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九章 冰山一角   
  
第十九章 冰山一角

"我就知道這個櫃子後面八成有問題…"柳東升臉上露出微笑只見櫃子後面有一扇窗戶大比樓房的廁所窗戶還要一圈窗框四周用不干膠貼的嚴嚴實實的窗戶里面釘了兩根防盜的鐵條看不干膠的新舊程度似乎貼上去時間並不是很久.

"窗戶?"二嘎也是一愣下意識的到外面過道里看了一眼並沒有窗戶看來這個窗戶開在了隔壁的院里"這麼個窗戶都裝欄杆這個劉常有真是守財奴啊…那麼一屋子假貨也怕偷?"

"錯!"柳東升仔細觀察著窗戶四周的不干膠從口袋里掏出了折疊剪開始順著不干膠帶側面的邊緣心翼翼的往下揭"有些東西偽裝的太好反而會露餡…"

"柳隊你的話什麼意思?"二嘎目不轉睛的盯著柳東升手里正在刮不干膠的折疊剪不一會足有三四層厚的不干膠被整條整條的揭了下來膠條下面兩個號的合葉漸漸露了出來原來這兩條鐵欄杆並不是直接固定在窗框上的而是被焊在了窗框內一個單獨的鐵框子里鐵框子則由合葉裝在窗戶一邊也就是鐵欄杆可以像窗戶或門一樣開合鐵框子連帶著鐵欄杆"關"上的時候不仔細看還真會以為是窗戶的防盜欄杆.

"嗯?這是什麼意思?"二嘎一時沒反應過來"鐵欄杆能拉開?莫非這劉常有計劃著偷隔壁?"

"嘿嘿!我看著隔壁才是這劉常有真正的倉庫!"柳東升冷冷道"來把東西先給它放回去!你回去立即查查劉常有家隔壁的房主是誰!然後申請搜查令!我得去趟文物局!"

"是!!"二嘎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興奮立正敬了個禮"頭兒!今天我真是服你了!這都能讓你看出來!"

"你個兔崽子…今天真服我這麼以前是假服我?"柳東升笑呵呵的把不干膠又粘了回去然後把碗櫃拉回了原處一件一件又把東西擺回了碗櫃底層"記著!這件事回去一定要避絕不能打草驚蛇!搜查令下來以前給我派兩個人秘密監視這個房子有可疑人員立即彙報!"

"是!"二嘎又敬了一個禮"柳隊你咱們現在會不會已經被別人監視了?"

"我哪知道?"柳東升一聳肩膀"不過不管咱們被沒被監視這件事都能證明這個劉常有沒那麼簡單!如果這個窗戶的事他解釋不了那就證明他有問題!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案件的突破口!"

"高!實在是高!"馬屁拍罷二嘎夾著包便出了屋…

上司和下屬的最大區別就是:如果兩個人只有一輛車且兩個人必須兵分兩路的話那開車的肯定是上司坐公車的肯定是下屬這次也不例外在文物局門口把車停好後柳東升直奔李江辦公室.

"喲?柳隊長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愛好?"接過柳東升遞過來的玉觀音李江還挺以外.

"不是我的是我一個朋友的…"柳東升沒實話"讓我托人幫著瞧瞧…這不…我就想起你來了…"

"哦…這樣啊…"順著太陽光仔細看了看玉觀音李江眉頭皺了起來"這個…多少錢買的?"

"哦!?"柳東升一愣沒想到李江問這個"哦…這個沒花錢…別人送給我朋友的…"

"送的啊…送的還行…"李江嘬嘬牙花子"手藝是挺細的…但細過頭了像機器琢的尤其是這圈花邊…你看…不但花紋一樣連深淺都一模一樣要是手工做怎麼可能做這麼細?"

"厄…李老弟…你這個我沒聽明白啊…什麼叫'送的還行’?這機器做…跟人做有什麼區別嗎?人做…比機器做貴嗎?"柳東升對這些東西可是一竅不通.

"哎?你朋友難道沒和你這玩意的來曆?"李江一臉的驚愕"柳大哥這個玉觀音很明顯是仿明代的觀音我句不好聽的就是照著造假騙人那個方向仿的惟妙惟肖啊!這跟那些個直接就按贗品賣的仿貨可不一樣!倘若擺到個台面大點的鋪子里再碰上個外行的話宰個六七萬不成問題啊!柳大哥要真是你或者你朋友花大錢買的你可別不好意思實話我現在就跟你一塊退貨去!"李江還挺實在著話就要穿衣服.

"不用不用…真是送的真是送的…對了李老弟這個東西…應該值多少錢啊?"柳東升繼續問道.

"嗯…這個…"李江思索了一會"按普通玉器賣的話…這個玉成色不錯應該也不便宜…出廠價怎麼也得一千塊錢往上吧…"

到這柳東升心理算徹底有譜了那個劉常有家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值錢東西全是假貨至于窗戶上的鐵欄杆合牆上的鐵絲網很可能也是障眼法為的就是萬一警察哪天抄他家單憑著牆上的鐵絲網也懷疑不到隔壁而那個由開著"鐵欄杆門"的窗戶通著的隔壁很可能藏著很大的秘密.

回到局里柳東升現二嘎已經拿著一打子材料在辦公室等了半天了原來民警走訪確認"亮子"身份的事已經有了一些結果:根據沈陽道一些店主透露死者叫好像叫張亮外號亮子幾年前曾在沈陽道周圍蹬三輪拉過活兒但時間不是很長根據管片民警調出的資料死者姓名左洪斌曾用名張亮今年26歲其母叫左慧蘭是個賭徒因聚眾賭博被拘留過其父叫張健因倒賣文物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張健入獄後夫妻離異張亮改名左洪斌開始跟母親住根據與沈陽道的部分店主核對的時間其父母離異後這個亮子便再沒在沈陽道出現過直到現在.

"這都是什麼家庭啊…"柳東升嘬了嘬牙花子還真有點可憐這個亮子"對了他爸進監獄後跟這母子倆還有沒有來往?他爸判刑的具體時間是哪年?"

"這個還在查…材料明天到!"二嘎道"不過柳隊我也開始覺得這個劉常有不大對勁了…"

"哦?看!"柳東升點了根煙笑呵呵道.

"根據古玩店的一些老板反應亮子已經好幾年沒在沈陽道露面了…"二嘎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儼然一副老刑警分析案的形象"為什麼會忽然給劉常有沁收劉傑那棵玉白菜?依我看啊…亮子跟劉常有之間的沁從來就沒斷過!那棵玉白菜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嘿!好子!有長足的進步啊!"柳東升一笑這二嘎別看平時傻乎乎的但這件事卻和自己想到一塊去了"對了劉常有家隔壁房主是誰?查出來沒有?"

"哦…我已經給房管局打過電話了他們正在查估計下班前就能有結果最晚最晚明天上午…(尚未普及計算機查個東西慢啊…)搜查令已經報上去了等頭簽字呢…估計明天上午應該沒問題!"

"不錯!效率挺高!"柳東升拍了拍二嘎肩膀"准備審訊室再提劉常有!對了…千萬別咱今天去過他家先問亮子的事…"

就在柳東升拿著茶缸子剛要出門的時候忽然桌上電話響"喂你好我是柳東升!"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行…"電話中是一個女人低沉的聲音語慢的就像錄音機電量不足馬達帶不動磁帶一樣語氣顫顫巍巍的絲毫沒有半點強調起伏.

"喂!!誰啊!!"柳東升心理咯噔了一下電話里的聲音怎麼聽怎麼像自己媳婦啊!…

上篇:第十八章 碗櫃    下篇:第二十章 馬糞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