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84節   
  
第84節

剛剛轉過河道,張立盡量伏低頭,突然道:“怎麼回事?這是什麼聲音?”一種奇怪的聲音開始由小變大,短短幾秒鍾時間,就由清泉滴水變得萬馬奔騰起來。
卓木強和巴桑臉上同時一笑,卓木強道:“停!”四人同時反向劃水,接著,張立他們明顯感覺到,小船懸空了!
第四十一回 第一夜
那種自然下墜之勢讓人心中一沉,隨著身旁水花激濺,張立此時才意識到——瀑布!小木船和船上的人,斜斜的插了下去,而緊隨其後的汽艇,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半空中的張立看見,汽艇就像一顆子彈,從自己的頭頂上空飛速的沖了出去,艇上的人的驚呼聲不絕于耳,緊接著,耳邊響起了“咕嚕嚕”的水泡聲,自己身體像被什麼托住似的,潛入水里一兩米,又被托出了水面。
卓木強冒出水面,吐了一大口水,猛一甩頭,水花四濺,接著是巴桑,岳陽,張立,都從水里冒了出來,他們的小木船,擱置在這一層水崖邊緣,兀自打轉。
這是一個梯田似的瀑布,一共五層階梯,每層約三,四米高,台面寬約四五米,水深也有四五米,由于最後大家齊心反向劃水,小木船幾乎是貼著瀑布掉在了第一級台階上,而汽艇那無比巨大的沖勢,讓它直接沖下了五層台階,一頭撞上河岸的巨樹,轟然中裂,爆炸聲應該是在卓木強他們落水的一瞬間響起,此時只能看見熊熊火焰下的殘渣了。
跳艇逃生的游擊隊很少,僅三人跌在第三級台階上,被摔得七葷八素,還沒搞清楚方向,就被卓木強他們繳了械。雙方言語不通,到頗費腦筋,最後卓木強只能把三名俘虜放走,讓他們自行回去。那些俘虜確甚是害怕,原來游擊隊里有故意放走俘虜,然後在俘虜背後開槍的惡習,那些游擊隊常常以此取樂,此次被放,自然懷著同樣心情,走兩步就回頭一看,直到踏入可以擋身的叢林,才突然加速,沒命狂奔。
巴桑舉著繳獲的m16皺眉道:“這樣可不好,他們回去後會將這個消息傳開的,我們會成為他們不顧一切也要追殺的對象吧。”
卓木強道:“我知道,可是又能怎麼樣呢?殺了他們?我做不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張立濕漉漉的從水里鑽出來,喜上眉梢道:“收獲不錯!收獲不錯!”他和岳陽在第四級台階上又找到兩具尸體,繳獲了武器和纏肩的彈藥,這樣一來,他們就已經擁有ak47和m16以及斯太爾各一把,m4兩把,b76自動手槍4把,除手槍僅獲六個彈夾外,其余各槍彈藥均在六十發左右,儼然就成了一支特種小分隊。
岳陽從水里探出頭來,嘴中叼著一把鹿牌蠍子刀,爬上岸來,又摸出不少彈藥,微微喘息道:“這不是一件好事,呼……拿,拿著這麼多武器,遇到政府武裝,會把我們當作毒販子或游擊武裝,遇到游擊武裝和毒販子又會把我們當政府軍,那可是遭得一塌糊塗。才剛剛出發,就先後碰到毒販子和游擊隊,這兩股正是厄哥兩國叢林里最大最危險的勢力,我們怎麼這麼倒黴啊!”
卓木強道:“我們暫時從厄國的叢林里穿行,哥游擊隊不敢貿然越過界河,他們只能派小股的武裝力量追來,這樣的話就不會有大問題了,叢林太過繁密,他們不一定能找到我們。”
張立這才想到事情的後果之嚴重,遠遠超出他們此行的考慮范疇,他打量著周圍環境道:“可是,剛才在河道里竄來穿去,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是在哥倫比亞還是在厄瓜多爾啊?”
巴桑翻看手表上的羅盤道:“我們需要朝東南方前進,只是現在沒時間研究地圖,我怕他們動用獵犬一類追蹤搜捕,當務之急是先乘船下行幾公里,這里水道眾多,他們不可能沿著兩岸搜索,這樣我們就可以躲避獵犬的追蹤。來,先把船弄下去,我檢查過了,雖然彈孔很多,但這不影響船的載重。”
一腳踏在船上,張立道:“不管怎麼說,有武器總比沒有的好,起碼遇到武裝力量可以抵抗一下,不似剛才,被追得跟什麼似的。”他拿起手中的M4看了看,道:“這些武器保養得不錯,等一下水氣一干就可以使用了。不過說到這件事,巴桑大哥,你是怎麼知道這里有個瀑布的?”
巴桑望了卓木強一眼,卓木強回望瀑布道:“從水中的漂流物可以發現,它們漂流的速度明顯加快,那肯定是前面的河道落差增加。這時透過樹林就可以看出,前面的密林明顯稀疏了很多,那麼極有可能前面是斷崖瀑布;而我們卻並沒有聽到什麼巨大的聲響,所以我斷定瀑布的落差高度並不大,我們只要反向用力,小船就可以貼著瀑布掉下去。而後面的汽艇是動力傳送,就算他們看見瀑布也來不及轉彎。我當時想的是,一旦落水,我們就有辦法改變形勢了,沒想到瀑布竟然是這樣的。不過巴桑,你又是怎麼提前發現瀑布的?在你提醒我們的時候水的流速並沒有改變多少啊?”
巴桑道:“是霧氣,瀑布濺起的水霧讓它上方的天空改變顏色,透過叢林不難發現。而且,那樣窄的河道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轉彎,一定會沖到我們前面去的。”
船又開始向下流漂去,在船上四人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大多是彈片擦傷,唯一命中一顆子彈的是岳陽,不過他好運,子彈打在腰胯的佩刀上,岳陽已經用繳獲的鹿牌蠍子刀把那中彈變形的劣質獵刀換掉了。
接下來的一小時他們再沒有看風景的心情了,順河而下加上全力劃船,他們自忖又下行了十公里左右,找到一處淺水區,下船登岸。將船拖到岸邊,把船做了很好的偽裝並記下標記後,將足跡破壞,在空氣中釋放令獵犬迷惑的氣體,做完這一切後,四人拖著勞頓不堪的身體,背起碩大的包裹朝叢林深處走去。
岳陽看著天空,月亮已掛在天邊,但天色同白天一樣,完全沒有黑下來的意思,他自信道:“就算他們得到消息,因該不會這時候追來了。”
“嗯。”卓木強表示贊同。四人都知道,雖然天色黑得很晚,但只要天完全黑暗下來,那些有經驗的叢林人是不會選擇這個時候進入無人的叢林深處的,因為很多夜間活動的動物已經做好熱身,它們會給那些陌生訪客造成非常危險的後果。
叢林里的植物很密集,雖然做了大量調查工作,但是面對占世界百分之七十的植物園林,大部分物種都是四人叫不出名字的。筆挺的樹挺拔秀麗,碩大的樹冠如傘蓬開,枝葉相連,令原本就接近的黃昏的天空幾乎完全陰暗下來。時不時從林蔭深處傳來一兩聲未知動物的叫聲,有的婉轉悠揚,有的高亢嘹亮,有的沙啞低沉,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即不繁雜,也不嘈亂,而是此起彼伏,錯落有致,宛如一場自然的交響樂。但在四人周圍二十步內,卻極少聽見動物鳴聲,偶有風吹草動,一道身影晃過,卻是些小型動物以極快的速度躲回洞內,叢林里的生物躲在暗處,警惕的打量著這群初入密林的神秘客人。
四人以方陣前進,卓木強在前面居中,張立岳陽分置兩側,巴桑斷後,這樣前進主要是為了應付大型野獸或是突襲而來的應急事件。
這一天從凌晨飛抵基多,而後又乘坐八小時汽車至普圖馬約,隨即便是大采購,接下來就與當地毒販和哥游擊隊交上了火,連停下來喘氣的機會都沒有。饒是四人的鐵打身體,此時背負著近三,四十公斤的大包袱,也給壓得呼吸不暢。張立咬牙道:“行了吧?到底還要走多遠?這套裝備分配的時候好像不大對勁啊,我感覺我的包袱比你們的要沉一些。”
卓木強道:“不會是進水了吧?”雖然四人的登山包都有雙層拉鏈並且是防水塗層做的面料,但是剛才跌落瀑布時沖勢極大,包裹里進了水也不奇怪。


上篇:第83節    下篇:第85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