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七章 魂不附體   
  
第三十七章 魂不附體

按廖若遠的法姨媽有些潔癖向來不愛坐別人的車除非身處異地所以眾人只能回到車上等著不一會羅美惠從自家車庫開出了一輛舊的不能再舊的老款甲殼蟲轎車從車的新舊程度看羅美惠應該是個很節儉的人大眾的商標老劉頭倒是認得這不是國內的"桑塔納"嗎?怎麼成圓的了?

跟著羅美惠的車眾人來到了利物浦遠郊的一幢獨棟別墅門口看別墅的規模與風格應該算是豪宅了比羅美惠自己住的房子好的可不止一個量級.

"姨媽這是…"下車後就連廖若遠都不知所以了在這個姨媽家住了十幾年卻不知道姨媽有朋友住在這里.

"這是你舅舅家…"羅美惠歎了口氣按動了門口的門鈴不一會一個四十來歲的牧師打開了房門"噢羅夫人里邊請…"語間這名男子好像知道羅美惠今天要來.

"舅舅家…?舅舅不是在南美麼?"廖若遠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心舅舅羅連壽就算沒去南美也應該住在市區的公寓啊怎麼在這置了套宅子?莫非在南美經商掙到錢了?

"他怎麼樣?"羅美惠並沒理會廖若遠而是把頭轉向了牧師.

"有些好轉昨天剛吃了些東西而且懇求我們救他…"牧師的眼里閃過了一絲難色"但我們仍然感覺不到他的靈魂…"

"恕我冒昧…"老劉頭忽然打斷了牧師的話"您所為的感覺不到靈魂是怎麼回事?

"劉先生請隨我來…"羅美惠並未回答老劉頭的問題而是徑直上了二樓.

在二樓的客廳中眾人著實吃了一驚只見空蕩蕩的大廳只擺了一張床床上用帆布帶綁著一個人臉色跟蒸包子用的籠屜布差不多渾身上下一個勁的顫抖嘴里則是支支吾吾地不知在些什麼;床的四周則跪著幾個正在祈禱的黑衣教士看年紀都在三十歲左右."舅舅…!?他…怎麼會…在這!?"看見眼前這一暮廖若遠簡直不知道什麼好床上躺著的不是別人正是廖若遠的舅舅號稱去南美經商的羅連壽.

"姑媽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廖若遠聲音仿佛有點顫抖.

"上帝請原諒我的謊…"羅美惠用手在胸都劃了個十字"阿遠你長大了應該有自己的判斷力了…你舅舅並沒去南美經商他一直躺在這…"

"他…他不是去南美了嗎…?"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廖若遠顯然對被騙的感覺有些不習慣因為信仰基督教的人大多很誠實包括其姨媽羅美惠.

"他的內心被魔鬼占據了…"羅美惠用雙手捂住了臉頰"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向上帝祈禱消他能把他從魔鬼的身邊拯救出來但上帝卻不肯原諒他!也許因為是他先背叛上帝吧…天知道…"

"羅夫人…我想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老劉頭想走到床邊一看究竟卻被剛才的牧師一把拉了回來"這位先生請不要靠近他…很握…"

"我勸過他…可他不聽…"羅美惠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獨自走到了窗邊…

羅美惠在家中排行老大底下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妹妹是廖若遠的母親羅美君弟弟便是這個躺在床上哼哼的羅連壽.

羅美惠的母親死的比較早父親羅英廣自己開了一家酒吧收入一般在英國就算是工薪收入在妹妹嫁入廖家之前羅家並不算富裕.

在羅家的三個孩子里最聰明的是妹妹羅美君也就是廖若遠的母親弟弟羅連壽因為年紀最且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所以從便被慣的沒樣雖腦袋瓜也不賴但此人好吃懶做不學無術一天到晚淨跟一些社會上的混混瞎胡鬧中學沒念完便輟學了對此父親羅英廣雖生氣但也著實無奈便把所有消都集中在了品學兼優的羅美君身上.

後來羅美君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劍橋大學可惜父親羅英廣沒能等到女兒畢業便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喪生.

此後羅美惠開始和弟弟一同經營酒吧為了供妹妹羅美君上學羅美惠每天早晨還要出去送盤而羅連壽則依舊吃喝玩樂不管正事直到二姐羅美君在劍橋認識了廖若遠的父親廖沖並正式訂婚後羅連壽才忽然有了所謂的"事業心"開始琢磨著掙錢.

其實不用想也明白羅連壽萌生"事業心"的原因完全是二姐嫁入豪門的產物自從羅美君嫁給廖沖後羅連壽便三天兩頭找二姐要錢美其名曰"投資"到了後來羅美君也有點煩了前前後後算下來結婚三年給這個寶貝弟弟"投資"了不下兩百萬英鎊就算是大富豪錢也架不住這麼糟啊況且這麼大的窟窿跟丈夫也不好交待便找了個機會和羅連壽談了一次消他能真正做一些正經事.其實羅連壽的心里也理虧當初二姐上學自己一分錢沒幫著掏過現在反過來找人家沒死賴活的要錢確實也不過去于是便把目標對准了大姐羅美惠但這羅美惠可沒羅美君那麼好話每次羅連壽來要錢雖多多少少也能給一點但比起羅美君的出手可要吝嗇許多而且總要將其教育一番日子長了羅連壽也崩潰了為了幾萬英鎊天天聽福音這可不是一個心浮氣躁的浪蕩公子能受得了的無奈羅連壽只能厚著臉皮又找到了二姐羅美君.

再次按響廖宅門鈴的時候羅連壽長了心眼因為知道廖沖喜歡研究曆史古跡什麼的所以花幾千英鎊專門從黑市買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廉價玩意美其名曰搞"古玩投資"想請姐夫廖沖幫忙參謀一下之後伺機再談借錢的事可沒想到廖沖竟然從這堆廉價玩意里真現了寶貝高興得不得了一個勁地什麼"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一下子就甩給羅連壽3o萬英鎊姐姐羅美君也是高興的不得了以為弟弟真的從良了完全沒想到這個寶貝完全是瞎貓死耗子碰上的…

這次之後羅連壽也嘗到了甜頭便天天在黑市上晃悠消能再蒙上一次但這死耗子卻不是天天都能碰上的自從那次之後羅連壽基本上再沒淘到過真正值錢的東西就算有一些真東西廖沖也再沒有出現過上次那樣地興奮…

雖好東西沒淘到但這羅連壽憑借其卓越的交際本領在黑市倒是結識上了幾個酒肉朋友尤其加上這羅連壽天生愛吹牛的秉性張口閉口自己是香港廖氏企業副總裁地妹夫云云這幫狐朋狗友還真就把羅連壽當成搖錢樹了有什麼好東西總是先通知羅連壽但羅連壽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的姐夫玩的是考古而不是古玩十五世紀以後的東西不管多便宜一律不要因為其真正目的並不是真正的"古玩投資"而是哄姐夫開心姐夫高興了錢自然也就來了…

1987年地一天一個狐朋狗友半夜三點打電話給羅連壽搞到了大玩意而且是中國的寶貝羅連壽聞訊後穿著睡衣就開車到了那個朋友那按那個朋友的法這東西是從一個偷渡客手里收來的開價就要5o萬英鎊.羅連壽雖不怎麼識貨但經其眼睛一看這個寶貝確實不像是近代的東西便和那個朋友約定要先找人看一下再決定買不買于是便在第二天帶著這個寶貝找到了廖沖.

"1987年?"聽到這老劉頭一愣"您知道是什麼東西麼?"

"應該是張藏寶圖…"羅美惠道.

"藏寶圖?"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的一愣"是不是這麼寬這麼長…"老劉頭開始比劃那張漢代絲絹圖的尺寸.

"不知道…我沒見過那東西…"羅美惠面無表"那陣子阿遠還在念書連壽忽然找到我什麼要和姐夫去探險之後便成了這樣…"

當時羅美君覺得弟弟不大可能有"探險"這種愛好便給妹妹羅美君打了個電話這才知道妹夫前不久結識了一個什麼高人知道中國的一處大寶藏咱那座寶藏似乎有什麼保護措施很難進去沒想到羅連壽送來的這個所謂的中國寶貝便是這個寶藏的內部結構圖.

"高人?您知道這個高人的具體況麼?"老劉頭問道.

"不知道…我妹妹就是那麼一而已…"羅美惠道"他們經常和一些奇怪的人來往我從來不過問這些事…沒想到這次卻弄成這樣…"

"怪了…"老劉頭一皺眉"秦爺你和孫少爺都喜歡走南闖北瞎折騰這個廖二當家的應該跟你們是一路人啊難道你們就沒合作過?他所謂的那個高人你們沒聽過?"

"我認識廖先生但沒合作過他很年輕觀念與我不大一致…"

看來這秦戈還挺重視所謂的"代溝"問題"孫亭出道比較晚廖先生遇難的時候他還在大陸忙著查他爺爺地事…"

"他娘的我這麼大歲數了觀念和你咋也不一致呢…?"老劉頭撇了秦戈一眼心里暗自叨咕羅美惠則開始繼續回憶當時的況…

得知圖上畫的原來是古代寶藏後羅連壽的心思便不在這區區幾十萬英鎊上了直要和姐夫一起去挖寶藏挖到財寶五五分成起初廖沖並不想帶他一起去怕這個夜夜笙歌的浪蕩公子會成為累贅但在羅美君的勸下還是答應了之後羅連壽便與廖沖的探險隊一起去了中國在之後便成了這樣.

"這怎麼可能…?"聽到這里秦戈一忽然皺眉"既然那張圖被他們買了那王四照手里的圖是哪來的?莫非他們那張是假的?所以才會出事?"

"別扯閑篇了先聽人家把話完…!"老劉頭拽了拽秦戈的衣角道.

"後來警察局通知我美君和阿沖在中國遇害其他人失蹤了生還的可能性很渺茫我難過得簡直要瘋…"到這羅美惠的眼睛里似乎湧出了一絲淚水"但有一天晚上教會的人正在我家聚會我聽到院子里有動靜便讓Jennifer出去看一下沒想到連壽被人捆住了手腳扔在了院子里當Jennifer解開捆他的繩子時他第一件事就是用手去掐Jennifer的脖子幸虧Fie1d牧師在四五個人才按住他…"

"你們有沒有看清是誰把他扔在院子里的?"泰戈皺眉問道.

"沒有…"羅美惠道"我曾經懷疑是他殺了美惠和阿沖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肯定這不是他的本意連壽雖然貪心但卻是重感的人他一定是被魔鬼占據了內心才會做出那種事.我覺得他們去的地方一定是魔鬼的處所或接近地獄的地方我叫你們來就是不消這種事再生了…"

"魔鬼占據了內心…?"老劉頭冷不丁躥到了羅連壽的床頭伸出手便扒開了羅連壽的眼皮周圍幾個正在祈禱的教士不由得一愣.

"先生!"剛才的牧師趕忙上前想拉回老劉頭只見這時躺在床上的羅連壽忽然前胸一挺晃悠著腦袋嗷的一口咬向老劉頭的手指頭.

"這他娘…"老劉頭趕忙往回猛抽胳膊整個身子都往後躥了一大步"牧師你們剛才感覺他的靈魂不存在?"

"是的…"牧師擦了擦腦門的汗水"我感覺不到他的靈魂…"

"嘿嘿…你們感覺的沒錯…"老劉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頭還好沒咬著"在中國這叫魂不附體…!"

上篇:第三十六章 羅美惠    下篇:第三十八章 趲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