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一章 邪瓦   
  
第十一章 邪瓦

"嚇尿了!?什…什麼叫嚇尿了!?"柳東升都懵了那可是警犬只只訓練有素槍林彈雨炸彈爆炸都不會後退一步怎麼還有"嚇"尿了一?

"這是馴犬員的…"朱貼近柳東升的耳朵"是嚇尿的連馴犬員都沒見過這種況!"

"那個亮子死因是什麼!?給我把他檔案調出來!"柳東升歎了一口氣.

"死因要等解剖之後才能確定…那個亮子身上也沒個證件叫什麼也不知道怎麼找檔案啊…?"朱越越虛汗珠子都下來了.

"那這麼半天…你們都干嘛了?"柳東升瞪了一眼朱口氣跟審犯人差不多.

"聽劉常有胡八道啊…現場沒法查啊指紋,腳印…什麼痕跡都沒有就是…就是隱隱的有股尸臭不知道是不是亮子身上帶的…基本上沒什麼線索啊…"朱一臉愁容.

"有氣味還叫沒線索!?人都聞見了!犬隊干嘛吃的啊!"柳東升急了.

"柳隊…不是跟你了麼…狗…都嚇尿了…"朱也不知道該怎麼了.

"把那個劉常有帶著!咱們現在去現場!"柳東升喘了一口氣"你叫二嘎把那個亮子的照片洗出幾張來現在就去沈陽道那些店老板家砸門給我挨家挨戶的問看有沒有知道他老底的!人不夠就再找人!片兒警什麼的都叫上!"

"現在…?"朱看看表十點多了.

"廢話!你去不去!?"柳東升急了.

"好…我去…"朱沒轍撇著嘴進了屋跟二嘎嘀咕了幾句二嘎立即崩潰了…沈陽道連攤位帶店鋪少上千家就算固定門臉房也得個幾百家先要把老板住址查出來再挨家挨戶上門問不問到97香港回歸才怪…

河西區貴州路劉常有家門口此時辦案民警已經撤退了大門上貼著公安局的封條.

這是兩排聯排的平房房門都是正對著的北排房門朝南開南排房門朝北開中間是一條一米來寬的露天過道劉常有家占了六間南三間北三間不知道是怕偷還是鄰里不和過道中和鄰居家交會的地方被劉常有用磚砌了一道牆足有三米高牆頭還拉了鐵絲網弄的跟監獄似的兩排平房和中間的過道被這道牆隔成了一個獨立的院院中房門旁邊的窗戶全都裝上了外凸的鐵欄杆能走人的地方已經所剩無幾了.

進了劉常有的臥室柳東升確實隱約聞到了一股臭味但因為氣味非常淡很難判斷味源在哪.

"朱啊你聞…"柳東升打開了電燈提鼻子一個勁的聞"你來的時候是不是這味?"

"嗯…是這味…不過比現在要濃…"朱道.

亮子的尸體躺過的床就是劉常有自己睡的床(劉常有早就離婚了所以這只是張單人床)床頭向南床尾向北柳東升彎下身子聞了聞亮子躺過的床沒什麼味兒看來出臭味的不是床上"怪了…躺尸體的地方沒味兒…莫非這屋里還有東西?"柳東升邊嘀咕便蹲下仔細檢查床底下和櫃子底下的地面全部是上了年頭的水泥地絲毫沒有被挖過的痕跡打開櫃子都是一些件古玩也沒有什麼異常.

"已經檢查過無數遍啦…"朱也一個勁的用手電照地面.

"你跟我過來!"柳東升把劉常有叫到了屋外"你房頂有個人大概在哪?"

"在哪…"劉常有哭喪著指著房頂和圍牆交界的地方(這排平房是尖頂平房房上全是瓦片).

"朱!你出來看著點劉老板我上去看看…!"柳東升沖門里一喊自己瞪著鐵欄杆上了房.

"劉老板你這房子上人沒問題吧…"屋頂比柳東升想象的要陡很多瓦片踩上去松松垮垮的柳東升還真擔心自己漏下去.

"沒問題我去年剛修的房子!"其實就算朱不在下面看著這個劉老板也絕對不會逃跑此刻他覺得跟警察呆在一塊可比自己一個人安全多了…

打著手電柳東升在房頂上仔仔細細的找了半天沒什麼特別于是又用手電開始挨片照瓦片柳東升是這麼想的:如果劉常有的是實話那麼暫且不論房上的"人"到底是什麼東西都很可能會留下血跡或腳印一類的線索雖不會對整個案件產生決定性的幫助但至少能證明這個劉常有的清白人民警察麼抓壞人的前提就是絕不能冤枉好人…

要這柳東升可真不愧是老刑警找了大概二十分鍾左右忽然現房上的一片瓦似乎有些特別別的瓦與瓦之間的縫隙都有一些細土但這片瓦四周的縫隙卻是干乾淨淨的好像是新裝上去的一樣…

"劉老板…你家房上單獨換過瓦嗎?"柳東升喊道.

"沒有啊…"劉常有喊道"都是以前的老瓦修完房一塊裝回去的…"

"哦…"柳東升心翼翼的取出瓦片用手電照了照只見瓦片背面有大概啤酒瓶底大的一片花紋借著手電光好像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怎麼…"柳東升猛然間想起了那個南天一號墓出土的八卦紋龍銅盂"朱!快!到我車上把手包給我拿來!"

"接著!"沒過兩分鍾朱把柳東升的手包扔上了房取出照片一對照花紋竟然一模一樣!

"他娘的…這到底是搞的什麼鬼…"柳東升腦袋上頓時一層汗"朱!快給我拿個榔頭再拿個鑿子來!沒鑿子改錐也行…!"柳東升把照片放回了手包"接著這個!還有…把這個也帶回去!"一片瓦也被扔到了朱懷里.

"怎麼攤上這麼個神經病領導啊…"朱沒好氣的把手包和瓦片放回了車里讓劉常有從儲藏室里找了一把榔頭和一個改錐遞給了柳東升叮叮當當一通鑿之後房頂很快被鑿出一個洞順著洞看下去這片瓦正對著的就是劉常有臥室的床頭.

"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柳東升的汗順著下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湧上心頭"朱!動車!快回局里!快!"柳東升一邊喊著一邊直接從房山跳到了院外抓起劉常有就往車上推.

"哎…警察同志…讓我把門鎖上行麼…"劉常有哭喪著臉一股欠了債的苦相.

"快!快鎖!"柳東升抹了把臉噌的一下躥上了車…

分局尸體解剖室內兩名法醫正在連夜進行尸檢柳東升嘭的一下就推開了解剖室的門把兩個法醫嚇的渾身一激靈.

"柳哥…您老以後輕點行麼…咱這門可是年久失修…萬一推壞了是要照價賠償的…"法醫李是實習生人比較貧膽子也比較腦門子被嚇出一層汗來.

柳東升並沒理會李而是徑直走到了亮子的尸體旁邊從頭到腳看了一遍死尸就是死尸並沒什麼特別.

"柳隊怎麼又現什麼新大陸啦?"老陳可是老法醫了曾被市局連續五年評為專業標兵技術在全系統都是出了名的不少外省市同行要碰上什麼疑難雜案都會來請他出馬當外援.

"沒…沒事…"看見尸沒什麼問題柳東升的心算暫時放下了"老陳有什麼現麼?"

"有大現!"老陳摘下皮手套和口罩微微一笑.

"哦!?"柳東升睜大了眼珠子"查出死因了?"

"嘿嘿!"老陳笑著搖了搖頭"最大的現就是沒有現!"

"沒有現?什麼意思?"

"死者體表沒有任何外傷身體各個要害都沒有遭受過物理攻擊的儉體內沒有查出毒素各個髒器沒現衰竭的儉…也就是…"老陳推了推眼鏡"目前來看…沒有死因…"

"那是怎麼死的…"柳東升瞪大了眼珠子道.

"根據血液中血蛋白的化驗很可能是死于窒息但…"老陳一皺眉"理論上是蛋憑我的經驗不像…"

"為什麼?"柳東升不解.

"死者脖子上沒有勒痕神態很安詳甚至還挺高興…"老陳一把扯下了蓋在亮子臉上的白布"物理性窒息是很痛苦的但這個人好像做著半截春夢就憋死了…"

一看亮子的臉柳東升也是一愣確實像老陳的那樣絲毫沒有痛苦的儉.

"啊!!!"正在柳東升仔細端詳亮子的臉的時候身後的朱忽然哇的一下叫了出來下巴一個勁的哆嗦…

上篇:第十章 亮子之死    下篇:第十二章 頭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