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四十一章 失而複得   
  
第四十一章 失而複得

對對!就是我電話里不清咱們能不能見面聊?"老劉頭邊打電話邊擦汗只見黃豆粒大的汗珠子順著老劉頭的鬢角嗖嗖的往下淌"你看咱們是不是能約個地方見一面!?"

"誰呀?"現老劉頭表不對勁張國忠也感覺不對勁"戴金雙?"張國忠聲的問.

"噓…"老劉頭伸出一根手指做了個噓的姿勢之後撇著嘴點了點頭"哎好好那就古文化街!…好的沒問題那我們怎麼找你…?哦…這個…也行那我們到哪再看…你看你是不是方便留個電話啊?萬一我們找不著你怎辦…"老劉頭正想客客氣氣的要個電話號碼出來電話那端忽然刮斷了.

"他怎麼?"看老劉頭掛掉了電話張國忠趕忙詢問.

"這個人挺他娘的神秘啊…"老劉頭皺起了眉頭"讓咱去古文化街又不在哪讓咱自己找真正的茅山傳人看見東西就明白了…他娘的能是啥東西呢?"

"到底怎麼回事?讓咱找什麼?"張國忠聽糊塗了"莫非他在那擺陣?"

"我哪知道啊他讓咱們挨家挨戶找能找著東西才能證明咱們是茅山傳人他才會見咱們!"老劉頭一臉的無奈"讓咱們明天就去!"

"法器?家伙?還是什麼信物?"張國忠繼續亂猜.

"我他娘哪知道啊!"老劉頭無奈道"明天啊咱去古文化街挨家門臉轉轉只要有老年間道門的用具就跟那家店問問只能這樣了…"

第二天古文化街.

古文化街是天津著名的旅游景點整條街的建築風格以中國古代風格為主和沈陽道有些類似古文化街也有很多經營古玩玉器的店鋪但相比沈陽道的商品種類范圍古文化街則更偏向于民間藝術品,民族商品(類似于楊柳青年畫,泥人張彩塑,魏記風箏,劉氏磚刻等民間藝術珍品)的銷售而非純粹的"古貨".

按照老劉頭和張國忠的計劃兩人分別從街兩頭往中間找有"可疑"況立即通電話的簡單但要做起來可就麻煩了♀古文化街全長大概六百多米兩邊店鋪林立賣什麼的都有雖戴金雙的所謂的"東西"沒找到但老劉頭卻著實淘著了不少其它東西分別是買了一本明代手抄本的《太平經》一個清雍正四年制的羅盤和一把看上去有些年頭的桃木劍以及一個前清年間的品相,成色都堪稱一流的斑指*這其中尤其是羅盤真是讓老劉頭愛不釋手自己那個師傳的盤子在埃及毀了眼下這個雖不如原來那個但也比那些粗制濫造的流水線產品強上百倍對于一個天生不善于開慧的人來一個寶貝盤子的價值甚至要過一把順手的家伙.賣盤子的人一看是個老大爺要買本來想開個高價宰一筆的結果被老劉頭連嚇唬帶騙的算了一卦後五十塊錢就賣了…

雖老劉頭那邊連找帶逛地進度比較慢但張國忠這邊進度道是蠻快的大概一個上午的功夫大半條街的店鋪都讓張國忠找過了一遍.

"他娘的故作神秘…"擦了把汗張國忠罵罵咧咧的又進了一家玉器店♀家店大概處在整條街中間的位置門面並不算突出貨品陳列也不是很多.一個留著絡腮胡子的掌櫃正坐在櫃台邊上看報紙看張國忠進門了象征性的打了聲招呼續而繼續看了起來.

本來張國忠並沒對這家店報有什麼消只是大概掃了一眼櫃台里的商品.可掃了一眼之後眼珠子頓時瞪圓了只見前不久被自己扔進公海的掌教玉佩竟然擺在了櫃台最顯眼的位置底下還擺了個價簽;品名:玉佩價格:3ooooo元.

"這…"張國忠當時就崩潰了"老板能不能把這個拿出來我…看一眼…"

"哪個?"老扳一聽客人要買東西頓時來了精神頭報紙也不看了頓時走到了櫃台跟前.

"這個…這個玉佩…!"張國忠道.

"呃…這個不賣…"一看張國忠想看玉佩老板的態度立即就變了又沒精打采的回到了躺椅上拿起了報紙.

"您這不是…不是有標價嗎?"張國忠邊邊掏出了大哥大.

"那是為了應付物價局檢查的…!"老板頭也不抬"您再看看別的吧…"

"師兄…你趕緊過來一下!…對我看見玉佩了…掌教玉佩呀還能是什麼玉佩!?哎呀不在我這我在孫亭家的船上扔海里了!哎呀…你先別管那麼多了!這件事回頭再你先過來…!這家店的名字叫…"張國忠一抬頭想問問老扳這家店叫什麼名字但卻現剛才還在躺椅上看報紙的老板此時已經不見了.

"老板!?老板!?"張國忠嚷了兩句仍然不見人只能自己來了店面外邊抬頭看店名而等到告訴了老劉頭店名又回到了店里後張國忠現剛才消失的店老板正笑呵呵地對站在櫃台前邊櫃台後面則開了一扇暗門"掌教先生里邊請!"老板笑呵呵畢恭畢敬而此時櫃台中擺的掌教玉佩已經不見了.

張國忠的身上早就讓汗水浸透了心里七上八下琢磨個不推教玉佩明明被自己扔進大海了怎麼會在這里出現?這個戴金雙到底是誰?干潛水員的…?

玉器店的後身是一個簡易的倉庫還有一間半地下的屋子在店老板的帶領下張國忠順著樓梯下到了這間半地下的屋子里.屋子大概有十五六平米大並未開燈四外的貨架子上擺了一推亂七八糟地東西.一個穿著黑衣服的人正坐在椅子上背朝著門.

"掌教別來無恙啊?"黑衣人沙啞地一句頓時讓張國忠起了一身的荨麻疹這個聲音…不就是前不久在山東那個偷偷潛入周文強家里的怪人嗎?

"我…我見過你!你…你究竟是誰!?"張國忠不由自主的往門口靠了兩步.

"你們不是已經知道了麼?我就是戴金雙!"罷黑衣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身面向張國忠.只見此人的長相和廖若遠提供的照片上的戴金雙樣子並無二異大概四十多快五十歲的樣子只不過戴了副金絲邊的蛤蟆鏡看上去流里流氣的不像什麼正經人."我見過你的玉佩知道茅山的掌教是你但聽蘭有個叫劉鳳岩的老頭子也號稱是茅山的傳人我便有些懷疑所以想讓他來找這塊玉佩≤找到明他真是茅山的人但沒想到來的會是你!"

"你…你跟茅山教有…有什麼關系?玉佩你是…怎麼弄到的?"張國忠一時不知道從哪問起了."前不久…你…你在山東干的那些事…到底是什麼目的?"

"現在輪不到你來問我!"戴金雙厲聲道"身為掌教把玉佩扔進海里還有臉打著茅山教的旗號招搖撞騙你可知錯?"

戴金雙這麼一問雖有些莫名其妙,但卻也把張國忠問住了"我…我只是覺得…茅山教毀于信物分爭…很失望而已…"一時間張國忠還真不好解釋"你究竟是誰?玉佩你是怎麼弄到的?"

"失望…?"戴金雙一皺眉並未理會張國忠的問題"你才經了幾場風雨?就敢在我面前談什麼失望?茅山師徒忠肝義膽為國捐軀忍辱負重你只不過是了解了一點皮毛就敢把祖宗傳下來的信物往海里扔…!"戴金雙越語氣越是詭異"今天我真想清理門戶但家賊不除清理了你也沒什麼用!把這個拿上!"罷戴金雙一把把玉佩塞給了張國忠"把這個拿上再敢弄丟我就執行門規!"

所謂的門規張國忠多少聽師傅過一點無外乎打折雙腿什麼的一般況下是不會殺人的除非是殺人越貨或叛國投敵這類的大事.

"你…你是茅山的人?你是戴真云!?"到這里張國忠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了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這個戴真云為什麼這麼年輕.

"不許叫這個名字!!"聽張園忠這麼一戴金雙忽然大喝道"不許你叫我這個名字!我不是戴真云!!"

"真云師兄…有話慢慢都是同門何必大動干戈?你們斗鬼子我們殺叛徒都是玩命的事!為了殺王真江你知道我們冒了多少險?"正在戴真云同張國忠大吼的時候只見門簾一掀老劉頭也進到了屋里.

"你就是劉鳳岩?"看老劉頭進屋戴金雙的態度多少緩和了點"你的殺叛徒是什麼意思?"

"我們為了清理門戶特地雇用英國特工買的美國裝備全副武裝到馬來西亞去殺王四照這件事你不知道吧?"老劉頭煞有介事完全沒提去馬來西亞的真正目的是去偷蘭亭序"如果沒有這件事你又怎麼可能拿到掌教玉佩?"

"王四照…死了?"戴金雙將信將疑"為什麼我招不到他的魂魄!?"

"你等我把話完行麼?老劉頭倒不客氣一把拉過了戴金雙剛才坐的椅子自己坐下了"我們的初衷是殺了他但你也知道哪國都有警察那行子在馬來西亞混的挺風光的壁一大群想殺他又談何容易啊?這不這行子又回來報仇了…

--------------------------

注解*:

斑指:原為射箭時戴在拇指上的玉石指環後展成為裝飾品.

上篇:第四十章 死灰複燃    下篇:第四十二章 癘子病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