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六章 虎子出山   
  
第三十六章 虎子出山

"村里出了這麼個混賬真是我李村的不幸!"李村長歎了口氣開始訴一直以來村里的怪事.

要李剛媳婦流產的事還不算太邪更邪的還在後邊.李村有個養兔專業戶叫李雙全在村里不算富也算是第二富了因為養兔賺了點錢不但家里冰箱彩電一應俱全還娶了個城里媳婦本來兩口日子過的不錯但就在前不久這李雙全養的兔子忽然全死了好幾百只一只不剩把李雙全心疼的差點就上吊.把死兔子拿到農技中心一看技術員是中毒死的李雙全隨即報案破案的警察從他家喂兔子的草料中提取到了一些帶有劇毒農藥對硫磷*的雜草且含量已經遠遠過了正常農業噴灑水平要知道這種劇毒農藥大多是用來泡棉花籽*用的整個站鎮近幾年來並沒有這種劇毒農藥的銷售與使用記錄所以民警便將此案件定性成了人為投毒.

為這事李雙全站在村口罵了足足一個禮拜村里人也認為很可能是本村或鄰村有人看李雙全掙錢眼所以投的毒為這事李村長還召集村里人開了一次大會懸賞一千塊錢捉拿投毒犯但直道最後也沒什麼結果.

最後沒辦法李雙全只能拿出積蓄准備卷土重來可是禍不單行就在李雙全又從外邊買了幾十只種兔准備東山再起的時候媳婦又病了♀種病可使忒怪了起初跟正常人並沒什麼兩樣照樣能洗衣服做飯干活但過了沒幾天就不吃糧食了專門吃草又過了幾天干脆連地都下不了了只能趴在床上目光呆滯且不會話要生病吧也沒病不燒不感冒一切生理指標都很正常去醫院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可就是不吃飯給草倒是吃的挺香…

"兔子全死了…?吃草…?"李村長一提到這柳東升不禁想起了當年自己女兒的毛病.

"這還不算…"李富貴又搭話了"一到半夜忽然又跟換了個人似的雙手叉腰站的村里罵就罵我老李家!罵我爹罵我罵我兒子你我家招她惹她了…?"

聽李富貴形容這李雙全的媳婦雖然是個女的但半夜罵人的聲音卻像個男人罵的要多難聽有多難聽聲音比村里大喇叭都大攪的半個村人睡不好覺.

對于這種現象村里人開始是見怪不怪開始李村長想找張國忠但聽出差了也便隨便找過幾個先生給瞧但這幫先生到了李雙全家後一個個都是吐著血走的漸漸的村里人也開始覺得這件事不那麼簡單了因為這人晚上罵的清一色全是李村長全家村里人更是有傳出不少風風語是村長家祖宗上缺德害人了什麼的所以這李村長對這件事甚至比李雙全本人還著急.

"她罵的什麼?那幫先生怎麼?"柳東升問道.

"就是罵人啊媽人還能罵啥…?就是那些話唄…"李富貴一攤手道"先生身上東西太多了趕不過來啊…"

"趕不過來?"柳東升一皺眉把嘴貼到了李村長的耳朵邊上"李大爺張國忠有個兒子你知道不?"

"知道啊那是俺侄孫子咋啦?"李村長道.

"您村里這個事他沒准能幫幫你…"柳東升道"當時我閨女也犯過這毛病據那幫跳大神的身上也不只一樣東西都讓那子給收拾了…"

"他…能行?"李村長將信將疑"他還是個孩子啊…"

"哎我就是讓您去問問…"柳東升心里也挺內疚人家孩子幫了自己這麼多忙自己不但沒想辦法謝謝人家反倒滿世界的給人家找麻煩哎…"李大爺您跟他家比我近的多這事我就不管了您自己去找他吧…您可千萬,千萬,千萬別是我的…"

"行…回頭我去問問他…"李村長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剛才那個卡車司機湊合過來了"警察同志你讓我怎麼謝你啊…"卡車司機著就是一躬.

"唉!別這樣我是警察這是我份內的事…"

"這位兄弟我是孩子家當家的…剛才的事對不住啦…"李村長也湊合上來了"大兄弟俺們知道你也不易俺們村現在得用磚要不你把磚都賣給俺們村咋樣?絕不讓你賠錢…"

一聽李村長要買磚這司機高興得不得了立即去跟李富貴談價錢了♀時候吊車可算開過來了一幫村民開始幫忙卸磚不一會半掛車被吊到了路邊交通開始緩緩恢複…

回絕了李村長的盛邀請後柳東升從車上翻出急救包好歹把傷口包了包開始繼續趕路一路上柳東升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對張國忠的懷疑如果李樹林真侮辱過李二丫的話那張國忠跟這個李樹林應該有仇啊他們兩個人怎麼可能在一起共事呢…莫非自己真是多慮了…?

與此同時李村.

回家後李村長第一件事就是打兒子李三貴開著村委會的"後三*"去城里請張毅城看得好看不好放一邊哪怕是給確個診也成啊…

張毅城的學校已經進入期末複習階段了天天上課沒別的事除了做卷子還是做卷子整得張毅城一天到晚比死還難受此時三叔來找自己豈不是脫離苦海的最佳時機?還沒等李二丫話自己先一口答應了都是親戚李二丫雖不放心兒子但也沒好意思拒絕心想自己正好也有日子沒回家了不如借機去看看父親第二天二人便由李三貴拉著直奔李村.

實話張毅城以前也來過李村但那陣子還記不太清了這次來可算是重溫了童年的記憶.客套了幾句以後李村長便把張毅城拽到了一邊聲叨咕起了村里的事.

起初張毅城還以為就是普通的莊客或被什麼東西"覓"上了但聽李村長越形容越不對勁這李雙全的媳婦況跟柳蒙蒙當初有點類似身上東西也不只一樣但好像更複雜.

"姥爺(輩分已經亂到幾近隨便叫的地步了)我能不能去看看她啊…?"張毅城道.

"行我陪你去!"李村長叫上李大貴李二貴陪著張毅城一塊來到了李雙全家.

到了李雙全家門口張毅城可算知道什麼叫全村富了此時李村村民的主要的經濟來源無外乎種地種菜連李村長家住的還都是文革時的土坯房人家這專業戶家已經蓋起大瓦房來了院子的面積比李村長家大了三四倍靠東頭整整一面牆都是養兔子用的格子院子里還團一輛半舊不舊的"大*"貌似是私家車.

李雙全是個挺俊俏的伙子據母親是河北省公路管理局的干部父親是部隊的干部都在外地因為父母感不好此人從便在大伯家長大後來其父母感又好了曾經千方百計的想彌補孩子但這李雙全卻始終對父母很冷漠甯願拒絕父母給的幾萬塊錢的本錢白手起家自己干.

聽村長又給找人來看了這李雙全勉強的擠出了一絲笑臉但一看眾人前呼後擁的竟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不禁又是一歎氣只是象征性的點了點頭.

"李叔叔你好!"張毅城鞠了一躬"能讓我瞧一眼阿姨麼?"

"好…屋里請…"李雙全把眾人讓進了屋里打開門只見床上厚厚的棉被中裹著一個臉色白里透青的女子要按現代的話儼然像個化過濃妝的.床邊放著一筐青草而這個女子的枕頭邊上似乎慢是沒嚼乾淨的草渣子.

"他不熱嗎?"走近了以後張毅城也是一皺眉心大熱天的裹棉被沒病也得熱出病來啊…"怎…怎麼這個姿勢?"

"她天天抖裹成這樣才不抖…"李雙全哭喪道"白天這樣晚上就出去罵…"李雙全看了一眼身後的李隊長沒往下.

張毅城緩緩把腦袋湊了上去感覺一股強烈的臊氣味撲鼻而來只見這背子里裹的女子兩只眼睛呆若木雞一眨不眨用手晃蕩也沒反應就如同瞎了一樣而身體則儼然就是趴在了床上而且趴的姿勢還挺特別兩條胳膊肘部著床臂呈喇叭口狀向外腿也一樣膝部著床腿向外張毅城自己用胳膊比劃了一下這個姿勢還挺難拿.

"多長時間了?"張毅城道.

"從現那會到今天一個月得多了…"李雙全哭喪著臉道.

"能把被子掀開看看麼?"張毅城問道.

"行…"李雙全緩緩的掀開了被子只見女子雙手雙腳都緊緊的攥著一動不動褲子濕乎乎的"呀…又尿了…!唉!"一掀被子李雙全一嘬牙花子深深的歎了口氣"李叔你們能先出去一下麼…?"

幾人來到了院里李村長也是一個勁的皺眉"毅城啊你能弄就弄弄不了可千萬別逞能啊…"

"嗯…"張毅城的眼珠一個勁的亂轉"姥爺村里死過什麼動物沒有?"

"死過啊!他們家兔子都死了不是跟你了嗎…"李村長道.

"嗯…這就對了…"張毅城道"兔子'覓’上了…"

"兔子也能'覓’人?"李村長有點不信.

"不是一只…他家死了多少只就有多少只'覓’她…"張毅城道.

"那…兔子怎麼還會罵人啊…?咱老李家也沒吃過他家兔子啊…"旁邊的李三貴也挺郁悶.

"還有別的東西…"張毅城大人似的滿臉的沉思"這得得道晚上再看看…我見過一次這種東西…吊死鬼和蛇但這個身上好像不那麼簡單…對了姥爺咱們家…有沒有什麼仇人死了…?"

"沒有啊…從來沒有仇人啊…"李村長也楞了"就那個李樹林啊莫非那子死啦?"

"李樹林是誰?"張毅城一愣.

張毅城這麼一問李村長立即暗道不好漏嘴了正在這時候李雙全端著一個大盆從屋里出來了"李樹林沒死…前不久還找過我呢…"

"什麼?"李富貴一聽這話眼珠子立即瞪圓了這敢好人家刑警同志交代讓自己了解況還沒等自己問呢當事人自己先交代了…"雙全李樹林找你干啥!?"

————

注解*:

對硫磷:劇毒農藥俗稱16o5因其毒性過大而被全國大多數省市自治區明令禁止在糧食作物,果樹,蔬菜,茶葉,煙葉上使用.

關于使用對硫磷農藥浸泡棉花籽:眾所周知棉鈴蟲是一種抗藥性極強的害蟲為了避免棉花籽中帶有棉鈴蟲的蟲卵或幼蟲部分棉農經常采用的方法便是用高濃度劇毒農藥浸泡棉花籽.其中對硫磷便是使用率較高的農藥.

後三:即改革開放中期比較常見的"東風三輪"采用25occ排量單缸汽油機是當時比較普及的交通工具.

大:即"天津大"是天汽與日本大工業株式會社合資生產的第一代微型面包車諸多城市早期的"面的"大多采用"天津大".

————

哎…覺得留坑不好還是把該更的給大家更完吧鼠蠹之患大概還有4-5章結束在此決定給大家更完!

上篇:第三十五章 威脅    下篇:第三十七章 巨款之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