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89節   
  
第189節

亞拉法師和唐敏還在辯駁,亞拉法師所說的是道德對家庭對社會的一系列理論,而唐敏則堅持男女平等,抓住這一點不放;一時各持一方,據理力爭,誰也無法說服誰。岳陽好奇的問那森道:“那森,你怎麼看這件事?”
那森老實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種職業,也沒聽說過,但是我想,萬物的存在,必有它的道理,一切順其自然,該發生時就發生了,該消失時自會消失。”
“嘛呢叭咪……”亞拉法師又宣起佛號,雙手合十道:“萬法自然,受教了。”便不再與唐敏爭辯。
唐敏一肚子不服,她還有好多論點沒有說出來呢,便不依不饒的纏問卓木強:“你怎麼不說話啊?你是怎麼看的啊?嗯?你說嘛,我不會生氣的,就是想聽一聽你是怎麼想的……說嘛……”
“啊,這個……那個……”
那森道:“好了,我只能送你們到這里,後面的路,就要靠聖使大人自己去找了。”
卓木強他們砍木造筏,搭乘一艘木船前往那生命之門,泛舟碧波,自是另有一番滋味。
那森拒絕了卓木強他們的盛邀,堅持不踏上生命之門一步,但他告訴卓木強道:“多吉很早以前就上島去看過,這次他多半陪同另一位聖使大人一同上島去了,如果你們見到他,請告訴他讓他快些回村子,就說嘎嘎很想他。”
船上,那森的身影越來越遠,張立道:“工布族的名字我總覺得很熟啊。”
方新教授道:“在林芝地區有個叫工布的地方,但這個名字的本意是指被流放的人,工布族的意思就是被流放的民族。”
亞拉法師道:“工布是笨教的發源地之一,不知道這里面有沒有什麼關系。”
“到了。”卓木強和巴桑揮動簡易船槳,繞著這有生命之門的小島轉了一圈,沒有發現可以靠岸的淺灘,唯一上島的途徑,就只能攀岩而上。大家解繩拋錨,紛紛攀爬上了岩壁,如今這種九十度的直壁攀岩,對他們而言如履平地,三兩下就抵達小島崖頂。
攀上崖頂,放眼四望,只見古樹參天,鳥語花香,方才是在畫外看畫,如今卻是身在畫中看畫外,另有一番風景令人心醉神迷。湖波漣漪,飛鳥游魚,自不用說,而身在島頂,放眼而去,看見的是四周連綿群山,山巒相疊,翠翠幽幽,無限深廣。更令人心動的是,遠處白雪封頂,突兀刀棱,直插云霄的高峰,如雪亮軍刀直指蒼穹,叫人好生敬畏。正所謂:遠山蒼蒼連天翠,雪峰皚皚映日紅。張立激動道:“那是,那是南迦巴瓦峰嗎?我們這里可以看見南迦巴瓦峰了嗎?”
亞拉法師注目道:“嗯,不肯定,也可能是拉加白壘大雪山,不過從這側邊看去,似乎有點像南迦巴瓦峰。”
卓木強突然指著天邊雪峰叫了起來:“旗云!是旗云!”
亞拉法師馬上合十宣經,為這難得一見的天賦聖景祈福吉祥。只見一朵如棉花松軟的白云飄至雪峰頂端,被雪峰攔住了去路,它倔強的繼續前行,整朵云被雪峰扯成一面巨大的雪白旗幟,又好似聖潔的女神雙手高舉著白色的面紗,迎風招展,蔚為壯觀。在藏區流傳著這樣的說法,見到旗云就好比見到了佛光,海蜃,都是大吉祥,大福氣,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珠峰旗云,氣勢雄渾,天工之作。
岳陽道:“好,看來老天都在祝我們旗開得勝!”
呂競男也露出淡淡笑容道:“出發。”
背著巨大的包袱,一行人在島子上繞了一圈,這個島並不大,站在島頂就能一覽小島全貌,全島古樹殷殷,並未發現什麼奇特之處,也沒有大型的人造建築。方新教授和亞拉法師都認為,因該有地洞一類的建築,藏于樹下,故極難發現。呂競男命令大家分散尋找,很快,岳陽和張立發現了地洞入口。
卓木強趕到時,只見樹下被人工打磨平整,形成一個方形結構,長三米,寬兩米,雖然已經破損,但飛簷拱橋,斗角隧道還依稀可辨。卓木強倒吸一口冷氣,道:“血池!”
亞拉法師點頭道:“嗯,可惜已經用不著了。”
就在血池的旁邊,地面就像被老鼠啃過的布匹,生生摳出一個大洞,里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瞧不見。方新教授觀察洞口道:“放射性開口,因該是炸藥一類的東西造成的。”
呂競男打開包袱開始取出工具,同時道:“我們下去看看。”
燭帽亮起,通訊全開,武器在腰間,工具在手,當卓木強跳下洞口後,大致看清了洞型結構,這是斜下甬道,邊壁用的都是長約一米,高寬都是三十厘米左右的條石砌成,整個甬道高約兩米,寬一米,斜坡三十度左右,深不可測。前進百步,前方是一直角拐彎,繼續下行,約每過一百步就有一直角拐彎,看來整個甬道因該是以螺旋線型往下,如此越走越深,拐了七八個彎之後,終于走到甬道盡頭,可是眼前的一幕,卻令人發指。
通道已經變得平整,而且陡然高大,通道是以山體自身的岩壁開鑿而成,高四至五米,寬四米,從這樣長的甬道和在山體間打造如此巨大的隧道,就可以想象,當時的工程多麼龐大,而修葺完成後,這個地下通道本該富麗堂皇,雄偉壯觀才對。可是,如今進入卓木強他們眼內的,卻是滿目瘡夷,一片狼藉,地上全被碎瓷陶片鋪滿,四壁被剝離得像貼過膿瘡的膏藥,到處都是黑色的火燒灰燼。
方新教授撫摸著四壁,這牆壁上留著整齊的壁線,這盜竊者留下的,壁線附近的石灰厚度達三厘米,可以想象,以前這四壁都是被粉刷過,畫滿了精美的壁畫。盜墓賊發現之後,先在壁畫上畫出壁線,然後用刀將牆體切割成一個個方塊,牛皮紙貼在壁畫上面,強力膠一粘,整幅壁畫就被剝走了。
卓木強等人踏著礫石一般的地面,拾起地上碎瓷片,拭去上面的塵埃和灰燼,露出流光溢彩的彩繪,青花,從這些瓷片的弧度看,這些瓷器完整時,一定非常的巨大。卓木強四處眺望,如今這里,就好像火燒後的老宅,他不由想起了圓明園,搬得走的就搬,搬不走的就砸,砸完之後一把火,除了灰燼,什麼也不給這些器物的世代守護者留下。從這些器物殘片上遺留的痕跡,這里少說也被毀了近百年了,如今只留下這些碎片和光禿禿的四壁,無聲的訴說著。
“多如牛毛的珠寶,源源不斷的運回國”卓木強手指微顫,總想找個東西狠狠一拳砸過去,大探險家,看來大探險家也並非就值得人們尊敬啊。
“啪啪!”只聽呂競男擊掌吸引大家道:“走吧,繼續前進,沒有時間在這里緬懷過去。我們要看看,有什麼別人沒發現的地方。”
岳陽小聲嘀咕道:“都成這樣了,還能留下什麼。”
殿堂不在,殘垣破敗,一路行來,大家就像走在地震後的唐山,踏在廢墟之中,心情越發淤積,很多地方留下了尸骨,那些人都是中國的勞工,因為強行突破被機關殺死,同時旁邊多半有一堆石屑,幾根彎曲的刺茅或鐵釘。這是當在前面探路的中國勞工被機關殺死之後,用炸藥強行破壞機關造成的損毀,一些巨大的石門也被炸成了碎石,越往里走,尸骨越多。
岳陽道:“我想,這里都毀成這樣了,本那一伙人又來過了,不會還有什麼機關吧。”
張立道:“真是叫人不甘心啊,每次都落在別人後面。”
岳陽歎息道:“那些工布族人也真是,是不是那個人都認作聖什麼使。”
張立道:“不是吧,那你怎麼沒當上聖使?”
亞拉法師道:“估計是有原因的,但是他們憑什麼來斷定聖使卻是我們所不知的。”
岳陽道:“多半按照身材高大來判斷,身高滿七尺者為聖,體重超過八十公斤為使。”
方新教授道:“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如今這里一片廢墟,但這些半坍塌的廳殿還是頗具規模,岔路又多,恐怕一時半會兒還走不完,我們是否還要查探下去?”


上篇:第188節    下篇:第190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