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九章 神秘關系   
  
第三十九章 神秘關系

"這…"老劉頭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沒理由啊…馮昆侖那本日記里倒確實沒提過戴真云的死也就是直到日本鬼子投降這個人都還活著從照片上梁蘭的打扮看應該已經過門了但還沒生孩子也就是這張照片至少是1945年以前照的…"老劉頭的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戴真云這時候面相已經是快六十的人了想必跟著那個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混也折了不少陽壽如果到今天就算還活著也應該是一把老骨頭了怎麼可能跟什麼探險的事扯上邊?他的動機是什麼?為什麼非得拉上廖家兩口子?"

"探險的動機很簡單…為了錢!"秦戈道"劉先生您當初不是也…"

"別扯閑的陪你找和氏璧那不是為錢!我就想看看和氏壁啥樣而已你給那仨瓜倆棗還不夠吃早點的…"老劉頭瞄了秦戈一眼"秦爺…你這麼一我倒是想到了一點你當初找和氏壁的初衷是什麼?"

"那是我父親的遺願!"秦戈道.

"嗯…"老劉頭點了點頭"難不成…這個戴真云也是為了誰的遺願?"

"他…?"聽老劉頭這麼一秦戈也是一愣"他能為誰?"

"秦爺你看茅山五子連帶馬老爺子一共六個人打日本鬼子死了三個老二叛變了老五去找老二算帳又讓老二給收拾了前後一共死了四個沒准哪個就塔什麼遺啊…"

"他們死的時候廖先生應該還沒出生啊…他們留下讓師兄殺死一個還沒出生的人的遺?"老劉頭的分析秦戈好像有些不信.

"他們的遺未必是殺人啊…沒准就跟那個什麼'磔池’有關啊…"

老劉頭端著酒捋了兩下胡子把頭轉向了廖若遠"廖少爺咱們什麼時候能去會會那個梁蘭?"

"隨時可以!"廖若遠道"如果兩位前輩願意咱們明天就可以去…"

"明天就明天!"老劉頭站起身伸了下懶腰"秦爺明天咱絕對不能跟梁蘭實話直接問她廖家兩口子的事她肯定不會承認的!咱得演場戲繞著問…"

梁蘭的家在倫敦附近的伯恩茅絲市距離海邊不遠環境很不錯"看來這妮子還他娘的挺有調啊…"汽車上老劉頭一個勁的嘟囔時候在學堂讀書時自己的英文老師云亨利就是一個來自伯思茅斯深的牧師在老劉頭印象里此人是一個性格挺隨和的洋老頭中國話的相當不錯按現在的標淮應該能達到播音員水平了.

在亨利嘴里這伯恩茅斯簡直就是"上帝留給自己養老的地方"不但風景好得一塌糊塗氣候更是好得不得了此刻親臨確實是名不虛傳等見到梁蘭的房子時老劉頭更是一愣;這是一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英國平民式建築外表甚至沒有任何雕塑或裝飾從遠處看這幢房子的檔次甚至還不如羅美惠住的那幢破房子看來這個梁蘭骨子倒不像是個追求榮華富貴的世俗女子按廖若遠的話她手上的廖氏企業股票少值一億英鎊足夠在英國最昂貴的地方置辦豪宅頤養天年了.

按過門鈴後開門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亞洲女性但看長相像是東南亞那邊的廖若遠上前聲嘀咕了一通以後婦女把眾人讓進了屋里不一會一個身材有些微胖的中年婦女來到了客廳因為其臉上貼了面膜所以看不清具體的長相但從一種高高在上的舉止看想必這就是梁蘭.

"奶奶…"廖若遠象征性的一鞠躬語氣中仿佛夾帶了一絲的不屑"這是秦道長這是劉道長這是Lee警官您見過的…"(為了配合演戲秦戈也穿了一身唐裝.)

"幾位…有何貴干呢?"梁蘭坐在了沙上旁若無人的點燃了一支煙.

"梁夫人我們是道教茅山派的傳人…"老劉頭裝出了一副沮喪而委屈的表"…我們有些事想請教您…"謊話雖然編的有些簡陋但老劉頭演起來卻挺像那麼回事.

"茅山派?"一聽這三個字梁蘭渾身上下仿佛一顫但因為臉上有一層面膜所以看不清其真實表.

"對…我們此次拜訪是想向您了解一下這個人的去向…"老劉頭從手包里拿出了廖家的合影照片指了指上面的戴真云"我茅山派早年參加抗戰先輩們拋頭顱灑熱血但現在卻連尸都找不到我和我師兄為了這件事已經奔波了十年幸虧廖少爺幫忙才總算我到這麼一點線索所以我們消您能告訴我們這個人現在是不是還活著如果死了他的尸葬在哪里我們也好有個祭拜的地方…"

接過照片梁蘭著實一動"你們是茅山派的什麼人?"

"我是現在茅山派的嫡傳弟子…"老劉頭趕忙掏出了掌門大弟子玉佩"梁夫人照片上的人是我師叔我聽廖少爺是他介紹您嫁入廖家的所以想知道您此後和這個人還有沒有聯系;此人是否健在…?"

"嫡傳弟子?"聽老劉頭這麼一梁蘭哼哼一笑一把扔回了照片"胡八道!人都死乾淨了哪還有什麼嫡傳弟子!?"

"這麼內您知道?"老劉頭臉上立即就是一股壞笑這股壞笑秦戈可是太熟悉了…

"我…我知道什麼?"看老劉頭表一變梁蘭也是一愣立即意識到自己漏嘴了…

"梁夫人別裝了…"老劉頭立即挺直了身板"茅山五子老二叛國老四下落不明其余的皆已過世這些事一直是國民黨政府的最高機密就連當初參與過這些事的高級特工馮昆侖想記述這些事也用一種不為人知的古代咒文來寫梁夫人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梁蘭顯然被老劉頭這些話問的措手不及"我自有我的消息來源…!"

"梁夫人…"老劉頭的表忽然變得無比無奈"你既然是廖家的'貴人’嫁入廖家應該是為了保佑廖家的平安現在廖家二當家的死于非命難道你真的無動于衷?我是茅山傳人這不假但按輩分算我應該是他師兄而不是師侄茅山已經有一個人叛國了我不消其他人也誤入歧途.我所的'其他人’想必梁夫人你應該知道是誰吧?"

"你們…到底想干什麼?"聽老劉頭這麼一梁蘭干脆用手揭下了臉上的面膜一張看似三十多歲地白晰面孔頓時讓在坐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這伊然不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女人應有的面容.

"梁…梁夫人…"老劉頭話都有些磕巴了眼前的這個梁蘭似乎比照片上更年輕yj"先一點請你相信我們並沒有惡意我們只想打聽一下戴師兄地下落而已…我想如果戴師還在世的話也會願見我們的…"

"這個…已經死了…"梁蘭面無表道"我確實認識他而且他有恩于我…但是他已經死了…"

"梁夫人!我消你能幫忙!你知道他的下落!"老劉頭緩緩道"而且我們有那個叛徒的消息…就是茅山的老二!想必他也很想知道…!"

"我過…!他…早就死了!"梁蘭的語氣好像有些矛盾但卻並未改口"阿珍送客!"梁蘭一擺手女傭略帶歉意的擺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梁夫人我們還有一件事…"對于梁蘭的態度秦戈仿佛有些沉不住氣剛想繼續詢問關于戴金雙的事卻被老劉頭一把攔住了"那好梁夫人我們就不打攪了如果有一天你又見到了戴師兄消能轉達他一下…"老劉頭從布兜子里拿出了筆在照片上寫了個電話號碼遞給了梁蘭"這是我的電話國際長途挺貴的但打一個絕對值…"

"他已經死了!這個電話你要想告訴他就連紙錢一起燒了吧!"梁蘭拿起照片看了一眼上邊的號碼又把照片丟給了老劉頭…

"莫非…此人真的已經死了?"秦戈道.

"絕難沒死…!"老劉頭斬釘截鐵"如果她真不想知道臨走前絕對不會刻意的看一眼那個號碼…"

"戴金雙的事…怎麼辦?咱們根本沒機會問啊…"廖遠似乎有點著急"就算照片上的那個道士沒死跟我父母的事又有什麼關系嘛?"

"廖少爺你知道什麼叫歪打正著麼?"老劉頭一笑"本來我是想借這張照片拐彎抹角問問關于戴金雙的事但看你奶奶那個態度似乎對戴真云的去向…更緊張!"

"她不是我奶奶!"廖若遠憤憤道.

"不管她是誰廖少爺我肯定她肯定知道戴真云的下落!知道戴真云的下落也就能知道戴金雙的下落!"老劉頭微微一笑"我和國忠早就懷疑這兩個人之間似乎有一些千絲萬縷的關系要麼是父子要麼是師徒總而之如果戴真云真的死了那今天的事她肯定會告訴戴金雙!"云深無跡

"你是…戴真云或者戴金雙會主動找到咱們?"秦戈道.

"沒錯…"老劉頭哼哼一笑"廖少爺請你趕快安排到香港的機票關于戴真云和廖家尤其是與梁蘭的的關系我直接去問七爺!"

"好的…但是劉前輩…千萬別出賣我啊…"廖若遠拿出手提電話嘰里呱啦的一通英文…

上篇:第三十八章 趲陽    下篇:第四十章 死灰複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