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六章 老五   
  
第五十六章 老五

"真云師兄你的意思…我不明白…"張國忠皺著眉頭若有所思"既然葛敏是你的徒弟沒錯茅山乾元觀的葛敏躺在棺材里也沒錯那為什麼你棺材里的人不是你徒弟…!?"

"來你們可能不信…"戴金雙背過了身一陣長歎"葛敏和那王繼一樣已經不是人了…"

"不是人?那能是什麼?"張國忠不禁一愣.

"你看我像是什麼?"戴金雙回頭一笑老劉頭不禁看了看手里的羅盤只見羅盤的指針一直怦怦的亂跳從剛進門的一刻起直道此時從沒停過.

"真云師兄你不用再拐彎抹角了我和國忠多少也經過一些事兒沒有什麼可信可不信的有什麼事你就直吧!"老劉頭啪的一聲合上了羅盤.

"劉兆通在找人運走鐵棺時也曾現了一件蹊蹺的事那就是其中一口鐵棺有陽氣…"戴金雙道"埋了上百年的棺材還有陽氣用茅山的理論是解釋不通的從古到今也沒人會信包括劉兆通他自己都不信但他還是忍住了沒打開棺材!"戴金雙的表也看不出是哭是笑"不過我可就沒他那麼好的定力了!"

"你是葛敏的棺材也有陽氣而你把棺材打開了?"張國忠道.

"我也不是因為好奇當時我現棺材里有陽氣只是懷疑葛敏是不是真的死了!"戴金雙厲聲道"我擔心他只是休克被那幫土豹子當成死人活埋而已…!"

現這群深居山里的農民竟然擺出了茅山絕學"遽魂大陣"而且陣眼處的棺材中裝的就是"葛神仙"戴金雙也是滿心的好奇便默默的跟在了隊伍的後面一直走到了水排村不遠處的一處山旮旯棺材下葬的位置和戴金雙預料的一樣是山中的爵之位就如同當年寶慶府埋藏鐵棺的"云墾關"一樣也是方圓十里內陽氣最強的地方.

待到棺材下葬以後戴金雙便開始問這些抬棺材的山民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才知道前不久有一個叫王大富的村民上山挖藥材不知從哪撿了幾件玉器回家結果這人當天就死了整個毛桐村從此便邪事不斷死的死傻的傻不出十天死了五六口人尸體抬到鎮上醫院是心肌梗死屬于正常死亡連立案都立不了後來毛桐的趙村長也坐不住了親自出面找的葛敏.

當時王大富出于自私也沒玉器到底是從哪撿的葛敏便自己上了山一呆就是一個多禮拜這期間毛桐又死了人趙村長便想組織點人上山找葛敏沒想到就在這時候葛敏自己出現了跟村長密談了幾分鍾後便走了此後這趙村長就如同著了魔一樣天天組織一幫壯伙子練習這個抬棺材的隊形當時這幫人還不知道這個亂七八糟的隊形到底是干嘛用的直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是抬棺材而棺材里裝的就是葛神仙.

當時的戴金雙雖沒什麼閑心但多少也是有點好奇曆任掌教都沒用過的"遽魂大陣"竟然被葛敏這麼個徒孫級的人物用上了便也想知道棺材里到底有什麼蹊蹺便掏出羅盤看了一眼沒想到這一看反倒看出了問題——葛敏的墳明顯帶有陽氣從羅盤的反應來看這種陽氣顯然不是天地間的陽氣倒很像是由生物出來的而且不像是畜牲出來的從氣脈的起伏來看倒很像是奄奄一息的人且不止一個.

盯著手里羅盤戴金雙氣得渾身哆嗦心想這幫鄉巴佬土豹子老子這次來是沒帶家伙要帶了家伙一准把你們沿路解決了本來還指望著讓徒弟替自己給老相好送終呢怎麼好端端的就讓你們這幫混賬王八蛋給活埋了?還舔著臉一口一個恩人的叫著有這麼對待恩人的嗎?

"之後你就把墳挖開了?"張國忠問道.

"嗯…"戴金雙微微點頭"好在棺材埋的不深我到水排村借了把鐵鍬趕在天黑前就把墳挖開了…但沒想到…葛敏確實已經…死了!"

"悶死的?"張國忠始終不解戴金雙到底想什麼.

"不是悶死的!以前就死了…"戴金雙長歎一聲緩緩的搖了搖頭…農村的棺材尤其是在毛桐這種不達地區也就是一層薄板基本上沒怎麼撬就開了掀開棺材蓋後戴金雙不免一陣郁悶只見棺里躺的就是葛敏死相甚是難看面目猙獰二目深陷顯然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而最讓戴金雙感到不解的便是葛敏身上插的七個鐵柱:每個鐵柱都是空心的里面塞著一截石頭這種東西就連戴金雙都沒見過;而插鐵柱的位置則正是其身體七脈的位置.

現葛敏確實已死以後戴金雙心里不免又泛起了嘀咕拿出羅盤又測了一下現陽氣雖然還有但比起剛才確弱了很多出于好奇戴金雙掀起了葛敏的尸結果卻現棺材下面有一個碗口大的洞直道此時戴金雙才明白剛才出陽氣的根本就不是人之所以羅盤會出現誤差完全是因為此處是正陽位所致.

"雖然不知道跑的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我知道我闖禍了…"戴金雙呵呵一笑"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葛敏用心良苦不惜像那個王繼一樣用自己的命封住那東西結果被我兩鍬就給放跑了…"

事已至此戴金雙也懶得再在尸上研究了既然那幫村民葛敏生前跟那個趙村長密談過那麼目前唯一知道秘密的也只有那個趙村長但等到戴金雙再一次飛奔到毛桐村後才傻眼這個趙村長半個鍾頭以前剛剛咽氣尸還熱乎呢…

"既然葛敏確實已經死了我本想回英國的但我要走了這毛桐村肯定遭殃…"戴金雙的一本正經"雖葛敏跟我幾十年都沒聯系過分也淡薄了但他畢竟是我的徒弟如果毛桐村出事罵名肯定要落到他身上我這個當師傅的也不好受啊…更況且禍因我起我便覺得應該把這事給他解決利索再走…"

打定主意後戴金雙也進了山而且在山上一呆就是半個月後來終于現了一處十分可疑的地方:一個山谷里的陰陽走向竟然是反的這對于戴金雙而可是太新鮮了就像當初張國忠在山東測得山勢陰陽逆流時一樣戴金雙先想到的也是北宋末年盜墓泰斗劉豫的那個狗頭軍師李萬杉*⊥著性子摸到山谷里以後戴金雙現一處本應是聚陰池的地方卻有著強烈的陽氣後來現此處的一個山洞就是李萬杉的"墓塚".

"是墓也不是墓…"戴金雙道"山洞已經被封死了但明顯被挖過不是很結實我沒挖多久就挖開了我懷疑葛敏也來過這里…洞里有床有盆盆罐罐甚至還有文房四寶就是居家過日子的樣這李萬杉應該活著的時候就住在這洞里後來死在了里面我估計劉豫被金國廢了之後李萬杉的下半生貌似就是在那里過的…"

"你…拿到了《天荒衍典》?"張國忠微微一笑總算知道這位寶貝兒師兄為什麼盜起墓來縷縷得手了原來手頭上還真有盜墓祖師的秘籍.

"不只是《天荒衍典》…"戴金雙微微一笑"記得北宋襄陽王趙玨從盜墓賊手里沒收的那個玉丹爐麼?就是三鬼仙人想仿制的那個?"

"那個也在李萬杉手上?"張國忠一愣看來當初這個不可一世的襄陽王死後也沒能逃過劉豫的盜墓軍團之手.

"我那次進山原本是去給葛敏擦屁股的沒想到因禍得福得到了這麼個寶貝…!"戴金雙冷哼一聲道"看來那李萬杉也想成仙但後來卻知道自己成的根本不是什麼仙…!"

"不是仙?那是什麼?"張國忠似乎不解.

"就事我這樣…"戴金雙道"不是人但也絕不是仙我也不知道到底應該算是什麼東西…"

在山洞里戴金雙現了李萬杉臨終前所寫的"遺書"看來比起霜懷子這李萬杉還算是個明白人按照丹爐上記載的方法試煉過"虯丹"之後便現服這種東西根本就不能成仙非但如此服丹者身上的"七脈"位置都會生變化在道術中"七脈"位置的變化便代表了人體內部陰陽循環的改變在近現代的武打中曾經描寫過一種名曰《易筋經》的少林派絕學號稱可以改變人體的穴脈位置而實際上功能類似于中《易筋經》的心法在道術中也不是沒有古代的能人異士大都消通過改變體內陰陽循環的方法來延年益壽甚至長生不老但成功者甚少即使真有成功的人也很難通過文字的方式把這種"只可意會不便傳"的心法完全記述下來】個人體內的陰陽脈絡雖大致相仿但畢竟不完全一樣張三明了某種心法的確能改變自身的陰陽循環多活個百八十年但同樣的心法照搬到李四身上就未必有同樣的效果了.

當時戴金雙也是又驚又喜驚是驚在李萬杉這麼個傳中的人物竟然是真實存在的喜是喜在自己和梁蘭的命都有救了.

"我不但拿了《天荒衍典》還拿了些其它的東西金銀飾…看來這李萬杉活著的時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拿白不拿啊…"戴金雙一歎"我以為有了這丹爐蘭的命就有救了現在看來當時的想法還是太簡單了…"

拿到丹爐後戴金雙興奮的簡直就是手舞足蹈但馬上又從狂熱中清醒過來了俗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丹爐有了虯褫去那里找?這種百年難遇的玩意自己出道大半輩子至多見過一兩次現在到處亂砍亂伐開山造田這種東西還能不能找到?當時霜懷子服"虯丹"傳每個月要吃好幾次而自己就算命好能碰上那麼一兩條虯褫煉出丹來夠不夠給梁蘭治病的?

"所以你就去盜墓了?"張國忠話倒是直.

"嗯!古代的大墓選址不是至陰就是至陽這都是最容易生出那種玩意的地方找虯褫不如找墓方便…"戴金雙對"盜墓"這兩個字倒是不避諱…

拿著從李萬杉"墓"里偷出來的寶貝戴金雙找到了同樣居住在英國的廖沖也就是廖若遠的父親因為這些東西畢竟是贓物戴金雙也不認識黑道上的人所以也不好出手因為知道廖沖喜好這些東西所以也只能寄消于他畢竟是知根知底的人雖梁蘭不想向廖家人伸手求援但此刻可是做買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事也便不存在什麼求援不求援之了.

見了戴金雙拿來的東西廖沖的下巴差點砸到腳面上這些髒兮兮的古貨看似不起眼但在識貨人的眼里可是無價的寶貝現代人誰見過乒乓球大的珍珠?別是現代就算放在宋朝王室這種級別的寶珠最起碼也要鑲在正宮娘娘的鳳冠上甚至廖沖曾經懷疑這顆珠子是否就是當年太祖趙匡胤"寶冠"上那顆充門面的珠子.除此之外戴金雙所提供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宋朝王室的寶器雖東西不多但也把廖沖看傻了出手就是一百萬英鎊並讓戴金雙以後有這種東西一定要告訴自己價錢不是問題.

當時的戴金雙對古董並不在行完全沒想到自己隨手撿回來的這些件能值這麼多錢如此一筆飛來橫財可把戴金雙樂壞了二話不便又把梁蘭送進了貴族病房梁蘭當然也納悶這筆錢的來曆但戴金雙卻撒了個謊錢是找宋時良幫忙籌的其實此刻宋時良已經死了.把梁蘭安頓好以後戴金雙便又踏上了茫的"尋虯"之旅.

"對了毛桐村死人是怎麼回事?葛敏棺材里跑的到底是什麼?"老劉頭也有點納悶這戴金雙打著除暴安良的旗號進山不會因為撿了點寶貝就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忘了吧?

"那個東西掌教大人見過…"戴金雙沖著張國忠微微一笑用手比劃了一個"蛇拳"的姿勢看的張國忠心里頓時一驚莫非戴金雙的就是自己在山東看見那只大號的大白蛇?

"那東西本來就是李萬杉那個'墓’里邊的東西就是條虯褫…毛桐村的事就是那東西鬧的那個王大富也不知道拿了什麼不該拿的東西惹著它了…"戴金雙道"正常條件下那東西是無論如何也長不到那麼大的但李萬杉把那地方的陰陽給改了所以這東西才會長成那麼大而且那東西已經適應了陰陽顛倒的環境用茅山的招確實不好對付怪不得葛敏會把命都搭上幸虧我跟馮昆侖混過也學了幾招他的本事沒想到用降術對付那東西倒是蠻管用的…"

"國忠見過?"老劉頭意外了看了看張國忠"這麼你把那東西當'寵物’養起來了?"

"哈哈哈哈…"對于老劉頭的問題戴金雙倒是不置可否"你們忘了麼?老五的魂魄還散著呢…"

"老五的魂魄散著跟那東西有什麼關系?"張國忠不解.

"掌教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你忘了那東西身上有七顆'定魂釘’麼?"

戴金雙這麼一張國忠差點一頭栽到地上"你是你把五師兄的魂魄釘到了一個畜牲身上!?"

"五弟魂魄錯亂是不能往人身上送的如果非要送就要把這七顆'定魂釘’釘在人身上釘在七脈上!但那樣人就死了!!"戴金雙的語氣忽然嚴厲起來"但釘在那東西身上它可是死不了…"

因為這李萬杉的"墓"已經由至陰改成了至陽所以這條虯褫已經適應了陽氣強烈的環境用茅山術的傳統招數基本上是沒用的甚至從某種角度而這條畜牲已經具備的人的某些特質比如自身的陽氣已經大于陰氣了.但無奈他碰上的是戴金雙這個曾經和馮昆侖搭伙當差的人茅山術雖然沒用卻架不住這戴金雙還會降術降術是專門對付人的法術所以沒幾回合下來這虯褫便被戴金雙制服了.

碰見如此大的虯褫戴金雙也是很稀奇本想先用這東西開刀試煉一下所為的"虯丹"但轉念一想這東西既然能長成這麼大沒准會出現什麼基因變異一類的況用句現代名詞應該算是"轉基因"虯褫了用它煉出丹來吃死怎辦?于是便僅是將其封在了原地而並未取其性命一來自己沒帶家伙二來洞里還有其他寶貝萬一身上這點東西帶回英國能賣大錢難免再回來拿一趟放這麼個東西在洞里也有看家的作用.但是後來戴金雙又想到了一條"廢物利用"的辦法便是讓這條大虯褫承擔起了釘住五弟劉真雨魂魄的作用雖不知道老二王真江到底用的什麼邪招但經曆了這麼多年的琢磨戴金雙也想了這麼個辦法便是人為將五弟的三魂七魄排列成正常的順序然後找個活物束起來就好比牙科的矯形一樣過個十年八載的這散魂碎魄應該能在活物陽氣的禁束之下恢複原有順序這樣就能度了能度了也就能投胎了…而這條大白虯褫似乎也很有靈性被戴金雙馴服之後也便不再反抗了尤其是被釘入了老五的魂魄之後對戴金雙更是顯示出了"藏獒"般的忠誠一直以來戴金雙盜墓塚雖有《天荒衍典》在手但許多人山人海的大陣就算《天荒衍典》上寫了詳細布法也沒有條件實施所以也有過不少險這條虯褫更是不只一次救戴金雙于窩而戴金雙則更是給這虯褫其了個懷舊的名字——"老五".

"上次在山東碰到你之後我本想問問你為何會有這塊玉佩但還沒等我開口你的寶貝兒子就往我身上點了把火…哈哈哈哈…"提起張毅城往自己身上撒火藥的事戴金雙非但不生氣反而挺高興"後來我想讓'老五’去找找你在哪它直接就把這塊玉佩給我叼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死了招了招也沒有你的魂魄後來我現'老五’的身上都是鹽粒知道它下過海原來是你子把玉佩扔到海里了…!"

聽戴金雙這麼一張國忠才恍然大悟原來真正的潛水員不是自己這位"師兄"而是這大虯褫"老五"當初王子豪也曾把家里那塊"毒玉"往海里扔過後來似乎也是他家那條虯褫給弄回來的.

"我當時我在山東挖開那個石柱子時那東西明顯想攻擊我但後來莫名其妙的不打了還用銅錢拼成了一張人臉…會不會是…"張國忠瞪著眼睛磕磕巴巴的把當時在山東的景了一遍"會不會是五師兄的魂魄已經束住了不會再散開了!?"

"應該是吧…它可能是想告訴你它是'老五’…它想跟你大水別沖了龍王廟啊…"戴金雙微微一笑長歎一口氣"懂得擺人形明五弟的魂魄基本已經固住了…再過些日子就可以度投胎了…唉!五弟呀…!"

"對了真云師兄…"張國忠似乎還想刨根問底"你到底是怎麼了?吃虯丹就能弄成這樣?聽你的意思梁蘭應該也吃過啊怎麼看起來跟普通人沒什麼不一樣…?"

上篇:第五十五章 乾坤易位    下篇:第五十七章 丹油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