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八章 被隱瞞的細節   
  
第八章 被隱瞞的細節

什麼?去天津?秦戈拿著電話一個勁的運氣,那香港這邊的事怎麼辦?當時的記錄警方已經銷毀了,當時的法醫也移民去了澳洲,我要是去天津,這邊怎麼辦?

移民去了加洲?老劉頭一聽這消息,不但沒有沮喪,反而高興起來了,讓廖少爺自己去查!咱們忙的都快吐白沫了,他子倒挺清閑,讓他自己去!他要不方便去,就讓他那個媳婦去!反正啊,秦爺,我們這現一個奇怪的古玉啊,你得過來看看…

古玉?你們查凶案怎麼查出古玉來了?秦戈跟老劉頭的每句話都加著一萬個心,生怕有什麼圈套,劉先生,你能不能大概形容一下,什麼樣的玉?哪里奇怪?

哎?我就知道你得這個…知道哪奇怪那還叫奇怪嗎?我要是在電話里形容幾句你就能明白,那要那麼多先進儀器是干啥吃的?你要是不信,問國忠啊…來來國忠,告訴秦爺…

哎,秦先生,是有個奇怪的玉…張國忠剛想往下,電話又被老劉頭搶了回去,秦爺,聽見了吧?信不過我,你得信國忠吧?

嗯…我會盡快過去…實話,秦戈對張國忠還是比較信任的,此時一聽真有連張國忠老劉頭都鬧不明白的古玉,自己還真想見識一下.

把赴澳洲走訪法醫的事丟給廖若遠以後,秦戈直接訂了第二天的機票.因為廖若遠身為公司董事不方便出國,所以這件事還真就交給曲青青負責了.

兩天後,都國際機場.

因為香港機場有霧班機不能起飛.所以秦戈搭乘的航班晚點了七個時,把張國忠等地頭都白了,車里就一盤鄭智化的錄音帶,反過來調過去聽了不下十遍,里邊的歌都能倒著唱了.就在張國忠百無聊賴買了份北京地圖准備觀摩一下的時候,才看見秦戈拎著包跟著人流走出機場出口,唉呀…秦先生你可算來了…張國忠簡直比見了親爹還高興.秦先生,吃飯沒有?機場附近沒什麼可吃的…等會咱上北京吃頓好的去…

我在飛機上吃過了…秦戈一笑,張掌教,我很好奇.你們究竟找到了什麼東西非要讓我過來?莫非大陸沒有這方面專家?

大陸的專家…公安局好幾年前就走訪過了,但看不出什麼來…張國忠簡單把幾年前地文物案跟秦戈了一下,本來,那件文物案是朋友所托,准備放到這件事之後辦的,但這兩個案子有一點相似之處,就是人死後一段時間內尸體不腐爛,但如果移動尸體.尸體就會以十倍甚至更快的度腐爛,我和師兄覺得,如果不是自然界巧合的話,那麼尸體周圍一定有什麼陣法…

嗯.那古玉是怎麼回事?秦戈問道.

這個古玉就是當年法醫從尸體地身體里取出來的.我們懷疑是陣法的一部分…張國忠道,古玉上雕的是殄文,但非常,連國內頂級微雕藝術家都歎為觀止,坦以現代國內微雕水平雕不出那麼的字.所以…我們懷疑…

懷疑那不是現代的東西?秦戈微微一笑.

對!包括尸體周圍的那些符咒,雖是殄文,但我們基本上都不認識,明那是一些不常用且已經失傳的殄文.不曉得現代怎麼會有人懂那些東西…張國忠道,其實…我也有一些隱隱地感覺,這兩個案子前後相差也就一年,會不會是同一伙人干的?如果真是,那就太巧了…!

"呵呵世界本來就很…"秦戈笑道:"也許大陸公安要抓的人就是咱們要找的人…對了我這邊也有一個消息…就是關于劉先生箱子里的那張圖…"

"哦?秦先生你有什麼新現?"張國忠對這個事也挺好奇

"我請教了香港大學古建築專家劉裕教授他這應該是一個地下宮殿!"這話的時候秦戈眼神里忽然閃出一陣詭異"張掌教這件事我會繼續調查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聽秦戈這麼一問張國忠差點當場休克"秦先生…這個…咱們從長計議好麼…?"

"是這樣的…"秦戈壓根就沒注意張國忠的表而是一相願的繼續嘮叨並從包里拿出一張古圖的照片"圖里這些圓的劉教授認為應該是承重的柱子這些柱子要承受封土堆的重量!如果這個建築在地面以上的話是沒必要弄這麼粗的柱子承重的還有這些線條像是通道如果寬度按一米五計算的話整個地宮的占地面積應該在3萬平方米左右且很有可能是上下兩層中國曆史上並沒有哪個朝代擁有建造如此巨大的地下建築的技術力量如果這個地宮是真實存在的那應該列為世界第8大奇跡了…"

"地宮?封土堆?"這幾個字眼張國忠可是聽過"秦先生您不是要去盜墓吧…那個我可不干茅山有祖訓啊!"

"如果…不是墓呢?"秦戈詭異一笑"劉教授覺得這不大可能是墓葬因為沒有任何一個朝代有這樣的墓葬…"

"那是什麼?倉庫?

"究竟是什麼找到了才知道…"秦戈道

"那您准備怎麼找?"張國忠心理壓根也沒拿這事當個正經事.巴山那破地圖有山水當參照物你老秦家祖孫3代找了還有一個世紀呢這個圖啥參照物都沒有你從哪找起?

"怎麼找是我的事…"一看張國忠仿佛有些松口秦戈也挺高興"張掌教我只是想問你如果我真的找到了你有沒有興趣…"

"嗯…這個我得回家跟我老婆孩子商量下…"吸取一起沖動的教訓張國忠也長心眼了凡事都別把話死雖自己也有那麼一點點想去吧…"

天津凱悅飯店.孫亭的房間.

接過老劉頭遞過來的所謂的"古玉"秦戈一個勁的運氣就怎麼個比牙簽還細的東西還敢號稱是"古玉"把人從香港折騰到天津菲傭也沒這麼好話啊…

"秦先生…你別看這東西…但的確很奇怪…"張國忠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秦戈是沖著自己的面子過來的…""秦先生我們主要是想找你鑒定一下這是古代的東西還現代的東西如果是古代的哪應該是哪朝的?…"

雖心理有火氣但秦戈現眼下這個玉石柱確實有些與眾不同.從顏色看還真不像是新出產的玉石而且上面密密麻麻的雕刻不借助顯微鏡根本就看不清.舉起玉住仔細看了看在玉石柱表面似乎有些血跡.而在那些密密麻麻的雕紋中三三兩兩還有一些的黑色顆粒"鑒定這個東西…要去美國…:秦戈歎了一口氣特意強調了一下"美國".

"氣…秦爺俗話能者多勞嗎…誰讓你本事大呢?"老劉頭嬉皮笑臉道"我要是你為了幫朋友.火星也得去啊但我沒這個本事啊對不對秦爺?"

"劉先生.你…的確很夠朋友…"秦戈氣的眼珠子里滲的全是血絲…

稍微休息了一天後剛從香港折騰過來的秦戈同志訂了最早的一班機票直飛華盛頓…

一天以後老劉頭接到了廖若遠的電話當年幫自己在中國打聽況的同學已經聯系上了並給了老劉頭一個北京的電話號碼.撥通電話後老劉頭現此人竟然是個磕巴中國話都的比利索也不知道是怎麼去英國混的.

約好碰面時間地點後張國忠開車拉著老劉頭又折騰到了北京.見面地點就在天安門廣場(老劉頭也不知道北京還有哪比較醒目)到地方後老劉頭老遠就看見一個矮胖子東張西望的亂學摸除了長相出乎意料之外.其他一切均符合約定的見面特征:淺黃色恤衫戴墨鏡白皮靴…

"您好…您是…龐大洋龐先生?"張國忠上前試探性的問道.(此人叫龐大洋據廖若遠介紹此人十分迷信原來叫龐明因為算命先生其五行缺水所以改了怎麼個名字本來想叫龐大海的但與一味中藥的名稱太像了不過要也怪自從改完名字後這個龐大洋還真是走上狗屎運了回國開公司賺的盆滿釙盈的)

"哦…您…您就是劉……劉老先生?"龐大洋握著張國忠地手一臉的熱∨國忠都快哭了心這個人話怎麼不過腦子呢?自己有那麼老嗎?

"我是劉鳳岩…"老劉頭上前跟龐大洋握手"這是我師弟張國忠…"

"師弟?"龐大洋摘下墨鏡仔細打量了一下張國忠心這師兄弟歲數差的也忒大點了吧?"不知道…您二位是學什麼的師兄弟…?"

"哦我是道教茅山派的掌教……"張國忠道"我們都是…道門弟子…"

"哦!!道……道門弟子!?"一聽和道教有關好像還是個掌門這龐大洋就跟見了親爹一樣根本不加懷疑(廖若遠介紹的人想必不會有錯)"唉呀!幸…幸會…"握著張國忠的手這龐大洋激動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二…二位在北京一切我…我做東!我…我的車在那邊…咱……咱們去吃飯!!"

看來這龐大洋也不是省油地燈開的是一輛凱迪拉克可比張國忠這桑塔納高級多了也不知道怎麼左拐右拐的龐大洋的車停在了一處東來順飯莊門口"來北京就…就要吃東…東來順!涮…涮鍋子就二鍋頭…"龐大洋舔著大肚子指揮張國忠停車"二…二位今天晚上我…我安排舞廳咱們一……一醉方休"

別張國忠就連老劉頭都郁悶了廖若遠怎麼還認識這麼塊料啊?舞廳,一醉方休……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飯桌上這個龐大洋還打手機約來個幾個尖嘴猴腮的朋友聽張國忠是香港廖氏企業少東家介紹的茅山掌教以後這幾個人紛紛想請張國忠和老劉頭去自家看風水幫自己挑選商品房弄的張國忠都快死了一再強調陽宅風水方面自己不在行但那個龐大洋還是不罷休非得讓張國忠給自家的鎮宅寶劍開光張國忠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好了寶劍本就是煞器那東西用開光嗎?

幾輪酒下肚以後張國忠開始問正事一提這件事只見這個龐大洋忽然一臉的神秘偷偷把腦袋湊到了張國忠眼前"張…張真人有…有些事我沒告訴廖…廖若遠…怕…怕他不信我找理由不幫他辦事…但你是…專門研…研究這個的…所以我…我跟你實話……"

聽這個龐大洋話張國忠渾身上下真是不出來的別扭沒喝酒的時候都像喝多了的就更別提喝了點酒了自己什麼時候又成真人了……?

上篇:第七章 縊痕    下篇:第九章 健民診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