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八章 紙兔子   
  
第三十八章 紙兔子

等柳東升開車來到李村時已經晚上快十點了要農村就是農村剛剛九點多整個村子便已經是一片黑暗僅有零星幾家亮燈離遠了看就像莊稼地里的鬼火一樣.

把車停到一戶燈火通明的人家前柳東升下車敲門想問問李二丫和張毅城住在哪可沒想到來開門的正是李二丫.

一看是柳東升李二丫也服了心這個人可真是史上最強的熱粘皮怎麼都到李村了他也能找著啊…?

"喲李大嫂真是巧啊…"由于事突然柳東升也沒想好什麼"我…有點事問你是關于…張大哥的…"

"哎…您進來吧…"李二丫把柳東升讓進了院這時候李村長也披著褂子出來了一看柳東升來了立即笑著迎了上去聽柳東升沒吃飯立即讓李剛去李福家砸門買兩瓶酒還沒等柳東升推辭李剛已經推著自行車出院了.

走進院子柳東升當即一陣納悶只見院子里點著三個6o瓦大燈泡大概有十幾個婦女正坐在院里剪紙低頭撿起一張成品看了看仿佛是個兔子.

"兔子…?對了今年兔年…"柳東升把紙兔子又扔回了地上的笸籮里以為是農村的什麼風俗沒往心里去"李大嫂我能跟你單獨談談麼?"

"行…"李二丫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跟柳東升來到了院外柳東升倒也不隱瞞直接把案的前前後後以及張國忠接受衡巨額彙款的事和李二丫講述了一遍嚇的李二丫腿肚子當場就朝前了實在的李二丫也不知道張國忠到底干嘛去了此刻聽柳東升這麼一干脆就認定了張國忠是跟著老劉頭一塊兒倒賣文物去了一個勁的問柳東升抓住什麼罪過自能不能判輕點.

"這個不好如果自的話可能不會槍斃但最少二十年…不過這件事現在上面已經知道了你得第一時間做他的工作…"此刻柳東升也過于投入了完全忘了自己也僅僅是毫無根據的懷疑.

正巧這個時候李剛把酒拿回來了黑咕隆咚的聽見有人話便想偷著聽聽到底什麼結果前邊的一句沒聽見單單聽見了最後這句嚇得這李剛差點把手里的酒扔出去原來當初柳東升走後李陽光曾經教育李剛幸虧這個大哥大人大量目前正在"嚴打"搶劫和襲警都是一等一的重罪數罪並罰的話視節輕重要判十年到二十年節嚴重的要槍斃別的沒記住這"槍斃"和"二十年"李剛倒是記得挺清楚此刻聽柳東升這麼一李剛還以為是在自己的事呢…

"放我一馬竟然報上去了…***警察沒好東西…"李剛一邊罵一邊偷偷摸摸的把酒放在了房山底下騎著車子直奔李富貴家想要點盤纏連夜外逃.

聽李剛這麼一李富貴也有點不信"不可能啊那是二丫家未來的親家怎麼可能把親家侄子往大獄里送啊…"

"爹俺親耳聽見的…那個王八操的給我上報了!還讓俺四嬸做俺的工作呢!"李剛邊邊翻箱倒櫃的找錢收拾衣服"你跟玉蘭一聲吧!俺不能回家了!你給俺整點錢俺今天晚上就走!"

"行…行…你到村西頭等我…不行…不閉到南頭墳地那邊等我…這一千塊錢你先拿著…我去你爺爺那拿錢…"沒等李剛回答李富貴便披著衣服奪門而出直奔李村長家.

來到李村長家後李富貴也傻了只見李二丫淚眼朦朧的好像哭過而柳東升也是一臉的愁容李村長則在一邊皺著眉頭抽煙一不.看見這陣勢李富貴暗道不妙莫非兒子的是真的?

進了屋李富貴跟柳東升象征性的打了個招呼躡手躡腳的摸到了屋里把李剛的事和李大娘(李村長的妻子)了一聽孫子要判2o年李大娘也慌了偷偷把家里的一千塊錢現金和三千多塊錢的存折都給了李富貴.

"他娘的買個酒一個鍾頭不回來掉他娘的溝里讓鬼掐死啦!?"李富貴前腳出門李村長後腳開罵.

村南墳地.

這里便是張國忠年輕時經常過夜的墳地但此刻的李剛可不是張國忠拿著家里半亮不亮的手電李剛嚇的渾身是汗越是害怕就越是胡思亂想越是胡思亂想就越是害怕眼瞅著墳包下邊那些不時飄出的磷火就好像索命的惡鬼一樣一點一點的朝自己飄過來"他娘的…偏挑這麼個地兒…"雖是夏天但李剛此刻還是感覺渾身冒涼氣兩條腿一個勁的打哆嗦.

就在李剛戰戰兢兢想找塊地方坐會兒的時候忽然聽見身後不遠處草坑里嘩啦啦的響了起來"莫非…是我爹來了?"李剛拿出手電擰亮了沖著身後一通照"不對啊應該從北邊過來啊…"照了半天好像也沒什麼人"可能是啥畜牲行子吧…"李剛把手電又擰滅了(當時的國產碳性電池質量很過份電必需省著用…)摸了摸兜有煙沒火此時此刻李剛又後悔把那兩瓶酒放在爺爺家房山底下了…

大概又過了七八分鍾李剛身後的草又開始嘩嘩響這次李剛可是聽清了明明是人出的聲音動物是不可能制造出這種聲音的"他娘的有種就出來!不就是打了你一頓嗎!前天我敢打今天照樣敢!"李剛多少也是個半二流子此刻以為是柳東升找過來了心想反正也得進去了不如再修理他一頓"他娘的…"李剛擰開手電從地上撿了塊順手的石頭開始心翼翼的往草坑處走去…

此刻李村長家.

當著柳東升的面李大嬸並沒透露李剛的去向而是肚子疼回家了李富貴剛才是來報信的.柳東升也沒當回事李村長更是懶得追究那兩瓶酒了這時院里剪紙的婦女已經剪完了直接把所有的紙兔子都倒在了一個笸籮里這時候柳東升才覺這一笸籮的紙兔子仿佛並非是什麼習俗農村雖經濟不寬裕但也沒聽過剪紙貼窗花用廢報紙啊…"李大爺這是…"柳東升再次拿起了紙兔子不知所以.

"這是毅城讓我們弄的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啥…"李村長歎了口氣"二貴去吧毅城喊回來吧…"

"毅城不在這?"

"李雙全家呢是要鋪什麼什麼路…唉你看我歲數大了記性也不好"李村長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走到廚房拿了把菜刀直奔雞籠子隨著一聲尖嘯李村長家大公雞的喉管被李村長一刀割斷雞血嘀嗒嘀嗒的滴入了裝紙兔子的笸籮…

與此同時李雙全家.

抬頭看了看天張毅城眉頭一皺琢磨了一個下午制定的"強白金四合一陣法"本來想的挺周全的但想來想去就是沒把天氣因素考慮進去此刻天氣應該算是多云偏陰書上寫的天上那些星星只能看見一部分"三垣*"只能看見一垣東方七宿*干脆一宿都看不見這開陣時間咋確定啊…?理論上子時陰陽交替無陰無陽如果是布引魂牽破的陣法子時開陣最適宜但依陣法規模與作用的不同前後誤差個幾秒鍾甚至幾分鍾問題都不是很大但此時布的這個陣可是非比尋橙要牽的並不止于人魂其次魂魄成百上千陣若是開早了陽氣稍勝其身上所有魂魄有可能在一瞬間被"井噴式"引出而人的肉身倘若在適應了千魂在體的況下忽然引出所有魂魄很容易造成大陰沖身最終落得"呆尸*"的下場但若陣開晚了陰氣稍勝一來容易引魂不淨二來更容易觸怒冤魂成了惡鬼若真是那樣麻煩就大了但此時天陰風起三垣不全七宿不見確定時間看星星是沒戲了手表誤差又太大…"要不明天再…?"想到這里張毅城有點猶豫了.

"都弄好了!"張毅城正在拿捏不定的時候忽然李二貴嚷嚷著進來了.

"弄好了?雞血也…弄好了?"張毅城一嘬牙花子.

"是啊都按你的交代辦了!"李二貴還挺高興.

"唉…!"張毅城這個郁悶啊八百個紙兔子粘了雞血就必須當天用今天這陣要是不布明天紙兔子就得重新剪這不得讓村里那幫大媽罵死啊…

村南墳地.

"剛子!剛子!李剛!!他娘的哪去了…?"李富貴拿著錢呼哧帶喘的跑到村南的墳地一個勁的嚷嚷可是喊了半天也不見兒子的人影"走了…哎喲…身上就一千塊錢能走多遠呐…"要也巧這時候天上的云層漸漸的散了點月亮出來了雖沒有什麼照明工具但借著月光也能看見點東西.

"剛子!是你嗎…?"借著月光李富貴現對面一座新墳旁邊好像蹲著個人…

—————

注解*:

三垣:即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

東方七宿:亦為"東官青龍".即二十八星宿之角,亢,氐,房,心,尾,萁.

呆尸:"呆尸"即"無魂之體"醫學上的腦死亡與植物人茅山書中統稱為"呆尸"在《傳國寶璽》中張國忠曾經想使用"陽魂法"對付"闐鬼"後被老劉頭制止據傳用過"陽魂法"後魂魄會因陰陽相沖而散事的尸身即使被救活也會成為"呆尸".

上篇:第三十七章 巨款之嫌    下篇:第三十九章 黼氣不止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