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二章 禍起牢址   
  
第五十二章 禍起牢址

刑部文書中那個所謂的長沙縣張翔是個出名的清官字浩殊號望月先生不但為官清廉愛民如子斷案更是明察秋毫鐵面無私就連開封府尹包拯對其也曾贊以"豈敢妄為民事怎當長沙張浩殊"的評價.不過這種地方命案向來是由刑部直接負責的寶慶這位糊塗縣官想破了頭皮也不知道為什麼開封府會在中間插上一杠子.

事實上陳巧兒的兒子王繼一直一來對有關于母親的一些風風語也很是郁悶此次母親又傍晚外出便想跟在後面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沒想到母親只不過是敲了敲張家的門便離開了.此後母親被抓王繼便覺得母親是被冤枉的從家里拿了些銀兩買通差役更是得知母親已經被打入死囚牢正等待刑部狄文秋後問斬此時的王繼一不做二不休拿了些路費便只身去了東京汴梁開封府並雇人寫了張狀子到開封府喊冤.在當時開封府的包青天可是全國出了名的清官王繼深信能為母親洗清罪責的天底下也只有包拯包大人了.

當時包拯對于這個十四歲的娃娃能千里迢迢來開封府擊鼓喊冤也很是意外問明來龍去脈後更是被王繼的孝心所感動便與當時的刑部尚書鄒岩一同審閱了寶慶府的殺夫案卷.當時寶慶的那個糊塗縣官名叫劉桐外號劉不清雖然不貪但卻是出了名的糊塗官別的不光這個糊塗名號就夠兩位大員三思的了這也是包拯向鄒岩建議將案件回重審的重要理由.而重審地主審官便是深得包拯信任的長沙縣令張翔.

剛接手這件案子張翔便現了劉桐斷案地一個重大失誤——案件從頭到尾竟然沒派人去陳巧兒地家中搜查過于是便帶了幾個衙役前去掛查♀一查可不要緊在陳巧兒裝陪嫁的大箱子中張翔竟然搜出了一個還殘有白色粉末的瓷罐.後來證實罐中殘留的粉末正是劇毒砒霜且與受害人王昆所中之毒基本一致且據店鋪伙計交待這個陪嫁的箱子鑰匙只有陳巧兒一個人有.提審了一次陳巧兒後張翔便第二次給陳巧兒定了死罪.

連遠近聞名的清官都能冤枉自己陳巧兒也絕望了按大宋律的規定謀害親夫不是一般的殺人是要游街示眾的.為了不讓父母蒙羞在刑部狄文到達寶慶的前兩天陳巧兒便在監牆上寫了一封血書後撞死在了獄中而其子王繼也由此下落不明.在給陳巧兒收尸的時候牢頭注意到了牆上的血書:

我本清白如雪怎奈天降冤獄.什麼正大光明什麼朗朗乾紳?官官皆為相護讓我世道無良.

明鏡不明清官不清天日混沌生又何干?死又何干?爾等害巧兒冤枉死于此日後必遭慘報我著衣而卒必將化厲鬼為我冤屈我冤不洗從今寶慶無甯日.

這兩段血淋淋的絕筆看得牢頭也是脖頸子冒虛汗再看地上林巧兒十指皆破通身鮮血淋漓獰目而終身上的死囚服本就是色經鮮血一染已經變硬更是讓人毛骨悚然孔洞知道這林巧兒到底是死于撞壁還是失血過多.

其實連牢頭地心里都明白這林巧兒肯定是有冤屈一個女子若真毒死了丈夫怎麼可能還留在店里心安理得的做買賣?無奈這件案子是開封府的包青天親點的大清官張翔親自審理的且案宗已經上報刑部想申冤又談何容易?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卻有其事陳巧兒死後不久衙門的監獄便開始鬧鬼夜晚總是隱隱地聽見有人又哭又笑不少犯人和牢頭都曾親眼看見以前關押過陳氏的牢房里有一個黑影晃來晃去且伴有啃咬牢門的聲音嚇得惶惶不可終日∝太爺劉桐也懷疑過是陳巧兒的冤魂作祟便請過一些人來看但此時陳巧兒尸身已埋至城外所有來看的人認為此事與陳巧兒無關但也都沒看明白是怎麼回事只是縣衙怨氣沖天不宜久置.

後來這劉桐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縣衙遷到了別處衙門不遷還好這一遷走周邊老百姓反而遭了殃以前大牢鬧鬼還只是局限在牢房里但衙門這一遷周邊反而鬧起人命了♀縣太爺姓劉而縣衙搬走後周圍所有姓劉的人便開始相繼猝死而且死法匪夷所思甚至聽一個老嫗敘述一個叫劉良的人本是個鐵匠在縣衙剛遷走當晚便關了自家的鐵匠鋪開始在屋里畫像♀老嫗本想讓劉鐵匠幫忙打一把菜刀便上門去找哪想到進了周鐵匠家後便大驚失色原來這周鐵匠在屋里畫了一屋子的"酷刑圖"有砍頭的,有腰斬的,有凌遲的甚至還有像傳中陰曹地府那樣把人放到油里炸的而圖上受刑的人清一色全是劉知縣的長相畫的惟妙惟肖老嫗嚇得當場就背過氣去了.而當這老嫗醒過來後才得知這劉鐵匠在一夜之間把周邊十幾個姓劉的都殺了死法就是其牆上畫的"酷刑圖"中所畫的死法而其自己也不知去向.此事傳出全縣嘩然甚至還有人傳當時陳氏戴的手銬腳鐐都出自這個劉鐵匠之手.

三年之後王家布莊的代理老板王亮因為賭錢欠債便想將王家布莊抵出去而就在一個號稱呂鐸的人前來收店鋪的時候王亮卻忽然神秘的失蹤了∫不到王亮呂鐸便與掌櫃的謝老六吵了起來自己已經付了五千兩的定金而且拿出了王亮畫過押收據吵吵著讓謝老六要麼交店鋪要麼退定金.五千兩可不是數字了這王家布莊加上城東的兩家分號連房帶地加上貨全賣了也就值八千兩不到.如此數目謝老六哪里肯退?沒吵兩句這官司便鬧到了衙門.

此時上一任那個糊塗縣官劉桐已經告老還鄉了接任的縣令叫何永萬探花出身名義上是包拯的門生剛上任便趕上這等案子便想來個新官上任三把火把案件查個漂亮.雖其名義上是包拯的門生但實際上這何永萬卻遠沒有包拯那樣的明察秋毫接手案子後覺得呂鐸既然有字據在手便應是王家布莊賴賬于是便是把王家布莊地伙計全部押到了衙門逐個分開嚴刑拷打.

這一打不要緊一個叫徐二的伙計實在耐不住板子便透露了這麼一件事:自己曾偷聽到謝掌櫃的曾與王亮私下商量想買下布莊的事但因出價過低而被王亮拒絕了兩人從此後便沒過話後來不久便出了王亮外抵店鋪的事.

聽了徐二的供詞所有的大刑便集中到了掌櫃謝老六的身上板子鞭子夾棍輪流上了兩三輪以後謝老六也扛不住了便招認了自己企圖霸占王家布莊從而害死王亮的事還交待出自己伙同城東脂粉店的吳老板將尸體藏在了城外的一口枯井里事展到這個地步是連何永萬也沒有想到的本來還以為就是一樁欠債官司沒想到查出人命來了.

按著謝老六交待的線索衙役找到了城外那口所謂的枯井但讓衙役沒想到的是這口枯井中除了有王亮的尸體外還有一具無名尸看腐爛程度已經死了好幾年了便連同此事一並上報了何永萬後來經過對死者隨身器物與印信的確認確定了這具無名尸就是幾年前夫蹤的疑犯*夫張.

一井兩尸年輕氣盛的何永萬覺得這件案子遠不像想象中那麼簡單便查閱了前幾年殺夫案件的卷宗同時開始對謝老六和吳老板拼了命的用刑.但沒想到兩個人死話就是不認賬一口咬定張的死與自己無關.一條人命是砍頭再多就要游街了在古代人眼里這種丟人現眼地事似乎比死更難受.

後來何永萬無奈只能求助于名聲在外的長沙縣張翔張青天張翔聽張尸體已經找到而且還與王亮的尸體在一起的時候也覺得此案有些蹊蹺礙于多少也是自己斷過地案便來到了寶慶與何永萬共查此案.

來也巧王家布莊的對面是一家茶館何永萬和張翔帶著衙役在王家布莊搜了一通毫無收獲後便進了茶館想喝杯茶探討下一步的調查方向.就在這時張翔冷不丁現這家茶館櫃台後面放的一個木箱子十分的眼熟仔細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這個箱子不就是當初現罪證的那個陳巧兒陪嫁的箱子嗎?可是那個箱子已經作為罪證被運到縣衙了啊怎麼又跑到這來了?想到這里張翔便叫來了掌櫃的詢問箱子的來曆這才知道這種款式的箱子是寶慶一家木器行的產品同樣的款式十幾年前就有賣了這種箱子因為大適中又結實,漆口好花紋也漂亮所以在寶慶一直很受歡迎一直到現在都在賣.聽到這個消息張翔如夢方醒瘋般的帶著衙役跑到了那家木器行翻出幾年前的帳本一看在陳巧兒殺夫案前後王家布莊謝掌櫃的確實在這里買過一口一模一樣的箱子而且特意要求要"做舊".當時寶慶府習慣收某古董的人基本沒有就算有也不可能是他謝老六啊唯一的可能就是謝老六想要偽造征據把罪責栽贓給老板娘卻苦于沒有箱子鑰匙于是便"克隆"了一個與"嫁妝箱"一模一樣的箱子將殘有砒霜的瓷罐與一些亂七八糟的飾放入箱子以應付官府的搜查!陳氏嫁到王家是十幾年前的事陪嫁的箱子也有十幾年了新買的箱子想冒充十幾年前的舊箱子能不"做舊"嗎?線索至此張翔如夢方醒原來這當初自己查抄的那個所謂的嫁妝箱很可能就是謝老六為了栽贓而偽造的!

想到這張翔便與何永萬又審了一次謝老六:如果當初查抄的箱子的確是陳氏裝嫁妝的箱子那你在木器行買的這個箱子現在在哪?!

後來謝老六實在交待不出自己買的箱子的去處只能承認了伙同脂粉店吳掌櫃害死東家王昆與張的事實原來謝老六自從十六歲開始便在王家布莊當伙計深得東家王昆信任後來王昆把假借外出之名秘密監視妻子的事和謝老六了讓謝老六一但現妻子外出便派人跟蹤並通知自己.而這謝老六雖表面上對王昆死心塌地而暗地里卻垂涎王家布莊已久此時碰上這種事便想借機霸占布莊.因為城東脂粉店的吳掌拒是自己是童年好友且與張有些交便差吳掌櫃將張騙離了家中而自己則將王昆騙至了張家並騙其喝下了毒酒.事後張又被吳掌櫃以"巧兒有約"為名騙至城外加以殺害為了掩蓋嫌疑謝老六從木器行買來了一個與老板娘陳巧兒的嫁妝箱子一模一樣的箱子偽造證據並把真正的嫁妝箱埋在了布莊的後院之後又請來了王亮到布莊主持生意因為王亮根本不懂經營對布莊生意上的事從來不聞不問大把的銀子因此也被謝老六劃入了自己的腰包而吳老板則得到了八百兩銀子的好處費.

當衙役從布莊的後院挖出了真正的"嫁妝箱"之後轟動一時的"陳氏殺夫案"終于真相大白雖謝老六與同謀吳老板最終被游街正法但張翔的一世英名亦因此受到了非議張翔本人也因誤判此案而辭官歸隱山林.

殺夫案結了張翔官辭了但陳氏的冤魂卻從未就此散去也怪陳氏的老母親王氏吃飽了撐的沒事干非得去給閨女上墳當初女兒被抓的時候王氏便覺得閨女肯定有冤是否與張通*暫且不提跟姑爺王昆過了這麼多年兩夫妻感還是得過去的雖談不上如膠似漆但相敬如賓確不過分日子過的好好的怎麼可能害死自家官人呢?此時冤案己結真相大白于天下王氏便買了點紙錢在閨女墳前邊燒紙邊把事的經過念叨了一遍.

起初王氏剛把紙錢點著的時候火堆上邊刮起了旋風按過去的法就是死者前來拿錢了.但等這王氏把事的經過念完以後墳頭周圍忽然狂風四起嚇的王氏連連念叨女兒莫要生氣一類的話但此時再念叨什麼也晚了.只見燒的好好的火堆突然熄滅一陣大風把紙灰刮的漫天都是【起身來王氏仿佛聽見四周的曠野中彌漫著冷冷的笑聲雖是白天卻也把這王氏嚇了個魂飛魄散屁滾尿流的跑回了城里.

從此之後一向太平的寶慶府便開始了噩夢原來衙門舊址的周圍頻繁猝死的已經不僅僅局限于劉姓了夜晚成了老百姓的噩夢每到定更以後家家戶戶房門緊鎖各式各樣的照妖鏡,八卦圖布滿了大街巷的門窗頂簷即便是這拌以從前縣衙舊址為中心向外大概二百米范圍內的住戶還是創造了三天內死四十口人的紀錄.

此時新上任的何永萬可坐不住了本來查出一件冤案自己挺有成就感的但卻沒想到捅了如此巨大的一個馬蜂窩.要惡鬼無心這話一點不假糊塗官冤枉你的時候你不威好不容易來了個清官給你申冤昭雪了你反倒來勁了?

上篇:第五十一章 寶慶奇案    下篇:第五十三章 三鬼仙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