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二章 物歸原主   
  
第三十二章 物歸原主

雖這個鐵桌子有些份量但也架不住有大手劉這麼一台"起重機"只聽大手劉徒一喊鐵桌子靠右邊一側吱呀一響被拽出一大截.

"劉大哥…等等…"張國忠想讓大手劉悠著點但已經晚了大手劉這邊比張國忠這邊的力道顯然強出不少他這一較勁鐵桌子被拽出了少一尺而張國忠這邊雖也是拼盡了全力卻僅拽動了一兩寸.兩邊位移的不平均讓鐵桌子干脆卡在了兩旁的石頭中間不論三人再如何用力拽竟然一動不動了.

"慢…!!"就在這時候忽聽老劉頭一聲爆喝幾人不約而同的一回頭順著老劉頭和秦戈的手電光只見一只大概有成年人胳膊長短,自行車內胎粗細的"蛇"已經從門口的裂縫處緩緩的爬了進來強烈的白光下只見這東西的腦袋有些像"穿山甲"也不像是完全沒有眼睛在其腦門的位置大概有一片麻麻渣渣的黑點有點像某些昆蟲的"複眼"在手電光下閃閃反光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眼睛".

"這是蛟褫…?"張國忠緩緩的轉過身子不由自主的抽出了巨闕劍"不是沒眼睛麼?"

"我哪知道…"老劉頭和秦戈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都別出聲…先別惹它…"

正在這時石門外沙沙的響聲漸漸的了下來只見石門縫隙處大概又有十幾個"腦袋"探進了密室但並未往里爬看來最先爬進密室的"蛟褫"有點類似于"偵察兵".

"這東西有什麼本事…?"秦戈舉起了手槍.只見對面這"蛟褫"時不時的吐著烏黑色的"信子".和普通的蛇不同這東西吐出信子的時間要明顯長出很多烏黑色的"信子"就好像蜈蚣的觸須一樣在其嘴外要足足停留十幾秒後才會收回去從這些"信子"的長短,顏色與動作看和"鐵鎖尸"的鎖鏈縫隙中探出的那些"觸角"極為相似.

"古書上記載是'生與墓宄*觸之即亡’…"張國忠道."最好別碰它…"張國忠晃了晃巨闕劍但這東西和普通的"虯褫"不一樣仿佛對巨闕毫無懼怕仍舊一個勁地往前爬並時不時的出絲絲的聲音這時停留在門口的那些"蛟褫"也開始紛紛爬進洞穴.

"生于墓宄?這麼這里真的是古墓?莫非是秦始皇的墓?"隨著屋里"蛟褫"的增加秦戈開始和眾人一起退向牆角的石床.

"如果有這東西恐怕不是秦始皇的墓沒准是某個王爺的墓…"張國忠臉上也見了汗了退了沒幾步便上了石床此時已經沒有路可退了."怎辦…?"剛布完陣的時候張國忠還挺高興的心想可算能逃出這個鬼地方了但沒想到鐵鎖尸是不動了卻引來一堆更頭大的最要命的是還被堵在死胡同里了…

"爸…"張毅城也傻了心翼翼的跟著張國忠一塊退到了石床上這時孫亭和艾爾訊也跟著上來了隨著大手劉最後一躥跳上石床只聽床下隱隱的出"啪拉"一聲響.

"大家聽見什麼沒有?"張國忠以為自己聽差了"我好像聽見石頭落地的聲音…就是從咱們腳底下出來的…"

"好像是…"看來孫亭也聽見了.

"大家站好別掉下去…"張國忠穩了穩身子鉚足了勁在石床上原地起跳隨著張國忠的雙腳撲的一聲落下只聽石床下又傳出來好幾下"啪拉拉"的聲音.

"有…有密道…!!"老劉頭和孫亭幾乎異口同聲幾乎與此同時開始半跪半趴的開始檢查床沿這一看不要緊只見床板實際上是一整塊的大青石板鑿出來的大概有十幾厘米厚床底坐則是用青石磚壘起來的磚與磚之間貌似有粘合劑但也腐蝕的差不多了縫隙很深而且有的地方已經能透亮了用手電順著縫隙透亮的地方照進去只見里邊黑咕隆咚好像是空心的.

"早現就好了…"老劉頭開始後悔剛才光顧著拿古貨忘了觀察一下這張床了此刻即便知道床下有密道了但四外都是"虯褫"下地有握這是其一更要命的就是這整塊青石床板少一噸重即便有大手劉在也很難搬動啊…

"這里的石磚好像被人動過…!"孫亭忽然喊道"好像這里下去過人!而後又把石磚從里面放回去的…"

聽孫亭這麼一喊張國忠立即趴到了床沿上一看床下的幾塊大青石果然是參差不齊."這里…!"張國忠喊了一聲開始用胳膊使勁的往里推青石磚這一推不要緊險些把腰閃了只感覺這青石磚絲毫沒有什麼分量與其體積絕對不成正比."怎麼…這麼輕…?"張國忠也顧不得抱怨了跟孫亭使了個眼色兩人開始趴在床上用手挨個試驗床下的石磚不一會七八塊"輕"石磚被捅下了"密道"床底座上立即出現了一個足夠一個人鑽進去的大窟窿"大家快下去我斷後!"張國忠站起身一把把張毅城腰里別的"天律"匕抽了出來蹭的一下跳到了地上.周圍的"虯褫"正在緩緩的爬向石床張國忠這一下地呼啦一下又把張國忠包圍了.

"爸…!"張毅城腿都軟了"你…你行嗎?"

"趕緊下去…!"張國忠用天律割破了胳膊蹭的一下插在了地上之後從口袋里掏出了幾枚銅錢在地上擺起了七關.

床上艾爾訊身先士卒從床下的窟窿鑽進了暗道其次是孫亭,秦戈,張毅城,大手劉和老劉頭看著眾人都鑽下密道了∨國忠趕忙將最後一枚銅錢擺在了天律匕的旁邊.之後自己一收氣一步邁上了石床只見四周的"虯褫"呼啦一下圍向了七關.雖這七關加上插在中間的煞器本是對付惡鬼用的(去巴山時老劉頭曾用這種方法吸引"千魂魈")但"虯褫"這種東西很接近惡鬼從理論上講應該也有些效果雖弄之前心里沒底但此時看來確實有些效果.

"拜拜了您呐…"雖有點舍不得天律匕但此刻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啊最後看了天律一眼張國忠憋了口氣也躡手躡腳鑽下了密道.

一下密道張國忠便看見了剛才被捅進來的"輕"石磚只見這幾塊磚原來是"空心"的面朝外"凹"朝里砌在床下的整個密道只有一米二三高六十公分左右寬跟電影《地道戰》里面的地道差不多甚至更窄一點整條密道的修鑿質量與外邊的密室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絕不像是這個"磔池"的配套工程倒很像是修"磔池"的工人偷著挖的逃生通道打開手電張國忠現密道多多少少有些斜坡往前二十幾米的地方是老劉頭的屁股.

"國忠快點!跟上!"老劉頭現後邊有手電光知道是張國忠下來了.

"來了…"張國忠開始以最快度往里走有的時候時不時的會看見秘道壁上會有一些古文但實在是看不清也沒時間仔細研究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遠張國忠只感覺密道越來越陡而這時最前面的艾爾訊忽然站住了"別停啊…快走…!"老劉頭喊道.

"少爺你看這個…"就在這時候艾爾訊好像把什麼東西遞給了身後的孫亭接過東西孫亭"這…這…這…"地半天也沒出話來干脆又把東西遞給了後邊的秦戈."把這個給你爸爸…"秦戈看了一眼手里的東西臉上微微一笑又把東西遞給了張毅城.

"快走啊…!"老劉頭不耐煩了剛要大喊忽然大手劉一回身遞了把匕給自己接過匕這向來波瀾不驚的老劉頭差點當場精神錯亂只見這匕黑糊糊的仿佛被火燒過一樣匕把上隱隱的刻著兩個篆字"問天".

接過匕張國忠也精神失常了但此時此刻也沒時間想太多把"問天"插在腰里便開始繼續往前鑽剛走沒兩步老劉頭忽然又吐了"師兄?怎麼了?"張國忠問道.

"你知道那把匕為啥插在這不?"老劉頭道.

"唉呀師兄這件事咱們出去再討論吧!'天律’不是什麼太厲害的東西扛不了幾分鍾!"張國忠真想不通老劉頭怎麼在這節骨眼上還有心思問這種無聊的問題.

"你看這個…"老劉頭低頭從土里扒拉出了一枚銅錢遞給了張國忠"你干地啥他就干的啥…"

接過銅錢張國忠仔細看了看"乾隆通寶…"看來有人也在這里擺過七關啊…

大概又走了三四分鍾眾人轉過一個灣後艾爾訊又不走了"前面是水!"回過身艾爾訊的聲音似乎有些絕望…

"水…?"張國忠雖納悶但密道太窄也擠不過去"什麼水?"

"就是一汪水!好像挺深的通哪也不知道…"艾爾訊撿了一個石塊扔到了水里從石塊入水的聲音判斷水好像確實很深.

就在這時身後隱隱的又傳來了一陣沙沙聲聽的幾個人立即就是一陣心驚膽戰."下去!應該能出去!"張國忠道"寫詩那個人就是從這出去的…!"

------------------------------

注解*:

宄:讀音"鬼"有盜竊者之意墓宄的意思就是盜竊王墓.在古代尤其是葬地風水學范疇中"陵","墓","塚"與"墳"是有分別的;帝室墓為"陵"將相墓為"墓"或"塚"只有老百姓的墓才稱之為"墳".其間的風水選擇,規模與占地面積,棺槨,墓主尸身都有區別.

上篇:第三十一章 蛟褫    下篇:第三十三章 謎霧團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