搶走就好。

我特地站了七三步,左腿還抖啊抖,嘴里用著我所能想到最欠扁的語氣說話:”干~~嘛!要做啥啊!小妹妹。”

“王子,你在干嘛?”小龍女用隊頻密我,語氣非常驚訝。

“我在耍流氓啊!像不像?”

“什麼都像,就是不像個流氓。”

雖然小龍女這樣泄我的氣,但是我對面的帥美眉臉上很明顯出現了怒氣,而且,還是怒到身上快冒火的那種,嗚!好可怕,果然人還是不要隨便耍流氓的好。

“你剛剛說‧什‧麼?”她咬牙切齒的說。

我嚇得立正站好,吞了吞口水:”沒、沒什麼,我只是想問問美眉你有什麼事情而已。”

“你說什麼!”

嗚~~她身上的怒火怎麼變得更熾熱了?

我頭上身上都冒著問號,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還是決定裝出我的極品王子形象,我極度優雅的微笑,開口說:”這位美麗的小姐,請問您有什麼指教?”

然後我口中的美麗的小姐,居然邊罵著”干~~”,然後用俗稱撩陰腿的腳法踢向我的下面……我的所有隊友都楞住了,想不到居然有女生會舍得踢超俊美王子的小XX,小龍女更是驚訝到下巴差點掉下來。

“呃!”我冷不防被踢中了小XX,痛啊!我好想好想用手遮住小XX,然後到處亂跳來宣泄我的痛。但是不行,女性的矜持跟我說,女生不可以隨便在外人面前用手去遮小XX(哪個女生會有小XX遮?)但是,好痛啊!我忍不住膝蓋往內屈,往地面跪坐下來,我低垂著頭,覺得眼淚掉下來了……

“王子……”居有些手足無措的看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接著他站了起來,看向帥氣美眉,眼神是一片冰冷無情,整個人散發著冰冷的氣勢,連原本要趕上來罵人的小龍女和丑狼都微楞住,他們哪時看過居這樣的冰冷的一面?

啪!居狠狠地揮了帥美眉一巴掌,打得她趴倒在地上,他用力踩住美眉的右腳,用冰寒的語氣說:”我不知道王子哪里得罪了你,但是任何人都不該對他做這種事。”

這時,美眉的隊友沖上前來,最前方的黑暗精靈更是拔出細劍,劍尖直指向居:”放開她。”

見狀,小龍女拔出匕首,阿狼大哥也撿起了地上的肉包子,緊抓著他的榮耀之光,而娃娃在招出火焰盔甲骷髏戒備後,自己則是跑到我身邊來,著急關心的問:”王子哥哥,你沒事吧?”

此時,兩方人馬都拔出武器對峙著,情況緊急,身為己方唯一的戰士,我趕緊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微紅著淚眼的站起來,拔出我已經升到二十級,攻擊力有六十五的黑刀,我看向被居踩在地上的美眉,心中帶著怨恨,她居然讓我體驗了男人的最痛,可惡!但是我還是帶著不解問了:”你為什麼要踢我?我哪里說錯了話?”

美眉憤怒地看向我:”干!你這個男女不分的娘娘腔,看不出老子是男人,美眉、美眉的叫個屁啊。”然後他轉頭瞪居,破口大罵:”你給老子放開!”

但是居反而踩得更用力,他不屑的說:”你敢罵王子是娘娘腔?也不看看你自己,哪個男人會用撩陰腿踢人?放開?等你變成一道白光了,我會放開的。”

男的?我震驚,然後仔細觀察地上的美眉,左看右看,除了那道濃劍眉外,我實在看不出有哪里像個男的,他連臉蛋都是瓜子臉,眼睛是細長的桃花眼,身材瘦長,因為穿著魔法師袍,我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胸部。

“放開明皇。”這時,暗黑精靈沖上前來,喊了一聲圓華劍意,手中的細劍毫不留情的從五個方位各給了居一劍。



“呃!”居發出悶痛聲,然後向後倒地,我沒料到對方居然說出手就出手,一時沒接到居倒下的身體。

我趕忙蹲下查看居的傷勢,這時阿狼大哥也沖過來,他施展出治愈術,幫居補回他失去的血量。

地上的明皇少了居的腳,馬上站了起來,他怨毒地看著地上的居,居然念起了咒語:”雷電的精靈唷……”

聽見此語,小龍女大喊:”王子,快阻止他,雷電魔法威力很大,會殺死居的。”

我聞言,馬上舉劍沖向明皇,想給他一劍,阻止他繼續念完咒語,但是拿著細劍的暗黑精靈立馬擋住了我的去路,我心急,只有朝黑暗精靈揮刀,黑暗精靈不甘示弱也馬上反擊,我倆一刀一劍、互相攻防,我心里卻是著急萬分。

“……天雷術。”明皇終于念完了咒語,一道雷電擊中了居。

“啊、啊……啊。”居發出痛苦的喊聲,阿狼大哥則是拚命使用治愈術,希望能補回居的血量……居(350/1500)終于還是保住了性命。我因擔心而回頭時,居然被暗黑精靈刺中兩劍,我已有些發怒,不再分心,專心在與暗黑精靈的攻防戰上。

“雙重箭。”對方的精靈弓箭手居然趁機射向負傷的居,我不顧暗黑精靈的劍,立馬回頭朝居奔去,但人怎麼快得過箭?

“骷髏,保護居哥哥。”幸好,娃娃就在居的旁邊,她馬上指揮火焰盔甲骷髏擋在居身前。

見狀,我放心之余,居然忘了身後的敵人,暗黑精靈一聲圓華狂劍,朝我的背部砍下。



“呃……”我悶痛著。

“王子~~”我的隊友們擔心的大喊,娃娃更是馬上指揮剩下的三只骷髏趕來支援我,我在火焰盔甲骷髏的掩護下,先回到了非‧常隊的身邊,接受阿狼大哥的治愈術。

我的傷不重,阿狼大哥的一個中級治愈術,就讓我恢複成毫發無傷的樣子,但是,我看著居強忍痛苦的模樣,心里生出了一片殺意,我緩緩地站了起來,用一種暴風雨前的甯靜語氣對明皇說:”我承認,把你當作美眉是我的錯,但是你不該連澄清都沒有,就這樣傷害我,居的確是打了你,但是他沒有殺你的意思,你卻想要他的命?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

“太過分?他把我踩在腳下,要他一條狗命算客氣了。”明皇冷冷的回答我。

我深呼吸一口氣,強忍憤怒,用隊頻問道:”大家,有什麼決定?”

“唷~~對方送這~~麼厚的禮給我們,我們怎麼可以不還呢?”小龍女諷刺尖銳的說。

“吼~~傷我隊友者死。”阿狼大哥怒吼著。

“太過分了,居哥哥好可憐,他們剛剛也弄傷了王子哥哥,愛與正義的娃娃要懲罰他們。”娃娃義憤填膺地回答著。

“大哥,快治好我,我要他們對傷害王子付出代價。”居白著張臉道。

我淡淡一笑。

“非‧常隊,隊員五名,戰士王子、盜賊小龍女、祭司丑狼、死靈法師娃娃、吟游詩人居里亞斯特斯,報上你們的名來。”我冷冷的說。

明皇哼的一聲:”暗黑邪皇隊,隊員五名,魔法師明皇(人類)、戰士邪靈(黑暗精靈)、弓箭手狙擊手(精靈)、祭司黑百合(天使族),盜賊偷香公子(人類)。”

好個完美的組合……咳、咳!我拋掉自己的佩服,靜靜地聽阿狼大哥用隊頻指揮。

“這個……沒什麼好說的,王子對邪靈,小龍女對偷香公子,居,狙擊手交給你干擾了,你要注意不要讓他有機會對其他隊友射箭,尤其要保護好娃娃和小龍女,娃娃,你的任務很重要,絕對不要讓魔法師有時間去傷害其他隊友,否則情況會很嚴重,我會幫你的,別擔心。”

除了祭司忙著加輔助法術外,雙方都靜靜的站著,戰火一觸即發,接著,我動了,我舉起黑刀,非常不爽的,直直的指向那個偷襲我兩次的邪靈,邪靈也拿起細劍預備著。

“九頭龍閃。”我沖上前去。

“圓華狂亂劍舞。”邪靈也沖上前來。

刀劍相觸,發出一陣金屬聲,我的九頭龍閃和邪靈的圓華狂亂劍舞都被對方攔劫,都沒有施展成功,對方也是力敏型的戰士,我們雙方想著。接下來,我們刀來劍往,幾乎是勢均力敵。在我和邪靈動了以後,其他人幾乎也同一時間進入戰斗狀態,小龍女對上偷香公子,偷香公子想攻擊小龍女,但是卻攻擊不到,很明顯的,小龍女的敏捷高于偷香公子,但是我擔心,這恐怕代表著偷香公子的力量高于小龍女,幸虧,小龍女也隱隱有著同樣的猜測,恐怕他是把點數分到力量去了,所以,小龍女也不跟他硬碰硬,只是先閃躲著,等待時機到來。

娃娃指揮著兩個火焰盔甲骷髏干擾明皇施法,其他兩個則各自保護著她、丑狼和居,由于戰士邪靈被我纏上了,沒有戰士保護的魔法師只能發出小魔法阻擋骷髏,這邊的情況倒是我方占上風。

弓箭手狙擊手剛開始拚命的發著箭,想把操縱骷髏的娃娃殺死,但是一來已經有骷髏擋在娃娃身前,二來,居可不是吃閑飯的,滿腔怒火的他,把藍水當白開水喝,拚命損耗魔力發著追魂超音箭猛扁明皇,嚇得明皇只得躲到狙擊手身後,並且使出防禦魔法,狙擊手雖然有了明皇的防禦魔法來擋住居的攻勢,但是娃娃的骷髏也在旁邊虎視耽耽,面對兩支火焰盔甲骷髏,狙擊手只有狂發出雙重箭來阻擋,而居雖然被防禦壁擋住,就改彈起了笙歌迷惑術,支援我和小龍女,只有當明皇撤掉防禦壁,想使用攻擊魔法的時候,居就會馬上對著明皇和狙擊手狂發群音亂舞。

至于阿狼大哥,則和對方的祭司一樣,在一旁對受傷的隊友施出治愈術。

有了居時不時的笙歌迷惑術,我的速度立刻超過邪靈,他被我打的節節敗退,身上掛了不少彩,讓對方的祭司黑百合手忙腳亂的狂補血。小龍女也受益良多,加上笙歌迷惑術,小龍女的速度遠遠高于偷香公子,她甚至可以時不時戳偷香公子幾刀,而自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占上風!我們隊是明顯的占了上風,暗黑邪皇隊落敗是時間上的問題,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百合,幫我補血,邪靈、偷香公子回來和狙擊手一起掩護我。”明皇對他的隊友做出指示。

“攻擊,別讓他使出魔法。”阿狼大哥著急的大吼。

我立刻沖上前去,但是混蛋邪靈硬是擋住了我,對于完全采取守勢的邪靈,我一時間之間也奈何不了他,我和他僵持住,其他隊友也是拚命發動攻勢,暗黑邪皇隊的全體血量不斷下降,連黑百合都沒法補得回來,但是魔法師明皇還是念著咒語,這麼長的咒語,其威力……讓我們都不敢想象。

我終于突破了邪靈的防線,一刀揮向明皇。

“……雷怒九天。”明皇高舉雙手念出魔法咒語的最後一句,同時,他也被我的絕招砍成一道白光,此時,他的隊友黑百合、偷香公子、狙擊手都已經坐免費飛機掛回城了。

但是魔法還是發動了……天變了,原本晴天的天空烏云密布,閃電在烏云中隱隱怒吼,突然第一道閃電打了下來,擊中了娃娃,我們還來不及喊,數十道閃電擊了下來,幾乎集合成一道超級大電柱,往我們頭頂轟下。

“王子……”阿狼大哥在一片電光火石中,還對我使出了治愈術……待刺眼的閃電過後,我發現只剩我還站在原地(450/3000),是阿狼大哥最後的高級治愈術救了我……我有些茫然,更多的是眼角溢出的淚水,我甯願和大家一起體驗死亡的感覺也不想一個人獨活。

“回神,喝水。”邪靈冷冷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來。

我驚覺,邪靈還活著,但是我也驚訝,邪靈居然沒有偷襲我,還提醒我喝水?我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你是我遇過最值得敬佩的對手,你們的隊伍看來奇特,但是卻很有實力。”邪靈冷冷的眼神中透著一絲敬佩:”我會把你和你的隊伍看作一生的宿敵,希望你別讓我失望了。”

“繼續打?”我有些厭戰了。

“不,今天到此為止吧!”邪靈收起細劍,他無奈地說:”我得回去安慰明皇才行。”

“明皇真是男的?”我好奇的問。

“……是的,他是我的親弟弟。”邪靈有些尷尬的解釋。

我看著冷酷型的黑暗精靈,心想,有夠不像的一對兄弟,不過,我和我弟也不太像就是了……

這時,我又想起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既然明皇是男的……”你們最初為什麼叫住我?”還間接導致這場大戰。

難得,邪靈的臉上透著一絲尷尬:”只是想問問你們是用什麼辦法引來這麼多龍,想跟你們學學而已。”

我用呆滯的眼神望著邪靈。

“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

“等等,邪靈,別走。”我拉住邪靈的衣角,用最無辜可憐的眼神看著他。

“有事?”邪靈疑惑的看著我,心里有種怪怪的感覺。

“你不可以拋下我。”我急得快哭出來了。

“嗄?”

“人家、人家不記得回星城的路……”我摸著後腦勺,笑得一臉無辜。來的時候是阿狼大哥帶的路嘛。

“……跟我走。”


上篇:第四章 亡靈法師和吟游詩人    下篇:第六章 正常的魔法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