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四章"警犬"   
  
第十四章"警犬"

"怎麼回事?"柳東升趕緊上前帶路"剛才那是什麼聲音?"

"那不是惡鬼!他想出去投胎!但是投不了!"張毅城皺眉道"他的魂魄被什麼東西束在身上了!"

"投胎…這是什麼意思…?"要投胎柳東升還多少知道點什麼轉世生什麼的西藏那些活佛不是還有個什麼轉世靈童的法麼作為中國人對這點倒是不陌生但所謂的被東西束在身上這類的法對柳東升來可就迷糊了.

"柳叔叔這個來話長回頭我再跟你解釋!現在咱們先去那間屋子!"張毅城此刻表現出的沉著甚至連某些大人都得自歎不如"那個人生前肯定是個膽怕事的人所以不是什麼惡鬼但若不能投胎可就真成惡鬼了!"

"哎!柳哥!你們干嘛去呀?哎!別把我一個人扔這啊!哎!!"朱連忙拿起手電追了出去三步兩步趕上了柳東升和張毅城"我也去別把我一個人扔屋里啊…"

"你給我回去!"柳東升一瞪眼"你跟著干嘛來!?"

"柳哥…我知道是我錯怪你們了…"此刻朱也看出點眉目來了剛才出聲音的好像真不是這兩位"你看這大晚上的…你們兩個人力量有限…我跟著幫幫忙眾人拾柴火焰高麼對不對…"

"少廢話!趕緊回去值你的班去!"柳東升邊走邊瞪眼"別找我卷你啊!"

"沒事…柳叔叔讓朱叔叔跟著也行!正好缺個人…"張毅城道.

"他身上不是沒弄那個什麼粉麼…?"柳東升似乎對這礞石粉還挺信任.

"現在看來沒必要了…"張毅城微微一笑塞給朱一個瓶子"朱叔叔等會我告訴你這個怎麼用…"

朱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糊里糊塗的跟柳東升走到了樓梯口見柳東升要往地下一層走心里頓時涼了一半地下一層有什麼?除了倉庫就是解剖室啊!今天的這些邪門事已經把自己折騰崩潰了這大半夜的黑燈瞎火去解剖室不是要人命麼.

"哎…柳哥我看我還是值班去吧…萬一有案電話沒人接怎辦啊…"朱一邊一邊想開溜.

"***剛才讓你走你不走!給我老實呆著!"柳東升一把把朱拽了回來.

地下一層的走廊燈一向是特別的暗一條足有4o米長的走廊就兩個4o瓦的燈泡好在解剖室的照明比較充足除了常用的兩根日光燈管外還有一盞醫用的無影燈但也不是很常用法醫解剖畢竟不用像醫學手術那樣謹慎微終究是死人多割點少割點也無所謂.

走進解剖室只見亮子的尸體還是向白天一樣躺在解剖床上身上蓋著一塊大白布理論上講尸體不經任何處理留在解剖床過夜是違反操作規程的如果不是柳東升迫不及待的轟走了老陳和李無論如何這具尸體也要放在冷櫃里.

嘩啦一下柳東升掀開了白布單子就在這時候屋里的日光燈啪的一下熄滅了只事樓道里隱隱的燈光透過門縫照進屋子一股糊味彌漫在空氣中.

這一下把朱嚇得差點哭出來一個勁的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怕個屁!看你那點出息!"柳東升提鼻子一個勁的聞"別怕!閉燒了!朱去把門開開找個手電來!"

"我這有…"朱真是慶幸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拿了個手電出來要不這黑燈瞎火的讓自己一個人回去拿手電還真不如把亮子尸抬走自己躺上去算了…

接過手電一照柳東升也差點精神崩潰只見亮子正著兩只眼睛好像正在看自己雖死人的眼神見多了但柳東升還從來沒見過這種恐怖的眼神在橙黃色的手電光下亮子的眼珠是灰色的整個眼球就像被紮破了一樣皺皺巴巴的塌癟著絲毫沒有活人眼球的光澤這具尸體雖然在老陳他們臨走的時候好像還挺新鮮但此刻僅僅時隔兩三個時便已經干癟的不成樣子體表皮膚仿佛已經嚴重脫水尤其是解剖時的刀口創面的皮膚此刻已經干的像蔫蘿蔔皮一樣了.

"咱們…走了之後…還有沒有人進過這屋…?"柳東升磕磕巴巴的問朱.

"不…不知道啊…"朱湊了上來一看亮子的臉哇呀一聲差點坐在地下"我的媽呀…這眼睛怎麼又睜開了…哎喲…"

此時此刻最害怕的實際上是張毅城以往光是聽張國忠老劉頭天南海北的白話今天算是見到真材實料的死人了畢竟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害怕也是難免."柳…柳叔叔…這…這個人怎麼讓你們…給開膛了…?"張毅城身不由己的躲到了柳東升身後五髒六腑翻江倒海一個勁的干嘔.

"毅城…沒事…死了後才割開的為了尸檢而已…"柳東升也沒想到張毅城會害怕"毅城要不你先跟朱叔叔回去應該怎麼弄你告訴我…我來…"

"沒事…"張毅城忍著惡心往前走了一步…"柳叔叔…你先把手銬子給他解開…"罷開始掏出一個藥瓶一點一點的順著亮子身體的輪廓撒了起來"朱叔叔如果等會生什麼意外你就擰開瓶蓋把里面的東西放到嘴里注意千萬別咽下去!"

"什…什麼叫意外?"朱咽了口唾沫掏出藥瓶攥在了手里.

"不知道…"張毅城滿臉是汗繼續撒粉末"反正你覺得咱們三個頂不住的時候往嘴里放就行了…"

"這就一個死人…咱仨…頂誰啊…?"朱表面上故作鎮靜但心里也已經猜得差不多了只是不敢相信而已以往自己接手過的命案也不少什麼碎尸的滅門的焚尸滅跡的多慘的都有但從來沒遇見過這麼邪門的.

張毅城並沒回答朱的問題而是繼續繞著亮子的尸撒粉末約麼過了兩分鍾張毅城圍著亮子的尸體撒了足足一圈粉末要也怪張毅城的鷂子剛進這個解剖室的時候老實得跟個標本一樣一動不動而當張毅城撒完了這圈粉末以後立刻"喳"的一聲叫把三個人都嚇了一跳.

"唉呀媽呀!"朱心里咯噔一下"我張同志你帶的這寵物…怎麼總是一驚一乍的?"

"這不是寵物!是警犬!"張毅城道"你們的警犬不是都尿了嗎?"

"毅城你是…這個鳥能帶咱們找到凶手?"柳東升不解.

"不是找凶手!現在這個人的魂魄被束在身上了他身上肯定有什麼東西阻止魂魄離體!把那個東西找出來他的魂魄就能離體投胎這個只有它能辦到!"張毅城拿起鷂子用手摸了摸"去吧!"

這鷂子還挺聽話張毅城剛一抬手便撲楞著翅膀在屋里飛了起來沒飛幾圈便落到了亮子的尸體上.

"用不用我把法醫找來?或者連夜安排火化?"柳東升道"你撒那一圈粉是干嘛用的?"

"找法醫倒是行…"張毅城想如果這個死尸身體里要是真有東西還是找法醫取出來比較現實自己可不像親眼看自己未來的老丈杆子動手切死人…"火化就免了吧…之所以到現在都沒事就是因為這是地下現在把人抬出去…准出事…剛才我撒的那個是香灰和朱砂能中和他身體中的這種聚陰之氣否則不光你們的警犬害怕我的警犬也害怕…"

"哦…"柳東升點了點頭"朱…回屋去給老陳打個電話讓他趕緊過來一趟!"

"我!??"朱汗珠子立即流下來了轉頭往門外看了看陰森森的走廊一個人沒有"柳哥…你多少關懷一下群眾吧我求求你了…"

"一事無成!"柳東升歎了口氣"那好!你在這看好了!毅城要是少一根頭我把你腦袋擰下來!"

"這…"朱也是左右為難一邊是陰森森的走廊一邊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和一個死人那邊都頭大啊…

上篇:第十三章 走廊鬼聲    下篇:第十五章 生死關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