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71節   
  
第171節

呂競男微微點頭道:“原本,福馬因該把這個秘密永遠的埋葬在西藏,可是,在1914年,英國人麥克馬洪代表英政府給印度和當時西藏劃定了一條分界線,在勘測這條線路的時候,他們無意中竟然發現了本該被冰雪掩埋的福馬的帳篷和尸體。至于他們從福馬的遺骸中究竟得到了些什麼,我們也不能知道。後來的事情就比較複雜了,據傳說當時確實發現了地圖,並被英國政府當作最高機密保存起來,但是不久,一戰爆發,那張神秘的地圖也隨之消失,聽說當時地圖的保存者憑記憶描繪了那張圖,而英國人根據那張回憶的地圖判斷,所謂的帕巴拉神廟,似乎因該在喜瑪拉雅山脈的最高峰,珠穆朗瑪峰附近。從1921年到1938年,英國人獨立組織了7次對珠峰的探險,但是沒有獲得任何線索。直到1938年,據說那張原圖落在了納粹黨衛軍的手里,雖然說這件事情也沒有了任何的證據,但是1938年和1943,希特勒兩次下令,他的最佳助手希姆萊親自組建了兩只探險隊深入西藏,這卻是不爭的事實。至于他們究竟是尋找日爾曼民族的祖先還是別的什麼目的,就不是我們所能知道的了。後來發生的事情,或許你們都知道一點了,二戰最後的柏林之戰,本來因該是計劃周詳的圍殲戰,可是美軍和俄軍都冒死朝城內進發,並最終將柏林一分為二,其實他們真正的目的,好像也是為了那張地圖而來,而我們得到的消息是,他們在爭奪德國一位原子彈研發科學家哈恩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了有關地圖的消息,至于到底是什麼消息,我們並不知道,但是就是那條消息,讓同盟國的關系出現了直接的利益沖突,然後蘇聯,美國,都爭先恐後的朝中國西藏趕來,直到現在,也沒有停下他們的腳步。不過迄今為止,好像還沒有人能破譯地圖上的信息,據說,那是一張永遠也讓人看不懂的地圖。”
卓木強靜靜聽完,和早先方新教授所調查的內容相似,只是更為詳細一些,呂競男又道:“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現在可以去做你該做的事了吧。”
卓木強走出辦公室,方新教授道:“嗯,這個沒什麼別的事,我也先出去了。”呂競男點頭。
方新教授剛一離開,呂競男和亞拉法師的神情就發生了變化,呂競男手貼褲邊,筆直站立,微低著頭道:“我這樣處理好嗎?大人。”
亞拉法師慈目道:“也只好這樣了,不過,他已經知道莫金的事了?唉……關于莫金的資料,你不因該這樣早透露給他們的。雖然在名字上做了塗抹,但是稍微知情的人馬上就會想到是莫金,如果讓他知道了我們在調查他,以後要接近他就很難了。”
呂競男垂頭道:“是。強巴他突然間好像知道了不少事情,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亞拉法師道:“嗯,透過事情的重重迷霧,能直接看到本質,抓住事情最關鍵的點,與平時遲緩的表現完全不符合,這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不過強巴少爺對整件事情依然毫不知情,就讓他保持現狀吧,讓他依然以找獒為目的,這樣,對我們,對他,都會有好處。”亞拉法師心道:“強巴少爺,這就是你的宿命呢,逃也逃不掉……”
呂競男暗道:“愚肯定是愚了,不過怎麼看也不像是大智若愚吧。”半晌又問道:“您看,莫金會不會是屬于那一伙人?”
亞拉法師道:“不知道,這次整個行程,我都沒有感覺到他們的存在,或許他根本就沒有去白城,這次提前離開中國只是一個巧合。”
呂競男道:“不知道大人對這次行程怎麼看?”
亞拉法師道:“消息來源是准確的,只是我們去晚了一步,讓別人捷足先登了。因該是在七年前就已經盜取了阿赫地宮里的東西。”
呂競男皺起眉頭道:“如果是真的,那麼他們手中至少已經掌握了地圖和光照下的城堡兩樣東西,可是,為什麼他們遲遲沒有行動呢?”
亞拉法師道:“不知道,或許是還沒有破解光照下的城堡里所隱含的信息吧,反正地圖里的信息他們是沒能破譯。”法師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喃喃道:“如果莽林里那個人所說的是真的,那麼他們因該是一個十三人組成的小組,在去阿赫地宮前已經死了四個,加上他一共是五個,因該還剩下八個人,在那地宮中不可能一個人都不死,那麼他們到底還剩下多少人?如果莫金是他們中的一個,那其余的人又在哪里?”最後,法師歎息道:“這個團伙太可怕了,在帕巴拉神廟的尋找之路上,他們已經領先我們了,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們沒有時間了啊!”
呂競男左手按住右肩,深深的鞠了一躬道:“放心吧,大人,我們會竭盡全力趕在他們前面的,神廟的光芒永遠照耀著我們,它是不會殞落的。在智慧之神的指引下,我們必將得到光明。”
亞拉法師道:“對了,聽說你最後救出的三個人,里面有一個白頭發的。”
第八十九回 密修
呂競男道:“是的,肖恩,是一個英國人。”
亞拉法師道:“你怎麼看這個人?”
呂競男思索道:“我看見他的時候,感覺就像一個落拓的流浪者,給我的印象是,生活悠閑慵懶的英國紳士,不知天高地厚參加自費旅行團到原始叢林去冒險。”
亞拉法師道:“不,你錯了,我聽強巴少爺說起這個人的時候,給我印象是,他在原始叢林里的生活經驗,比強巴少爺他們高明不知道多少倍,這個人非常可疑,做個拼圖,一定要查明他的底細。”
呂競男道:“這樣子,會不會太……”
亞拉法師擺手道:“不能大意,不能讓任何我們意料之外的情況發生。”呂競男應聲稱是。亞拉法師遙望碧空,悠悠的想:“不能再有疏忽了,二十年前,因為那一時的疏忽,竟讓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墜入了地獄。同樣的錯誤,絕不能再發生了。”
卓木強將呂競男的話原原本本複述給方新教授,隨後道:“教授,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我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對,你能告訴我嗎?”
方新教授慈愛的拍著卓木強的肩膀,道:“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你的心里充滿了困惑。”
卓木強歎息道:“是啊,整個事情已經變得和我當初所想的完全不一樣了,我現在感到無比疲憊,怎麼會這樣?”
方新教授道:“因為你的角色已經發生了轉變,從一開始,你拿著那張照片來找我的時候,一直都是我們自己在探索,去發現,去尋找。可是,當我們加入這個特訓的隊伍之後,你的角色已經從主動變為了被動,我們一直在接受各種高難度的訓練課目,而尋找發現神廟地址的事情已經完全交給別人去做了。我們只是這個組織中的一分子,和張立,和岳陽巴桑敏敏他們是一樣的,而決策權和主斷權已經不在你的手上。他們很多事情,都並沒有告訴我們,這樣,我們就顯得更為被動,感覺像被別人操控在手中的木偶。拿這次原始叢林之行來說,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和你還是一樣的,已經走完了全程,也不知道我們此行的真正目的,對許多事情感到莫名其妙。”
卓木強道:“但是,她後來不是又全部告訴我們了?”
方新教授意味深長的看著卓木強道:“那麼你認為你聽到了些什麼?你所聽到的,全部都是在網絡上就可以查找到的內容,而我們所不知道的,有關卷軸和卷軸里面的信息,她說了多少?”
卓木強疑惑道:“是啊,他們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我們也是組織的一員啊,難道就因為懷疑我們當中有一個內奸,就要瞞著我們所有的人嗎?”
方新教授道:“這個你就不明白了,其實,你在商場那麼多年,也因該多少明白一點的,人心不可測,他們不是懷疑我們中的某一個人,而是對我們所有的成員都抱著善意的懷疑。對任何人,都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就是這個樣子,與你平時的處事態度是不一樣的,你太容易就完全信任一個人了,這可是你的弱點,強巴。”
卓木強苦悶道:“可是,我們是一個團隊,不是嗎,如果我們之間也抱著懷疑和猜忌,那我們怎麼可以達到目的呢?我記得肖恩說過,在危險的環境中,人和人是必須相互賣命才可以存活下去的,如果所有的人不把命交出來,大家捆在一起,最後一個人也活不下去。”
方新教授道:“在極端的環境中是這樣的,可是,離開了極端環境之後呢?人,都是有私心的,像這次組成團隊,你,是為了尋找紫麒麟,他們,是為了找帕巴拉神廟,各自的目的不同,方向相同,因此才走到一起,如果說帕巴拉神廟附近不可能有紫麒麟,或則紫麒麟所在的地方不可能有帕巴拉神廟,那麼,你們還會走在一起嗎?”
卓木強喃喃道:“那現在該怎麼辦?我心里很不舒服。”


上篇:第170節    下篇:第172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