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二十一章 再入地府   
  
第二十一章 再入地府

因為水下能見度問題張國忠也沒看見到底怎麼回事不過這艾爾訊可是偵察兵出身能讓他慌成這樣的東西八成不是什麼善茬稀里糊塗的張國忠也開始拼命往回游迎面把剛剛下水的秦戈和老劉頭也都攔了回去.

"怎麼了?"張國忠抹了把臉連滾帶爬的上了岸.

"哎呀我的媽呀咱剛才好象把敵軍主力給驚動了……"艾爾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門口黑壓壓一大片把門都堵死了……"

"你看清是什麼東西了麼?"張國忠一皺眉.

"不知道黑糊糊的還會動但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艾爾訊擰了擰衣服"跟鐵塔一樣看著就慎人……!"正著忽見水里汩汩的冒起了泡沒幾秒一個黑渣渣的腦袋露出了水面∨得眾人連忙後退了好幾步拔劍的拔劍拔槍的拔槍各有各的迎敵姿勢刷刷幾束手電光集中到了水面上.

撲通一聲這個黑渣渣的腦袋忽然又潛入了水下手電光下水面冒了幾個泡便沒什麼動靜了.

"這是……什麼意思?"老劉頭下巴上滴滴答答的全是水珠也分不清是剛才的水還是剛出的汗"怎麼……回去了?"按以往的經驗這些東西一旦被弄活了♀狗皮膏藥就算粘上了不分出個你死我活輕易是沒個完的怎麼這次這個還沒交手就先撤了?

"可能這些東西上不了岸吧……?"張國忠剛想到水邊觀察一下敵忽然見水面又翻起了一大片水花一團白東西忽然又翻出了水面掙紮了兩下又被拉入了水底.

"誰看清剛才那是什麼東西了?"張國忠咽了口唾沫.用手電仔細照著水面.

"好象……是進來時挨你一刀那東西!"艾爾訊顫抖著聲音道.

"真是……那東西?"雖那團白東西張國忠也覺得有點像被自己砍過的冤孽但實在是不敢確定如果堵門的東西真的是黑色的那麼目前的況只有一種解釋就是被自己砍過一刀的東西和堵門的黑大爺在水下干起來了但這又怎麼可能呢?按茅山地理論冤孽只會攻擊帶有陽氣的東西也就是活著的東西]種特定況下.惡鬼和修仙的畜生生沖突倒是有可能(霧靈山上被十八冥丁沖身地李瑞雪就曾經和那個人胄干過幾個回合)但在沒有任何外界條件介入地況下惡鬼之間互毆的事倒是從來沒聽過.

"真是他娘的新鮮事……"張國忠比畫著巨闕劍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就在這時候只見水面糊糊的翻了起來一個白東西呼啦呼啦的游向岸邊手電光下好象就是被張國忠砍過的冤孽.後背上的刀口甚至依稀可見肉皮已經被砍翻花了.但沒有一滴血.就像死豬肉一樣.

"疤痢沒好就把疼給忘了……"看著這東西仿佛要上岸了張國忠一步躥到了岸邊.揮起巨闕又要砍."國忠!慢著!"看張國忠要動手老劉頭一步上前攥住了張國忠的胳膊"有點不對勁!先讓它上來!"

"讓它上來!?"張國忠一楞這不是引狼入室嗎?水底下那群黑爺爺還嫌不夠啊?"有什麼不對勁地?"

"我看這東西不像冤孽!"老劉頭一把拉回張國忠用銅錢在地上擺了一個"鐵門陣"正在這時這位兩頭遭打的哥們已經爬上岸了蹭的一步便跨過了鐵門陣.

"不怕?"張國忠也傻了雖在如此深度地地下鐵門陣可能失效但就算失效也是銅錢甭飛才對而眼下這哥們不但跑過去了地下的銅錢竟然安然無恙."剛才莫非我砍地是人?"雖驚詫但這哥們的外表這次可被眾人看了個一清二楚手電光下只家你這位大哥基本上可以算是一絲不掛了僅兩個腳脖子上還套著兩圈破破爛爛的布片貌似是沒爛乾淨的襪子前胸後背一律刻著一排排的青色花紋不用這肯定就是大手劉嘴里那個"字尸".

還沒等張國忠緩過神來只見水里又翻起了水花嘩啦一下露出三四個黑渣渣的腦袋在水面上浮了也就十幾秒嘩啦一下又沉下去了."他娘的地道戰啊……"張國忠看了看身後岩洞深處一片黑暗剛才那位遭打的哥們早就跑沒影了"師兄……現在怎辦?"

句實話老劉頭心里也沒什麼譜就目前所知只有那個盜洞能通到外邊然而此時此刻水是不能再下了掉頭回去也不是辦法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咱再等等……那些玩意好象沒有上岸的意思沒准等會就回去了……"

"那些東西有什麼本事?"秦戈拉了一下槍栓問道.

"要不你下去試試?"老劉頭撇了一眼秦戈"剛才那個老弟不管是人是鬼憑他拉你下水那股子蠻勁也不像是省油的燈他都讓這幾位爺爺給打跑了!"

"那咱們得等到什麼時候?"秦戈低頭看了看表就在這一低頭的功夫.忽然聽見水邊的方向嘩啦一聲鐵鏈子響緊接著就是兵器落地的聲音和張國忠徒呀的暴叫.

"怎麼!?"秦戈猛然抬頭現張國忠的半個身子已經被拖下了水艾爾訊和老劉頭正抓著其兩個胳膊拼命的往上拽."還愣著個屁!快砍鏈子!"老劉頭瘋般的沖著秦戈大吼.

"哦!"秦戈連忙躥到了水邊一半撿起掉在地上的巨闕劍此時張國忠的半個身子已經下水了根本看不清鏈子纏在哪."腿!左腿!"張國忠呲牙咧嘴的喊此時其身體又被往後拖了一大段眼看就沒到脖子了.

"堅持一下!"秦戈撲通一聲跳進水里用手一摸只感覺張國忠的左腿肚子上少纏了七八圈鐵鏈子"真是見鬼!!"秦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僅僅是低頭看了下表眼前竟然生這麼多事"快……點……!"老劉頭的腳離水也就還十厘米.

"張掌教!不要亂動!"秦戈舉起巨闕啪啦一聲就砍進了水里其實水下並非是直上直下的而是由一段斜坡通到岸上雖比較陡但勉強能站住因為鐵鏈子的拉力是傾斜向下的直通到水下那個連接祭壇的通道里所以能砍的地方已經沒入水面至少得有半米深等劍砍入水面以後力量已經被泄了不少張國忠只感覺左腿的鐵鏈子顫了一下拖拽的力道絲毫沒減.

"快!再砍!"此時老劉頭的一只腳已經下水了如果再往前兩只腳都到了斜坡上沒了吃勁的地方恐怕只能松手.

急之下秦戈竟然把手槍抽出來了照著水里砰砰的開槍而此刻水已經被攪渾了根本看不見鐵鏈子具體在哪♀幾槍竟然沒一槍命中.撲通撲通兩聲老劉頭和艾爾訊也被拖下了水"哎……哎……"老劉頭只感覺腳底下一滑水立即沒過了頭頂張國忠的手好象泥鰍一樣嗖的滑了出去.

"國忠!國忠!!"老劉頭浮出水面用手抹了把臉四外看了一圈秦戈和艾爾訊都不見了"他娘的!看表看表!趕他娘的投胎呢!"罵罵咧咧的老劉頭一猛子也紮進了水里.

下了水老劉頭也抓瞎了水下的能見度本來就不好這麼一折騰更混了能見度連十厘米都不到↓憑記憶往來時門洞游的時候忽然感覺有東西從自己頭頂上游過去了好象還有手電光."又回來了?"老劉頭猛的蹬了一下池子底腦袋呼啦一下鑽出了水面只見三個人正在岸邊用手電四處亂照.

"我在這呐!"老劉頭把手電舉出水面拼命的晃."快!師兄!快上來!"張國忠剛要下水找老劉頭忽然現老劉頭自己浮上來了"快!快游!"其實老劉頭擅長的是蛙泳但此刻也顧不得什麼標准姿勢了一通狗刨連滾帶爬的上了岸.

有了剛才的教訓眾人也不敢在岸邊呆著了尤其是張國忠一直跑到石碑的旁邊才戰戰兢兢的坐在了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

"剛才……到底怎麼回事?"老劉頭呼哧帶喘的問道"你咋回來的?"

"不知道……!"張國忠道"那群黑大爺好象又和什麼東西打起來了……那種裸奔的玩意可能不止一個……我被拽到門洞那塊腿上的鏈子忽然松了我趁機把腿褪出來了……"

"咱們……是不是應該找找別的路?"艾爾訊也沉不住氣了"就算水下那些東西沒什麼攻擊力被拽下去光憋也憋死了……"

"先往里走走看……!"老劉頭站起身嘩啦一下把揀來那件濕漉漉的衣服扔在了地上"我覺得那個沒穿衣服的老弟可能大有問題……!看看提前破了這地方的老哥用的到底啥方法!他能破一次咱就能再破一次!"……

上篇:第二十章 鐵鎖尸    下篇:第二十二章 古圖之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