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75節   
  
第175節

艾力克輕輕歎息著:“是啊,相處了這麼久,突然就要走,總是有些緬懷。不過也該走了,我能教的都已經教給你們了,剩下的路,就靠你們自己去走了。”
卓木強道:“謝謝你,教會我們這麼多知識。”
艾力克示意卓木強,在以前那方石墩上坐下,兩人並肩坐了,艾里克道:“強巴少爺,通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我覺得吧,你真正要尋找的,似乎不只是藏獒而已。”
卓木強道:“哦,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呢?”
艾力克道:“你是所有受訓者中,最刻苦的一個,你訓練得很努力,甚至可以說是拼命。每當你完成一個訓練項目的時候,你的眼中就透出一股喜悅,但同時還有淡淡的哀傷,有些事情令你自責,是嗎?不用回答我,所以,有時候我在想,你好像並不是真正的要尋找藏獒;而是將尋找藏獒看作了一種契機,一種希望。如果能找到獒王,是不是就在暗示自己,就有希望找到你自己真正想要找到的東西?”
艾力克的話,就像開啟了一扇塵封的門,卓木強面色慘白,渾身冰涼,心中震道:“是這樣嗎?難道我是這樣想的嗎?真的是這樣嗎?”
艾力克起身道:“強巴少爺,你應當明白,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你是有目的的人,所以,你活得比其他人都更充實。做了這麼多年的科考工作,我想,這條探索的道路,是永無止境的,你可以從中不斷的學習和獲取。時間長了你就會發現,它並非是枯燥無味的,因為帶給你快樂的東西,在你心中。我想,人生也是如此吧,不斷的探索和發現,去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艾力克拍著卓木強的肩頭,意味深長道:“其實,我覺得強巴少爺很適合作科考的工作,你有一種常人所做不到的堅韌毅力,而且,你的洞察力比普通人強,只要你想到了,必定會有所發現,問題是,你現在還不願去多想,很多事情,你喜歡將它簡單化,我想,總有一天你會覺醒的。”
望著艾力克的身影,卓木強頓在空地,仿佛融入了寒冷的風,艾力克的每一句話,都值得他去思考,他明白,又是一個難眠之夜。
又過了三周,在哥倫比亞傷愈出院的巴桑與呂競男取得了聯系,很快通過外交部回到國內,大家又驚又喜,雖然這次原始叢林的穿越可以說是大大的失敗,可是特訓隊竟然沒有一個人員殉職。通過叢林洪荒的事情,巴桑與卓木強小組成員的關系也開始融洽起來,只有卓木強,顯得有一些為難。呂競男的話,就像一根刺插在他的胸口,“我們懷疑,你們當中有通風報信的人。”當卓木強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心中默默的將所有成員的信任度做了個排位,他本以為,自己會將敏敏排在第一位,可是真正排位的時候才發現,怎麼排,第一位都一定是自己的導師,方新教授,敏敏只能排第二,岳陽和張立都是部隊上的,自己對他們也非常的信任,只有這個巴桑,可疑度很大。一旦卓木強懷疑某人,他就不可能露出偽善的笑容,他和巴桑的手握在一起的時候,便會露出懷疑的目光。他勉強對巴桑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犧牲的。”
巴桑也道:“沒想到你們到底跑在了我的前面。”
據巴桑的說法,他在洪流中被沖向了北方,因為被巨樹砸傷而失去了知覺,在醫院休養了一個多月,他的病曆和一系列報告單也通過外交部轉到了呂競男手中。可是卓木強發現,巴桑的皮膚更加黝黑了,身上似乎還帶著咸濕的海風氣息,好像還有某種高級香水的味道,與其說是在醫院休養了一個多月,更像是在某處旅游了一個多月,如果說自己的猜測成立,那麼巴桑的經費從何而來?
看著張岳二人喋喋不休的告訴巴桑一些後續經曆,卓木強不想過分靠近,站在一棵樹下面,方新教授看出了卓木強的憂慮,問道:“你懷疑他?”
卓木強道:“我不知道,如果我們之中真的有人值得懷疑的話,也只能是他了。可是,我又很矛盾,我是不是因該無端的去懷疑別人呢?”
方新教授勸解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何必刻意的去懷疑誰,真的是作了虧心事,他遲早會暴露出來。而且,為什麼就只能是我們被懷疑,他們,就沒有值得懷疑的地方嗎?”卓木強知道,方新教授說的他們,是指後來的那三個人,包括呂競男,艾力克和亞拉法師。誰都不能夠全信嗎?他搖了搖頭,只是因為一種對人的態度,竟然讓一個團隊變成了這個樣子,到底是對是錯?
第九十一回 機關學
恢複體力一個月後,呂競男將所有人寫的心得體會詳細的做了一個總結,並開始進行針對性訓練,又過了一個月,呂競男站在講台上,手里拿了個類似魔方的木頭結構,對特訓的成員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將學習最後的,也是最危險的一項科目——機關學!”
學員們都露出的欣喜的神色,卓木強是迫切的需要知道有關機關學的知識,而最興奮的要數張立,他早就對機關學向往已久,並且對機械裝配和簡單陷阱制作有了一些了解。
“先告訴我,你們對機關的理解。”呂競男平靜問道。
“陷阱。”“陷阱”“殺人武器”“可以自動殺人的武器”台下頓時給出了不少答案。
呂競男道:“所謂機關,並不是你們狹義上的殺人陷阱,自動攻擊武器。而是指,一切機簧構造學說,大致建築卯榫結構,橋梁架設,小至一把鐵鎖,鐵鏈環扣;都與機關有關系。在你們當中,除了亞拉法師和毛拉大叔,其余人對這門所說恐怕都很陌生。如果想將機關學學透學精,窮其一生恐怕也難以完成,所以,我們所要學的,僅僅是發現機括關鍵,揣摩機關構造者心思,也就是你們常說的躲避殺人陷阱,發現開門的隱秘構造,就這些,也夠你們學上大半年了。”說著,她揚揚手,道:“這就是一個機關,你們每人一個,自己上台來拿。”
每人拿了一個那木質的正方體,由回到自己座位上,卓木強拿在手里,發現這個正方體全是由一根根寬窄都是一厘米,長十厘米的小木條組成,橫豎交叉,表面光滑,好像是一個整塊,牢不可分,擺弄了半天,也沒能發現有什麼機簧在里面,心中暗想:“這算是機關?唬弄人的吧?”
呂競男道:“現在,你們手里拿著的,就是最原始,也是最簡單機關,叫做木鎖,在成人玩具市場或是智益玩具市場都有賣,兩塊錢一個。”
卓木強暗道:“果然是糊弄人的。”
呂競男道:“你們別看這個東西不起眼,其實里面包含了古人的智慧結晶,表面上看所有的小木條都一樣,其實只有你們看得到的地方才是一樣的,而內部錯綜複雜,有的帶鉤,有的帶圈,有的中間凸起,有的凹陷。這些小木條一共八八六十四根,可以把它們完全分拆開來,現在你們就動手分拆吧,看看你們對機關的天賦有多少。”
所有的學員開始動手分拆木鎖,卓木強摸索了一會兒,扭頭一看方新教授,從正方體正中將一根小木條抵出來一截,大受啟發,趕緊用力抵正方體中間,但是將六面的中間都抵了一遍,也不見木條有絲毫松動。十分鍾過去了,卓木強滿頭大汗,岳陽和張立交頭接耳,巴桑暗中皺眉,唐敏愁眉不展,只有兩位年歲大的老者輕松自如,亞拉法師甚至已經將一根木條完全抽了出來,接著就如庖丁解牛,越拆越快。
呂競男看著暗自好笑,提示道:“不用交流經驗,你們每個拿的木鎖內部結構都是不一樣的,拆開這個木鎖的關鍵,就是順著它的內部結構走向,慢慢的一步步拆,而它的難點在于,它內部的構造你們是看不見的,只能摸索著前進。”


上篇:第174節    下篇:第176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