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二十八章 斷句詩   
  
第二十八章 斷句詩

睜大了眼老劉頭也懵了只見這從天而降落在張國忠身後的並不是先前打過架的鐵鎖尸從身上花花綠綠的花紋看倒挺像是大手劉嘴里的"字尸"只不過此刻身上繞著好幾圈鐵鏈子且鐵鏈子的另一端則通向不遠處的一個暗門若不是這個"字尸"忽然弄出點動靜眾人偏離了原來的路線的話還真的很難現這個暗門.

"師兄…看來這兩種玩意打起來了…"張國忠也有點不敢相信"鬼打鬼"這種事出道以來可是第一次聽"咱們…幫哪邊?"

此時大手劉正在前邊掄起拳頭狠砸"字尸"而因為身體被鐵鏈子捆著一沒法還手二不能逃跑面對大手劉的拳頭字尸只能硬著頭皮撐著每挨一拳頭這字尸便嚎一嗓子聲音聽起來與其像鬼倒不如和人更接近.

"哪頭都別幫…劉老弟別打了按住他別讓他跑了…"老劉頭沖著張國忠指了指鐵鏈子的另一端也就是不遠處石床的暗門之後抽出七星劍心翼翼的走了過去張國忠雖有點心虛但還是抽出巨闕晉了上去畢竟這鐵鎖尸的動作比一般怨孽要遲緩很多真要是碰上了此處又沒有水憑幾個人的身手與手里切金斷玉的家伙逃跑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這個暗門大概有一米八高但非常的窄至多四十厘米寬正常人想進去必須側身往里蹭.暗門門口大概方圓一百平米內都是碎石渣子"門框"兩側則全是參差不齊的碎邊明顯是修建時被堵住而後世又被人炸開地.暗門內是個通道和當初巴山藏寶洞的密室差不多看通道兩邊牆壁上的痕跡應該是從岩石上硬鑿出來的通道往里大概五六米的地方仿佛拐了一道9o度的彎.捆著"字尸"的鐵鏈子就是從這個直角彎里面延伸出來的.

此時鐵鏈子另一端被捆著的"字尸"已經被大手劉和艾爾訊按了個結結實實在艾爾訊看來這東西的力氣雖也不但比起當年埃及的"人胄"可儼然不是一個量級的在艾爾訊的印象中眼前這位大手劉雖力氣大能揍鬼但很可能僅限于揍這個身上刻字的"鬼"如果真是換成埃及那東西這大手劉1oo%的不是對手…

打著手電往暗門里觀察了一陣現沒什麼動靜後老劉頭伸手拽了拽"字尸"的鐵鏈繃的好像不是很緊"國忠啊…你看這個洞這麼窄那玩意渾身鐵鏈子又那麼肥是不是給卡里邊了?"

"那他怎麼進去的?"張國忠也納悶"莫非里邊比外邊更窄?師兄你看這明顯被炸過是不是跟巴山的藏寶洞一樣也是個密室啊?"

"嗯!!之有理!!"聽張國忠這麼一老劉頭恍然大悟.瞬時間兩眼放光舉著手電就要進暗門.

"師兄…你…先別激動!"張國忠真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一時太投入了.竟然忘了老劉頭要寶貝不要命的習性此時用巴山藏寶洞那個專門藏"干貨"的密室舉例子這不是深誘導人家老同志犯錯誤嗎…

"干啥?"老劉頭半個身子已經進了暗門了.

"萬一有個披鐵鏈子的怎辦?"張國忠用手比劃了一下暗門的寬度外之意:外邊一馬平川的跑起來還算痛快這麼個胡同跑沒法跑砍沒法砍的不是必死無疑麼?

"嗯…也是…"老劉頭的身子又退出了暗門張國忠一看反倒有些意外本來還有一些"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天下寶貝有的是來日方長"一類的話淮備後續地沒想到這個寶貝兒師兄竟然想通了…

"師兄啊俗話好漢不吃眼前虧咱們還是…"還沒等張國忠一句話完老劉頭忽地舉起七星較的一下砍斷了繃著地鐵鏈子只見通入暗門內部的鐵鏈子嘩啦一聲掉在了地上絲毫沒有任何拉力似乎讓鐵鏈子繃起來的所有拉力都是那個"字尸"造成的.

"國忠你看里邊沒吃著勁所以我覺得那東西卡住了…"老劉頭干脆把劍都收了起來又側身進了暗門"要真有那玩意我就出來反正他卡住了也沒法追我…"

"得…毅城劉大哥你們看好那個玩意我們進去看一眼…"張國忠無奈朝著身後喊了一嗓子自己也拔劍進了暗門俗話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現在張國忠可是深刻的體會到這一點了好麼樣的提哪門子巴山啊…

不遠處.

鐵鏈子被砍斷以後大手劉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這個"字尸"身上感覺還挺舒服∨毅城也挺新鮮的心當鬼都當的這麼窩囊可真是古往今來第一人了于是便又想做做實驗雖生石灰沒有了但還是有不少別的試驗物品的可讓張毅城沒想到的是自己帶來的所有試驗物品用在這東西身上一律沒反應甚至連赤硝都不起作用一些簡單的陣法同樣沒有作用"不會…這是個人吧…?"張毅城忍不住用手去試探這東西的鼻子"沒氣啊是死的啊…"張毅城一個勁的納悶如果真是鬼的括窩囊得連人都打不過為何茅山術里記載的材料與陣法都沒用?莫非這是茅山術並未記載過的新品種…?自從張國忠得知從趙昆成的閉櫃里弄出的書是本珍文宇典後張毅城多少也學了點但此刻這個"

字尸"身上濕乎乎的全是泥又被鐵鏈子檔著想看也看不清寫的到底是什麼…

門洞內.

沒走兩步張國忠老劉頭兩人便來到了門洞內部的拐彎處讓二人沒想到地是拐過這道九十度的彎後"胡同"的寬度非但沒像起初想的那樣越來越窄反而呈喇叭口順勢加寬里邊大概是個石室石室門口一個鐵鎖尸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一條鐵鏈子從其腿後伸出延伸向門外.

看見鐵鎖尸張國忠和老劉頭不約而同的舉起了手里地家伙擺起了拼命的架勢.但兩人繃了半天地勁只見這個黑爺爺仍舊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絲毫沒有進攻的意思.

"師兄你這東西…會不會是死的…?"張國忠心翼翼的往前湊了兩步用獎了捅鐵鎖尸的胸口只感覺堅若磐石好比雕像一般.

"這應該是最開始我用手指頭捅過的那個…追著那個身上有字地玩意進來的…"見張國忠用獎都沒事老劉頭也放松了不少"看來這個屋子有古怪…"

"屋子有古怪?"張國忠心翼翼的走到鐵鎖尸跟前四外看了看只見鐵鎖尸站立的地方兩邊石壁上似乎有兩片刻紋"這是什麼東西?"張國忠用手擦了擦石壁表面現這刻紋明顯是近代刻上去的.紋路的凹槽里黑乎乎地仿佛還刷過油漆一類的東西.

"師兄你看這個…"

"這干啥的?"與此同時老劉頭也現了刻紋大概是個圓形里面亂七八糟什麼東西也看不清兩邊石壁的刻紋好像差不多但卻是左右相反的就如同人照鏡子一樣."莫非讓這玩意一動不動的就是這西?"

"我進去看看…"張國忠從鐵鎖尸的旁邊側身進了石室.只見石室大概有三十平米左方高度最多有兩米周圍地牆面上刻滿了壁畫文字一類地東西.因為刻的太亂一時間也看不請到底是什麼.石室里面地角兒上則有一張石床和外面的那種"放血床"不一樣這張石床看上去就是一個供人睡覺的床而床上邊則躺著的一具一絲不桂的干尸床邊似乎有一堆亂土和一塊倒在地上的石碑石碑旁邊好象有個黑窟窿因為視角問題也看不大清.

"床上好像有個死鬼…"張國忠心翼翼的走道了石床跟前現這個干尸和以前見過的明顯不一樣雖石床不是"閹割床"但這個干尸卻劈著腿躺在床上讓張國忠大為不解的是從干尸身體特征看"那東西"好像並未被割掉而是屁股部位好像被損傷過床邊的地面並未像其他地方一樣鋪設石磚而是彤彤的一片土地尤其是倒地的石碑旁邊的地面明顯有被人挖過的痕跡可能因為時間比較長地面已經深深的塌了下去剛才看到的黑窟窿就是這片塌陷的地面.低下頭張國忠又是一愣只見石床下塞著一大堆的鐵鏈子.

"師兄快來…"張國忠把老劉頭也叫了過來"你看這…!"

"莫非…這就是披鐵鏈子那玩意的真實模樣?"老劉頭看著被張國忠從床下拽出來的一大堆鐵鏈甲不由得也蹲下了身子仔細的觀察起了床上的干尸只見干尸的肚皮上有一道豎著的縫隙整個肚子癟癟的不知道是否是被開過膛.

"師兄你這個鐵鎖尸是先前那批人弄死的還是古代被弄死放在這的?"

"看樣子…應該是古代…"老劉頭用七星劍插進干尸肚皮上的裂縫輕輕一橇只見干尸的腹腔空空如也仿佛沒什麼內髒"咱們之前進來那幫人要真有這本事把這玩意弄死干嘛還留那絕戶詩?"

"可是師兄你看這里…"張國忠嘩啦一下翻開了地上的鏈甲只見鏈甲上有一道整齊的割痕少一米多長幾乎把鏈甲割成了兩半"師兄這道口子的切面很齊像是電鋸割的…"

"電鋸?"老劉頭也拿起了鏈甲一看可不是麼被切斷鐵鏈的截面上帶有明顯的磨擦痕撿是電砂輪打的.

"怪了…既然有本事把這東西都解剖了為啥還留那絕戶詩?"老劉頭一屁股坐在了石床上眉頭緊鎖.

"呵呵有可能是除了他們還有人進來過…"此時張國忠則搬起了倒在地上的石碑≈石碑上刻了幾個篆體的古文:秦德于斯四海昌平.

"張掌教你們怎麼樣了?"這時門口傳來了秦戈地聲音.

"我們這沒事!"張國忠道"秦先生你也可以進來看看』有握!

這句話可中秦戈的下懷了雖也被門口一動不動的鐵鎖尸嚇了一跳秦戈卻還是壯著膽走進了石室."這…是誰?"秦戈對床上的干尸好象挺感興趣.

"應該是鎖鏈子下面的東西…"張國忠指了指地上的鎖鏈"這些鎖鏈好像是被現代化工具切斷地所以我懷疑咱們之都進來的那些人跑到這里後無意中現了這個密室而門口地奇怪符咒又能制住這些鐵鎖尸所以他們在這把尸體解剖了之後又離開了…""在這里解剖尸體?"秦戈皺眉道.

"那他們留的絕命詩還有里面的升天是怎麼回事?"

"很可能是他們本來以為沒有消了而到這里現還有消…"實話張國忠也覺得如此解釋有點牽強但此刻似乎找不到更

合理的解釋.

"但願如此…"秦戈蹲下身子.從干尸身上瓣了一片肉皮下來揣進了口袋"回去做一下dna檢測可能能找到一些線索…"

"dna…?"老劉頭哼哼一笑"那能檢測出啥來?"

"也許是現代人呢…"秦戈倒是挺認真"你們怎麼能確定這個人不是在外邊寫詩想升天的?"

"抬扛啊你…?"老劉頭差點樂出來"這可是干尸!外邊寫詩的才來過幾年啊?就算死了也不是干尸啊我你這人怎麼沒腦子啊…?"

"這里空氣潮濕.並不具備干尸形成的條件…"秦戈倒是一本正經."萬一升天之後就只事干尸呢?"

張國忠並沒心思聽這兩位扯皮而是用手撚起了地上彤彤地土壤放在鼻子前聞了聞.不禁皺起了眉頭"師兄這…是赤硝!"最開始張國忠看見這彤彤的地面就覺得有些古怪這里怎麼可能有土呢?看了看地面上的凹陷又想了想在"天井"底下那個通道的水底現的色的顆僚國忠恍然大悟"師兄我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老劉頭道.

"那詩…那詩並不是什麼絕命詩!"張國忠地臉上異常興奮"那詩是在教咱們怎麼逃出去!!"

"國忠你胡啥?"老劉頭被張國忠突如其來的想法搞的莫名其妙.

"你們看!"張國忠從口袋里掏了串鑰匙出來在土地上把那所謂的"絕命詩"又寫了一遍但沒點標點符號:

襟池有險阻人云

亦非神夾稀奇

肉身雖留三寸氣

初見月曉便魂移

碧玉待到赤血洗

清渠水畔有泥

掘墓三尺本無意

升天有道自然離

"你們看表面上看這是一絕命詩但如果這樣斷開呢…!?"罷張國忠開始用逗號句號在詩中做出間隔:

襟池有險阻人去亦非神夾稀奇肉身雖留三寸氣初見月曉便魂移碧玉待到赤血洗清渠水畔有泥掘墓三尺本無意升天有道自然離.

"看來…這詩不但在告訴咱們怎麼逃跑更寫明了他們逃跑的經曆!"張國忠興奮道"看來想出去要用'青龍赤血陣’這里的'待到赤血洗清渠’就是用'青龍赤血陣’來對付這些怨孽!但因為這個洞里的水太多所以他們才會用這里的赤硝代替血!所以那邊的池子底下才會有一些殘留地色粉末!這是一'斷句詩’啊!咱們也用這里的赤硝弄一個青龍赤血陣或許也能出去!"

"行啊國忠…"聽張國忠這麼一分析老劉頭也把眼珠子瞪大了"如果真是你的那樣就怪了…會用青龍赤血陣的人不多啊這麼除了咱們和王四照茅山教還有人活著?或者來這的是王四照…?他怎麼可能留詩告訴後來人咋出去?……"

"掘墓三尺…"秦戈忽然注意到了色地面上的凹陷】測了一下大概也就一尺五"這麼這是個墓?"罷秦戈看了看被張國忠扶起來的石碑"我有個猜測修建這里的人叫秦德最後也埋在這里了…"

"文盲啊…"老劉頭一嘬牙花子"人家是秦朝的德行到達這種地步四海會昌盛太平…人家又沒寫'秦戈于斯’…"

"如果那詩真的可以像張掌教分析的那樣斷開…"秦戈並沒理會老劉頭的話"我懷疑他們很可能是從這里挖洞離開的…這里好像出現過坍塌證明這下面是空的!"

"坍塌!?"張國忠下意識的用腳踩了踩凹陷的土地面好像挺硬的"秦先生你可能多慮了…我覺得咱們應該先分析一下這詩我覺得這詩里可能還隱藏著什麼別的秘密…"

"爸…!!你們干嘛呢!?"這時候張毅城的聲音從石室門口傳來"艾叔叔和孫叔叔問你們那個有紋身的怎麼處理…"

上篇:第二十七章 石台    下篇:第二十九章 身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