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二十三章 三審劉常有   
  
第二十三章 三審劉常有

"果然是同一群人干的…!"拿著老陳遞過來的怪文柳東升憤憤道.

"什麼同一群人?一群什麼人?"老陳沒打聽明白.

"沒事…老陳啊♀具尸體無論如何不能再留在局里過夜了!最好下班前就安排火化!"柳東升斬釘截鐵"這個你安排吧!"

"好…!"對于這種死因莫名其妙的尸體老陳也知道厲害了"我這就去安排!"

"你們幾個把這個箱子給我搬回去!"柳東升現場指揮勘查"你們幾個去這附近走訪一下事的人這兩間房子給我仔細搜!有什麼蛛絲馬跡立即報告!"

"是!"一群刑警開始各自工作."二嘎你馬上帶人去把這個房主給我監視起來!不得已的話隨時實施抓捕!李!你馬上動身把市區一星期內接報的失蹤案件給我統計一下報上來盡快核實死者身份!"

"是!"二嘎李開始分頭行動……

和預料中的一樣刑警們並沒從現場與附近居民處得到有價值的線索▲在辦公室柳東升正在冥思苦想忽然二嘎滿頭是汗的推門進屋表就像剛丟了錢包一樣.

"怎麼了?不是讓你去監視房主嗎?"柳東升沒精打采道.

"就是那個…房主啊!那個房主他…他…"二嘎滿嘴磕吧都出句整話了"他是陳俊生啊!"

"廢話我能不知道他是陳俊生嗎?"柳東升一皺眉遞上一杯水"來別著急喝口水慢慢!"

"不是…他不是陳俊生…!不對不對他就是陳俊生!"二嘎有個毛病一著急就磕吧"那個死了的…剛…剛才那個死了的…他是陳俊生!"

"房主不是陳俊生而死者才是陳俊生?"柳東升也糊塗了.

"唉呀柳隊我是房主和死者都是陳俊生!房主就是陳俊生!死的也是陳俊生!房主就是死者!"二嘎急了"還有…柳隊你猜…陳俊生家的…隔壁…住的誰…?"

"難不成是亮子?"

"唉呀頭兒你太厲害了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啊!這你都能猜出來…"二嘎可算恢複清醒了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拍馬屁.

"運籌個屁!…快去安排審訊室再把劉常有給我提出來!"柳東升喘了口氣道"等等…先把那個偷自行車的給我提出來別審訊就是有人來保他出去了!"

"好…"二嘎一口氣把柳東升茶缸子里的水全給喝了轉身出了辦公室.

大概過了十分鍾二嘎從門縫里把腦袋又探了進來"柳隊ok啦三審訊室…"

這個偷自行車的伙子看上去好像還有點文化戴著近視眼鏡看歲數也就二十歲不到滿臉的麻子頭上的油比柳東升還多穿著一身運動服腳底下是一雙疙瘩底的球鞋乍一看像個學生無論如何也不像偷.

"伙子叫什麼名字?怎麼進來的?"柳東升對這個孩子的態度應該算很和藹了.

"我叫…張濤我…想偷一輛自行車…就被抓住了…"

"哦?…被誰抓的?"

"被一個戴箍的大娘…"伙子還挺誠實二嘎忍不住一個勁的偷笑.

"我看不對吧…知道為什麼把你找來嗎?"就憑這兩句話以及這子話的態度柳東升心理已經有底了典型的"生瓜蛋子"啊"告訴你我是刑警隊的你這案子本來不歸我管但主使你去偷的那個人可是我們要抓的犯人."

"沒…沒人主使我啊…是我自己要偷的…"這句話一出連柳東升都差點笑了看不出這子還挺講義氣.

"來把這八個字給我念一遍!"柳東升回頭指了指背後的牆面.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張濤念的還挺坦然.

"你知道主使你來的是什麼人嗎?"柳東升開始使詐"那是全國通緝的殺人犯我現在給你上一堂法律課盜竊未遂且數額不大最多治安拘留五到七天如果認真悔改且有立功表現的沒准連那七天都能免了…"柳東升一直盯著張濤的表"協從犯罪且蓄意妨礙公安機關偵破工作的一律要追究刑事責任而且要從嚴,從重處理伙子知道什麼叫刑事責任嗎?"

張濤搖了搖頭汗珠子順著鬢角一個勁的淌.

"刑事責任就是判刑蹲監獄六個月起二十年封頂…再重點兒就是死刑!"柳東升慢條斯理"主使你進來的人抓住就是死刑你要是協助我們破案從現在開始跟案犯劃清界限那你就是盜竊未遂你要是繼續隱瞞不報那就是死刑犯的同案犯…你是想自己呢還是想等我們替你?"柳東升偷眼看張濤似乎已經扛不住了"伙子滿十六周歲了吧?我給你三分鍾時間考慮…".

"我…!是一個老頭給了我三百塊錢…讓我…"沒用三分鍾甚至連三秒鍾都沒過張濤就招了…

"老頭…?…帶他去畫像!"柳東升與二嘎耳語了一下"沒時間跟他耗了…趕緊把劉常有帶來!這個人先別放萬一也是同伙跑了就麻煩了…"

"哎!警察大哥好了放我出去的啊…!"張濤一抬眼.

"我了…你的案子不歸我管…"柳東升一聳肩一臉的壞笑"嘿嘿我會考慮打電話幫你求的…"

"你騙我…!"張濤挺不願的跟二嘎出去了不一會劉常有被帶了進來跟上次一樣一臉的滿不在乎.

"劉常有陳俊生你認識麼?"柳東升開門見山.

"陳俊生是誰?沒聽過!"劉常有翻著白眼兩腿不停的抖熟悉心理學的人不難看出人但凡腿抖無外乎兩個原因一是百無聊賴二是緊張過度從劉常有現在的處境分析可能離"百無聊賴"還有一段距離.

"原來你不認識啊…這個人剛死本來還想通知你一聲讓你隨點份子錢呢…"柳東升從文件夾里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劉常有"你看看人家死的多大義凜然啊看這個表眼熟不?"一聽陳俊生死了劉常有眼中迅閃過了一絲很難察覺的恐懼恰巧被柳東升捕捉到了.

"警…警察同志…"劉常有咽了口唾沫"能給我支煙麼?"

柳東升使了個眼色二嘎拿了根煙遞給了劉常有.

"他…他是…怎麼死的…?"接過照片劉常有拼命的嘬了兩口煙神態和語氣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哎…?既然你不認識他關心這個干嗎?"柳東升笑了.

"認識…其實我認識…"劉常有道"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根據法醫的初步鑒定他的死因與亮子完全一樣基本上可以肯定凶手是同一個人!"二嘎搭腔道.

聽二嘎這麼一劉常有的汗立即就下來了顫著手拿著陳俊生尸體的照片一個勁的傻顫抖著嘴唇半天沒一句話.

"劉常有!!!"柳東升啪的一拍桌子把劉常有嚇的渾身一激靈"知道你為什麼能活到現在嗎!?那是因為你一直呆在公安局!!"柳東升厲聲道"你要看清形勢!現在不是政府要處理你!而是你的同伙們想殺你滅口!還想活命的話只有兩條路!要麼爭取立功協助我們破案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他們進來你出去!要麼你就在這躲一輩子!"

許久只見劉常有緩緩的抬起頭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透了"民警同志…不…不…民警大哥…"劉常有一著急連稱呼都變了"你能不能告訴我我的罪過最多判幾年?"

"我哪知道你有什麼罪過啊?"柳東升還真有一套軟的硬的一塊來此時到占了主動了.

"他們干的事…我一件都沒參與…我就是負責賣…我也時常勸他們改邪歸正做點正經生意的…我…我對天誓!!"看來這劉常有不愧是個老狐狸什麼都還沒呢就想先把自己洗出來.

"少來這套!關鍵的!"二嘎一邊答茬"跟你你的罪過可大可就看你的立功表現了!"

"好…我…我全…"劉常有的煙都抽到過濾嘴上的亨了"有些東西我了你們可要相信啊!"

"嗯!我相信你!"柳東升長出了一口氣心可算把這個劉常有的嘴撬開了…

上篇:第二十二章 又見怪文    下篇:第二十四章 長柄青銅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