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59節   
  
第159節

卓木強驚喜道:“啊,亞拉上師,你醒啦!你,還好吧,不要緊吧。”他才想起,原來自己背上還背著個人,心里歎道:“哎,神經太粗了,弄得自己疑神疑鬼的。”
唐敏趕緊把住亞拉法師的脈搏,摸了摸體溫,喜道:“法師,你恢複得可真快。”
亞拉法師道:“藥力起的作用,我只是神志恢複了而已,多虧你們了阿。”
方新教授道:“快不要這樣說,我們是一個集體。”
亞拉法師道:“快,帶我過去看看。”
卓木強將亞拉法師背到血池邊緣,亞拉法師看著倒懸的三具尸體,沉吟道:“誰已經開啟血池,強巴少爺,你上去看看,上面都有些什麼,然後告訴我。記住,從左側開始,上面布滿了小坑,每一個坑里都裝了些什麼東西,一件不落的告訴我。”他心中的喜悅卻隱藏了起來,亞拉法師心中正在狂呼:“是這里了,有血池,只有這里才會有,光照下的城堡一定就在這附近,偉大而無所不能的摩鎏授羅佛,請保佑我發現並帶回光照下的城堡吧。”
卓木強爬上高大的血池,眼前的一幕不是血腥所能描述的,他不敢相信,世間還有如此的儀式,簡直比食人族的生殺祭還讓人心顫。在三具倒懸尸體的正下方,還有三具尸體,他們張大了嘴,顯然是將上面尸體放出的血盡數滴入他們的嘴中,腹腔被開了個洞,小腸像一截水管一樣被拖了出來,三條腸道垂在一個方形坑的邊緣,血液經過血池台上的三具尸體,再從腸道中注入那個方形坑中,如今坑里有大半的血液。而坑底事先一定放入了什麼東西,因為在血坑中有無數氣泡一直冒個不停,而且坑中的血絲毫不見凝固的跡象;坑的另一側卻被一張皮包著,就像過濾網一樣將血液再次過濾,然後血液流如另一到溝渠,分作三條血線,沿著灌渠一直向下,三條血線經過一處像引水渠的地方,在水渠下是三個半圓形小坑,從水渠上通過的血液一面繼續前進,另外卻又成滴的滴落在小坑中,坑里白花花的是什麼,該不會是……卓木強目光從坑上掃過,直接跟隨血線向下,血液流入一個圓形的盤狀池塘,每個小池子里都有兩個球狀物被血水沖刷著不停滾動,那難道是……
卓木強在血池上觀察時,亞拉法師並沒有停下,在唐敏和方新教授的攙扶下,他徑直走到大廳靠內側的邊緣,尋找道:“通常來說,血池會開啟這個四方形區域對側的那道門。”
方新教授道:“那就是殉葬坑那里的那扇巨門了。”
亞拉法師道:“可是,在修建的時候,工匠們會預留一條通道,因為埋地線時總是有偏差,需要反複的調整,繞過這麼大一個區域去調整會很麻煩,這面牆上也因該有一道門,非常隱蔽,非常隱蔽……在這里!”只見機括開動後,牆根處露出一個橫趴著可以進去的洞穴,方新教授用燈一照,道:“里面被堵上了。”
亞拉法師敲擊地面後應道:“埋了地線的,里面是一道小門,還得通過血池。”
卓木強突然蹲在血池邊上嘔吐起來,他痛苦道:“法師,這個血池,太……實在太……殘酷了!”
亞拉法師道:“噢,那你不用說出來了,我要上來,幫我一把。”方新教授和唐敏在下面推,卓木強在上面拽,總算把亞拉法師拉上了血池。亞拉法師站在血池邊緣,看了看,搖頭道:“制工很粗糙,這里的石頭不適合打造血池,很多地方也弄錯了,不過還好,大體方向是對的,讓我看看,灌腦橋,洗眼池,拔舌溝,嗯?沒有封喉鎖,這集氣堂也不對,下面的肝膽胰脾胃腸腎都還算正確。那麼,這後門的開啟因該是……”
只見亞拉法師慢慢的走過去,從血池里撈起一把不知道是肝還是胃的組織,放入另一個血眼之中,卓木強看得又想作嘔,轉過頭來,只見唐敏在下面焦慮的看著自己,卓木強痛苦的安慰道:“我沒事,你待在那里別動。”再回頭,亞拉法師已經調整完畢,三條血線中間的那條改變了方向,最後埋入血池底下,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
亞拉法師環顧血池,然後較為滿意道:“好了,我們下去吧,整個開啟過程需要幾分鍾時間。”身體一個晃動,卓木強趕緊扶住法師,同時問道:“到底這個血池,是個什麼東西啊?”
卓木強跳下血池,又同方新教授將亞拉法師扶下來,唐敏再次處理亞拉法師的傷口,亞拉法師淡淡道:“從最底層到現在,這可以算得上一個真正的機關。”
卓木強驚訝道:“真正的機關?那前面那些是?”
亞拉法師道:“前面那些,充其量算做陷阱,真正的機關是指相對于人而言,利用人的好奇,利用人的錯誤動作和思考誤區,在人完全想不到的地方,將人一步步引向死亡,或則讓你永遠陷入其中,或則讓人完全無法理解,根本摸不著邊際。當然,那些機關的用途各有不同,不過總的來說就兩大類,開啟通道和制造死亡,而我們前面遇到的那些陷阱,雖然有的很巧妙,也有的一環扣一環,但是完全在正常人的思考范圍,不管是誰,稍動腦筋都能想到那些機關的作用,而且開啟方式不過是簡單的拉動把手而已,那樣的陷阱,只能用來捕野獸。”
卓木強一愣,暗道:“難道我長得像野獸?”
方新教授道:“那麼這個血池就算是真正的機關?”
亞拉法師思索後答道:“嗯,這是個開啟通道的機關,現在要說得很詳細恐怕是不能了,總之它有點類似現在用的指紋識別系統,可以說一種古代智慧的結晶,只是太多的祭祀崇拜使整個血池看起來讓人無法忍受,以我們現代人目光來看那是不道德且沒人性的舉動。”
方新教授奇怪道:“怎麼我的資料里沒有?”
亞拉法師道:“或許這個,很生僻。”“嘎”的一聲,亞拉法師趕緊道:“門開了,我們進去看看吧。”
殉葬坑,索瑞斯和韋托一前一後進入大廳,剛進大廳就看到這樣一幕,燭火昏暗的搖晃著,無數巨大的黑色身影在大廳中來回穿梭,許多粗愈人腰,柱子似的森蚺,從看不見的黑暗穹頂被什麼東西扔了下來,下面是一張張饑餓的嘴,而有時也有巨大的身影和森蚺裹在一起,從上面掉落。韋托被眼前這一幕嚇得面無人色,索瑞斯眉頭緊鎖,道:“難道是聚餐時間麼?只要別擋路就行。”
“那……那是……是什麼?”韋托顫聲問道。
索瑞斯道:“美洲的碩鼠,一種被認為幾千萬年前便絕跡的和恐龍同時代動物,在這里有不少。是瑪雅人故意放養在這一層的,這是一個自己自足的生態系統,在地宮第九層有數以百萬計的蝙蝠,它們可以自由的出入地宮尋找食物。而森蚺,碩鼠這些大型生物被永遠的困在第五層,在這附近有一個大洞,是蝙蝠出入的必經之路,森蚺守在洞口以蝙蝠為食,這些碩鼠則以森蚺為食。不用太害怕,我有辦法。”說著,他變戲法似的拿出一瓶液體,開始在身上噴灑,也給韋托噴上。
韋托聞到一股好似尿液的臭味,不得不問道:“這是什麼?”索瑞斯道:“是一種它們識別同類的信息,至少保障它們不會吃我們。”
兩人開始在無數的巨鼠中穿行,韋托無法做到索瑞斯那樣閑庭散步,哪只碩鼠動一動,他就全身一抖,唯恐小命不保。索瑞斯邊走邊想:“其實,如果是為了守護這第五層地宮,只需要森蚺便足夠了,何必再放入碩鼠?按照我們生物學的理解,通常有巨型生物存在,才有可能出現更巨大的,看來那個人說得沒錯,這個可能性極大,就在那道沒能開啟的禁忌之門里!”
離巨大的骨門近了,索瑞斯笑道:“看見了嗎,那道門正慢慢變紅,當它完全變成紅色時,大門就會打開。”此時的骨門已有三米高度變成了紅色。


上篇:第158節    下篇:第160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