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四十三章 燈芯草   
  
第四十三章 燈芯草

"故意染病?"張國忠一愣古代有一些執著的醫藥學家為了弄清一些不明疾病或未知藥材的病因或藥性都不惜親自染病或親口嘗藥沒想到馬思甲老爺子竟然也會這麼做.

"嗯…"戴金雙仰天一歎"起初師傅也沒料到是邪道因為這種病似乎是傳染病而任何歪門邪法都沒有傳染這麼一所以師傅就親自住進了那些被隔離的兵營染了一身癘子病…"

據戴金雙回憶癘子病最初出現在江蘇徐州會戰的前線一帶.

日軍占領南京後力求打通津浦鐵路使南北日軍聯成一片先後集中8個師團,5個旅團約24萬人于1938年1月下旬開始南北夾擊華東戰略要地徐州.1938年3月初守軍恢複淮河以北陣地曾一度與日軍形成了隔河對峙的局面而癘子病的第一次大規模爆便生在淮河以北陣地附近的兵營之中.

這些兵營的一些士兵和附近的民夫一夜之間便身染此病且之前毫無征兆起初園民黨軍醫曾將這種病誤認為是麻風病可病人的症狀卻與麻風病完全不一樣不但病迅傳染度也要遠遠高于麻風病一時間人心惶惶致使軍隊戰斗力大受影響.雖後來軍隊上層及時采取了隔離措施但此前的疫給整個會戰所帶來的不利影響也已經無法挽回了.

"隔離命今是龐炳勳*親自下達的:所有染疾之兵士一律就地隔離無關人等不得擅近."戴金雙道"也就是當時只要有兵營被現症子病便會被就地封鎖除了軍醫或工兵穿著隔離服送水送飯外基本上是集體等死…"

雖對生疫的兵營進行了隔離但這種怪病的蔓延並未就此止步從1938年3月到4月染病士兵已接近兩千人.第五戰區司令部不得不將此況上報到了重慶政府同時提取疾病樣本向美國專家求援.

馬思甲與五個徒弟這一時期正在敵占區內協助游擊力量進行秘密抵抗此時聽這種怪病的傳聞也很是納悶雖其自己也知道日本人慣用類似于細菌武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但對于這種嚴重干擾我方主力部隊戰斗力與士氣的怪病卻也是心存懷疑尤其是在為一位患有癘子病的士兵診過脈以後這種懷疑則更為加深:先病人五髒無恙悉六腑通順從脈象的角度看根本就是一個健康人而從"眼相"上看病人卻瞳孔縮眼球灰暗反而倒像著了什麼道的;其次染病人雖表面症狀要比麻風病還嚴重但病卻並不全像麻風病一樣危及性命自從被隔離以後國軍的軍醫並未給隔離區內的病人提供過任何特效藥(連什麼病都搞不清楚自然也沒有特效藥)但患者在一不吃藥二不治療的況下病竟然沒有絲毫的惡化甚至零星幾個不甘心等死的的士兵偷偷逃出隔離區以後怪病竟然在幾天內莫名痊愈了真可謂是病來如山倒病去一樣如山倒.

在這種況下馬思甲覺得唯一有可能弄清癘子病病因與治療手段的方法便是親自染病.

換上了國軍軍服偷偷潛入隔離地兵營以後不出兩天馬思甲便也茶上了癘子病雖是痛苦難當但憑借自己的醫術及以往行道救人的經驗馬思甲愈感覺這癘子病根本就不是"病":先癘子病的症狀僅在肌膚體內髒器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其次馬思甲通過云運行體內真氣深現體內"七脈"有"五脈"不通另外兩脈則有"陽氣逆流"的症狀按以往行道術地經驗七脈不通或陽氣逆流這正是怨孽沖身的儉但一般畜牲或惡鬼沖身的話症狀都是"七脈"不通或是"七脈"全逆甚至連"洛降*"也是如此基本上沒有"五脈"不通而"兩脈"逆流的況所以一時間馬思甲也搞不清楚致病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無奈之下馬思甲只得遣五個徒弟沿隔離區周圍尋找線索而自已則以金針封住七脈以暫援病痛.

就在日軍因國軍的混亂而蠢蠢欲動的時候大徒弟李真巒現了重要況那便是隔離區軍營的附近現了一種本不該長在這里的植物—燈芯草.

這是一種傳中的植物按現代科學的理論這種東西不論是大還是習性都更像是蘚類植物或菌類生物其生性喜陰多生長于陰暗潮濕的地方.在《茅山術志》的記載中"此草為怨所化喜陰而聚概生于墳塚成于封土其葉形似蠅翅內有二蕊相攀而生葉可生根衍而不衰…"也就是這種東西是(死者)怨氣所化成的東西喜歡陰氣聚集的地方大多生長于棺木之間或墳塚周圍葉子的形狀與大與蒼蠅的翅膀相似(葉子中間)有兩個"花蕊"相互纏統而生(這種植物)依靠葉子就可以生根以此繁衍不息同樣的記載在其他道教學派的典籍上也不難找到.

從李真巒現第一棵燈芯草開始茅山五子先後又從隔離軍營的周圍的相對聚陰之處找到了很多燈芯草一律是寄生在一些枯死的木本植物上埋于地表之下且有被人工澆過水的儉.當時陣地沿線的聚陰之所並不多如果在此地現了一顆燈芯草純屬偶然的話那麼這種陰地植物的大量滋生可就絕不是偶然了.

與西方科學的近代展史一樣當道教展到近代的時候一些後來人也會對前人的理論提出質疑馬思甲便是其中之一.以燈芯草為例馬思甲並不認為這種東西真的是"怨念所化"而僅是一種普通的喜陰植物而已.話雖如此但在馬思甲看來這種植物著實有著一種其他動植物所不具備的特性那就是可以作為傳播陰氣或怨氣的介質.

雖陰氣可以由植物傳播的法缺乏理論依據但根據馬思甲在疫區的現場實驗現這種植物確實有傳播陰氣或怨氣的作用且效果要比"礞石"等傳統礦物材料好得多有效距離也要遠得多≯合所有的況馬思甲判斷兵營滋生怪病與兵營周圍地燈芯草泛濫有很大的關系之所以在陰氣並不是很強的地方能滋長出這種東西且有人工澆水的儉肯定是有漢*或敵方特工在暗地里散播這種東西而其背後則很可能有一些外疆的邪人異類在操縱這一切.

後來馬思甲示意弟子聯絡游擊隊的弟兄以及國軍地一些下級軍官以消毒為名用煤油等易燃物一把火燒光了隔離區周圍滋生有燈芯草的枯木.結果不出一周馬思甲所在隔離區的療子病患者果然系數痊愈.不出一個月的時間把整個陣地攪得人心惶惶的癘子病便在淮河沿岸的陣地絕跡了.

然而徐州戰區並不是唯一出現"癘子病"的地方就在馬思甲深入疫區期間中國很多地方也出現了這種怪病"燒荒"的方法雖在徐州戰區看來是有效的但其他地方的一些疫區卻仍然在等待美國人的研究結果,並不相信"燒荒"真的能治病即使有些地方相信"燒荒"的方法但因為其並不知道那些地方聚陰具備滋生燈芯草的條件所以只能亂燒一氣不該燒的地方燒了一遍又一遍而該燒的地方卻絲毫沒被破壞到頭來人力物力倒是費了不少而疫卻得不到絲毫的緩解.

"所以馬老爺子就找到了馮昆侖?"老劉頭插話道.

"不是師傅找他而是他找師傅…"戴金雙看了老劉頭一眼"師傅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馮昆侖竟然也會去抗日…"

"這話是怎麼的?什麼叫'馮昆侖竟然也會去抗日?’"聽戴金雙這麼一張國忠也是一愣此前翻譯馮昆侖失明後用殄文所寫的《中華抗戰機要詳錄》的時候自己就曾經納悶過馮昆侖作為一個國民黨特工為什麼會精通那些詭異的殄文至用這種怪文去寫回憶錄而此刻聽戴金雙的語氣這馮昆侖好像也確實有些來頭而且似乎不是什麼正經來頭.云深無跡.

"提起馮昆侖的師傅你可能沒聽過這個人俗名叫趙官祿也曾是道門中人出家在廣東的落鴻觀道號明川還俗以前叫趙明川…"

戴金雙的臉上露出了一股慘死般的微笑.

"趙明川…!?"張國忠腦袋里忽然閃過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讓我想想…這個名字好耳熟…哦……!!我知道這個人!當初我的朋友調查過這件事!巴山的鏨龍陣就是他破的那塊鎮台毒玉也是他賣給英國人的…!"此時張國忠忽然想起了秦戈當年的調查結果*"馮…馮昆侖是…是趙明川的徒…徒弟…?"張國忠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哦?你竟然知道趙明川?"雖然聽張國忠敘述過去巴山的事但由于張國忠敘述的比較概括秦戈關于趙明川的調查結果被省略了此刻聽張國忠知道趙明川戴金雙也顯得有些吃驚"這個人有兩個徒弟一個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叫趙慶云一個就是馮昆侖…"

"這麼他也會降…降術…"張國忠睜大了眼珠子.

"對!他會降術!而且不是一般的會!"戴金雙仰起頭似乎又恢複了嚴肅…

------------------------------------------

注解:

龐炳勳:字更陳1879年1o月25日生于河北省新河縣南陽莊村抗日名將曾于台兒莊會戰中以劣勢兵力成功阻擊日軍坂垣師團的南下時任國民黨陸軍中將第五戰區軍團長隸屬于李宗仁部.

雖然在抗日戰爭中戰功顯赫但此人亦因妥協于蔣介石,何應欽的威逼利誘公然出任察省"剿匪"總司令且欲武力阻撓愛國將領馮玉祥所組織的"抗日同盟軍"而飽受爭議.

眼相:馬思甲自創的從眼睛的狀況觀察人體精神狀況的方法與"面相","手相"不同"眼相"並非是占卜未來吉凶的東西而是人在出現異常的時候用來相看是否為怨孽所致的方法.

洛降:宋末洛有昌明的降術詳見《茅山後裔》之《傳國寶璽》.

秦戈關于趙明川的調查結果:詳見《茅山後裔》之《傳國寶璽》第四十八章:中計.

上篇:第四十二章 癘子病    下篇:第四十四章 深度打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