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一章 寶慶奇案   
  
第五十一章 寶慶奇案

當時寶慶府有個同云觀道觀不大連火工都算上一共才有六個人主持姓薛號佳鶴仙人人稱薛老仙在寶慶有點名氣本事也還算得過去劉慰本想請他出頭但恰巧這時候薛老仙外出云深游了道觀里就留了兩個徒弟和兩個道童此外還有一個火工也就是個按時領工資的廚子兼保潔不是老道.見薛老仙不在家劉慰本想另請高明的但這薛老仙的大徒弟郭芳儒見來者是遠近有名的大戶光香火錢就給了紋銀二百兩這還不算事成之後上千兩銀子的辛苦費便也不想把這財神爺往外推非嚷嚷著非要接這單生意而劉慰見這郭芳儒身高過仗筆直口正一表人才也是比較信任便請了郭芳儒到家中做法.實在的這郭芳儒生性聰明機敏過人也的確有點真本事倘若拜到名師門下興許其能有一番作為,但無奈他師傅薛老仙也就在寶慶府還算排得上號倘若真把三教九流的能人聚到一塊來個大排行他薛老仙連個屁都算不上就更別提他教出的徒弟了.

剛來到挖掘現場的時候郭芳儒也是一愣移墳遷家,開棺啟尸的法事自己也操作過幾次但像眼前這種景象還是頭一次見到:只見三個滿布鏽跡的大鐵棺材呈等邊三角狀形排布直上直下的插在土里面朝內,底朝外每個棺材側面都掛著一把特大號的鐵鎖因為棺材表面沒有任何文字與圖案也不好判斷是哪朝哪代的東西但看鐵棺材的成色應該不是很古老♀一來搞的郭芳儒也不知如何是好木頭的棺材陰陽自如當然可以度但這鐵棺材不透陰陽該如何度?

話到這便不得不這郭芳儒考慮問題過于教條天底下誰不知道木頭棺材便于度?倘若里邊的東西真地能度誰吃多了撐的非得勞民傷財弄個鐵棺材干嗎?

看郭芳儒眉頭緊鎖劉慰也有點著急一個勁的追問到底有沒有辦法能不能遷至他處郭芳儒無奈只能信口向劉慰允諾了五天地時間表示五天之內一定將鐵棺移走但句實在話郭芳儒也不是飯桶也知道裝在鐵棺里的東西八成不是善茬而這個三角形的排列沒准也是另有用意所以當天並未做出決定而是回到了觀里和師兄商量對策.

來也巧就在兩兄弟為了這個事一籌莫展的時候老師薛才仙忽然在深更半夜回來了聽郭芳儒敘述了現場況以後差點吐血一個大耳刮子差點把郭芳儒後槽牙打掉郭芳儒開始還不服後來聽師傅了這三口鐵棺材的來曆後自己個的後腦勺也開始冒涼氣了…

北宋仁宗至和二年寶慶府曾經出了一樁奇案寶慶有一位出了名地美女叫陳巧兒在當地是出了名的美人人稱賽昭君.十八歲那年陳巧兒的父母便單方面作主把已經有了意中人的閨女許配給了當地一大戶——大女兒十歲的布莊的老扳王昆陳巧兒自己雖然心有不甘但看這王昆隨算不上美男子但身材魁梧鼻直口正也算有點成熟男人的魁力也便認頭了.

俗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在嫁給王昆之後的十幾年中陳巧兒並沒干什麼出格的事不但幫著丈夫打點生意還給丈夫生了個兒子取名王岩一家三口過得也算是不亦樂乎.有道是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這一年陳巧兒正在櫃前梳頭忽然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要買白麻布抬頭一看陳巧兒不禁一愣原來買白麻布的人正是自己年輕時地老相好張.在當時白麻布是家里死人辦喪事時才用的陳巧兒便詢問張家里誰過世了張無奈道:賤內去也…原來是張的妻子前兩天因為風寒剛剛過世♀一來陳巧兒也很是為自己的老相好惋惜還不到三十歲就成二次光棍了…

實在的此時陳巧兒並未起什麼外心畢竟是十幾年前的老相好此刻面對面站著也沒什麼感覺但這張起可不這麼想實話比起自己那個去世的老婆陳巧兒的相貌好看了可不止一個量級加上家里開布莊又會穿戴這陳巧兒地一顰一笑可把張看的是春心蕩漾媳婦剛剛去世的事早就被拋到九霄云外了.

在得知陳巧兒的丈夫王昆去了蘇州尚需兩個月才能回來時這張更是對陳巧兒頻頻挑逗並曰自己地一個朋友正要開一家脂粉店,開業時消陳巧兒前去捧場陳巧兒也沒多想便答應了』過三天城東果然有一家脂粉店開業並且還有一個伙計送了張請帖給陳巧兒陳巧兒便把生意交給了伙計自己只身去了脂粉店但沒想到卻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張騙到了後院與脂粉店老板合謀將其強暴了.

古代是講究男尊女卑地出了這種事女方無論如何也會被扣上一個浮婦的帽子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無奈陳巧兒只能忍氣吞聲的回了了家.而這張作案後現沒什麼事膽子便大了起來硬是逼著陳巧兒晚上出來和自己約會揚如果不從便要將這件事宣揚出去陳巧兒無奈,只能背著伙計和下人偷偷溜出去和張約會一來二去的這陳巧兒現張起的床上功夫比起自己老公可強了不少至少歲數擺在那啊便也顯出了一幅樂此不疲的態度有的時候張若有事來不了這陳巧兒便罵罵咧咧的一晚上沒好氣….

紙里始終是保不住火的起初陳巧兒傍晚外出家里的用人和伙計還不覺得什麼但日子一長就開始有人議論了等到老板王昆回來後便有人將老扳娘秘密外出的事告訴了王昆.本來王昆挺信任自己的媳婦的但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打鼓便想找機會跟蹤一下媳婦于是便謊稱要去江甯而實際上則找了家客棧留在了寶慶.

見老公又外出了陳巧兒便又想去找張幽會但這次張家的門卻無玲如何也敲不開無奈只能又回了家但沒想到的是三天後竟然有兩個衙役橫沖直闖的進了布莊不分青皂白便要拿人陳巧兒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抓到了衙門.

等到升堂後陳巧兒才弄明白原來是有人在張家現了丈夫王昆的尸體而張則早已不知去向經仵作驗尸死者王昆面色青紫銀針入腹而變黑顯然是身中劇毒而死因為云跡前兩天晚上有人在張家門口看見過陳巧兒而街面上又有一些風風語傳其與張素有*縣太爺便斷定是陳巧兒與張合謀害死了王昆.

放在古代謀害親夫可是重罪中的重罪甚至跟謀反不相上下只不過不抄家而已陳巧兒當時就嚇得不會話了只知道一個勁的喊冤.要這縣太爺對于"冤枉"這兩個字可是沒有不麻木的只要跪在公堂之上就沒碰見過不冤的此刻陳巧兒喊冤又怎能理會?打了幾板子見其不招直接就上了夾棍了陳巧兒哪受過這種罪啊二話沒便暈了過去被用水潑醒後便又是一通板子看來這就是所謂的屈打成招幾次用刑之後陳巧兒只能承認自己害死丈夫,而*夫張畏罪潛逃的偽事實並在大堂筆錄上按了手印.之後縣太爺便將陳巧兒打入了死囚牢同時派人將案件公文往了刑部看來這陳巧兒是不過秋後了…

林巧兒和王昆生的孩子叫王繼這一年十四歲在陳巧兒入獄的第二天就失蹤了布莊的伙計四處尋找都沒找到後來這事傳到了縣太爺的耳朵里這位糊塗老爺便順手又給陳巧兒扣上了一個害子的罪名結果不難預料在夾棍和板子的交叉火力下陳巧兒干脆把罪名都推給了已經失蹤的張…

老板被害老板娘入獄少東家失蹤王家布莊也便沒有了領導這時掌櫃的謝老六忽然想起來老板王昆有個堂弟叫王亮便差了個伙計去請王亮來布莊主事這王亮本是個讀書人仗著祖上有點田產每天的工作就是跟著一幫所謂的文人吟詩作畫根本就不董做買賣更是懶得出去跑商進貨.開始還不願意來後來得知哥哥遇害嫂子入獄才挺不願的當起了王家布莊的代理老板不過對于王亮來當不當老只不過是換個住處而己仍然是吊兒郎當不務正業.

在所謂的"鐵證"面前縱使林巧兒在死囚牢中哭啞了嗓子,喊破了喉嚨等待她的似乎也只能是刑部關于秋後問斬的批文了.而就在此等山窮水盡的節骨眼上刑部的批文卻讓包括縣太爺在內的所有人大吃了一驚:今悉寶慶府陳氏殺夫一案本堂會開封府尹包拯共僔至夜乃習其中旁惑之疑故責以重審宜交長沙縣張翔以讞其實遇可執之不得有誤.意思就是:獲悉寶慶府陳氏殺夫案以後本官與開封府尹包拯一起研究到深夜現案中有很多蹊蹺所以要回重審並要交給長沙縣的張翔來審理收到(公文)後就要立即執行不得有誤!

這麼一來寶慶的那個糊塗縣官也是搞得很沒面子明明是自己地盤的出的事確偏要給鄰縣重審簡直就是明目張膽的找茬啊…

上篇:第五十章 遽魂大陣    下篇:第五十二章 禍起牢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