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三章 鐵尸   
  
第六十三章 鐵尸

冥冥之中張國忠感覺有人用針紮自己冷不丁一睜眼現自己竟然躺在老劉頭的懷里屋里燈火通明柳東升和二嘎把李二丫往外抬而張毅城卻站在門口傻傻地呆.

"毅城…毅…"張國忠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二丫…二丫沒得救了…"

"毅城沒事!幸虧一直在國毅那玩電腦呢…二丫怎麼了?什麼沒得救了!?"老劉頭一頭霧水"到底怎麼回事!?王四照人呢?戴金雙來沒來?"

"來了…又走了!不見了……"張國忠渾身酸軟掙紮著爬到了沙上.

"老張…你這是…怎麼了…?"柳東升推門進屋蹲在了張國忠的跟前"弟妹…怎麼回事?"

"二丫沒得救了…我爸也死了…"張國忠鼻涕眼淚一大把抽搐著把事經過大概了一遍聽得老劉頭只拍大腿"他娘的這個王八蛋!老子要他的命…!"罷起身就要出門卻被柳東升一把拽住了胳膊"劉先生!您別輕舉妄動!那人如果真是外國人的話最好讓我們動手!"

"輕舉妄動個屁!等你們動手黃花菜都涼了!"罷劉老頭一把甩開了柳東升的胳膊噌的一聲出了屋子.

"劉先生!唉…!二嘎你立即送毅城他們去醫院!然後向局里請求支持!就罪犯有武器!讓他們調武警!老張…走…我扶你上車!這里不安全……"

"我不走!"張國忠一把甩開了柳東升的胳膊"讓我一個人呆一會…"

"老張你…"柳東升看了看門外老劉頭已經沒影了"唉!!你啊!毅城快去你舅姥爺家喊幾個人過來在這看著你爸!"

"回來!"張國忠一擺手"不用喊人!人多反而麻煩…老柳我沒事…你去把我師兄也拉回來吧!人都走了半天了你們追也白搭…"實話此刻張國忠最擔心的並不是王四照而是戴金雙那人是通緝犯脾氣更是變幻無常人一多真把他逼急了指揮"老五"每人給一口這李村可就熱鬧了…

"你們這群人…!"柳東升也無奈了畢竟有一個歲數更大的已經找人拼命去了.此時二嘎也已經動了汽車看了看沙上的張國忠柳東升砰的一聲關上了門也消失在夜幕中.

"爸!我媽…到底怎麼了…?"張毅城已經嚇傻了柳東升出去大半天才緩過神來.

"毅城…你去我那屋鋪底下把我作法用的包給我拿出來想想家里有什麼能用得上的都給我裝上!"張國忠並沒理會兒子的問題.

"爸…你別!"張毅城也慌了眼下父親嘴角還流口水呢這個德行出去就算碰上舅姥爺都打不過啊…

"你…聽話!!"張國忠一較勁竟然從沙上站了起來.兩步便來到了電視櫃旁邊拉開抽屜一通亂翻."毅城你聽話在家好好待著我等會就回來…"邊張國忠邊把兩根行針刺入了耳後脖子上眼見就爆出了青筋.

"爸…你…"

"快去!!"張國忠一聲暴喝把張毅城嚇得渾身一哆嗦只能乖乖地鑽到臥室床下把張國忠裝法器的包拿了出來…

與此同時村南墳地.

就連戴金雙也沒想到王四照這把年紀竟然還能有如此身手出門幾分鍾便跑沒影了幸虧有這大蛇"老五"聞過了王四照的氣味後便如同警犬般緊追不舍.跟在"老五"後面這戴金雙追得正起勁卻忽然現"老五"在前面不遠處也停了下來調轉身子把頭轉向了自己張開嘴不住地吐信子戴金雙也明白這是"老五"不讓自己再往前了.

"怕什麼!?"戴金雙站住腳定睛看了看周圍只見一排柳樹橫在前頭在戴金雙的眼中柳樹後青光映現陰氣頗重偶爾還能看見幾個冤魂野鬼游弋其中但都不是什麼成氣候的東西.

"聚陰池…?"戴金雙也不免一楞就在這時只見前方兩棵柳樹之間忽然光一閃轉瞬即逝."想借著陰氣藏起來?"戴金雙冷冷一哼快步奔向光閃過的地方.要這片地可著實不是一般地這里便是當年李大明挖出清朝棺材著了道的那片"殍地"而那排柳樹便是當年馬真人指導村民種來擋陰氣用的.要這幾年的雨水著實不加之這操場河在改革開放以後作為周邊幾個村的主要灌溉水源還清過幾次淤此時此刻河中的水量比張國忠下鄉那些年多了不只一點半點這片殍地中存匿的陰氣也更是有增無減.

作為吃過"虯丹"與"蛟丹"的人戴金雙擁有洞徹陰陽的本事:不但眼睛能看穿陰陽身體更夠察覺十分細微的陰陽變化;隔著一堵牆僅通過陽氣多寡便能曉得屋里有個人;即使背著身也知道你在干什麼;大半夜根本不用打手電僅通過天地間的陰陽界限便可飛身狂奔跟外線夜視儀也差不多.但這種本事也不是在哪都好用如果身處陰氣過強的環境這戴金雙便只能看見屬陰的東西很難察覺陽氣的存在身體感覺也會遲鈍很多例如在水里戴金雙只能依靠正常的視力去看東西而戴金雙早年泄露天機過多正常視力也幾近"弱視"跟睜眼瞎差不多了這也是其盜墓每每至少帶一個手下幫忙的主要原因大部分墓穴中陰氣過重雖尚達不到泡在水里的程度但也會對其洞徹陰陽的能力造成一定影響.

追到剛才看見光的地方戴金雙也並未冒進而是停在原地觀察起了周圍的地形在自己的眼中前方灰蒙蒙的一片就跟下霧一樣游魂野鬼三三兩兩想必是墳地一類的場所."跑到這來干嗎?想躲起來?"戴金雙正暗自疑惑忽然看見霧氣深處有一團光格外耀眼而且並未像剛才那樣轉瞬即逝而是如探照燈般長明不熄.

"想擺陣…!?"戴金雙也沒多想一飛身便竄進了"殍地"…

背上包張國忠干脆把張毅城反鎖在了屋里但到了院門口卻抓了瞎:四外黑洞洞一片往哪追?正著急.忽然聽見牆頭一聲鳥叫抬頭一看原來是只倒插門的野鷂子"怎麼跑這來了…!"張國忠一陣納悶這只鳥本來一直在家里"自力更生"啊怎麼飛到這來了?正納悶這鷂子忽然飛落在了院子里的花池子上嘰嘰喳喳的叫起來沒完."怎麼了?"張國忠走到花池子邊上打開手電筒一照只見兒子早年養的那只母鷂子"棗花"↓在花池子里奄奄一息眼看就不行了."這…他娘的…"張國忠頓時明白了.之所以王四照能找到這這肯定是這厮趁這野鷂子外出覓食的時候抓住了母鷂子野鷂子找不到媳婦肯定會飛到這里找主人這王四照也便跟著野鷂子找到了這里.

"連個鳥都不放過…"張國忠罵著街又打開了房門"毅城…你那個鳥快不行了…你看還有沒有得救…"就在這時野鷂子忽然一躍而起開始在院子上盤旋邊飛邊叫.

"爸…它好象是讓你跟它走…"張毅城對鷂子的舉動還是比較了解的上次"棗花"吃了吃過滅鼠藥的老鼠中毒♀野鷂子便是以這種方式把張毅城帶到了出事現場.

"你在家里別出來…"張國忠框當一聲又把房門反鎖上了看張國忠出了門這鷂子立即停止了盤旋.徑直向操場河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河邊殍地…

三躥兩躥來到散陽氣的地方看了一眼戴金雙立即意識到上當了只見出陽氣的並不是人而是一個擺在地上的玻璃瓶瓶口正在不斷的向外湧出一些紫色的泡沫並伴有青灰色的煙有點象燒腐尸的味道簡直刺鼻到了極點甚至比催淚彈還過分"這…?"聞著這股刺鼻的味道戴金雙心里一顫一股強烈的似曾相識地感覺湧上心頭當年打上高會戰的時候泗溪前線曾經出過這樣的怪事:國軍一個團兩天擊退了敵人的三次沖鋒且傷亡很少團長還曾用無線電向師部邀功但該團在第四天早晨便聯系不上了後來師部派出了偵察兵才知道該團陣地已經失守像這種事本來沒什麼奇怪的但幾天後一個摸魚的從一條河里救上來一個瀕死的人看其穿著國軍的軍服便將其送回了軍營聽這個人敘述他便是那個團前線的衛生兵那天晚上他正在打盹忽然聽見陣地上亂作一團他以為日本人又沖鋒了便拎著藥箱子跑進了戰壕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國軍將士竟然互相扭打成了一團開始他還以為是有人打架便想上去勸駕但還沒等自己往前湊"打架"的就把對方腸子揪出來了當時這位衛生兵還以為自己在做夢揉了揉眼睛仔細看了看現這揪別人腸子的這位老大竟然是白天已經陣亡的戰友!這下可把這子嚇壞了就在這時旁邊忽然又有人張牙舞爪的撲向自己這個衛生兵一不做二不休把藥箱子一扔順著陣地前的坡地便跑了下去冷不丁一回頭現後面的追兵不但沒減少反而增加了好幾個嚇得這哥們干脆抱起腦袋開始順著斜坡往下滾一直滾到雙方陣地中間的一條河里之後便昏了過去等醒過來已經是第三天後了.據這個衛生兵回憶當天晚上空氣里便一直彌漫著一股類似于燒腐尸的怪味起初他覺得戰場上血肉橫飛的有什麼味道都不足為怪但後來卻越想越不對勁燒尸體的味和腐尸的味是絕對不一樣的這仗剛打了不到三天怎麼就出了腐尸了?

後來不久上高的其他前戰場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因為有過痢子病的先例軍統局懷疑這次也是日本人在利用一些南洋的邪術興風作浪便派出了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的骨干分子前去調查雖後來也是無功而返但這"腐尸怪味"的邪術卻給戴金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此時此刻面對眼前這個冒著青煙的玻璃瓶.戴金雙忽然想到了當年上高地的"怪味事件".直到此時戴金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輕敵看來這麼多年以來這王四照把心思都花在研究這些外疆邪術上了.

正當胡思亂想之際這戴金雙猛然間感覺到背後一股陰風直奔自己而來在陰氣重的地方這吃過虯丹的身體雖對陽氣反映遲鈍但對陰氣的強弱卻也算敏感.憑借多年的盜墓經驗戴金雙明顯感覺這次碰上的東西絕非一般.

"什麼東西!"隨著一聲爆叫戴金雙向前猛地一躥回身一把抽出了繩曲劍只見一個約麼一米八左右地大個兒站在離自己兩三米遠的地方從身高上看明顯不是王四照還沒等戴金雙仔細端詳這大個噌的一下便躥到了戴金雙跟前伸手便要抓戴金雙的脖子.

"開!!"面對這大個兒如此"直觀"的進攻戴金雙橫起一劍便砍在了大個的胳膊根兒上只聽"鏗"的一聲♀劍就好象砍在了石頭上一樣差一點就擦出火星了.而對面大個兒地胳膊卻安然無恙.

"什麼東西!"戴金雙趕忙一個側滾翻避開了大個兒的攻勢此時此刻戴金雙也郁悶了這可是"繩曲"劍馬思甲傳下來的寶貝切金斷玉削鐵如泥啊!劍身煞氣亦非雜刃可比怎麼砍到這東西身上竟然毫厘不入?

就在這時對面那大個兒忽然又跳到了戴金雙跟前右手往前一揮噗嗤一下抓住了戴金雙的胳膊另一只手則直奔戴金雙的胸口嚇得戴金雙趕忙一轉身子一步搶到了大個的身後橫起一劍直削大個兒的脖子.又是鏗的一聲震得戴金雙虎口麻寶秸些放手.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戴金雙一咬牙胳膊一叫勁干脆來了個原地36o度空翻要這戴金雙也不是一般人力氣比正常人大了不是一點半點這一空翻還到真被抓住的胳膊翻出來了."看劍!!"見砍了不管用戴金雙干脆一劍刺向了大個的眼睛但沒想到這麼刺下去繩曲寶劍竟然被壓出9o度的彎這劍本來就軟而這大個兒的眼睛似乎已經被什麼東西堵住了直到這時戴金雙才有機會仔細看了看這大個兒只見其鼻子已經沒有了眼睛和嘴也已經被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塞住了整個臉干脆就是一個平面.

"老二啊老二人間有路你不走地府無門自來行……"戴金雙干脆把寶劍插回了腰里伸出了雙手隨著全身的不斷顫抖只見其手腕足足粗了兩圈骨頭節咯吱吱地響個不外一招本是正宗的中國硬氣功只不過在戴金雙練起來就走味兒了正常人練這種功夫是以真氣運行經脈而戴金雙運的則是陰氣在自然界中單純的陰氣與陽氣都可以激巨大的生物能量之所以人與其它動物地力量有限大體上可以歸結為體內陰陽中和的緣故而像李大明那樣一把干骨頭卻能爆出幾十個人都按不住的蠻力便是陰氣大減所致.

片刻功夫這戴金雙連臉都胖了一圈揮起一拳便打在可大個的胸口上只聽咔嚓一聲這大個兒的前胸干脆被這一拳砸出了一個坑哐哐的向後趔趄了好幾步"跟我玩兒!?"戴金雙暴叫著又沖向大個兒飛起一腳便踢在大個兒的腦袋上只聽喀嚓一聲"給我死吧!!"眼見這一腳起了作用戴金雙干脆又是一拳只聽撲通一下大個兒瞬時被打翻在地.就在這時只聽背後忽然傳來一陣草響"誰!?"戴金雙猛的一回頭還沒等看清楚只感覺呼啦一下被人揚了一身的灰白色粉末只聽噗嗤一下一根銀針被插入了自己身體七脈中的"心陽"脈.

"啊……!"戴金雙一聲慘叫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你……"

"等的就是你用這招……"戴金雙身後王四照渾身是水手里握著一個空玻璃瓶正在冷笑.

"服過丹的人七脈錯位.一般的方法的卻殺不死你但現在是你自己運動陰氣只要再往你身上灑點礞石粉開一下慧就不難找到你的七脈所在……"王四照拎著寶劍緩緩上前手里不知何時又多了一根銀針.

人體身上的氣脈無論何時都是屬陽地因為那是人體陽氣運行的必經脈絡除非是人死了.而戴金雙雖體內有大量的陰氣.也畢竟還是活人七脈依然屬陽而當盡全力其運行陰氣于經絡時七脈的部位也便成了全身唯一有陽氣的地方原來王四照弄出這麼個傻大個來就是為了逼戴金雙全力運行體內的陰氣好借機找到其七脈的正確位置.而此刻戴金雙耍起了"陰氣版"的硬氣功雖力量倍增但度卻也下降了好幾倍面對王四照的突然襲擊就算想躲都躲不開.

"本來我還想讓現任掌教大人替我動手的……現在看來已經用不著了……"

"你這個……畜生……"戴金雙一手捂著傷口緩緩的站起身另一只手則抽出了繩曲劍."你以為封住我的一脈就能置我于死地?你以為我會乖乖的等你插那其余的六根針?!"

"我一個人的話當然沒有把握但如果還有一個呢……?"王四照的話似乎胸有成竹而戴金雙則又感覺到了背後的一股強烈陰氣冷不丁的一回頭只見一只蒼白的手已經伸到自己跟前了"怎麼……"戴金雙急忙一低頭只見剛才被自己打到那個大個兒又站起來了雖然沒有了腦袋但身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站起來了.而且感覺陰氣比有腦袋那會兒更強烈.

"你這是從哪學的旁門左道!?"戴金雙一個箭步躥到了三米之外.

"臨死前讓你長長見識吧……這個東西當地的土語叫'米古’意思是'像鐵一樣’你就慢慢讓他追吧……"王四照哈哈一笑轉身一躥又消失在了戴金雙有限的視線中.

"別跑!"戴金雙剛想追卻現這'米古’已經橫在了自己跟前.

七脈被封了一脈的戴金雙不論是力量還是度都比剛才差了不少一開始還能跟這個"米古"周旋一會但沒幾個回合下來便有些招架不住了畢竟是活人體力有限然而這東西卻好像有著用不完的勁"這麼耗下去不是辦法……"戴金雙咬著牙忽然想起剛才王四照的衣服好像是濕的頭也是一樣整個人就好像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想到這里戴金雙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上高會戰時那個幸存的衛生兵好像就是順著陣地前的山坡滾到河里才躲過一劫的.

"莫非這東西怕水……?"戴金雙也豁出去一搏了憋住了一口氣以最快度朝著剛才王四照出現的地方直線狂奔沒跑多遠果然聽見不遠處有潺潺的水聲.就在這時候忽然現面前人影一晃緊接著一道寒光直奔自己的面門"想下河先過我這關!"看來這王四照似乎知道戴金雙會往河里跑都等了半天了.

"你給我滾開……!"戴金雙一哈腰躲過這劍回手便是一招橫掃千軍一道寒光直奔王四照腿□四照也不是白給的"咳"的一聲旱地拔蔥跳起一米多高在空中瞬時一腳直踢戴金雙面門……

就這麼會兒功夫後面的那個傻大個"米古"已經追到了伸手便掐住了戴金雙的脖子.

戴金雙這邊光顧著跟王四照扯皮了冷不丁感覺身後一陣陰氣想躲已經晚了只感覺自己的脖子好像被鐵鉗夾住了一樣任憑自己如何掙紮卻一點用都沒有.

"來得正是時候……!"趁著戴金雙被抓之機王四照一顆銀針又刺入了戴金雙的"土門"脈只聽戴金雙又是一聲慘叫當啷一聲繩曲落地……

上篇:第六十二章 怪符    下篇:第六十四章 遺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