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二章 頭七   
  
第十二章 頭七

"柳…柳隊…這人死…死的時候…不…不是這表的…"朱的臉都綠了兩只眼睛瞪的直冒血絲.

"胡八道…!別他娘的疑神疑鬼…!"柳東升厲聲道.

"真…真的…"朱哆哩哆嗦道"我是咱們這第一個到現場的…當時片警已經把現場封鎖了當時這人就躺在床上…我明明記得沒露牙…你看現在…"只見亮子的嘴角微微向上翹起表三分像哭七分像笑兩片白的嘴唇之間隱隱露出了一嘴黃板牙.

"法醫誰去的?"柳東升轉頭看著李和老陳.

"是…我…"一直在後邊的李臉早就白了"當時…確實沒露牙…"

"你怎麼不早?"柳東升趕忙低頭仔細看了看亮子的尸容.

"一直蓋著呐…我光顧著采樣化驗了誰能想到死人…還那麼多表啊…"李心也虛了.

"朱你把照片給我拿來!順便把那個劉老板給我帶過來…!"柳東升心實在不行這半夜三更的也只能找一趟張毅城了此刻在場的人知道其中玄妙的也就自己一個人.

"呵呵…柳隊不用那麼興師動眾了吧…"老陳微微一笑"以我的經驗隨著死者死亡時間的增加加之環境溫度與濕度的變化尸體皮膚細胞會生萎縮,脫水或變質等現象有時也很容易給人造成表變化的錯覺…大家沒必要疑神疑鬼自己嚇輝己嗎…這種況我見多了…"

聽老陳這麼一朱汀了腳步看了看柳東升.

"快去啊!還愣著干嘛!?"柳東升一吼朱乖乖的出去了畢竟是自己的領導話啊…

"柳大隊長…!"看柳東升沒睬自己這茬老陳也是一陣不自然"你怎麼也疑神疑鬼的啊?"

正在這個時候旁邊的一個儀器滴滴的想了起來旁邊的打印機開始咔嚓咔嚓的打起了字正在一邊出汗的李忽然反應過來了連忙跑到打印機旁邊用手捋起長條狀的數據一看聲音也顫了"師傅…死亡時間…判斷有誤…"

"嗯?"老陳不以為然因為法醫僅依靠死者的體表特征來主觀判斷死亡時間肯定不客觀化驗結果才是王道但當老陳接過化驗結果一看汗也下來了…

"怎麼?誤差有多少?"柳東升趕忙問到.

"肯定是設備故障…這是根本不可能的…"老陳來到儀器跟前按了幾下電鈕"怪了正常啊…李你再取一次樣再試一次肯定是你剛才操作失誤…"

"老陳!到底誤差了多久?即使是錯誤的結果我也要知道!"柳東升走到老陳跟前一把拉住了剛准備繼續去取樣的李.

"這…唉…你這個人啊!"老陳似乎有點不高興畢竟在局里資格比柳東升要老還從來沒有人質疑過自己的結論"對死者血液的化驗結果死亡時間是12時左右但對胃內殘留物的化驗結果顯示死者的死亡時間在五到七天之間…滿意啦!?"

這時朱把劉常有從外面帶進來了這劉常有就跟不願意去托兒所的孩一樣死活不想進解剖室純粹是被朱硬拉進來的.

"劉老板你看看這個亮子的表跟你剛現他時一樣不一樣?"柳東升一把把劉常有拽到了亮子的尸體旁邊此刻亮子的肚子已經被法醫豁開了腸子下水都露天擺著嚇的劉常有臉都白了緊閉著雙眼直打哆嗦"警察同志啊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當時真沒看清楚啊…我嚇得魂都飛了哪還有心思看他什麼表啊…"

"看!!!"柳東升瞪大了眼珠子一聲大吼嚇的劉常有立即把眼睜開了下意識的看了看亮子的尸體哇的一口差點吐出來咳嗽著倒退了好幾步"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你不是…沒看清嗎?"朱從後面一把拉劉常有肩膀子嚇的劉常有差點又尿出來"是沒看清但也看清了一點啊…他死的時候睜著眼的啊!要不我也不至于尿褲子啊!這…這…眼珠子怎麼閉上啦…哎喲我的媽呀…"

"睜著眼…?"柳東升看了看李和老陳.

"不…不是我弄的…我到的時候…已經是這樣了…"李連忙擺手.

"絕對不是我…"李也直擺手"我沒事摸他干嘛…?"

"朱…把你銬子給我另外…再給我弄兩副來…"到這時柳東升心理已經猜個八九不離十了.

不一會朱從外邊拿來了兩副手銬子只見柳東升把亮子尸體的雙手雙腳都銬在了解剖床上用手晃了晃還覺得不閉又差朱拿了幾幅手銬子只見亮子的每只手每只腳都銬了兩副手銬和解剖床緊緊的銬在了一起.

"柳…隊…你…這是干嘛?"老陳汗也下來了"用不用…查一查是誰動了死者的眼睛?"

"不用了…"柳東升喘著粗氣"大家不要呆在這了…朱你護送劉老板回號里…老陳你和李也別呆在這了這個尸體明天一早立即安排火化!千萬不要耽擱!"

"為什麼…那是要挨處分的啊…"老陳被柳東升弄了一頭霧水"尸檢報告怎辦?"

"我的老陳啊!你這人怎麼這麼佞呢?"柳東升也急了"這個尸體不用檢了!就以你剛才的結果為准死因是窒息死亡時間十二時!你就寫死者有傳染病!什麼肝炎啊什麼腫瘤啊隨便寫!出問題我兜著!這件事回頭我再跟你們解釋!但你們現在千萬別在這呆著了!"柳東升看了看表還差一刻鍾鍾十二點"快走!快!快!"

"柳隊長…窒息…也得有原因吧?"老陳還是不太放心"死者完全沒有機械性窒息的儉啊…"

"就寫…神經性窒息!"老陳這麼一問柳東升忽然想起了南天一號墓那個尸檢結果頓時覺得心里一陣涼.

"神經性窒息…?真是莫名其妙!"聽柳東升這麼一老陳也懶得跟柳東升爭了連專案組負責人都不在乎尸檢報告了自己又何必在這皇上不急急死太監呢…"李啊聽柳隊的咱回去睡覺去…"

"柳隊…腫瘤…好像不傳染…"這種時候李還不忘了貧一句…

上了車柳東升亮起警燈風馳電掣直奔張毅城家心這次想不打擾這子可能都不行了一幕幕的莫名巧合與蛛絲馬跡讓劉東生心理萌生了一種可怕的猜測.

李二丫已經快被這個柳東升折磨崩潰了三天兩頭的這是干嘛啊…

"柳叔叔…這麼晚了…什麼事啊…"張毅城剛剛正在屋里偷著玩游戲機柳東升這一敲門嚇的趕緊把電源關了心里一個勁的罵但臉上還得裝成睡眼朦朧的樣子…

"毅城…你看這個!"柳東升掏出瓦片和八卦紋龍銅盂的照片用最概括的話把事的原委了一遍包括剛才那個亮子死亡時間檢測誤差的事事到了這個地步似乎已經沒有必要再避了.

"柳叔叔…你怎麼不早…"張毅城把張國忠的放大鏡找了出來自己看著瓦片內部的八卦圖案由于是近距離觀察所以圖案的內部細節看的很清楚"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八卦紋!"

"那是什麼?"柳東升不解道.

"這是一種陣法!聽你的敘述好像是一種能起到防腐和鎮尸效果的陣法!"張毅城放下瓦片用鉛筆在一張紙上畫了個房子的草圖"柳叔叔你看這房子的尖頂瓦片的面是斜著向下的正對著床頭!如果按你的南天一號墓的那個'尿盆’是棺頭棺尾都有的話那麼對面的房頂上應該還有一片這樣的瓦!"張毅城道"而且如果法醫檢驗那個死尸胃里的東西得出的結論是五到七天的話我倒相信是七天!"

"為什麼?"柳東升道.

"柳叔叔難道您沒聽過'頭七’嗎?"張毅城一本正經"第七天是還魂夜啊!"

"啊!難道…"柳東升已經不大敢往下想了"如果…毅城…我只是如果那東西真的會活過來是不是很厲害…?"柳東升把自己用手銬子靠住其手腳的事也了一遍.

"是不是能活過來也不一定…"張毅城道"如果沒在聚陰氣的地方入土埋過是活不過來的…但如果他活過來那手銬子…什麼用都沒有…"

"對了…還有一件怪事我忘了問法醫…"柳東升拍了拍腦門"那個劉老板家總是隱隱的有一股臭味尸體抬走後味兒散了不少但是還有我們懷疑是尸體散出來的臭味但是…"柳東升喘了口氣"但是尸體被運到到局里的解剖室以後都開了膛了也沒現有那種味!這是怎麼回事?"

"柳…叔叔…"張毅城臉也白了"你確定那味…不是他家什麼東西…放餿了?"

"那絕對是尸體的臭味!"柳東升很確定"但不知道為什麼警犬到那個劉老板家都嚇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聞到了那種味所致…理論上講警犬應該是受過聞尸臭訓練的啊…"

"狗…都尿啦?那就不是尸臭…"張毅城張大了嘴手一哆嗦鉛筆吧嗒一聲掉在了地上"柳…叔叔…你們…可能惹上大麻煩了…"

上篇:第十一章 邪瓦    下篇:第十三章 走廊鬼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