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一章 啞嗓子   
  
第五十一章 啞嗓子

揉了揉眼睛張國忠也湊到了窗戶邊上但因為下山時眼睛被生石灰刺激的時間過久視力始終是模糊糊的只能隱隱約約看見有個黑影鬼鬼祟祟的湊合到了周文強家的矮牆底下這矮牆雖矮但也有一米六七高沒想到這黑影竟然是"旱地拔蔥"噌的一下蹦了過去甚至連手都沒用要知道一般的跳高運動員想過這個高度至少也得主跑幾步再來個"跨越式"想原地蹦過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當年師父馬真人"旱地拔蔥"的極限也就是一米五六!但憑這一下彈跳張國忠便斷定此人的功夫並不在師父馬真人之下甚至還要略強一些.

"你看見的人就是他?"張國忠揉了揉眼睛仔細的看現此人進院後並沒開燈或開手電院子里黑呼呼一片什麼也看不清.

"看身材應該就是這個人但這次看姿勢好像手里拿了什麼東西…"張毅城也把眼睛瞪圓了顯然比張國忠看得清楚.

"你在這等著別動我過去看看…!"張國忠邊邊從大旅行包里拽出了用布包著的巨闕劍.

"爸你打得過他嗎?"張毅城好像挺擔心.

"我又不跟他打我就是過去看看!"張國忠拿著劍又用馬糞紙擦了擦眼睛"你個兔崽子以後看清楚是誰再扔…!"

鬼鬼祟祟貓著腰潛伏到周文強家院外之後張國忠從牆頭露出了腦袋借著依稀的月光大概能看明白這個周文強家院子里的布局:院子的面積並不大至多有十米見方北邊是兩間瓦房靠西南角是一間菜窖和一間廚房廚房旁邊是一碾大號的石碾子但看樣子應該有年頭沒用過了;此刻院子里並沒有人蹦進去那位顯然是進屋了.

聽朱的敘述自從天津那邊找到血衣後不久當地警方曾經搜查過這間屋子甚至動用了警犬但仍舊是一無所獲而依照此時此刻的況看這間屋子似乎仍舊藏有什麼秘密而周文強和眼下這個翻牆的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竟然能瞞過警犬的鼻子.

"我看看你到底想干啥!"見院子里沒人張國忠又躡手躡腳的往瓦房後面轉想到窗戶底下聽聽動靜可就在自己剛一邁步的時候忽然感覺腳底下一軟撲通一下就摔了個馬趴且與此同時兩條腿一點力氣用不上形與當年在李村和師父處理那個"虯褫"時差不多.

"操他娘的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這東西!?"摔倒後張國忠腦袋里的第一反應就是"有'虯褫’!"但轉念一想不對啊!理論上講虯褫這東西屬于有靈性的畜牲現代生物學認為蛇屬于冷血動物是沒有什麼"智商"可的而"虯褫"這種東西雖在道數上被歸類為"孽畜"但按現代科學也可以解釋為自然界所謂的"基因突變"這種東西不但有智商而且很高《茅山術志》中甚至有這樣的記載:虯褫者靈若也心若豺狼不可馴哉.意思是"虯褫"的智商可以和犬科動物媲美能夠擁有與"狼"相當或是更高的智商但卻如同豺狼一樣不可馴化.

一直以來"虯褫"這種東西雖很厲害但其自己更是知道人類的厲害:蛇膽自古被奉為靈藥"虯褫"雖是休閑的畜牲但總而之也是蛇相傳在東晉時期道教玄學得以展因傳霜懷子*以"虯褫"之膽煉丹服後成仙故刮起過一股抓捕"虯褫"用以煉丹的風潮甚至好多富甲權貴亦已沉溺其中每只"虯褫"的市價更是被"炒"到了白銀三千兩這在當時而可謂是天價了足夠一個普通人買房子置地衣食無憂的瀟灑一輩子(東晉時期的白銀消費比率為:當時在都建康最豪華的飯館點上一桌足夠十個人胡吃海塞的酒宴僅需白銀三到五兩).

在高額報酬的驅使下很多並不懂道數的普通人也曾鋌而走險去抓捕"虯褫"其結果就不用了但與此同時很多精通道數的人因為也想升仙卻掏不起三千兩銀子去買"虯褫"便也加入了親自尋找並抓捕"虯褫"的大潮且其中不乏成功者.

一時間"虯褫"曾一度被抓捕到了近乎絕跡的地步直到東晉滅亡天下大亂為止.雖用"虯褫"之膽煉丹吃了以後是否真的能"成仙"並不得而知但這股抓捕大潮卻讓"虯褫"的整個"種群"都對人類有了敬而遠之的心理就好比如果有狼死于獵槍的話整個狼群都會害怕"槍聲"一樣一直以來虯褫與人類始終處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除非人類主動挑釁否則這東西絕不會主動找人的麻煩當初王子豪家的虯褫因"毒玉"被引至王家多年亦未曾傷人便是這個道理.

理論上講自然界的"虯褫"大多生活在深山老林或是古墓洞穴一類人跡罕至的地方住進尋常人家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沒有的如果王子豪家沒有那塊"毒玉""虯褫"也絕不會去他家落戶當初柳東升在山里著了道倒還有可原而今這村莊里頭怎麼也可能有這東西?

疑惑歸疑惑但兩條腿動不了了可是真格的因為潛伏過來的目的是跟蹤活人所以張國忠身上除了巨闕劍以外什麼治冤孽的材料和工具都沒帶要治被"虯褫""覓"上的人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肇事"的"虯褫"的位置將其干掉但此時此刻身上連個羅盤都沒有拿什麼找啊…?

此時此刻張國忠倒是有心叫兒子過來幫忙但轉念一想當年在李村治那東西連師傅都栽了此刻自己失去了戰斗力把兒子叫來萬一再出了什麼握回到家李二丫非把自己掐死不可無奈之下張國忠只好閉上雙眼想開一次慧眼雖"虯褫"屬"孽畜"身體陽氣不是很強距離稍微遠一點或在地下稍微深一點就看不見了但此刻也沒有別的辦法如果開慧眼還是看不見就只能先爬回去等明天早晨再做打算實在不行就只能去醫院跟柳東升當病友把老劉頭叫來解決問題了…

閉上眼睛大概有三分多鍾一團團花花綠綠的光影出現在眼前但一個個彤彤的陽氣光影要麼像老鼠要麼像刺猬沒一個像"虯褫"的這且不算最讓張國忠摸不著頭腦的就是在周文強家房子的四周花花綠綠的氣團倒是不少看況應該是活的死的(游魂野魄甚至是動物的魂魄在慧眼之中都能夠看到)都有但是周文強家的房子里邊卻沒有任何氣團活的死的都沒有甚至連個蟲子的氣息都沒有.

"怪了…"張國忠趴在地上閉著眼睛皺起了眉頭無論如何屋子里邊應該有個活人才對啊就算隔著一堵牆但人的陽氣要比一般動物強穿透力也不一樣晚上陰氣盛陽氣比較凸顯就算隔著牆應該也能看見但此刻一沒看見有人從屋里出來二沒聽見有什麼動靜但房子里邊卻什麼都看不見…

正當張國忠閉著眼瞎琢磨的時候忽然感覺脖子邊上嗖的一涼"誰!?"張國忠猛的睜開了眼睛本能的用手一摸手指頭頓時傳來一陣絲絲的隱痛——此時一柄涼絲絲的利刃已經橫在了自己脖子上手指在摸上去的同時已經被割破了.憑這股子鋒利以及冰涼的感覺判斷此時架在脖子上的絕不是一般的菜刀鐮刀很可能是巨闕級別的寶刃稍微動一動自己腦袋可就搬家了…

"你是誰?到底想干嘛…!?"張國忠立時放棄了抵抗壓低嗓音問了一句生怕會驚動張毅城此人出現在自己身後竟然沒出一點動靜明顯不是自己能對付的了的萬一兒子腦袋一熱再沖出來扔煙霧彈豈不是找死?

"別動!不准回頭!!"一個沙啞中透著一絲尖利的聲音從張國忠背後傳來聽得張國忠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恨麼有心替這位老哥咳嗽一下.

當初在巴山的席子村那個李村張的孫子李二壯曾經也用這種聲音過話但李二壯的嗓音僅僅是沙啞而此時身後的這個聲音不但啞更透著一股撕心裂肺的尖利好像是嗓子霹了*以後又用假嗓音在話.

"你是誰?到底想干嘛!?"身後的"啞嗓子"把張國忠的問題複述了一遍把張國忠差點聽樂了心屬鷯哥*的啊?怎麼我問什麼你問什麼啊?

"你是不是警察?"還沒等張國忠話後邊這位"啞嗓"又問上了…

————————

注釋*:

霜懷子:姓張名路字曉峰號霜懷仙人世號霜懷子東晉建康人(今江蘇南京)相傳于東晉甯康十二年(公元384年)成仙但無可考.

鷯哥:雀形目,轤科又名秦吉了,九宮鳥,合鷯哥,合八哥,印度革瑞克等.比八哥和鸚鵡更善于模仿人類話還善于模仿其他鳥類和動物的叫聲.

嗓子霹了:因永久性的聲帶損傷而導致的"啞嗓"民間成之為"嗓子霹了".

上篇:第五十章 煙霧彈    下篇:第五十二章 莫名康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