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八章 磔池   
  
第十八章 磔池

此時此刻岸上的老劉頭和孫延顯然比張國忠還著急"他娘的下來之前先插一杆自黃旗對了...哎真是老糊塗了..."劉頭一個勁的咬牙跺腳急之下從包里抓了一把銅錢之後准備插一杆黃旗子看看里面的東西到底幾斤幾兩但等旗子立好以後才想起來自己的進了艾爾訊沒家伙根本沒辦法開陣...老當初對自己的家伙太自信了所以黃旗子也沒插現在想插了家伙卻又讓艾爾訊拿走了有心上去拿張毅城的天律吧又怕張國忠等會兒回來需要幫忙...

而孫亭的臉基本上已經沒血色了這個人雖平時看上去沉著穩重但往往在關鍵時刻會顯露出一點子弟的風范尤其從埃及回來時候別看其不把緬甸毒販子的沖鋒槍放在眼里但若碰上這些鬼鬼神神的事可就難了總而之一句話一日遭蛇咬十年怕井繩

"劉前輩……張先生他們……不會有事吧……?"別了得有半分鍾孫亭磕磕巴巴就出這麼一句……

"應該沒啥事……他們手里不是一般家伙……"老劉頭也一個勁的找自我安慰"這樣孫少爺一會兒我下水你先上去!"

"這……這怎麼行呢?"一聽老劉頭要下水孫亭更是為難了自己是年輕人怎麼能讓老人去冒險呢……?

"外邊還有人等著呢!咱們都不上去這算什麼事啊!"雖也是心急如焚但老劉頭表面上倒是挺冷靜"沒准他們在里邊找到什麼寶貝了正研究獨吞把咱倆甩了呢那個姓秦的可沒啥好心眼……"

"可是……您的身體……"孫亭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水冰冷刺骨"這水很涼啊……"

"我可是老年冬泳隊的!三九天鑿開冰窟窿就下去泡著!這點涼算個屁!"雖表面上挺樂觀.但額頭的冷汗可把老劉頭的真實心給暴露了看了看表距離張國忠最後一次喚起三分鍾都多了水底下還是不見動靜"孫少爺幫我拿著這個……"老劉頭把大哥大連同上衣一塊兒塞給了孫亭"到上面別實話!毅城還是個孩子!"

"我……明白……"孫亭接過了老劉頭的東西孫亭傻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老劉頭哆哩哆嗦地下水沒幾秒鍾水面上的手電光韻也不見了.

與此同時水下.

順著張國忠的路線老劉頭也愛是從最下方的台階向正前方感覺沒游幾米前方便出現了一個類似于門的石洞.大概兩米高一米多寬.如果真是門的話跟這個巨大地密室還真有點不成比例.

為了閉起見老劉頭在石門前也浮出水面換了一次氣.然後一猛子潛進了石門.水下石門中是一條黑漆漆的通道因為不知道通道到底有多長所以老劉頭只能掐算著游進來的距離隨時做好往回游的准備.

就在老劉頭感覺快憋不住了想返回密室的時候突然感覺通道兩旁的岩壁沒有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毫無盡頭的黑暗."到里屋了?"老劉頭腳蹬池底以最快的度浮出了水面.

"給我死吧!"腦袋一出水老劉頭便聽見了張國忠地大吼緊接著便是撲通一聲就好比成噸的巨石被扔進水里一樣緊接著便是一連串地槍響.

"別打!我在水地下呐!"老劉頭把手電舉出水面一個勁地晃由于水里仿佛含有某種刺激性的礦物質.所以剛出水面時兩眼生疼加上剛才水花一濺也看不清是哪開的槍朝哪打的.

"別開槍!"一聽老劉頭來了張國忠立即大喊.揉了揉眼睛老劉頭現張國忠站在離自己大概七八米遠的地方旁邊還有兩束手電光想必秦戈和艾爾訊都沒什麼事.用手電照了照四周老劉頭徹底傻了如此巨大的地下空間以前別見就算想像一下都很難!放任洞內的空氣能見度還不錯而這號稱有效照明距離3o米的軍用手電就愣是照不到洞頂子.

往前游了幾步老劉頭被張國忠拉上了"岸"♀間密室地"岸"跟剛才的密室可不一樣岸上沒有水全是旱地密室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土腥味似乎也有點霧氣但比起剛才的密室可好了不少能見度至少有三四十米用手電水平照了照現這里似乎是一個大的出奇的地下溶洞形狀大概是一個蛇形曲線大概三十米左右寬在可視范圍內岩洞似乎拐了個彎通到哪里不得而知在拐彎處不遠仿佛有一扇巨大的"影背牆"貌似是一個石碑也不知道是干嘛用地;與巴山的藏寶洞相比這個岩洞的人工痕跡要嚴重許多工程量甚至跟直接掏山修一個也沒什麼區別腳下地面鋪的一律是一米見方的青石板從腳感分析估計厚度少十幾厘米

每塊石板上都刻著盤龍紋(後經老劉頭與秦戈的仔細辨認花紋刻的並非是龍而是一種龍型異獸名曰"夔"是一種商,周時期常用的紋飾)風&1t;語網.在距離拐彎處不遠的地方三三兩兩有幾根巨大的石柱子粗細以目測的話至少得十個人能圍得過來一直向上通到手電光照不到的地方單就這幾根柱子而想必已經是古代建造能力的極限了;回過頭老劉頭現自己上岸的地方仿佛就是這個蛇形岩洞的"蛇頭"兩邊的岩壁呈直角角

角度向外蔓延明顯是人工鑿平的不但見棱見角而且還刻了花紋在那個沒有炸藥的年代很難想像這種工程量如何完成而自己上岸的水面大概呈一個圓切形狀仿佛是故意留出來放水的也不知道有什麼用意.

"這座山……是空的……?"老劉頭凍的只打哆嗦"剛才那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動作太快還沒等看清就跑了……"張國忠憤憤道"不過剛才我給了它一刀估計也沒什麼能水了……孫先生呢?"

"我讓他先上去了……"老劉頭道."咱們四處看看沒什麼寶貝就趕緊出去……我看這個地方不一般……"雖心里沒底但老劉頭心里還是惦記找寶貝的事俗話既來之則安之從水的深度推算祭壇的規擬個洞最晚最晚也應該是秦末漢初修地.加之地面上刻的"夔"紋所以眾人已經把岩洞的修建年代鎖定到了戰國前後如果真能找著點秦磚漢瓦什麼的這一趟可就來著了.

一聽孫亭上去了張國忠的心也就放下了本來還擔心那東西從水里去禍害孫亭呢但如果上去就沒事了此刻外面應該是中午陽光正威.再加上還有一個能揍鬼的大手劉一個受了重創的怨孽想必也生不出什麼事端來……

就在這時候.靠近岩壁邊上一團黑呼呼的東西引起了秦戈的注意打著手電走近一看貌似是劍衣服."莫非是古代人的衣服?"秦戈蹲下身子≈衣服是黑色的一翻脖領子竟然還有標簽"張掌教!"秦戈大喊.

"這是什麼?"張國忠拿過衣服放在鼻子前面聞了聞一股腥臭撲鼻而至似乎沾過血.一翻標簽傻眼了全是外國字……

"Timben1and……madeinuk……"借著手電光秦戈若有所思"這……應該是那些人的衣服……"目測了一下衣服與水面的距離秦戈皺起了眉頭"孫亭推測的沒錯這些人的確是歐洲人!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衣服會在這!"

"游泳回去當然得脫衣服了……"老劉頭凍地直打哆嗦∩脆把衣服拿過來自己披上了"別大驚怪的那邊好像有塊碑過去看看寫了點什麼……"

"剛才那個東西……不像歐洲人變得啊……"張國忠邊走邊"別地地方我沒看清但頭是黑的啊……歐洲人應該是黃頭啊……"

"興許是偷渡過去的……"老劉頭道"你看秦爺是美國人不也是黑頭麼?"老劉頭可是時刻不忘拿秦戈開刷.

"我是美籍華人……"聽老劉頭這麼一秦戈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的……

大概走了有三四十米眾人來到了石碑底下用手電一照只見碑上刻了兩個奇怪的字以張國忠的水平看了半天硬是沒看出來.

"這兩個字是磔池!"別張國忠就連老劉頭這個書法協會的都看了半天"秦書八體里地'*(上面一個幾下面一個又我打不出來汗)體’字!這個洞是秦朝修的……或者是秦國!"看著這兩個字老劉頭腦袋左歪右歪不知所以"秦國的字體各有各的用處*體是刻在兵器上的怎麼刻碑上了?"

"磔池什麼意思?"一直沒話的艾爾訊忽然蹦出這麼一句其實秦戈也想問只不過一直沒好意思.

"磔池在古代是殺畜牲祭祀的意思……"老劉頭皺眉道"不過殺畜牲沒必要弄得這麼聲勢浩大吧?磔字也有五馬分尸地意思就是商鞅受的那種刑……這地方叫磔池……莫非是古代的中美合作所?"

"秦國不至于吧……天天打仗還有閑錢補這種笊籬?"張國忠開始用手電照著這座大碑轉圈"這有一堆字師兄你來認認!"只見石碑背後刻了一大片字貌似也是所謂的"殳體"

"我看看……"繞道石碑背後老劉頭皺著眉頭看了半天越看眼珠子瞪的越圓等差不多看完了竟然磕磕巴巴不出話來了……

注解*

夔讀音kuI二聲

磔讀音ZHe二聲

上篇:第十七章 水下祭壇    下篇:第十九章 鐵竹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