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章 幕後黑網   
  
第六章 幕後黑網

"孫…大爺…你…"李瞳孔都收縮了只見孫偉兩只眼睛只事白眼珠了而且手耷拉在椅子兩邊.

"孫…孫大爺…你的…手銬呢…?"李壯著膽子低頭拿起了孫偉的右手要門子立即就見汗了手銬已經被老爺子掙斷了剛才那砰的一聲就是鋼鏈斷裂的聲音.

就在這個時候孫偉的喉嚨里忽然出了咯咯咯的聲音就在李緩緩放下其胳膊的時候忽然渾身哆嗦起來一只手嘭的一下抓住了李拿著那塊破玉的手出一陣陰森的笑.

"啊!!"李感覺骨頭都快被捏碎了隨著孫偉的陰笑破玉落地.

"我的手!!快!快來人!"李捂著已經被捏得抽筋的手疼的蹲在地上直叫臉上的汗珠吧嗒吧嗒的掉在了地上.

"鎮靜劑!鎮靜劑!"這時專家們也反映過來了但這公安局里哪來的鎮靜劑?旁邊的幾位民警這時候也反映過來了在場的其余民警與專家一擁而上把孫偉按在了椅子上兩兩一邊想給他戴上一幅新手銬就在這時候只見孫偉胳膊一掄一位專家橫著就飛了出去一頭撞在了牆上當場昏倒另外一個民警一屁股摔了出去差點把尾骨摔骨折.

"快來人!!"李拉開門這是早就埋伏在門口的二嘎和朱已經等了半天了就等著里邊出事呢李出來嚷的時候倆人正假裝在窗戶邊抽煙當時柳隊囑咐過不出來人別進去現在看來是時候了…

"退後!"二嘎第一個竄上前一把扒拉開了正試圖按住孫偉的民警從兜里拿出一片柚子葉啪的一下貼在了孫偉腦門子上"快!把專家抬出去!二嘎假裝著急分散在場人員注意力"朱則趁機繞到孫偉背後偷偷從子里順出一段帶著利茬的雞骨頭照著孫偉的脖頸子蹭的劃出了一道血印然後從兜里掏出一個藥瓶把里面的黃色粉末倒了一手呼的一把捂在了傷口上只見孫偉手腳一蹬一股白沫立即從嘴里吐了出來喉嚨里咯咯咯的響了幾下癱在椅子上不動了.

"專家同志!這病人到底嘛病啊!?怎麼這麼嚴重都不隔離鑒定!?出問題誰負責!?"朱假裝吃驚的質問呆在一旁嚇得腎虧的專家.

"是啊!嘛病?"二嘎也跟著起哄.

"這是…這是…反…反應性精神病!"看見孫偉已經被兩位民警制服這個專家用手抹了一把汗茲拉一聲撕了剛才的鑒定結果重新拿出一張表格潦草的劃拉了幾筆夾起包兩步一回頭的跑了.

"呼…"二嘎拿起鑒定結果看了一眼長出一口氣"朱啊給柳隊打電話告訴他一切ok了把酒席預備好給咱哥倆接風!"

老丈杆子被鑒定為精神病了女婿開始在宴賓樓飯莊擺酒席慶祝中國幾千年可能就這一份其中蹩腳的內部可能只有在場的幾個人知道.

"柳隊早跟…你了別…別太破費你看你還買…茅台這不是罵你兄…兄弟我麼…"朱酒量但特別愛喝沒幾杯下肚已經快找不著嘴在哪了"張…張哥…我們聽前輩們過你…你的大名久仰…久仰啊!你…你也應該…算…前輩…今天晚輩敬你…一杯…不喝…你就是看不起我…"

"什麼…前輩晚…晚輩的…坐一張…桌子…就是兄弟…"張國義也喝的差不多了雖自己混的也算是有頭有臉但作為流氓出身的他從骨子里就有一種想跟警察搞關系的念頭正愁在公安口熟人不多呢借著侄子這次機會竟然能跟大名鼎鼎的分局刑警隊柳隊長攀上關系兩人正好還是初中同學親上加親啊這種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怎能錯過?這可是以後在那群狐朋狗黨跟前吹大牛的好素材啊所以對于敬酒張國義從來是來者不拒敬多少陪多少"今後…咱哥幾個…就是弟兄…我張國義…沒別的本事…誰家孩子…找學校…有問題…哥我要是不管…今天的酒…哥我就吐出來…"

"蒙蒙!來…謝謝張叔叔和…張毅城…同…同學!這可是…可是咱…家的恩人!"柳東升也沒少喝眼吧前這兩件頭大的事可算是搞定了而且比預想的順利得多.

"謝謝張叔叔!謝謝張毅城…同學!"柳蒙蒙的臉刷的一下就了.

"嘿!蒙…蒙我們家…毅城這孩子…沒別的缺點…就是太…太老實了…你…得多擔待…但這孩子…特…特專一…特忠誠…毅城嗎…城就是忠誠的意思…"張國義滿嘴胡八道也沒注意李二丫,孫太太和兩位朋友尷尬的表"蒙蒙啊你要是…不嫌棄我們家毅城等上…高中我安排你…跟毅城…同一所學…學秀沒…沒…沒嘛意見吧?"

李二丫都快暈倒了用腳一個勁的在桌子底下踹張國義張國義完全就反了就憑張毅城這種狗屁學習還上高中?把人家孩子安排過來不是毀人家前途嗎.

"毅城…啊…叔叔想問…你個問題…你得告訴叔叔…"柳東升雖然喝多了但這點理智還是有的他本來一直不信這種事但此次事件讓自己深信不疑張毅城雖然還是個孩子但此次的表現已經讓這個叱詫風云的刑警隊長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蒙蒙…和她老爺到底是…怎麼回事?"

"柳叔叔…其實特簡單!"張國義在一邊胡八道張毅城也不好意思到極點了畢竟還是個孩子柳東升這一問算是給自己找到岔話題的機會了."柳蒙蒙身上的東西跟您家的房子有關…"張毅城開始滔滔不絕的給在場人分析起自己的看法…

張毅城先是把柳蒙蒙的病因與自己治病的過程及原理講了一遍聽的柳東升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一個勁撇著嘴點頭"嗯嗯唉太神了…!然後呢?她姥爺是怎麼回事…?"

其實從工作的角度出柳東升更關心孫偉的事因為這件事顯然不是故意傷害那麼簡單死者劉傑的屋子里不但有數十萬的巨款一些文物經專家鑒定後竟然屬于國家一級文物甚至特級文物最離譜的就是國家並沒有這些文物的出土記錄所以專家斷定這些文物的來源只可能是盜墓.

天下盜墓的人很多但並不是每個墓都能挖出特級文物即使挖到了盜墓賊也不會輕易將其出手全國每年被盜墓賊盜走的文物有不少而真正能算得上特級文物的卻沒幾件很顯然這個劉傑已經越了一般文物販子的范疇了其真正身份很可能是一個團伙性文物走私集團的關鍵人物且從屋里的巨額現金及外幣分析這個走私集團很可能是一個集盜,倒,賣于一體的跨國犯罪集團從屋里的眾多一級,特級文物分析該集團很可能與其他大的盜墓團伙有著密切聯系因為如此眾多的寶貝不像是某個盜墓團伙的獨立業績一般的盜墓團伙若盜得真正的寶貝也不會賣給不信任的人所以這個劉傑的背後很可能隱藏著一張巨大的罪惡之網但此時重要線索劉傑已經死了且除了文物外劉傑的屋里沒現任何例如電話號碼,地址一類有價值的線索甚至連其身份證都是假的而據玉器店老板交代以前介紹自己和劉傑認識的沁人外號叫亮子姓名不詳目前也是下落不明如果沒有新線索公安人員很難將這個犯罪集團連根拔掉.

"柳叔叔那棵玉白菜是孫爺爺犯病的關鍵而且我保證今天的事對孫爺爺沒有任何傷害那東西沒有什麼惡意…"張毅城解釋.

"對對對!今天大夫…也這麼…的伯父並沒…想害人!"二嘎搭茬到"大夫李的手力量再…大那麼一點他骨頭就…斷了力道恰…恰到好處啊!人受不了但筋骨沒事…!"

"這個事只能巧!"張毅城大人似的"先可以肯定那個玉白菜以前的主人肯定死在被孫爺爺砍死的那個人的手里…"

"這個…我能想到!"聽張毅城話入正題柳東升的酒勁醒了一大半"我不明白為什麼那個鬼不找別人專找你孫爺爺呢?"

"這個…可能性有很多得問我爸或問我大爺"張毅城道"依我看第一種可能就是孫爺爺上輩子欠了那個玉白菜原來的主人什麼債或答應過他什麼事這輩子要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孫爺爺去沈陽道的那天是孫爺爺一個月里陽氣最衰的一天這個回頭可以讓我大爺算一下可能性也挺大的;最後一種可能就是孫爺爺身上不定帶了什麼東西讓那個鬼能感覺到孫爺爺跟害他的人住隔壁這種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沒有不過如果是前兩種可能性那就只能太巧了."

"毅城你覺得找到那個玉白菜以前的主人的尸體把握有多大?"柳東升把腦袋湊到張毅城跟前露出一股子傻笑孫太太在旁邊一個勁的拽他衣服"人家還是孩子呢我你這人別得寸進尺啊…!"

"這個…不好…"張毅城皺起眉頭"我可以試試但我先得見一下孫爺爺把那個鬼從他身上弄下來…"

"了半天那東西…一直在…他身上!?"孫太太兩眼一黑差點當場暈過去…

上篇:第五章 玉白菜    下篇:第七章 協查通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