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51節   
  
第51節

長長的甬道內燃起火焰,足足有十幾米長的火牆阻擋了倉鼠前進的步伐,但還是有冒死沖出火海的,但它們都被更猛烈的火焰沖了回去,在火海中翻滾,掙紮,最終化作火焰的燃料,成為火焰的一部分。但是企圖沖破火海的倉鼠依舊不折不撓,胡楊罵罵咧咧道:“媽的,弄不死你們,小雜毛!看看這個,讓你們知道爺爺我的厲害!”他從柯克背包里取出一瓶類似殺蟲劑的玩意兒,仍進了火海另一頭的鼠群之中,跟著抬槍,准確無誤地射中瓶子,“砰”的一聲,跟著是“嘶嘶”聲不斷,一陣煙霧四下彌散開來。那些倉鼠們聞到那氣體,如臨大敵,紛紛掉頭逃竄。看著倉鼠們跑遠,胡楊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顧不得擦汗,只大口地出氣,喃喃道:“原來它們果真怕這個,這下知道了,知道了。”
剛坐下一會兒,胡楊又跳將起來,一把揪住柯克的衣領,大聲責問道:“卓木強他們呢?張立呢?他們人呢?人呢!”
柯克呆望著胡楊,半晌答不上話來,顯然還未從驚慌失措中恢複過來。只見胡楊來回不安地走動著,突然醒悟道:“糟糕了!他們一定照原路返回了。他們沒有冰爪冰鎬,也不會系安全繩,怎麼走得過冰橋!”他看了看前面的火海,和朝遠處逃竄的鼠群,眼中滿是焦慮和不安,終于下決心道,“走,我們回去看看,看他們還有救沒有。”
柯克翕動著嘴角,帶著哭腔道:“啊!還要回去啊?”
張立的身體在橋面上旋轉了半圈,卓木強沒有撈到他的手臂,只抓住了搭在張立肩頭的安全繩。他原本想站穩身體,拉住張立,卻發現自己後仰過度,身體也失去了平衡,朝著冰橋的另一側滑倒。卓木強心知糟糕,趕緊趁身體還在傾斜,將繩端纏上手腕,百忙中還不忘提醒張立:“抓緊繩子!”
安全繩的兩頭被繃得筆直,卓木強和張立兩人各執安全繩的一端,懸吊在半空,來回晃蕩著。安全繩就橫搭在冰橋中腰,卓木強落下時將安全繩在手臂上繞了三四圈,又在手掌上繞了四匝,此刻牢牢握住,一時倒也不容易掉落。再看張立,安全繩比自己纏繞得更緊密,他將繩索繞在雙手腕部,然後手腕翻過來,纏在腕部的繩索成為“8”字形,手里再握著繩頭,這樣更不容易掉落。
卓木強體重稍重,但張立身上還背著鋼條一類的東西,安全繩就如掛在一個冰做的滑輪之上,兩人剛好達到平衡。此刻若兩人中任意一人抓不牢繩子,那麼另一人也會和他一起跌落,下面等待著他們的是比冰還冷的暗湧。
冷風一吹,張立抬頭看著冰橋,說道:“這是十點五毫米直徑的防水攀冰主繩,我當工程兵時使用過,非常結實,看來一時我們不會掉下去了,只是不知道到底能堅持多久。可惜繩子太細了,無法順著繩子攀爬上去。”
卓木強此刻也清醒過來,他問道:“他們怎麼樣了?你看到他們沒有?”
“他們?”張立反應過來,說道,“當時我很慌亂,只顧著跟你跑了;但是,我沒有聽到他們的叫聲,而且,我在轉過第一個彎時,感覺跟在我後面的倉鼠少了許多。我想……”
“啊!太好了,那他們一定是走了另一條路,胡隊長看起來很有經驗,他們應該可以趕走倉鼠吧。那麼,我們就等他們回來救我們好了。”卓木強臉上掛著微笑,嘴里說著與生以來最沒有底氣的話。另外的兩人到底怎麼樣了,誰都不知道,可是目前他們這樣的情形,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張立也笑了,他抬頭看看冰橋,可以清晰地看到頭頂上那些冰橋、冰柱間倉鼠游走的身影,它們正有條不紊地聚攏過來。他自嘲道:“真是沒辦法,我們兩人無論誰松手,都是一齊掉下去呢,想最後說幾句話都沒人能傳達了。”
卓木強道:“說什麼傻話呢。放心好了,我曾請全國最有名的卜卦師給我算過命,他說我五十歲以前都會吉人天相的,既然我死不了,你也一定沒事。我們只需要耐心地等待就好了。”
張立失笑道:“很抱歉,我也曾經碰到過寺里的活佛,人家告訴我的是不要與冰雪太過接近,否則最嚴重的後果是死無全尸,現在看來這句話已經應驗了。不知道是我的黴運帶著你一起倒黴呢,還是你的吉運保佑著我一同幸運,就只能看我們誰的命更硬了,強巴少爺。”
卓木強嚴肅起來,道:“放松點,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糟糕,我們只要一直堅持,終將獲救的。”
張立歉意道:“實在對不起,看來這次我要拖累你了。我……我沒法放松,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張立最後一句話,已經把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顯然是力量用到盡頭了。
卓木強心想,張立怎麼說也是受過特訓的,怎麼會如此不濟。這時,張立從一道光柱下晃過,卓木強這才發現,張立那纏滿繃帶的手,血從白色的繃帶中滲出來,已完全染紅了繃帶,從張立臉上痛苦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一直艱難地對抗著那傷口撕裂的痛苦。
卓木強用左手奮力拉起全身,將繩索往右手手臂再捆了兩匝,開始平靜地吐納著,淡淡地對張立道:“還沒有到放棄生命的時候吧,我的特種士兵,再堅持半分鍾,一定要堅持住!”
在張立從他身邊晃過的時候,卓木強突然奮起一腳,踢在張立身上,兩人朝不同的兩個方向蕩開。當兩人蕩到盡頭,又開始朝同一個方向靠攏時,卓木強伸出手去,企圖抓住張立,但無奈距離還是太過遙遠,張立又是兩只手與繩索纏在一起的,卓木強僅伸直腳尖可以夠到張立,手臂根本抓不住張立。但就這麼踢一次,張立已經痛苦至極,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滲出,滾落到面頰又被凍結成冰,冰珠子掛在鼻尖、下頜處,又被嘴里哈出的白氣化解。
卓木強沒有別的辦法,但他沒有放棄,他決定再試一次。他對張立說道:“我准備再來一次,你准備好了嗎?不管有多痛,千萬別放手啊!”
張立努力地抬起腳配合,卓木強蹴在張立的腳上,兩人再次反向蕩開,又向一起靠攏。這次的疼痛撕心裂肺,張立只感到繩索深深地陷入肉里,從骨頭上勒過,他眼前一黑,知道自己的雙手快要從繩套中滑出來了。就在這一刻,張立感覺身體一震,被什麼東西托住了,跟著手臂一緊,手腕上的繩套被另一只寬厚的大手抓了過去。
張立睜開眼,只見卓木強張開雙腿,緊緊地夾著自己的腰際。他那雙虯龍似的大手,各抓住安全繩的一端,就如蕩秋千般橫吊在冰橋之下,只可惜這秋千沒有坐板。卓木強用盡力氣將左手手腕翻轉幾圈,好讓繩子固定得更穩,同時對張立道:“快,抱住我的腿,我快夾不住你了。”
張立立刻放下解放出來的雙手,用肩肘反夾住卓木強的大腿,兩人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固定懸吊在了半空,暫時不會掉下去了。


上篇:第50節    下篇:第52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