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二十七章 又見李樹林   
  
第二十七章 又見李樹林

和李二丫打過招呼後柳東升第二天還真到學續張毅城請假了理由是"這孩子訓練的一只鷂子對破案有重要意義."一時間消息在學校老師間算是傳開了甚至還真有幾個好熱鬧的老師一時興起也養起了鷂子只不過養了就後悔了…

劉常有家隔壁張毅城和柳東升進了屋子.

"當時尸體就在這里…"柳東升指著兩個躺櫃之間的一個空缺位置"箱子已經被抬回局里檢查了似乎沒什麼特別…"

"哦…尸體里有東西嘛?"張毅城問道.

"沒有…"柳東升道"根據上次的經驗法醫把尸體身上所有不容易注意的地方都檢查了不光是肛門還有鼻腔,耳腔和咽喉沒有任何現…"

"哦…"張毅城在屋子里轉了一圈走馬觀花的四處瞅了瞅(畢竟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不上課啊趕緊把柳東升打了趕緊回家玩游戲啊)"好像沒什麼問題柳叔叔這個人好像沒下什麼道道…"

"沒下道道?那他們把尸體弄到這來干嘛?向我們示威?"柳東升一皺眉心想莫非真的只是為了嚇慌唬劉常有讓其守口如瓶?沒道理啊憑那些人的手腕想嚇唬劉常有那號人難道還用兩具尸體?光殺亮子一個難道還不夠?

"不好…"張毅城撲啦一下放了手中的鷂子只見鷂子圍著房間飛了幾圈落在了窗台上嘎的叫了一下.

"這…?"張毅城走到窗台前在牆上仔細找了找似乎沒刻什麼東西"大驚怪…"張毅城一把又將鷂子抓了回來.

"怎麼回事?"柳東升也走到了窗台前.

"好像窗台上有問題但好像又沒問題很少看它這麼叫…"張毅城道.

"我看看…"柳東升蹲下身子仔細檢查牆面只見雪白的牆面平整異郴刻任何東西"怪了…"柳東升就是這個毛病越是正常的過份的東西就越覺得有問題跟三國里的司馬懿一個毛病此刻這個牆面白的離譜顯然像是不久前新刷的漿也讓其起了疑心(現陳俊生尸體的時候由于事突然現場混亂柳東升並沒注意這點)"毅城你看這牆…怎麼這麼白?"

"哎…?"張毅城差點暈倒人家牆白也犯法啊?

"不…毅城你聽我院門的鎖已經鏽死了至少半年沒打開過根據這里的陳設我推測這個房子的唯一用途就事被犯罪分子用來藏匿髒物!難道藏髒物有必要粉刷牆壁嗎?"柳東升一邊一邊從兜里掏出了手絹到院子里打開水龍頭蘸了點水進屋就開始擦牆手絹上膩的塗料多了就再去外面沖一沖三四次折騰下來窗台下牆壁上雪白的塗料硬是被擦掉了臉盆大一大片塗料下的白灰露了出來.

"毅城你看這里…"柳東升指著白灰上的幾絲稍微深一點的痕跡道"這里本是有裂紋的但被膩子膩上了…看來窗台下面果然有東西…"

"哦…原來是這樣…"張毅城並不懂柳東升到底現了什麼但出于禮貌還是象征性的裝作大徹大悟狀態.

掏出鑰匙劉東升輕輕的刮了一下用膩子膩上的裂縫"毅城你看這里有裂縫這里沒有…這明什麼?"

"可能…這塊的白灰質量不如旁邊的…?"張毅城也覺得眼下商品質量問題比較讓人擔憂自己這老丈杆子身為人民警察調查案件之余可能也比較關心假冒偽劣產品的事…

"錯…有裂紋的白灰是後貼上去的…"柳東升道(其實稍微有點物理常識的人便不難理解如果在一片已經干透的白灰中間挖個窟窿再用濕的白灰漿貼上去肯定會起裂紋因為新舊白灰的干濕程度不一樣受熱脹冷縮原理影響開裂是難免的不僅是白灰水泥也有同樣現象)"真是狡猾啊…竟然還用膩子膩上了…"

到院子四處找了找柳東升就地取材揀了半塊磚頭直接用辦公室鑰匙當鑿子就鑿上了不一會白灰被鑿掉了一大片只見一個形狀不是很規則的玉片從白灰內部露了出來."果然有東西…"柳東升從白灰沖摳出了玉片用指甲摳了摳粘在表面的白灰"毅城你看這個…"

張毅城接過玉片迎著太陽光仔細看了看只見玉片上橫著刻了一排東西仿佛是文字或符號周圍還有一圈花紋但刻的實在是太了看不大清"應該…就是這個…"張毅城道"這就對了理論上講…對面的牆上應該也有…"

聽張毅城這麼一柳東升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抄起磚頭道對面的牆上又是一通砸但直到把鑰匙都砸彎了整個窗台下的白灰差不多都被砸掉了也沒砸出什麼東西來"***…藏的還真隱蔽啊…回頭找你個工人***把這個房子拆了我就不信找不到…"柳東升砸的手指頭麻胳膊都木了氣的一個勁的罵街"對了毅城照你的分析這東西應該是干什麼用的?莫非…那陳俊生到了半夜也會複活…?"

"不清楚…上次從那個尸體屁股里弄出來的東西千萬不要扔…等我爸回來讓他看看吧…這個東西也留著…估計不是什麼好東西…"

"行…!"柳東升擦了把汗"毅城今天謝謝你!先送你回去吧!這個房子我會找人來處理!"…

帶著張毅城吃了頓飯後柳東升把張毅城送回了家(本來柳東升想將張毅城送回學校的但其一再借口要"研究研究"非回家不可柳東升無奈只能送他回家)此時才中午一點左右李二丫去上班了家里沒人啊張毅城可算是如魚得水了可算把那個"大鬼"過去了…

回到局里後柳東升剛想去找後勤的李師傅幫自己再配把鑰匙忽然二嘎又滿頭大汗的跑過來了"柳…柳隊…找你一上午了你干嘛去啦?"

"我干嘛還得通知你啊…?"柳東升一撇嘴"看你的警服穿的把領子弄好了!跟個逃兵似的!"

"哎…柳隊有個好消息有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二嘎瞪著眼好像挺高興似的.

"少跟我臭屁!"柳東升一瞪眼"好消息是什麼?"

"那輛白色拉達河北那邊查到啦!"二嘎道"3打頭零結尾的白拉達全河北一共有三輛根據咱們提供的案介紹那邊鎖定了其中的一輛並對車主進行了走訪!"

"哦?"柳東升也挺高興河北的同志工作效率挺高啊"那邊怎麼?"

"這輛車注冊地是河北省黃驊縣車主叫李樹林天津站人上午我給咸水沽分局打過電話確認過這件事現確有其人文革中期曾因流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後來因為表現良好曾先後減刑三年前幾年剛放出來出獄後此人也不知道哪來的錢在河北岐口*村蓋了房子還承包了三艘漁船做水產生意干的還不錯根據周圍村民反映此人很怪平時從來也不和別人交往總有一些神頭鬼臉的外鄉人找他河北警方覺得此人比較可疑."

"好!干的好!"柳東升一聽岐口心里可有譜了那可是臨海漁村啊出哼私簡直就是得天獨厚啊"別跟我周圍村民的反應那個李樹林本人河北的同志審出什麼沒有…?"

"厄…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壞消息…"二嘎抿了抿嘴一副理虧樣"李樹林他…他…"

"怎麼了?不承認?"柳東升皺眉道.

"李樹林已經外逃了…"二嘎一翻白眼無奈道.

"啊!?什麼時候的事!?"柳東升這個郁悶啊這幫人簡直太狡猾了為什麼公安局每次行動都晚一步啊…

"不知道根據周圍村民反映半個月前就已經看不見他了…"二嘎道.

"***…真是狡猾…"柳東升也不知道什麼好了.

"不過還有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

"少廢話快!"柳東升沒好氣的點上一根煙.

"…美國進口的電台馬上到位你再外出哪怕到河北都能跟家里(指局里)聯系上啦…!"二嘎道"聽叫什麼…摩托什麼的…"

"哦…什麼摩托?到底是電台還是摩托?"柳東升也納悶自己是刑警又不是交警怎麼局里想起給自己配摩托來了?

"不…不…"二嘎道"那個電台的商標叫什麼摩托牌貴著呐以前的咱用的電台質量不好總耽誤事這次局里是豁血本了…器材都搬到後勤了明天市局來人給裝…你可以先去瞅一眼…"

"瞅它干嘛?對了亮子那個蹲監獄的爹查的怎麼樣了?"柳東升問道.

"監獄的同志已經替咱審過一輪了…但啥都審不出來…他一口咬定進去後就再也沒跟家里人聯系過…連離婚協議都是由獄警交給他的…監獄那邊也確實沒人探過監還咱要不死心可以自己去審…"

"哦…他兒子死的事跟他了麼?"柳東升道.

"啦!無動于衷啊他!沒見過這樣當爹的…"二嘎無奈道…

"***…這幫王八蛋…"柳東升深吸了口氣"這樣…你給我個協查通告全國范圍給我逮這個李樹林!這個人是關鍵!我下午去趟監獄…我自己坐車去!我的車你想辦法找人下午就把電台給我裝上明天我親自去河北!"

"是…!"二嘎立正敬禮.

—————————————

*注釋*:

岐口:岐口村隸屬河北省黃驊縣(今河北省黃驊市)管理緊臨天津市大港油田是一個臨海漁村以漁業與養殖業出名這里的漁民都是出海打魚的只要是產于岐口的菏基本上都能保證是百分之百的純天然海味♀一帶的近海都是"泥灘"礦物質與微生物異常豐富所以相比起產于"沙灘"的菏這里產的菏營養更豐富味道更鮮美.

上篇:第二十六章 畫像    下篇:第二十八章 虎毒不食子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