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藏地密碼第18節   
  
第18節

日期:2008-1-24 16:39:00
第九回 達瓦奴措的智者 下

卓、方、梅三人開心地交談著,張立眼睛四處打量,這個小房間依然保持著舊式藏民居特點,結構很簡單,但裝飾很華麗。黃色的金牆被光影燈照得明晃晃的,火塘上方的牆上繪有八寶吉祥,其余牆上都是佛祖菩薩畫像,房頂也是些菩薩,整個屋內的牆壁,真可以說是金碧輝煌了。一些雕得十分繁複的漆金家具、靠牆藏櫃、鏤空雕的小神龕上面刻著斗大的經文,以及正中的矮幾,無一不顯示出主人的豪華。地上是用褥子鋪的藏毯,毯上也繡雕了佛教講經說道的一類圖。但這房間與張立看過的別的藏居不同,它沒有沙發,也沒有配電視等現代家用電器。
方新見張立搖頭晃腦,四處打量,低聲喝止道:“別到處亂看,這是很不禮貌的。”
不一會兒,那個叫拉巴的老藏民走進屋內,用藏語向梅朵打招呼後,對強巴道:“強巴少爺,老爺叫你過去。”
強巴向他阿媽吐吐舌頭,做了個鬼臉,那表情分明在說:“又要挨罵了。”他阿媽向他說了幾句好像是安慰的話,強巴悻悻地離開了房間。
沒多久,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還在門外,用清晰的漢語說道:“方新教授,強巴這孩子,太沒有禮貌了,竟然沒有事先告訴我,讓你在這里等了這麼久。”
方新忙站立起來,在門里答道:“德仁阿拉,好久不見了,一直都很想念您。”
張立心知,德仁老爺到了,回頭看去,一位身形微胖、精神矍鑠的老者站在門口。德仁老爺沒有留須,從相貌看,卓木強和他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但他臉龐稍微寬些,眉眼仁和,但言語間,自有一股威嚴,給人可親又可敬的感覺。
德仁老爺給方新一個擁抱,然後坐在了火塘的左首,方新緊挨著他,旁邊是卓木強,張立在下首,梅朵坐在右首,拉巴站在一旁。
德仁老爺說話的聲音很平淡,卻總是有一種讓人不能抗拒的力量,他淡淡地道:“你們找到的那個人我知道了。或許,這就是天意,戈巴族遲早都會接受神旨的懲罰,這是數千年前便決定了的。”
方新教授道:“哦,難道德仁阿拉早已預知戈巴族的命運?”這句話問得十分誠懇,沒有絲毫譏諷的意味在里面,因為方新知道,對這智者而言,很多事都超越常人意想。
德仁老爺道:“那瘋子嘴里念動的言語,強巴大致記住一些,念給我聽了。那是佛經盛典,降妖除魔的——不動明王咒!”
“啊!”方新也想到那些似歌訣的土語可能是某種祭祀禱文,但沒想到竟然是不動明王咒。佛經降魔三大密咒:不動明王咒、大悲咒、六道輪回咒,都是佛經中的最高盛典,需要得道高僧才能持靜明心習咒,那是信仰和地位身份的象征,絕不是那樣的瘋子可以傳習的經文。可那瘋子怎麼會呢?方新疑惑在心,露于顏色。
德仁老爺看出方新心中的疑惑,釋疑道:“據我們菩提祖心經提示,戈巴族近墨者黑,淪為大惡魔贊魔奴仆,被吉祥天母懲罰,留守惡魔城。雖然這是一段神化傳說,其目的是為了點化世人,但戈巴族的真實身份是,四方廟留守者,看護最後一座極南廟。村中祭教儀式世代相傳,他們是唯一知道南方聖廟入口的族人,但教義極嚴,根本就不允許村中任何人靠近極南聖廟。而那不動明王咒,便是刻在廟前守護神獸身上的。”
方新問道:“可是,真有四方廟嗎?根據我所知道的資料,四方廟相隔分布並不十分對稱,而修建年代間隔更遠,好似不大可能歸在一起。”
德仁老爺笑笑,左手指點自己眉心,隨後結印胸口,表示方新是智慧通達之人,然後道:“現在所稱的四方聖廟,已經是後人們根據前人的詩經、史經而模糊得出的概念,只有甯瑪古教的教義中依舊保留了這樣的稱謂。而後來的白教、花教等因此說不可考,而已經棄而不稱了。而甯瑪教對四方聖廟的稱謂來源,則源自藏傳苯教,故不為別派教義所接受。事實上,我們的祖先所說的四方廟,乃是大法王得道,初布教義時,留在聖山四面的四座廟宇。它們不取極東極西極南極北,而是尊照佛義,取萬字輪回中的折處,按照甯瑪經文記載,分別叫當惹貢布,德格拉康,和本利藏松,色果拉姆,而據我推測,這四個名稱應該代表著西北的絳真格傑寺;西南的格薩拉康寺;東北的布曲;東南的色吉拉康。而戈巴族世代守護的,便是那四方廟正統。”
方新一聽,只是更增疑惑,心中暗道:“布曲寺?不是桑耶寺嗎?色吉拉康又是哪座?在哪里?”他向卓木強看去,卓木強也皺著眉頭,顯然是正在搜索記憶。
連那叫拉巴的仆人,也為德仁老爺所說的寺廟名稱感到困惑,這顯然是德仁老爺從來沒有說過的。只有張立對此毫不感興趣,他來藏時間短,對藏區曆史和文物古跡更是不甚了解,他一直關注著卓木強的母親——梅朵女士。這位慈祥的老媽媽,一直看著她那高大的兒子,臉上一直保持著和藹的微笑,那是種滿足的笑容,很明顯,她對自己目前的生活已經非常滿足了。不知道為什麼,張立總能從這位質樸的藏族婦女臉上,看到自己媽媽的影子,媽媽在鄉下,終日辛勤地勞作著,那張飽經風霜的臉上,也是如此早早地刻滿了皺紋。媽媽的微笑,也是這般幸福和安詳。已經兩年沒回家去了,一直靜靜地守候在這嚴寒的高原之上,張立知道,媽媽在遠方刻骨銘心地思念著自己,正如自己思念著母親一樣。但他一直堅守著,不僅因為“祖國需要”這樣的大理由,更重要的是,他能完成這駐守藏邊的任務,便可以一次性領取二十萬特殊津貼,有了這筆錢,轉業回家後,他就可以在城里買一套住所,讓媽媽和家人,都住在城里,這是張立最大也最迫切的心願。
這時,方新已經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德仁老爺理了理藏袍的邊緣,使它變得更整潔,他娓娓道來:“這是個秘密,如果不是我自小便能完全地熟背菩提祖心經,並完全地理解它,我也不能告訴你們這個答案。”方新知道,那菩提祖心經,便是藏于布達拉宮的甯瑪古經,卓木強家的家傳至寶。
德仁老爺坐得更端正了,整個人也顯得更莊重,每個人都受到他的影響,氣氛嚴肅起來。德仁老爺道:“這件事,是與佛滅大弘災有關。”方、卓、拉三人同時輕“哦”了一聲,各自表情不同,都已略猜到一二。果然,德仁老爺道:“藏傳佛教,本曆經諸代大法王宣揚,已漸弘法,但到了四十二代贊普時期,反其道而行,大肆滅佛。第四十二代藏王朗達瑪即位後,大肆滅佛,禁譯佛典、拆毀寺院、破壞佛像、經典,殺害僧侶,我藏佛教遂進入黑暗時期。而朗達瑪的毀佛有一因緣。話說在尼泊爾布達造塔的三兄弟,在佛塔完成時作回向,依三人不同願力,後來分別轉世為赤松德貞、蓮師、寂護。然而他們不小心忘了為辛苦工作的牛作回向,牛起憤恨,發願在他們三人弘法時予以阻撓破壞。是故,朗達瑪頭頂凸起酷似牛角,‘朗’就是牛的意思,‘達瑪’是流傳,也就是說牛的轉世。”



上篇:第17節    下篇:第19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