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四章 新的線索   
  
第三十四章 新的線索

以孫亭的分析廖氏夫婦是否為戴金雙所害與其二人是否下過'磔池’有很大關系如果其二人根本沒下去過那麼戴金雙則有一定的作案嫌疑但反之則明凶手很可能另有其人至此夫婦二人是否下過'磔池’便又成了凶案的關鍵.而按照艾爾訊的法只要廖氏夫婦的護照有過浸水的痕記便證明他們下過'磔池’反之則沒有之後眾人又商討了一下也沒討論出什麼更有價值的調查方案.

愛跑題向來是中國人談話的特點甚至秦戈都不例外既然正經話題討論不出什麼結果眾人便開始了閑聊就在大家伙天南海北的窮侃的時候孫亭偷偷的把大手劉叫到了一邊.

"劉老兄你願不願意為我工作?"孫亭開門見山其實早在下'磔池’之前孫亭便看上了大手劉了雖這個人不懂考古且有點癡呆但此人生性忠誠且有著群的力量與記憶力實在是一個難得的助手.

"為你工作…是啥意思?"大手劉還從沒聽過"為誰工作"這法此時孫亭這麼一問大手劉頓時一愣.

"這樣…以後你跟我走我給你工資…保證比你上山采藥掙得多…"孫亭道.

"工資…?"大手劉眉頭一皺"你也准備在這住?"

"我不住這!你跟我走!"孫亭也郁悶了."你當我的幫手▲你工資行麼?"

"哦…"大手劉好像有點明白了"跟你走我娘怎辦?"

"這個你放心…!我可以安排她去美國治病!你們母子倆地住所也由我來安排!"對于這個問題孫亭好像很是胸有成竹大手劉的母親雖腿腳不利索.但也不是1oo%的癱瘓拄著拐完全可以自己走甚至還能做飯洗衣服按秦戈和老劉頭的診斷其所患的腿疾並非是先天性或者神經性癱瘓從表面症狀上者倒很像是年輕時因為骨外傷沒有及時救治而形成的後遺症若以現代醫療技術進行手術的話雖完全治愈的可能性不大但讓老太太扔掉雙拐倒是很有可能.

雖不知道美國是個什麼地方更不大願意離開家鄉但一聽可以給母親治病大手劉還是高興的不得了連工資多少錢都沒問就答應了而大手劉的母親雖也是不願意離開家但在得知眼下這位好心人能幫自己看病讓自己扔掉這雙拄了幾十年的拐杖後也是激動萬分為了表示感謝老太太在得知孫亭還是單身後執意要介紹孫亭和村里的一位黃花閨女認識只不過被孫亭崩琅婉拒了…

向眾人宣布了成功"招聘"大手劉的消息後大家伙也都挺高興畢竟跟著孫亭混要比在山里采藥有前途多了像大手劉這樣的"人才"如果真地只能在這荒山野嶺間采一輩子藥也的確可惜.至于待遇問題孫亭則當場拍板除了負擔大手劉的母親在美國動手術的全部費用外還提供華盛頓近郊的住宅一套而大手劉的薪水則暫時定在了年薪十萬美元雖不如艾爾訊高但在美國而也算得上是中產階級的收入了.

第二天下午眾人來到了和司機約定好地彙合地點因為大手劉舍不得家里的幾麻袋藥材而自己又得背母親所以這幾麻袋藥材只能由艾爾訊和張國忠用扁擔挑著雖不是很沉但卻也把兩個人累出了一身白毛子汗…(雖別的事老實忠厚但若涉及到自己辛苦采來的藥材這大手劉卻也是個佞種張國忠曾想給他錢讓他別拿藥材了但大手劉地意思是不能糟踐東西不是錢不錢的事…)

回到臨潭縣城之後張國忠和孫亭立即找到了崔立嚴詢問護照有無浸泡痕跡的事只不過這回是帶著幾麻袋藥材去的.

千恩萬謝之後崔立嚴把當時從死者身上現護照的經過又回憶了一遍:當時死者身上背著一個腰包大的黃色斜挎包外層材質好象是一種尼龍但包內確有一層橡膠內襯包的拉鏈也不是普通的金屬拉鏈而是一種國內從沒見過的橡膠拉鏈包的標簽上標注著英文死者的所有證件,現金以及一些磁卡都裝在這個斜挎包之中按崔立嚴個人的分析這個包從材質而應該是密封的就算不能完全密封至少也有相當不錯的防水效果以至于尸體在山中經曆風吹雨打而包內的證件與磁卡卻有如新的一樣絲毫沒有被浸泡過的痕跡至于那個斜挎包究竟有沒有完全的密封效果因為當時並沒做這方面實驗所以崔立嚴也不能確定.

"包的標簽上是不是印著英文'b1a’?"聽完崔立嚴的回憶後孫亭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包是黃的但拉鏈是黑的?"

"標簽我沒注意…但包和拉鏈的顏色確實是黃黑搭配…"聽孫亭能出細節崔立嚴也顯得有點意外"這種包…孫先生你也有?""那是哥倫比亞公司出品的一種專業戶外防水包防水深度十幾米…絕對密封…"看來孫亭對專業戶外用品還挺熟悉.

"包是密封的?這就是他們下沒下過水還是不能確定?"到這張國忠也皺起了眉頭"崔大夫他們身上還有沒有什麼別的紙質物品像浸泡過的?"

"沒有了…"崔立嚴搖頭"可以肯定他們出事的時間應該是夏天身上的衣服很單薄口袋里沒有任何東西而且附近也沒現任何行李物品因為死者是外賓上頭挺重視的所以當時民警也進行過一次比較大規模的走訪摸排現整個臨潭甚至整個甘肅的正規旅館都沒有他們的入住登記這個案子我覺得仇殺與謀財害命的可能性都存在…"

"行李!?"雖這對夫婦是否下過'磔池’的事沒整明白.但崔立嚴這幾句題外的分析卻讓張國忠恍然大悟"孫先生我覺得…他們可能進過'磔池’!而且…有本地人作案地可能!"

"怎麼…?"聽張國忠這麼一問孫亭好象也想起了什麼.

"他們夫婦倆不可能兩個人去'磔池’肯定還有其他人…"張國忠道"而且從英國到中國不可能不帶行李.從臨潭縣城到'磔池’有一整天的路程.所以他們也不可能不住賓館!憑廖氏夫婦的經濟水平如果住賓館的話肯定要住高檔賓館至少也要住正規賓館如果按崔大夫所的賓館沒有他們的入住記錄的話,那麼可能性只有一個!他們住在了本地人家里!"

"張先生°的思維很縝密啊不去干刑偵很可惜…"聽張國忠這麼一.連崔立嚴都連連點頭"對了°們地'磔池’是什麼東西?"

"再有既然尸體上現金和磁卡都在明凶手謀財地可能性不大按我的分析倒有可能是謀物!或者…滅口…!"張國忠頓了頓並沒回答崔立嚴的問題"不管是謀物還是滅口都只能明一個問題—一那就是廖氏夫婦下過'磔池’而且很可能看見了什麼不該看的事或拿了什麼不該他們拿的東西…!"

"'磔池’是一個山谷的名字…"為了避免崔立嚴生疑孫亭連忙編謊話.

"我在這長大地沒聽過哪個山谷叫這個名字啊…"崔立嚴還挺愛刨根問底…

"哦…這是他們曆史學家的習慣…"張國忠也開始胡八道."他們干考古地總是喜歡給新現的東西或地方起名字或代號'磔池’其實是他們給一個山谷起的代號…"

"哦…"雖外行但崔立嚴也知道外國人的這點嗜好第一個現新大陸的人有權給新大陸命名…看來張國忠雖是信口胡扯但這次瞎貓也算扯上死耗子了…

"張掌教按你所分析的…凶手難道要從本地查起…?"回招待所的路上孫亭的頭也大了自己是干考古的學的是美國法律現在卻干起名副其實的私人偵探來了…

"這個…等會去和大伙商量一下吧…我覺得咱們的工作只是證明凶手是或不是戴金雙如果咱們能證明凶手是本地人而不是戴金雙我覺得就沒有查下去的必要了…那是公安局的事咱們沒權利管…"實話張國忠也是頭大若放在國外私人偵探都是有槍的但在國內拿把刀都犯法萬一真的找到了犯人是抓還是不抓?萬一生沖突不管哪方受傷犯法的可都是自己啊…!如果報警的話警察會不會相信自己所的話?'磔池’的事又該怎麼解釋?倘若政府真的派出考古隊去掘豈不是會釀成慘案?

"那里面那個赤裸身子的人是誰?"此時孫亭也有點糊塗了按張國忠的分析倘若廖氏夫婦的探險隊還有其他隊友的話便很可能是'磔池’里面的那個"裸尸"但為什麼那個人死在了'磔池’里而廖氏夫婦卻死在了'磔池’之外呢?莫非他們拋棄隊友?還是那位"裸兄"干脆和廖氏夫婦的探險隊沒關系是其他時間進去的?

"那個人…不管和那兩口子有沒有關系都不在咱們的調查范圍之內…"張國忠本來就頭大這時孫亭又把那位"裸人"想起來了簡直就是添亂啊…

"可是…他們身上都有字啊…"孫亭似乎還挺重視這條不著邊的線索.

"那字…有可能是'磔池’里什麼機關弄上去的吧…只要在里面觸過那種機關身上便會有字…"雖"機關"讓人身上有字這種推測連自己都不信但張國忠實在是懶得再往深處想了…

苦著臉兩個人回到了招待所但沒想到的是剛一推門就看見老劉頭翹著二郎腿躺在鋪上哼曲好像中了彩票一樣.

一看張國忠回來了老劉頭嘿嘿一樂"國忠啊真是洞里一天外頭一年啊…咱去'磔池’就走了一天廖少爺那邊的新線索就來了…剛給我打的電話…"

上篇:第三十三章 謎霧團團    下篇:第三十五章 幸存者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