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32節   
  
第132節

“怎麼啦?亞拉上師。”卓木強見亞拉法師想得出神,忍不住開口問道,他想問的問題實在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該從哪一件問起。亞拉法師抬頭道:“哦,沒什麼,我只是沒想到,你們竟然會有這樣的遭遇,這一路艱險,難為你們竟然都能挺過來。”同時他心里想著:“是什麼人讓游擊隊來阻止強巴少爺他們前進呢?難道是他們為了爭取時間而做的手腳?那些人,會不會是那人口中的那些人?真沒想到,那個人竟然會告訴我幾年前他們就試圖去找尋那里,只是巧合嗎?還是……,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找到那個地方,唉,算了,既然都走到了這里,無論如何也要去看一看。白城,被白城封印著的光照下的城堡,今天,你家鄉的故人來看你了!”
卓木強著急的問道:“你們呢?亞拉上師,你又是怎麼到這里來的?怎麼和方新教授他們分開的呢?那個巨石陣面前刻下的記號是不是你留下的?”
“哦。”亞拉理了理思緒,淡淡的說起了他們的經曆,他們的經曆就比卓木強的簡單多了。他們提前一天出發,並不是一開始就走的水路,而是走的路路,租了一個馬幫,十來匹馬,七八個人一起上的路,在叢林中也遇到了游擊隊,但是安全通行,後來遇到毒販子,混亂中死了兩個隨從,再往叢林深處走,其中一名隨從走到歎息叢林邊緣,便說什麼也不願往前走了,直到聽隨從說起歎息叢林的事情,那時他們才知道,羅盤指錯了方向。當他們想及時調整方向時,便遇到了食人族,迫使五人往叢林更深的地方逃亡,還丟了五匹馬。後來在歎息叢林,馬匹更是一頭一頭被吃掉,或被整只拖走,當五人急于走出歎息叢林時,便開始下雨了,在充氣救生船上漂了兩天,後來洪水將船沖翻了,人都被沖散了,直到來這個地方。亞拉法師最後道:“前面一半路你們比我們糟糕,中間一段路大家差不多,這後面一段路你可比我幸運一些。”
“比你幸運!”卓木強差點無法理解“幸運”究竟是什麼意思,他抱怨著將來到這安息禁地遇到兩撥食人族,又在這黑壓壓的可怕森林里遭遇怪獸的事又重複了一遍,然後質問道:“這能叫幸運嗎?”
亞拉法師淡淡笑道:“你才在這黑森林里呆一個晚上,我已經在這里呆了三天了。”
卓木強的震驚無法形容,很難想象,這個看上去如此瘦弱,而且年邁的老法師,他這三天是如何渡過的,沒想到亞拉法師的下一句話更讓他如聽神話。亞拉法師接著道:“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所以,我必須吃點東西來維持體力。”卓木強下巴關節差點脫臼,張大嘴難以閉合,只呆呆的聽著亞拉法師道:“這片林子很大,而且一到夜里水氣會形成霧,很容易在里面迷失方向,我是從西北方走來的,一直沿著東南向前進,估計今天能走出去。”
卓木強忽然想到什麼,傻乎乎的問道:“上師,這三天你也沒有睡覺?”
亞拉法師道:“這里怎麼能夠睡覺,你一閉眼就成了別的生物腹中餐了。”
卓木強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在這林子呆三個小時他都認為是極限的考驗了,如果呆三天還能不死,人也早就瘋掉了,還要不睡不吃,他開始懷疑,這個亞拉法師,他是人嗎?亞拉法師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別驚訝,在我們禪宗里,有很多磨練人意志的方法,也有不少高僧進行過像我這樣的苦修,你因該知道的,人們管那種方法叫密修。”
卓木強知道,藏教的密修類似于瑜伽,更近似于日本的忍道,那是一種挑戰人體極限的修行法門,據說卷宗里記載了斷食,屏氣,針刺等許多挑戰生理極限的修行方法。進行過密修的僧侶,擁有超過常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諸如將人裝入棺材埋在地底,僅用一根軟管與外界通氣,幾個月滴水不進還能生還,而普通人缺水超過三天必死無疑。還有的僧人光著膀子坐在雪山巔峰,一坐就是數日,不僅對抗絕食的生理饑餓,還要對抗凜冽的寒風。其實許多魔術師表演的高空生存,水下閉氣等節目,只是將密修簡單化,卻也足以震驚世人。但是有一點很奇怪,那些密修的僧人,要接受各種非人的折磨,但卻沒有人知道他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們只是堅持著,反複的接受各種磨煉。
亞拉法師道:“如果不是這次行動,我本來已經做好准備,和前輩們一起絕五谷,修千日行。連這個你也知道,真不愧是智者家的後人啊。”亞拉看著卓木強惶恐的表情,贊許的說道。千日行,卓木強很小的時候就聽父親說起過,他認為這樣的事編成地獄故事,來嚇唬小孩子很不錯,但想不到,真的有人進行這樣的修行。絕五谷,便是斷絕五谷雜糧,一點東西都不吃,然後人進入一種冬眠狀態,除非有非常大的響動,否則不會醒來,這樣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僅靠肉身的消耗來維持著生命,最後人的四肢甚至胸腹都變成了枯骨,但是人卻還活著,僧侶們把這當作一種磐涅,其最高境界就是修成肉身佛陀,最後人終究是要死的,但枯骨肉身卻能保持長久不腐,化為肉身菩薩,供後世景仰。
亞拉法師覺得腹中微飽,自覺差不多了,站起身來道:“好了,不說這些了,在巨石陣上留下記號的不是我,或許是艾力克或方新教授他們,我們繼續朝東南方走。這片林子其實叫莽林,估計有四五十公里的直徑,里面居住著兩種七屬十二個亞型,共有一千至一千五百條森蚺,其中完全成年的個體大約在三百條以上,凱門鱷也很多,所以每一步都必須小心。”
卓木強已經略微習慣了亞拉法師的驚人之語,但他還忍不住要問:“上師是怎麼知道的?”
亞拉走到一處新墳前,雙手合十拜了拜,道:“是他告訴我的。”
卓木強奇道:“他是……”
亞拉道:“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姓名,數小時前我在林子里發現他時,他就已經奄奄一息了。剛才那蛇道上埋的刀樁也是他指點我埋下的,方才我不在埋刀樁,就是在這里緬懷新交。這個人告訴我一些事情,有關這莽林和莽林里藏著的秘密。”亞拉法師說到這里,特意看了卓木強一眼,卓木強只是靜靜的聽著,眼里沒有好奇,驚喜,他只是想著,如何早些走出這片莽林。
亞拉法師接著道:“那人告訴我,他本是一名盜墓者,他們有一個團體,專門從事盜獵世界各地的古墓。幾年前,他們的隊長召集他們,告訴他們在這片三不管原始叢林中,隱藏著巨大的秘密,這里有一座城,周圍的食人族管這座城叫白城。”
“白城”卓木強心中一動,庫庫爾族的曆史之歌從天而降,幾乎不是他回憶,而是記憶突然從他腦海里升起“白色的聖城啊,智慧之光籠罩著你,所有生命的歸屬。每一方土地,都浸透著祖先的血汗,他們用靈魂和生命,換取幸福與和平……”
只聽亞拉法師接著道:“是千年以前失落的文明,食人族好像是城堡的守護者,但是曆史久遠,他們已經忘記了那是誰的城邦,為什麼而修建,他們又為什麼要守護。他們一起進入了叢林,就和你我,和所有進入叢林的人一樣,他們曆經所有艱辛,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根據隊長的指示,他們要在叢林周圍的部落里尋找一些東西,據說是開啟大門的鑰匙,並且不止一把。這一帶是最接近白城的叢林,據他所知,這里有三個食人的部族,但是當年他們並不知道,他便是在喀珈族偷鑰匙的時候,不甚跌入了陷阱。那是一片看上去和泥地沒有區別的沼澤,喀珈族在沼澤上做了很好的偽裝,並將放鑰匙的房屋修建在沼澤上面。那人和自己的兩個同伴一同跌入沼澤,並驚動了喀珈族人,他的隊友放棄了他們,他在沼澤里掙紮,就當他以為他快死的時候,喀珈族人救了他的性命,他便一直留在喀珈族,做了奴隸,給他戴上了鐵鏈,但並沒有吃他。當他重獲自由,已經是幾年後的事情了,他是從外面的叢林進入到這里面來的,所以他知道,憑他自己的能力,無法走出這片叢林,只能安心的待在這里繼續做奴隸。”
卓木強問道:“為什麼食人族不吃他?”


上篇:第131節    下篇:第133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