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02節   
  
第102節

卓木強打開了話匣子,恨不能將自己的一生坎坷在這一夜完全傾訴,當時沒有有關妹妹的任何線索,他將線索放在他的朋友,那些狼的身上,因此而對狼這一特殊種屬展開研究,在方新教授的帶領下,竟然對犬科動物掌握到了一個新的境界。他被這種動物的執著與忠誠所打動,從犬科動物的身上,去學習如何做人和交友,如何去信守自己的承諾,如何去守護自己的信念。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放棄了自己以前的所有的事業,將一生的精力都放入了對犬科動物的研究之中,他那近乎瘋狂的工作狀態只是為了麻痹自己,希望藉此忘掉心中的罪惡感。“可是沒用,每當夜深人靜,我獨自入夢,妹妹被那些人劫走時,那雙充滿期盼的眼睛就在夢中反複的再現。哥哥還在呢,哥哥一定可以打跑那些壞人,將我解救出來,她當時一定是這麼想的。我知道,妹妹那雙充滿希望的眼睛,已經成為我永遠的夢魘,刻在靈魂最深處,帶來深深刺痛,這一輩子也是無法瀆罪的。因為渴望強壯,我更加拼命的練習體能,在學校做完犬科動物調研後,回西藏拿過三年庫拜,可是那有什麼用,妹妹音訊全無,是死是活,人在哪里,多希望再看妹妹一眼,我最小的心願,這樣簡單的心願……”當卓木強說道這里,那堅毅硬朗的外套被完全褪下,淚如泉湧的鋼鐵男兒終于泣不成聲。
巴巴兔早聽紅了眼睛,無比同情的看著眼前這名男子,沒想到他那冷酷的外表下,竟然如此深情,她靠了過去,將卓木強攬入懷中,用胸膛溫暖他濕潤的臉,給他母親般的慈愛,只聽卓木強低聲嗚咽道:“需要麻醉的不僅是肉體,還要麻醉自己的靈魂,我甯願相信阿爸說的話,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宿命,三世輪回,在他尚未誕生之前,他的命運就被決定。可是,這些話,這些話都是假的啊,我根本無法讓自己相信,其實都是我的錯,不僅丟掉了妹妹,而是讓一個幸福的家庭淪入地獄,讓朋友失去了對人的一丁點兒信任。我的心,好痛!”
巴巴兔拿出一塊樹皮一樣的東西,遞到卓木強嘴邊,說道:“嚼了它,你就會感到好受些了。這是神靈賜與我們庫庫爾人解除心靈傷痛的聖藥,讓任何的不愉快都成為短暫的記憶,它將帶你穿越地獄直達天堂。”
卓木強沒有拒絕,此刻的他正需要一種解脫,甯可相信神藥的作用,哪怕只有短暫的一瞬也好。軟軟的橡膠一樣的東西,初嚼時有些苦澀,但是很快就有一種回甜的味道,滿口生津,奇異的香草氣息直接從嘴里躥入鼻里,一種飄飛的異樣感覺,讓原本有些暈沉的半醉頭腦清醒過來,同時全身好像開始發熱。
卓木強清醒過來,馬上意識到自己的現狀,他收起眼淚,擦干臉,不好意思的從巴巴兔的胸口抽身起來,喃喃道:“呵,我這是怎麼啦?原本是勸你來的,怎麼反讓你安慰起我來了。真是的,和你說了這麼多,厄,那個,你也不用太在意自己的使命什麼,一切順其自然。”
巴巴兔也沒有重揭卓木強的傷心往事,只順著他的話說道:“你告訴我,要找到自己,那麼,你找到了你自己嗎?”她心中的吃驚也是不小,這種分量的藥,要是用在別的男人身上,早就起了反應,可是這個男人不但沒有任何反應,反而好像更加清醒了。
卓木強沉思道:“我想,如果真有宿命的話,那麼或許佛祖希望我去找到那些珍惜的犬類朋友,去認識它們,去發現它們的價值吧。從小,它們就作為我的朋友陪伴我成長,而後我的生命中就一直沒離開過它們,通過認識和了解,它們也替我創造出非凡的財富。特別是當我認識一種中華神犬——叫獒的動物之後。”卓木強開始介紹,他是如何從小就聽著獒的種種神話和傳說長大,以後又是如何認識獒的,他的幾次愛情,他的公司,他今天的一切,都與獒離不開關系,最後直講到發現紫麒麟的照片,和他們這次的冒險穿越之旅,巴巴兔聽得睜大了眼睛,驚訝于外面的世界和卓木強的人生竟然是如此精彩,而她更驚訝于這個男人的體質和那鐵石般的意志力。
最後,卓木強說道:“我深信,這就是我的宿命了,如果明知道有這樣的物種存在世間,我卻是無動于衷的話,那是會後悔一輩子的。其實,當你的財富和可支配的權力到達一定程度,物質上的需要早就不能滿足自己了,需要一種精神和信念,才能讓自己的生命發揮出極限的作用,不至于碌碌無為的整天麻醉自己,浪費生命。每個人的過去都是一段曆史,但並不是每段曆史都被記下,人也不能一直生活在記憶之中,只有把握住每一個現在,才能讓生命變得更有意義。”
巴巴兔道:“聽上去好像西方的哲學家言論,是你自己的生命領悟嗎?”
卓木強搖頭道:“不,是阿爸說的。走吧,時候不晚了,明天一早我們就要走了。”說著,站起身來,突然一陣頭暈目眩,感覺天地旋轉,五官都失去了知覺一般。巴巴兔原本失望的看著卓木強起身,接著他竟然搖晃起來,她嘴角浮出了微笑。
“頭好痛啊,這庫庫爾族人的酒初喝時還不覺得有什麼,沒想到後勁十足。”卓木強睜開眼,看著茅草搭成的屋頂,倦怠的躺在床上,回憶起來:“昨天晚上宴席散去之後,是和巴巴兔去了祭壇,當時的酒勁已經上頭,全身乏力,啊,好像我們說了很多事情。我好像對她說了我妹妹的事。昨天晚上是怎麼了,我從來沒告訴別人這些事啊,就連敏敏也沒有,我原本以為,我不會再對任何說起了。呵,敏敏,不知道她們那組人現在怎麼樣,昨天晚上怎麼會夢見和她——,算了,現在因該是擔心她的安危多一些吧,竟然會想到那些事情上去了。對了!昨天我告訴巴巴兔我們這次穿越叢林的目的了嗎?好像說過,怎麼我記不得呢?我是怎麼回到這房間的?難道是疏于練習,酒量減少了?看來以後,還是要少喝為妙,已經不是張立他們那個年紀了,因該算是中年了吧。對了,我好像哭了,難道我真的哭了嗎?已經二十多年沒流過眼淚,會在一個陌生女人面前哭嗎?”卓木強摸了摸緊巴巴的臉,仿佛淚痕兀自留在臉頰上面。
“你醒啦?”巴巴兔端著一個木盆進屋,她的笑容就像三月的桃花,今天看起來特別豔麗,眼里波光流動,脈脈含情。“嗯。”卓木強臉一紅,因為昨天晚上吐露心事,竟讓他不敢直面巴巴兔的臉,其實,他心里也有一絲疑惑,昨天晚上,是不是和巴巴兔,雖然他馬上扼殺了自己這種荒唐的想法,但是那種略帶疲倦的滿足感,又是怎麼回事呢?
“洗把臉吧。”巴巴兔將木盆端至床前,清水靈動,一張散發著清香氣息的毛巾搭在盆邊,她似乎也不如昨天那樣落落大方,小心的掩飾著自己的身體。卓木強還以為是自己那種荒唐的想法寫在臉上,讓人家難為情起來,他哪里知道,巴巴兔只是想遮掩,遮掩住肌膚柔嫩處那些抓痕,還有,牙咬的痕跡。
第五十一回 初識歎息叢林
早餐是奇特的水果和一些面食,在招待高級客人的大木桌上,張立小聲問著岳陽道:“根據你的偵查,昨天晚上巴巴兔小姐和強巴少爺溜到哪里去了?你知道的,我喝多了一點,只看見他們一起離開,沒留意去哪里了。”
岳陽警惕的看了卓木強那頭一眼,也低聲回應道:“昨天晚上阿,我們都回去以後,他們去了神壇。”“去那里干什麼!”“哎呀,這個還用問嗎,這還不明白,你想想,孤男寡女,夜黑風高。這些部落里的青年男女又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熱情,那神壇肯定就是庫庫爾族人的十大秘密偷情地點之一,那上去了還不是胡天胡地的……那個那個,嗯,懂了吧。”“可是,那神壇不是很神聖的地方嗎,他們敢在那里——”“所以說你沒搞清楚狀況呢,那神壇對普通族人來說,就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別人的想上去還沒資格呢。可是你反過來想一想,正因為沒有人敢上去,所以對在族里有特殊地位的巴巴兔小姐來說,那不正是偷情的最佳地點麼。就算是被人發現了,事後問責,他們還大可解釋,啊,有首歌怎麼唱來著——都是月亮惹的禍。”“哦,了解,可是,看他們兩人的神態,又好像不太像發生了什麼的樣子?”“唉,這樣的思考能力,實在是有損你特衛團成員的身份啊,什麼叫欲蓋彌彰,你的,明白?”“明白了。不過昨天晚上你一直和我呆在一起啊,怎麼說得好像親眼見過一般?”“你——你懂個屁,現在的三流作家都知道這麼寫,這種發展最自然不過。”
餐後,巴巴兔拿出一張卷紙,又拿出一本地圖,對四人道:“你們先看看這個,這是政府繪制的最詳細的地圖。”
巴桑仔細的看了地圖,問道:“我們在哪里?”


上篇:第101節    下篇:第103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