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章 一物降一物   
  
第三章 一物降一物

看著們開了一條縫這只鷂子撲啦啦飛出了門外落在剛拆完的房頂上孔大成的心提到嗓子眼這鷂子可是花二百多塊錢買的自己光訓就訓了一個月如果飛跑了二百塊錢是事光這一個多月的功夫可就白搭了不過擔心歸擔心此刻這種前所未見的詭異氛圍讓這孔大成也沒敢吭聲.

"大伙都別出去!"張毅城偷偷拽了拽陳嬸衣角陳嬸會意煞有介事的大喝從窗戶里看著對面房頂上的鷂子"有人在它不敢下來!"

只見那鷂子站在房頂子上向下看一撲楞飛到牆根開始跟雞一樣用爪子刨地不時的出尖銳的叫聲刨著半截忽然往後一撲楞雙翅展開張著嘴對著牆根左右亂繞此時孔大成眼睛都直了"陳嬸…不不不陳姑姑它…這是干嘛呢?"

"別話!"陳嬸假裝義正辭句實話陳嬸自己也想知道這鷂子到底要干嘛…

此刻心里最美的是張國義不為別的眼前這一切足夠吹牛的資本了何況還有個孔大成作證何況這種自費找門路幫助素不相識的學生解除病症重返校園的事跡寫份材料報上去添點油加點醋再煽點拿個市級標兵勞模問題是不大的沒准就升了…正美著呢忽然覺得背後又人摸自己本能的回了下頭這一回頭不要緊差點把隔夜尿都嚇出來只見原本趴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柳蒙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自己跟前兩只眼睛只有黑眼珠沒有白眼珠嘴里的舌頭一吐一吐的離著自己的後背只有一公分不到.

"啊!!"張國義嚇的一聲大喊趕忙退了好幾步"孫…同志…"

張國義這一喊本就緊張到極點的孔大成第一反應就是原地來了個前滾翻不過滾的太著急不但沒滾遠反而滾到了柳蒙蒙的腳底下抬頭一看柳蒙蒙的臉兩條腿立即就軟了"孫…"剛想喊孫太太現孫太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快…快去喊人…"此刻拆房的工人都在院外按張國義事前的安排不叫不許進院.

"噓…"張毅城心翼翼的從柳蒙蒙的背後繞了過來"沒事…人進來反而壞事…"

孫太太既然已經昏迷不醒了陳嬸也不裝了戰戰兢兢的轉過身只見一腦門子的冷汗"城城…你看那個牆根子底下爬出來個啥?…"

張毅城往窗戶上一探頭只見那只鷂子還是保持著雙翅展開的示威姿勢對面不知道從哪莫名其妙的爬出來一只青蛇是蛇其實上也有一尺多長從頭到尾抻直了比眼前這鷂子還長正仰著頭吐著信子跟鷂子僵持.

看到這只蛇的大張毅城也冒汗了讓老白弄只鷹沒想到弄了個鷂子來按以前大大爺(老劉頭)的法沖女子之身的長蟲(蛇)最長不過八寸理論上湊合也能對付但沒想到眼前這個東西明顯不只八寸萬一這鷂子不是對手今天麻煩就大了.

正琢磨著只見柳蒙蒙朝著門一步步的走仿佛要出門.

"別讓她出去!"張毅城一步上前砰的一聲把門關了個嚴實沒想到這一關門柳蒙蒙可急了沖著張毅城張大了嘴下巴不停的抖動一點一點的向前湊.此刻張國義反應過來了"我去你媽的…"過去一把把柳蒙蒙扒拉了一個跟頭上前一躥橫在張毅城前邊"趕緊按住她!等雷呐!?"張國義沖著孔大成大吼"***傻了你!?"

"哦…!"孔大成這一刻才反應過來趁著柳蒙蒙還沒起來趕緊連滾帶爬的到了柳蒙蒙旁邊看著柳蒙蒙躺在地上拼命蠕動恨了半天心最後從床上抄起一個枕頭狠勁按在了柳蒙蒙臉上.

此時只聽外面一聲刺耳的尖叫鷹在僵持了半天以後冷不丁一口咬在了青蛇的"七寸"上然後叼起青蛇瘋狂的甩起了腦袋仿佛想把這只蛇咬爛撲棱的滿地都是毛而此時屋里的柳蒙蒙忽然挺起肚皮也瘋狂的左右搖了起來動作頻率與外面鷹琢蛇的頻率一樣.

"打…打起來了…"陳嬸此時也傻了"城城…你在你老伯後面別出來"此時只見柳蒙蒙越掙紮越厲害而孔大成則嚇得渾身哆嗦臉青眼瞅著就按不住了這時張國義干脆從床上把毯子打開了嘩啦一下蓋在了柳蒙蒙身上"來來快快快!一人一角!"

張國義,孔大成,陳嬸,張毅城一人壓住了毯子一角只見柳蒙蒙在中間翻來覆去的折騰掙紮忽然刺啦一聲柳蒙蒙的一只胳膊竟然把毯子桶了個大口子一只血跡未干的手四外瘋狂劃拉這一劃拉不要緊離這只手的孔大成徒一聲坐在了地上他這一角一松勁柳蒙蒙在地上三蹭兩蹭也就兩三秒便從毯子底下探出了頭一仰臉正好和孔大成來了個對視"大…大仙…饒…饒命…"此時孔大成已經嚇的不知道啥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窗外一通撲楞翅膀的聲音柳蒙蒙忽然往地下一趟又不動了.

"唉呀我的媽呀"孔大成趕緊連滾帶爬的跑到了張國義身後"張…哥…她…她不會是死了吧…?"

此時陳嬸已經嚇的站不起來了勉強扶著旁邊的凳子哆哆嗦嗦的站起身往窗外看了一眼"怎麼…都…都沒了?"

張國義站起來望窗外看了一眼剛要推門出去忽然聽見吧嗒一聲只見一只青蛇從天而降掉在地上血沁出一大灘緩緩的翻動著身子.

此時柳蒙蒙也跟蛇一樣沒睡醒似的翻了幾圈身子最後肚皮朝上嘴里忽然開始吐白沫.

"老伯成功了!"張國義扒頭看了看窗外蛇在血泊之中肚皮朝上一動不動而那只鷹卻站在房山上繼續展開翅膀尖聲叫個不停仿佛是在炫耀勝利.

"死了…那玩意死了…"張毅城打開門看了看找了個樹杈子想撥弄一下蛇尸體.

"回來!活膩了你!"張國義一把拉回張毅城"徐師傅進來吧!!"

不一會一幫工人進了院"徐師傅你們把這個也繳上汽油燒了吧…"張國義指了指地上的蛇尸體"挖坑燒…燒完把坑填上……哎對了挖深點…"張國義對于此前的一幕還是心有余悸.

此時孔大成也從屋子里哆哩哆嗦的出來了那只鷹還挺聽話一看見主人立即從房山飛到了孔大成的肩膀上爪子上的蛇血弄了孔大成一衣服腥臭刺鼻.

"哎…去去!!"孔大成出乎意料的把鷹哄開了立即脫下了身上的衣服扔在了一邊"啊喲媽呀我張哥你這回可差點把兄弟交代了…"

"孔叔叔這個鳥你不要了嗎?"張毅城到是對這個鷂子挺感興趣.

"不要了不要了…"孔大成都快嚇死了"放生了積點善德就當放生了!"

"這可是能救人的鳥…!"張國義湊上來給孔大成遞了根煙.

"我要是也弄成那個奏性(天津地方話相當于德行)的不用它救!我自己找地兒一頭磕死去!不養了不養了!這玩意忒他媽邪行!"此刻那只鳥還在孔大成周圍轉悠卻讓孔大成哄飛了.

"孔叔叔那你能把它送給我嗎?"張毅城一看有門也不客氣.

"行行你能逮著就算你的!"孔大成點著煙一抬頭現張毅城早沒影了沒一分鍾功夫只見張毅城從柳蒙蒙家廚房里拿出一大堆東西:花生米,榨菜,醬豆腐,肉皮凍,黃豆芽,凍肉…粘粘糊糊一大捧啪啦往地下一放遠遠躲開只見鷂子第一時間便現了地上的東西撲拉一下直奔凍肉這時張毅城心翼翼的湊上去一腳踩住了鷂子腿上的繩子"哎哎…別簽著你!"孔大成一看這孩子真想要也怕出事(鷂子屬于猛禽野生鷂子以麻雀等鳥為食性凶猛)一把撿起了地上的衣服嘩啦一下蓋在了鷂子身上…

"國義!醒了醒了!"此時陳嬸從屋里探出頭"醒了!都醒了!"

三人進屋現孫太太躺在床上哼哼柳蒙蒙也清醒了眼珠也分出黑白了身上捆著繩子躺在地上哇哇的哭.

睜開眼睛現張國義和陳嬸站在自己旁邊孫太太第一件事就是掙紮著要起來下跪讓張國義給攔住了"您客氣客氣蒙蒙是祖國大花朵我身為一名教育工作者這是我的責任…"這一番話把陳嬸都聽出了一身雞皮疙瘩…

"對了毅城你咋知道燒房梁就能治那個什麼吊死鬼?"張國義開車送張毅城回家趁著沒人趕緊問起了剛才的事"還有啊這個鳥和那個蛇到底咋回事?"

"嘿嘿燒房梁是我大大爺交我的用鷹是我自己想的!"張毅城雙手攥著鷂子得意洋洋"我問我媽我姥爺的事我媽我爸都不跟我後來我問我大大爺他給我講了半天治吊死鬼就得燒他上吊的房梁!"

"哦…那…為啥燒房梁呢?"張國義也挺新鮮自己哥哥就是干這個的可是從來沒具體問過"難道那玩意在房梁上?"

"不知道你問我大大爺去吧…我就知道燒房梁!"張毅城得意洋洋"還有啊蛇就怕鷹!自然課都學了食物鏈你知道嗎?"

"好像知道點!"張國義點頭.

"我媽講話這叫一物降一物!蛇吃田鼠鷹吃蛇!蛇再有本事也打不過老鷹!因為蛇打心眼里就怕老鷹!神雕俠侶里那個大蛇不就是讓大老鷹弄死的嗎?"

這話把張國義聽了一頭冷汗如此冒險的辦法敢就憑個港台電視劇啊……這子將來不簡單啊…

"毅城啊…聽媽話咱家養不了這東西…"雖也恨得下心打孩子但在大多數時候李二丫還是慣孩子慣的利害此刻見孩子莫名其妙帶回來個鷂子而且兒子還不讓用籠子養便想勸兒子把鳥放了.

"我偏不!"張毅城大吼仗著張國義在跟前人來瘋"我偏要養!"

"嫂子孩子願意養就讓他養吧平時拿繩拴著沒嘛事!"張國義沒敢剛才的事"這可是我哥們花2oo多塊錢買的我磨破嘴皮子才給大侄子要過來放了可惜了的…"

在爺倆的死纏硬泡下李二丫沒轍同意張毅城把鷂子養在陽台但前提條件是必須用繩拴著…

"噢…!"張毅城拿著鷂子直奔陽台"我地心中…早已有個她哦!她比你先到…"張毅城一高興喉起流行歌曲來了…

約摸有兩個禮拜張國義又來到李二丫家.

"什麼?又能去上課了?"李二丫也挺奇怪.

"我是誰?不給我面子也得給吳局面子啊!"張國義一臉痞子像"現在那個丫頭又回去上課了醫院開證明是盲腸炎做手術!啥屁事沒有!冤枉我大侄子了!嫂子你放心明天我讓他們校長拎著點心給你賠理道歉來!"張國義這大牛吹的可算是沒了邊了…

"不用道歉!不用道歉!毅城有學上就行…"李二丫也沒聽出來張國義其實是吹牛但心里這塊大石頭可算是放下了…

到學校第一天張毅城大搖大擺的進班一群以前的"手下"立即擁上來問長問短張毅城斜眼偷偷瞟了柳蒙蒙一眼現柳蒙蒙正在看自己兩人眼神一對柳蒙蒙立即把頭低下了.

一聲鈴響班主任進來了盯著張毅城運氣但沒辦法局長秘書親自找的校長而且還拿著深蒙蒙盲腸炎動手術的醫療證明自己不願意也沒辦法.

上著半截課張毅城後面忽然有人用筆尖捅他張毅城明白這是有傳紙條的打開紙條只見是三個纖細的字:謝謝你!

張毅城回頭現柳蒙蒙正抬頭聽課若無其事而後邊的李征偷著樂用筆尖指著柳蒙蒙.

"別謝我我老白(伯)找的人"張毅城把紙條又傳了回去.不一會紙條傳回來了張毅城打開紙條一看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我知道是你弄的我當時一直在旁邊看著呢.

怪了大大爺被沖了的人事後都啥也不知道啊…她怎麼可能站在旁邊看著呢……?

———————————————————————

關于張毅城應該管張國義叫什麼的問題經本人再三核實應該為"老伯"(讀音為"老掰")在天津只有父親的哥哥才稱為"大爺"而父親的弟弟則稱為"伯(掰)"此前有朋友指出此錯誤我還死不承認此刻真的是慚愧了以後我會虛心聽取大家的意見在此對以前就這個問題提出質疑的朋友表示感謝!

上篇:第二章 私自行事    下篇:第四章 冤沉海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