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一章 罪魁禍首   
  
第六十一章 罪魁禍首

"羅連壽?"老劉頭立即想起了廖若遠那個魂不附體的有舅舅既然是他闖的禍為什麼只角他能幸存?"

"他那也叫幸存?"戴金雙哈哈大笑"那叫生不如死!其實廖沖他們兩口子本應該跟他一樣的但我念在那對夫婦為人爽快而有信就給了他們一個痛快!度他們投胎去了!那個羅連壽就讓他慢慢熬著吧………!"

為了這張所謂的"藏寶圖"廖沖干脆專門組織了一個探險隊除了自己和媳婦,戴金雙,羅連壽之外還有一名專業的英籍華裔山地爆破專家與一名地質勘探專家要有錢就是好辦事在大隊人馬出前的半個月所有專業設備都已經通過廖家在香港的一些黑道關系秘密偷運到了大陸等到了大陸後戴金雙不得不再次感歎起了鈔票的力量自己走南闖北大墓墳挖過無數設備無外乎洛陽鏟加大鐵鍬能用上工地拆房子的雷管就已經算高科技了此次這種近乎科研級的先進裝備還真是沒見過因為身上的裝備太顯眼所以眾人並沒有找正規的旅館住宿而是由戴金雙聯絡了一個從前在甘肅的"墓探"將大隊人馬安排了蓮花山附近的一戶農家中.

依靠最新的衛星定位技術與戴金雙探墓找穴的經驗探險隊很快便確定了藏寶圖上標明的入口位置但此處卻沒有任何入口的影子似乎已經因為後世的山體滑坡等因素被被堵上了經過一些筒單的地質勘測後隨行的兩位專家得出結論:山體內部確實是空地但此處山體的岩石結構比較特殊土質也根松軟即使規模的爆破也很容易引起深無塌方和山體滑坡當時戴金雙還想揮老本行以霜懷子為榜樣人工挖進去可後來聽專家岩層厚度大約在四十到五十米之間還是放棄了.

後兩位專家在山里花了大概一個月的時間確定了山內"藏寶"空間的大概形狀後才在"寶藏"的邊緣地帶找到了一個最適合爆破掘的地方這個地方便是張國忠等人下磔池時現的那個山洞〃家認為在此處進行爆破是最安全的至于山洞下的那個"空堂"基本上是探險隊為了方便作業而人工炸出來的.

因為沒有內部結構圖所以戴金雙要求自己先下洞讓上面的人等待自己的信號少則半日多則兩天廖氏夫婦倒是沒反對當等戴金雙下洞後羅連壽卻沉不住氣了害怕戴金雙把最值錢的東西獨吞非要下去而廖沖也多少有些性急便答應了羅連壽的要求.

"我下去之後也是大吃了一驚因為我現在我之前已經有人來過了而且不是古代人!"戴金雙道"從石碑向里布了一路的'鐵竹陣’當時我就猜想這磔池似乎已經被人破掉了!"

"那鐵竹陣……不是你擺的?"張國忠和老劉頭頓時一頭霧水本來還以為磔池里那排鐵竹陣也是他戴金雙的傑作呢.

"廢話我本身也有陰氣跟死人差不多!下一般的王陵帝墓連他原本的陣局都不用破掀開棺材直接拿東西都不起尸!犯得上擺那種自虐陣法麼!?"戴金雙背著身連頭都沒回.

"那你覺得………誰擺的鐵竹陣?"張國忠皺著眉頭道.

"天知道!"戴金雙歎了一口氣"那些鐵釘子不像是古代的東西但也有些年頭了看來在李萬杉和我之間還有其它人進去過而且這個人………不簡單!"

"那會是誰?"張國忠腦袋忽然嗡地一聲"莫非……是王四照!?"

"不應該是他!"戴金雙道"我仔細觀察過那些鐵釘子應該民國的東西最晚最晚也不會過四零年老二那陣子還年輕呢連把順手的家伙都不趁怎麼可能擺鐵竹陣硬闖磔池?李萬杉會更改陰陽之術尚且險象環生他去硬闖豈不是死無全尸?"

"那會是誰呢……?"張國忠低下了頭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

進入磔池後戴金雙沒費什麼力氣便找到了那間滿是赤硝的暗室不出所料當時暗室中地面上的石板被人掀開了一塊看來是有暗道而且已經有人下去過了好奇之余戴金雙順著洞穴一直來到了秦德住的那間密室只見密室的石門明顯被人炸過這便讓戴合雙更加堅信自己的猜測:近代有人來過.

"秦德把他'養蛟’的方法就刻在了密室的牆上但方法非常特殊先從牆上鑿出凹字之後在字的凹陷中鍍上一層金粉隔了陰陽然後將惡鬼的怨氣封于玉中將玉磨成玉粉將凹字抹平外邊再刷上一層混了赤硝的朱漆惡鬼的怨氣便會被封于凹字之內等于字的形狀是由怨氣組成的一般人看不見內行人也只能開了慧才能看見!但我……直接就能看見!"戴金雙微微一笑"那個秦德為了把自己的明傳于後世真是用心良苦啊!過了兩千多年朱漆雖然沒了但赤硝還在怨氣照樣出不來!牆上黑乎乎一片一般人若非開慧絕對想不到牆上會有字!"

就在戴金雙看得正起勁的時候忽然感覺到這磔池里的陰氣又活了要知道此刻戴金雙的身體與一般人有本質的區別對陰陽的敏感程度比羅盤還誰剛才進來的時候這磔池中的陰氣是停頓的而此刻忽然又開始流動了明顯是某種機關被觸動了.

在當時戴金雙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是自己中了什麼機關闖了禍便開始順著原路往回走沒想到剛出暗室迎面便碰到了瘋跑的廖沖夫婦和羅連壽問明況後戴合雙差點被當場氣死原來那個羅連壽擔心戴金雙進寶藏私藏寶貝沒等到戴金雙返回便慫恿廖沖夫婦下來廖沖這個沒主見的也就聽了幾個人下來後狗屁不懂見什麼都新鮮尤其是羅連壽竟然把堵住"天門"泉眼的卵石給摳了出來.此時此刻磔池的水流已經開始循環了.

其實戴金雙在剛進磔池地時候對這個泉眼也分析過:這整個磔池就是一個培養"蛟褫"的基地就像現代軍事基地中培養細菌武器的實驗室一樣研究人員自己也要冒很大的握.而"天門"那個"泉眼"則是整個磔池的陰陽中樞把泉眼堵住磔池便相對安全一旦這個泉眼開始向通道中補水整個磔池的陰氣隨溪流開始循環的話那此處便是不毛之地是絕對不能有活物出現的.當初那個擺鐵竹陣的大哥之所以肯受如此痛苦就是為了堵住那個泉眼泉眼堵住了也就安全了鐵竹陣也便沒有必要再擺了.

碰到了戴合雙這三個人好像也找到了救星定了定神有一個渾身鐵甲的怪物追他們兩位專家已經被困在來時的水道里了.聽有"身披鐵甲的怪物"之後戴金雙腦袋嗡了一聲剛從密室里讀過"蛟褫"的養殖方法:喂活人吞下"蛟褫"之後罩上鐵網活著沉入水中因為身上有鐵甲所以人死後怨氣難以散而水則源源不斷的將陰氣送入尸身之中虯褫便依靠陰氣加怨氣迅成長不出一年便可繁殖出後代這其中被吞下的虯褫稱為"蛟膽"而被鐵網罩住的活人則被稱為"靈根"那個所謂"身披鐵甲的怪物"不就是"靈根"麼?想到這戴金雙二話沒便跳下了水道並不是為了救那兩個所謂的專家而是要原路返回"天門"重新堵上水眼.此時此刻戴金雙可是知道無跡後果:水眼不堵這磔池里的"靈根"要是都起了尸包括自己在內一個人都別想活著出去!

"後來我堵上了水眼但是追他們的那個'靈根’已經起尸了必須除掉!我只能硬著頭皮跟那東西拼了幾個回合……"戴金雙邊邊搖頭"老實我不是對手法器不怕陣法不怕劍砍不穿槍打不透……後來我猛然間想起了桓齮身上的那個'鎖魂環’便將那東西從鐵鎖的縫隙里刺進了那東西的身子沒想到還真管用那東西馬上就老實了………

其實戴金雙這次也是有備而來看那"鐵中玉"上把"蛟褫"種東西寫的神乎其神便也想抓幾只回去煉成丹試試效果用"鎖魂環"制住"靈根"之後戴金雙便想解剖這個"靈根"捉幾只活"蛟褫"于是就在暗室地中的石台上直接給這"靈根"動了手術現一個"靈根"的身體中大概有十幾條左右的"蛟褫"因為暗室中滿地是赤硝所以戴金雙便就地取材擺了個陣很容易的用預先准備好的細絲網將這十幾條蛟褫裹了個結實.

起初廖沖還很擔心那兩個專家的安危戴金雙也順著水道來回找了好幾遍但卻連個人影都沒看見幾人便猜想兩個人可能已經順著原路返回了否則這麼短的水道就算死了也不可能找不到尸體的便也准備打道回府就在這時候排山倒海的"蛟褫"卻又把幾個人逼回了暗室.

"我當時就覺得不對如果水眼流水的時候水道里進了人最多只能讓那些'靈根’起尸但絕對沒有理由把那些'蛟褫’從'靈根’里引出來!之所以這些東西都從'靈根’里頭爬出來了只有兩個解釋!一,有人'漏陽’!二,水里被放了能溶鮮于水的屬陽法物看暗室里滿地的赤硝我以為又是誰手欠把赤硝往水里扔了!後來才知道是那個羅連壽從水道里逃跑時漏的陽!嚇的邊游邊尿"戴金雙憤憤不平邊邊罵"連個女人都不如!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當時我真想一劍殺了他!"

正當走投無路之際戴金雙現了秦德所居住的密室床下的暗道便示意要讓廖沖的媳婦羅美君先下.但羅連壽卻搶先下了暗道在英國混了幾十年竟然連"女士優先"的道理都不懂當時戴金雙就起了殺心抽出腰里的"繩曲"就要動手但卻被羅美君攔住了畢竟是自己的弟弟而此時漫山遍野的"蛟褫"已經進屋了戴金雙也沒時間在這件事上糾纏便示意自己在這施延一下時間讓廖家兩口子趕緊跑.

"後來我們下了水還是那個羅連壽因為吸毒體力太差在水底下被'蛟褫’追上了他姐姐姐夫在水底回去救她結果……"到這戴金雙不免一陣惋惜"我這個眼睛雖然能辨陰陽但在水底下也不好使等我現後面的人沒跟上來再返回頭去找的時候那東西已經鑽進了他們的身子了……"

"鑽進他們的身子了?"張國忠不禁一愣.云深無跡.

"對!蛟褫這東西鑽入人身體以後會在第一時間打亂人的三魂七魄.如果魂魄亂了就算人死了.順序亂了的三魂七魄也不會離體這樣尸身就有了怨氣這也是蛟褫的天性有怨氣的環境有利于那東西修仙!把人的魂魄順序打亂以後蛟褫便會立即置人于死地因為活人的身子有陽氣那東西受不了但在水中蛟褫卻不會置人于死地因為在水里的話陰氣比較重那東西沒那麼難受人即使在水里死了也與蛟褫無關,而是被淹死的!人死得慢,就會積攢更多的怨氣!這也是為什麼秦德要把'靈根’沉入水中的重要原因!"戴金雙道"當時我並沒有把他們三個立即帶出水面而是只把他們的腦袋露了出來擺了個陣把鑽進他們身子里的蛟褫又引了出來!此刻他們都沒死但魂魄已經亂了即使醒過來也是瘋子!"

"我在英國給那個羅連壽招魂的時候招魂云就在他身邊飄呢!原來魂魄還在他身上!只是順序亂了!"老劉頭恍然大悟.

"魂魄順序亂了!?"張國忠若有所思"這好像與五師兄魂魄的況有點像啊……"

"一點都不像!"戴金雙厲聲道"老五是散不是亂!他們的魄雖然亂了但卻沒散!只要不散就能度!"

擺了個陣引來一場規模的"陰怒"後戴金雙將廖氏夫婦的魂魄直接沖出了身體出于對夫妻二人地惋惜戴金雙不但給二人的魂魄度了一下還就地給這對夫妻布了一個與桓齮墓一樣的簡易墓局只過這個局是露天的所以陰陽偏差不算太離譜人雖不爛但也不會起尸.而那個罪魁禍羅連壽卻被戴金雙原封不動的送回了英國.

"對了我們從磔池出來的時候現國忠以前丟的一把匕在跑道的暗道里插著……"老劉頭用手比劃了一下"問天"匕的長度看表這個問題顯然已經憋了半天了"不知道這把匕是不是真云師兄你……留下的?"

"哈哈哈哈哈哈!"聽張國忠這麼一問,戴金雙忽然一陣狂笑"剛才聽你講你們去霧靈山取傳國璽的時候我就想告訴你們!東西掉到水里就不要了?這個德行還個屁財啊?實話告訴你那條暗河的水還不到腰深!挽著褲腿就能摸魚!"

"這麼……你去過霧靈山?傳國璽……在你手上?"老劉頭的嘴角湧現出了一陣笑前特有的微顫而戴金雙卻冷冷一哼不置可否.

"對了真云師兄我們去磔池的時候現了一個身上有字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你弄的?"張國忠此刻可懶得琢磨什麼傳國璽的事.

"後來我回到了我們下磔池時挖洞的地方取東西現那兩個專家都死在了洞里距離洞口就差幾米遠只要他們再跑快一點到了洞外那東西是絕不可能追出來的!"戴金雙似乎有點替這兩位倒黴蛋惋惜"我就近找了個地方也替他們倆布了一樣的局身上的字是當時馮昆侖教我的叫'青身咒’專門防畜牲用的露天做局不比墓中沒有棺槨如果有畜牲修仙借了他們的尸身,我那局豈不是白布了?"

"那麼的話那兩個專家的尸身也被你布了局?"張國忠覺得乎有些不對勁"那怎麼有一個起尸了?"

"'青身咒’那東西我也只是略知一二……有可能是沒弄好吧……"到這個起尸的戴金雙似乎也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上篇:第六十章 巧合    下篇:第六十二章 怪符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