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98節   
  
第198節

眾人大驚,只有亞拉法師和多吉才知道,卓木強在里面按住了兩個即將噴水的噴管,然後大家疲于躲避萬字輪,竟然無人發現卓木強沒能跟上來。多吉突然伸手一指道:“看,聖使大人在那里!在那里啊!”
只見卓木強倒在門口,里面的房間已形成雨霧,不住的澆灌在卓木強身上。原來,就在亞拉法師他們沖出房間,卓木強正准備松手跟上,突然頸部一涼,卓木強知道,別的乳突已開始噴水,那一涼的感覺之後,頸部突然癢了起來,一癢不打緊,跟著全身上下好像都癢了起來,疼痛可以忍受,可是這種癢的感覺竟然無法抵禦,一直癢到心窩里,好像無數螞蟻爬進了骨髓里,他渾身一陣哆嗦,按住噴管的雙手不由松開了。卓木強手臂一松,整個房間的噴頭全面噴發,一蓬蓬雨霧占據了房間的各個角落,卓木強全身都被包裹在里面,接著引起了全身劇烈的反應,卓木強在地上痛苦而嘶啞的叫了兩聲,那聲音卻被滿天旋轉的飛輪掩蓋了。
亞拉法師看著滿天旋轉不停的萬字輪,又看看大殿正中這尊掛著七具鬼面的吞劍神像,再看看眾人,只見唐敏幾次欲沖回去被張岳二人死死拉住,方新教授愁眉緊閉。這時,多吉也准備沖回去拉人,亞拉法師一把拉住他道:“不能回去,如今的他碰不得,我們的用繩子把他拉回來。”說著,手臂一揚,飛索正勾住了卓木強的背包,將卓木強從側廳正中通道里拉了回來,拉出飛輪區時,背包已被紮得像個刺猬,不過卓木強沒有被劃傷。
可是這時,卓木強的身體漸漸起了變化,唐敏雙手捂嘴,幾乎就要痛哭失聲,方新教授和張立都是倒吸一口冷氣,張立道:“怎麼會這樣的?”卓木強的身體,被那些雨霧沾過的地方,竟然開始變成綠色。而且綠色的皮膚表面,很快起了許多大小不等的疱瘡,好像被火燒傷形成的水泡。
第一百零三回 密教機關(二)
亞拉法師制止大家靠近,同時指著掛鬼面吞劍神像問多吉:“這尊神,剛才你說你們稱作俱利伽羅不動尊,是這樣叫的嗎?”多吉點點頭道:“以劍有黑龍圍繞之像為本尊者,俱利迦羅大龍,吞飲利劍。”
亞拉法師道:“不,不對,這因該是德叉迦龍王,視之有毒,在古藏教和民間,是瘟神的化身。快,找有水的地方,剛才我們經過不是有個水池嗎,把他抬到那邊去,別碰到他身體的任何部位。”
張立岳陽,方新教授亞拉法師,四人戴上絕緣手套,去掉包袱,各持卓木強手足,抬著他飛快的奔向有水池的地方,唐敏和多吉跟在後面。此時關多吉那個房間里的水已經消退得差不多了,露出一個水池的輪廓。的來到水池旁,亞拉法師又道:“除去他身上所有衣服,一件也不能剩。”
索性唐敏不是外人,幾個人三下五除二,又將卓木強衣服剔除乾淨,亞拉法師道:“扔進水池里,先捏住口鼻將頭浸泡入水,多涮幾下,然後拿一個人抬著他的頭,別淹著了,讓他就這樣泡在水里。”卓木強的身體一落入水中,水面立刻漂浮起一層綠色的油狀物,而且面積還在不斷增大。那些綠色的漂浮物在水中越聚越多,但又很快的淡化散開來,順著水流飄入池底,不知道流向哪里去了。
岳陽抬著卓木強的頭道:“這……這到底是什麼啊?”
亞拉法師道:“按現在的觀點,這因該是一種類似于真菌或者是藻類的微生物,它們干涸後的粉末對人體皮膚產生強烈的致敏性,而且這種奇特的孢子生命形式讓它們一直處于休眠狀態,遇水就複蘇過來,但是它們的生命周期很短,只要水足夠多,它們又會很快的死亡。這種綠色的東西效果極為霸道,半個小時沒有有效的救治方法就讓人全身潰爛流膿而死。強巴少爺也算命大……”
方新教授道:“這種噴水的機關我們以前似乎沒有見過啊。”
亞拉法師道:“嗯,這種機關因該是源至苯教吧。”說到這里,亞拉法師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再次問出以前問呂競男的問題:“你們對藏區原生的古苯教,了解多少?”
這個問題,誰也答不上來,被亞拉法師陰冷的目光一掃,人人自噤。
亞拉法師緩緩道:“古苯教是基于對原始自然崇拜而產生的人類最古老的宗教之一,遠早于佛,道,基督等著名的教派,崇尚自然,崇尚當時未知的一切不可抗拒力量,風雨雷電,花鳥草蟲,飛禽走獸,奇樹怪石,無不是他們崇拜的對象。它和許多原始宗教是一樣的,大巫師起禱文求福,以活人祭天,對于一切未知的事物,古人必須親身去體味;所有的動植物,能吃,不能吃,都需要他們靠嘴去嘗;所有的奇怪現象,如火燒,水流,風吹,雷擊,都要靠自己去觸摸,去接觸;植物生長,飛鳥飛翔,魚兒游水,他們都試著去模仿。這是一切人類文明萌發所必需經曆的。就在這樣反複的體驗,試驗中,經過曆史沉積,古苯教形成了自己一套完整的防禦系統,為了對抗外敵,他們發明了——蠱毒!”
“蠱毒!”一聽到這個詞,除了多吉,所有的人都心驚了一下,這個詞本身就顯得陰狠無比,一聽到它就讓人想起諸如五毒教,南洋降頭一類莫名可怖的東西。
亞拉法師接著道:“早期的藏地,特別是林芝以東這一帶,又特別是墨脫地區,環境惡劣,蟲蟻滋生,許多地方瘴氣繚繞,毒蟲出沒,而人群中疫病流行,又不知該怎麼防范,這為蠱毒的產生和發展都提供了良好的環境,蠱毒就是在這樣一種環境下誕生的。而後隨著苯佛之爭,古苯教漸漸轉移,後來才傳入了云貴之地並在那里發揚光大。藏語原本不叫蠱毒,是後來漢人為它們取的這個名字,其實蠱和毒是兩個分開的意思,本都屬于毒的范疇,蠱是以蟲蟻之爭而制毒,毒是以草木藥石而制毒。蠱字從蟲從皿,本意是指用皿養蟲,而置蟲于腹噬其心腸稱之為蠱。毒從青從母,指的是以草石根本而治病,後來治療疾病的治變成了導致的致,變成了以草木而致病。這就是蠱毒原本的意思,到後來蠱毒術的范圍擴大了,凡養蟲取毒的,不一定將蟲放入人腹中也都稱作蠱,而不管蟲毒還是樹毒,只要致人不適的藥物,都稱作毒,像這次強巴少爺所中的,也可以說是蠱毒的一種。”
張立恍然道:“我明白了,前面那個狹窄通道處的尸體,肯定是被毒死的,所以才沒有傷口,而且死了那麼多,難怪百多年前的人無法通過通道。”
唐敏擔憂道:“那,有沒有解毒的辦法?”
亞拉法師道:“蠱毒千奇百怪,種毒之法更是多不計數,要想全部會解幾乎是不可能的,像這次的尼刺部陀,源引的地獄中的名字,幸虧我在書籍上讀到過,方法不對,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好了,呼吸很平穩,身上的疱漿也在消退,現在估計已經穩定下來,強巴少爺過一會兒就會醒來,但是至少泡夠半小時,按古籍記載,只要將身上的毒物沖洗乾淨,半小時就能恢複正常,我要先去德叉迦龍王殿看看。對了,強巴少爺醒來起身後,把他的衣服也都扔在水里泡一泡,以除後患。”
岳陽道:“什麼,法師你還要去那里啊?”
亞拉法師道:“嗯,我要回去看看。雖然我們逃了出來,可是機關是怎麼被啟動的,我們卻一無所知,如果下次再遇到這樣的機關,豈不是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多吉和我一起去。”
多吉看了看聖使大人,又看了看亞拉法師,終于還是惶惶跟著離開,看著這位對他們信仰的教義理解得比自己還深的法師,多吉心中有一種敬畏的感覺,這名法師就好像是村里的長老一樣。


上篇:第197節    下篇:第199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