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一章 遺孀   
  
第三十一章 遺孀

和往常不一樣這次開門的不是李二丫而是張毅城自己.

"毅城啊…你媽…不在啊?"三番兩次的打攪柳東升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

"我媽去我大媽家打麻將了…柳叔叔…您那…又怎麼了?"張毅城眯縫著眼問道.

"哦…叔叔這次來是想問問你腰里插一個黃旗子能不能讓別人不願意接近你?"張健的供詞柳東升也沒聽太明白只記住了一個黃旗子.

"這…應該有吧…"張毅城把柳東升讓進了屋里從平時張國忠放煙的地方拿了包煙出來"我倒是聽我爸過黃旗子好像是預警用的旗子倒了或者旗子杆斷了東西就不能碰旗子沒事就放心弄至于插在腰里是干嘛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茅山術里用黃旗子的地方挺多的…柳叔叔您抽煙!"

"哎謝謝謝謝!"柳東升點上煙也是一皺眉看來眼下想指望這個孩子是不大現實了最關鍵的自己媳婦已經受到了威脅現在人家家里就兩口人萬一給人家也惹上什麼麻煩等人家當家的回來怎麼交待啊"毅城啊…你爸走了都快兩個月了什麼時候能回來啊?"

"本來前兩天就應該回來的…"一提到張國忠張毅城也是郁悶自己這個當兒子的想見爹一面可比見眼前的老丈杆子費勁多了"昨天剛給我媽拍的電報還得再過幾天我爸嘴里的'天’啊…得按'月’理解…"

"哦…"柳東升一聽也是一陣郁悶眼前的案子有無數的謎團顯然不是刑偵學,法醫學能解決得了的例如那些奇怪的符咒詭異的玉石柱等等"那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出差地方的地址或電話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問他啊…"

"這個啊…您不早…"張毅城一聳肩"我爸前些天在香港呆了好多天據還住在個大款家那時候電話地址都有現在據又回國了…但究竟去哪沒…"

"香港?大款家?"柳東升下意識的一陣警覺"你爸不是去陝西了麼?你家香港有親戚?"

"沒有啊…"張毅城道"好像是幫那家人辦什麼事電報里也沒細."

"哦…毅城啊…你肯定那個黃旗子是你爸'掌’的那個'教’里的東西?"

"是啊…這點我大爺跟我過道教五派黃旗子應該是茅山的'專利’啊!"張毅城畢竟還是孩子也沒多想老丈杆子問什麼就什麼.

"那你爸…有沒有什麼師兄弟或者徒弟什麼的?他師傅是誰?"柳東升問道.

"我爸的師傅早死啦…我爸我媽結婚以前就死啦…師兄弟嗎…就我大爺一個人應該沒別人吧…"張毅城道.

"對了毅城那據你所知還有沒有別人和你爸,你大爺本事一樣大?"柳東升越問疑心越大莫非那個老頭子就是…?

"肯定沒有…"一聽這話張毅城倒吹上了而且越越沒邊"要是有人比我爸本事大人家香港的大老板干嘛千里迢迢的來天津找他啊?全中國來講我爸應該排第一其次是我大爺…"

"我知道了…"柳東升狠嘬了口煙站起身"毅城啊那…我就等你爸回來…"

"哎柳叔叔不再坐會兒啦?"看柳東升要走張毅城心里挺高興的但還得裝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樣子.

"改天吧…你寫作業吧毅城…"柳東升走出屋心理又是高興又是矛盾高興是高興在這個張毅城的父親也就是張國忠再目前看來有一定的嫌疑而矛盾卻是因為張毅城是自己女兒,老丈人甚至自己的救命恩人萬一張國忠真的是罪犯這個案子究竟該不該管?還是故意放水讓案子爛在檔案袋里?真要硬著頭皮查吧?萬一這張國忠真是罪犯抓住就是槍斃如果抓他的人真是自己以後怎麼面對家里人?怎麼面對救過自己全家性命的張毅城?不查吧?自己是警察啊!幾千萬大案在自己手里放了要怎麼面對對自己寄予厚望的領導?怎麼面對天天把自己當大神供著的二嘎和朱?"柳東升啊柳東升天下三百六十行你怎麼非得干警察呢?"張毅城哐當一聲關上了門而柳東升卻只能苦笑.

張毅城家在居民區深處天晚了不好打車下樓後柳東升邊想邊溜達也不知道走了多遠抬頭一看眼前是一家飯館店面不大人也不多.看見飯館柳東升才想起來自己還沒吃飯呢索性進了飯館找了張桌子坐下了.

飯館面積不大充其量二十來平米櫃台收錢的是一個少也有七十歲的老太太精神頭還不錯此外還有一個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伙子在廚房掌勺服務員則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看樣子像一家子開的店.

"老板娘您給拍兩條黃瓜來盤宮爆雞丁兩瓶啤酒一碗米飯…"柳東升看著菜單都有點不好意思點菜太便宜了拍黃瓜一塊錢一份啤酒才八毛錢一瓶跟外邊賣店一個價.

兩瓶涼啤酒下肚柳東升感覺舒服多了腦袋暈呼呼的剛才那些煩心事也懶得想了就在這時候門外忽然進來三四個彪形大漢徑直走到了櫃台站櫃台的老太太也挺從容面無表的拿出了一打子錢遞給了為的大漢.

柳東升斜眼看著著這幾個人一陣的納悶連手腕子上都是刺青明擺著不是好東西啊莫非是收保護費的?這也太沒人性了吧老太太的錢也好意思要?

這時只見為的大漢點了點錢啪的一下把錢又拍在了櫃台上斜眼盯著老太太.

"今天就這麼多…"老太太也沒看他邊邊忙手里的活兒.

"得…算我倒黴…"大漢仿佛也拿老太太沒轍揣起錢往外就走剛走到柳東升這張桌子邊上忽然被什麼東西一絆撲通一下就是一個大馬趴這一下可把這哥們差點摔殘廢了其他幾個人也傻了剛要上去扶只見這個被摔的哥們又爬了起來惡狠狠的看著柳東升.

"哎…對不起幾位…腿撂錯地方了…"柳東升笑著把橫在過道的腿抽了回來.

"你他媽想死啊?"挨摔的人沒話旁邊一個跟著的倒來勁了撲通一下就坐在了柳東升對面.

"實在是不好意思…腿撂錯地方了…"柳東升假模假式的賠不是"要不請您幾位喝一杯?"

"喝你媽B!!"對面這位嘩啦一下就把拍黃瓜的盤子掀翻了菜湯弄了柳東升一襯衣.

"哎…?"柳東升看看自己的襯衣"唉呀這襯衣一百多塊錢呢…幾位兄弟你們得賠我一件啊…"

"我賠你媽B…"剛才挨摔的大漢也來勁了從桌子上抄起啤酒瓶剛要砸手忽然停在了空中只見一把手槍頂在了自己的褲襠處而剛才絆自己的這位哥哥卻仍然嬉皮笑臉的看著自己……

"你們是干嗎的?"柳東升把為的大漢銬在了屋角的暖氣管線上其他幾個人雙手抱頭挨著為的大漢在飯館里蹲了一排.

"收…收房租的…"為的大漢也軟了"警察大哥剛才對不住啊我們有眼不識泰山…"

"收房租?"柳東升四處看了看這個飯館儼然屬于"街道建築"不像是私人蓋的"這房子你的?"

"哎…是啊是啊!"為的大漢一臉的堆笑.

"你也能有房子?"柳東升哼哼一笑徑直走到了櫃台老太太的跟前嘀咕"大媽您不用害怕我是警察!這幾個人要是敲詐您保證他們沒好果子吃!"

"警察同志您饒了我們吧…"老太太道"這房子是他的…"

"大媽您不用害怕我是分局的刑警隊長!這幾塊料要是還敢找您麻煩管保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你是…分局的…?哪個分局?"老太太的表詛驟然變化眼神很怪異.

"就這的分局啊!"柳東升道.

"我兒子叫錢尚貴你認識不?"老太太這麼一連那個婦女眼圈都了.

一聽錢尚貴這個名字柳東升也是一愣這個人是緝毒科的三年前在廣州辦案時犧牲了追悼會時自己還隨過二十塊的份子錢只不過當時自己有任務錢是讓同事帶過去的.

"老人家…您是錢尚貴的母親?"

"嗯…這是我兒媳婦尚貴過去以後我們就開了這間飯館這是我孫子…"老太太指了指下廚的伙子.

"那您…給他們錢…這是…"柳東升此刻簡直是怒沖冠莫非民警的遺孀會被地痞流氓勒索…?

上篇:第三十章 目的    下篇:第三十三章 臥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