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四十七章 南北雙石   
  
第四十七章 南北雙石

"你們在這別動!"張國忠一擺手示意張毅城看好孫大鵬別干出什麼惹禍的事來而自己則拿出一瓶朱砂用手抓了一把撒在地上一腳踩了上去就這樣在地上扔一把朱砂踩一腳的回到了石柱子的裂縫前(虯褫為"長蟲"的一種善沖人身或讓人下肢麻痹失去逃生能力而後攻擊用朱砂撒在地上再踩上去可起到"阻地陰"的作用對付畜牲沖體很有效但對惡鬼作用不大.此刻張國忠手里沒有利害家伙了只能暫時用這種方法)用樹枝捅掉了裂縫里剩余的封泥掏出手電照了進去.

手電光下裂縫深處的空間形狀跟紡織用的梭子差不多兩頭窄中間寬"梭子"四周明顯經過過人工的鑿刻仿佛刻滿了銘文憑借僅兩指寬的裂縫便能在石柱內部刻出一圈圈的銘文這種離奇的工藝讓張國忠不得不想起了"玉碹"這種興盛于戰國的神秘技藝只可惜此刻是白天在外界光線的干擾下很難看清銘文刻的到底是些什麼內容.

最讓張國忠感到疑惑的便是這個紡錘狀空間的正中央懸著一個蠟白色條狀物體大概有成年人胳膊腕子粗細在條狀物的中間好像還有幾顆亮閃閃的銀釘每顆銀釘之間大概有一紮長*的距離由于光線問題也看不清這白色物體到底是什麼東西.

"果然有蹊蹺…"雖看不清石柱子內部的具體況但張國忠猜也猜得八九不離十了這白色條狀物很可能是一條大得出奇的虯褫如若果真如此的話那這條虯褫的大可真能去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了當年李村和王子豪家的虯褫比起這個吊著的家伙充其量也就是個孫子輩的不過這種利害的東西怎麼可能被吊(或者被銀釘釘)在石柱子里面?怎麼弄進去的?看著里面一動不動的白色物體張國忠一腦袋問號

"爸里面有什麼?"張毅城看父親蹲在那用手電往裂縫里換著姿勢的照來照去心里頓時湧起了一股好奇心.

"好像…確實是那玩藝但是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活的死的…"張國忠想用手里的樹枝去捅一下試試但又夠不著想撿個長點的樹枝吧還得撒朱砂走過去這也忒麻煩了吧…

就在這時候地上本來立起來銅錢忽然又都倒下了朱砂被一股莫名的風呼的一下吹了張國忠一腳面."這是什麼意思…?"張國忠一皺眉看剛才那陣勢石頭里面這東西仿佛對外界來者充滿了敵意但此刻不知道是投向了還是放松警惕了尤其奇怪的是與此同時張毅城的鷂子似乎也放松下來了本來豎著的羽毛又順了下來翅膀也不撲騰了微閉起眼睛好像又要睡覺.

"哎?爸你干嘛了?把那玩藝宰了?"看著鷂子的緒變化張毅城也是一個勁的納悶.

"我啥都沒干…!"張國忠也納悶按理修仙的畜牲是有靈性的其道行越高靈性就越高不但能看得懂"殄文"甚至有的還能人話乃至明人理(類似于《聊齋》一類的古代神話故事很可能就是對于修仙畜牲的藝術化描寫尤其是神話故事《白蛇傳》中的"白蛇"按張國忠的理解很可能就是頂級的虯褫).虯褫這種東西本身就是蛇修仙的最高境界而里面吊著的東西如果真是一只虯褫的話長成如此巨大恐怕算得上是"仙中之仙"了擁有變幻"銅錢臉"表的智商也不足為過這種畜牲的一舉一動大部分是有用意的最開始銅錢臉表的變化很可能是這東西對外來者充滿敵意的表現但此刻其打消了敵意且把朱砂吹到張國忠腳上卻不知道想要干什麼.

用手扳了扳岩石縫隙根本搬不動無奈張國忠又順著地上的朱砂印退回到了"分陰戟"內側"大鵬啊你你們村里不少開山炸石頭的?"雖不願但畢竟是徒弟了對這個孫大鵬張國忠下意識的也換了稱呼.

"對呀!"孫大鵬看了看張國忠"師傅你不會是想…"孫大鵬指了指前方的石柱子用手比劃了個挖的姿勢.

"對你能不能想辦法給我弄點雷管來?夠把那個裂縫炸開就行實在弄不來的話羊鎬撬棍什麼的也行…"張國忠皺著眉看著石柱子心里一個勁的盆算以前治虯褫都是用像樣的家伙將其腦袋切下來而現在像樣的家伙是有但那東西在石頭里面想切腦袋也得想辦法先把石頭弄開啊…

"師傅…"孫大鵬嘬著牙花子一臉的愁容"這個石柱子可動不得啊…"

"有什麼動不得的?"張國忠一皺眉"剛才我也動了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

"您那不算動土!"孫大鵬指了指旁邊的山坳子"這邊往北還有一個石柱子這兩個石柱子中間的土不能動啊來的時候俺就過您忘了?"

一到這張國忠心里也是一動心想是啊剛才光琢磨著怎麼把石頭弄開把里邊的虯褫除掉了竟然忘了這山里石柱子有兩個而這兩個石柱子中間仿佛還有著某種神秘的關系倘若不把著兩根石柱子具體是什麼東西搞清楚就冒然動手沒准真的會惹上什麼麻煩呢."那你帶我們去倘山頂!"想到這張國忠開始收拾地上的銅錢"那東西好像被釘在里頭了而且好像也消停了估計沒什麼事別怕快走吧…"看著孫大鵬好像不大敢走出"分陰戟"張國忠收拾了一下銅錢自己一步先邁了出去…

雙乳山本不是什麼大山所謂的山峰充其量也就是個山頭山坡上也沒有太過誇張的植被站在山頂上四周山坡的形一覽無余.

"看來還真沒那麼簡單…"張國忠在地上畫了個草圖用手大概比劃了一下不出所料剛才那個石柱子所處的地方正是山里的正陽位.而孫大鵬嘴里那個北邊的柱子則就在山中的正陰位"一個正陽一個正陰…"一個奇怪的念頭忽然在張國忠的心頭湧起前兩天公安局現的那堆人骨頭似乎都被做成了盤龍骨而這兩個石柱子是不是也是兩個盤龍骨呢…?"大鵬你們這山里有沒有什麼古墓?"想到這張國忠轉頭問孫大鵬.

"古墓?沒聽過…"孫大鵬搖頭"村里天天有人開山從來沒聽過有人挖到過古墓…"

"我是這兩個石柱子之間這段…"張國忠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坡"當初你那開山出事的人是因為在這兩個石柱子之間挖所以出的事他們挖到過什麼沒有?"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孫大鵬搖了搖頭.

"這樣吧咱們現在去北邊那個柱子看看…"

俗話望山跑死馬雖從山頂上看著不遠但走起來可是著實費了點功夫足足走了一個多鍾頭幾人才爬到了地方.

北邊的石柱子和南邊這個可是大不一樣南邊的是矮粗而北邊這個則是細長南邊這個周圍有空地而北邊這個周圍全是斜坡兩個石柱子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有一道裂縫雖然北邊柱子上的縫也被干土封死了但這個裂縫里的土可不像是人為填充的全是細土而且根本就沒摻鐵砂一類的東西用鑰匙挖了沒兩下便碰到了一層硬梆梆的填充物雖跟土的顏色差不多但奇硬無比看來沒有鑿子一類的工具是弄不開了.

"這樣吧咱們先回去弄點工具來…"張國忠站起來拍了拍衣服"大鵬開山的工具你家都有把?鐵錘撬棍什麼的?"

"有是有…可是…"孫大鵬一臉的為難"俺晚上得去吃請啊不去不合適啊…咱要是現在回村再回來恐怕來不及啊…"

"你把工具給我我自己來…"張國忠看著這個新收的寶貝徒弟也沒脾氣畢竟自己面皮薄可不像當初師傅馬真人那麼拉得下臉來.

"師傅要不咱明天再來吧俺去吃請讓您老一個人來不大合適啊…"孫大鵬還挺為難把張國忠都快氣樂了心你那頓酒席就不能不吃啊…

回到孫大鵬家已經是下午了把開山的工具給張國忠找出來後孫大鵬便滿心矛盾的去吃酒席了等張國忠喝了口水也要帶著工具出門的時候才現自己這寶貝徒弟走的太著急連鎖頭在哪都沒交代自己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一貫的不鎖門還是確實忘了交代.和張毅城在屋里找了半個多鍾頭也沒找著個像鎖頭的東西…

"這個馬大哈啊…"張國忠往屋子里看了一眼雖沒什麼值錢東西吧但就這麼走了也不大合適啊無奈只能暫時讓張毅城留下看家"毅城啊你在這給他看家我自己去一趟…"

———————————

注解*:

一紮:民間慣用的簡易測量單位一紮的長度大概指成年人手掌盡力伸展後拇指的指尖到中指指尖之間的距離.

上篇:第四十六章 收徒    下篇:第四十八章《天荒衍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